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討論-第863章 做做產檢逛逛街熱推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六月的时候,陈牧和女医生领着维族姑娘去了一趟X市,做第五次产检。
因为路上时间太长,担心对胎儿不好,所以女医生让家里的医院给维族姑娘安排了一个vip病房住一晚上,准备第二天再回家。
把反抗无效的维族姑娘丢在医院以后,陈牧和女医生两个人则直接去了X市,吃饭逛街。
“我们谈恋爱一点也不像人家正常的小情侣,平时连像今天这样拉拉手逛逛街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手牵着手,一边压着马路,女医生一边小声的埋怨着。
陈牧听了女医生的话儿,心里突然感觉挺愧疚的。
平时没事就呆在加油站,虽然生意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可始终还是个偏僻荒凉的地方,他们的日子真心过得有点“与世隔绝”了。
“我想你保证,以后我争取每个月至少和你出来一趟,就像今天这样,好不?”
“真的?”
女医生有点惊喜的问。
陈牧很郑重的点头:“真的!”
“我才不信你能做得到呢!”
女医生眼底虽然充满甜甜的笑意,可是嘴里却数落道:“你手上的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有时间陪我出来逛街?”
“你看我表现,以后我让老张帮我把时间表都调好,肯定没问题的。”
陈牧决定回头就和张新年说这事儿,总不能为了赚钱把生活给过没了。
“不用这样,你要是有这个时间啊,我宁愿……嗯,算了……”
女医生说着说着,就突然打住了。
陈牧好奇:“宁愿什么?怎么说一半就不说了?”
女医生小声说:“你要是有这个时间啊,我宁愿你努力点,好让我也像阿娜尔这样,早点怀上个孩子。”
“啊?”
陈牧忍不住怔了一怔。
这是埋怨丈夫不给力的意思吗?
像这样的情境,很有点似曾相识啊,好像在什么片子里经常看到……
女医生也不管陈牧怎么想,又道:“怀上孩子,我爸妈那儿……才好说啊,不然我爸妈怎么会同意我们的事情?”
听见这话儿,陈牧更愧疚了。
想了想,他试探着问道:“你和你爸妈说过吗?”
女医生点点头:“算是说过一点吧,他们大概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嗯,不过他们都不太能接受。”
“那找个机会我来说!”
绝品中
陈牧咬咬牙,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要过的。
“真的?”
“真的!”
“还只是算了吧。”
女医生笑了笑,挣开手,转而搂住陈牧的胳膊,接着说:“我已经想好了,等我怀了孕,就像阿娜尔这样,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我爸妈应该就没办法说什么了。”
陈牧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都自己想着把生米煮成熟饭啊,你还能不能矜持一点?”
女医生瞪了他一眼:“都被你吃干抹净了,还矜持个P啊?”
好吧,你狠……
陈牧无话可说了,想了想才又说:“我还是得找个机会向你爸妈表个态才行。”
“我今晚约了爸妈吃饭。”
“啊?”
“你不想去?”
“想去!”
“算你吧。”
女医生哼了一声后,又嘱咐道:“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的事情自己能做主,到时候他们要是和你说什么,你就听着,别说什么惹他们生气,知道了吗?”
听了女医生的话儿,陈牧莫名的有点心疼得厉害,闻言连忙点头:“我听你的,什么也不说,就算他们打我,我也让他们打。”
“噗嗤……”
女医生忍不住笑了:“谁打你啊,我爸妈不是这样的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陈牧也笑了笑,忍不住抽出手来,紧紧拥住女医生。
两人默默的向前走了一段。
女医生突然问:“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
说了一些当初的事情,陈牧不知不觉提了一句:“我还记得你当年化妆化得都看不清脸,哭起来像只大花猫似的,特别有意思。”
女医生听了,就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好看,还是当初化妆的时候好看?”
陈牧怔了一怔,没有立即回答。
这是道送命题。
如果回答现在不好看,那就直接死了。
如果回答现在好看,出题者分分钟会多问一句,当初化妆的时候不好看吗?
接着如果回答当初化妆的时候好看,那这事儿又会绕回来,现在好看还是当初好看……然后这事儿就没完没聊了。
所以最保险的答案是:“不管你化妆还是没化妆,我都觉得很好看……么么……”
一边说话,一边用力的在女医生滑嫩的脸蛋儿上盖了俩戳。
女医生甜甜的笑了笑,哼哼道:“就知道油嘴滑舌。”
呼~~~~~~这事儿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
晚上,来到吃饭的地点。
那是X市一家专吃广南菜式的大酒楼,里面金碧辉煌,特别气派。
门前,正对着X市的主大街,非常繁华。
女医生约了父母在大门前面等,陈父陈母看见陈牧以后,大概因为知道了女儿、维族姑娘和陈牧的复杂关系,所以对陈牧也没有了以往的和气,反倒有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陈牧是带着求谅解的态度来的,打定主意装孙子到底,不管老丈人、老丈母娘态度有多恶劣,他都笑得跟个狗头似的。
四个人汇合以后,一起朝着酒楼里走去。
刚要进门的时候,里面有一伙人走了出来,看样子喝得有点醉醺醺的,走路都走不出直道来。
看见这情况,陈父陈母主动让到了一边。
陈牧和女医生当然也紧随其后,让到了一边。
……
停车场里。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早就停在了最靠停车场入口的一个位置,静静等候。
面包车里,挤坐着七八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儿。
其中,有两个人手里拿着的是砍刀,明晃晃的,特别锋利。
其他人拿着的则是水管木棍之类,全是硬家伙,随便一下下去,能直接把人的骨头打折。
副驾驶座上的人一个光头,显然是头领。
看见酒楼里出来的那几个喝醉了酒的人,他马上轻声朝后面招呼:“都打起精神来,给老子看清楚了,门口的那几个人,都给我狠狠的打,尤其年纪大的那个,直接弄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