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九十六章 該上路了分享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快点,把杀生石交出来,换成大哥哥动手,你会很疼的。”
廖文杰抖了抖薙刀上的白毛少年,无情道:“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可以挣扎一下,运气好能反杀我?”
唰唰唰!
话音落下,白毛少年甩手扔出十余根钢针。
这是他的惯用武器,名为‘退魔手里剑’,拥有封印人类和灵体的效果,一旦命中,即可封死敌人的灵力和行动能力,使其变成刀板上的咸鱼,原地任由宰割。
叮叮叮———
钢针碰撞廖文杰,尽数被弹至四面八方,配上他那副‘你好菜’的不屑神情,直让白毛少年心生绝望。
“就这?”
廖文杰抬手朝少年眼眶抓去:“机会已经给过你,但你没有好好珍惜,这颗杀生石我就收下了。”
“混蛋,你休想得逞,我的使命是将杀生石交给最适合的那个人。”少年目露凶光,陡然双手伸出,十指化作口器狰狞的蠕虫,死死钳住廖文杰的手腕。
蠕虫口中分泌腐蚀性极强的毒素,因利齿无法破皮,只能顺着手臂留下,滋滋腐蚀衣袖,低落在地后腾起大片青烟。
“没毛病,那个人不就是我嘛!”
“你这个怪物,你根本就不是人类!”
白毛少年咬牙切齿,手段尽出,始终没法奈何廖文杰,眼中凶芒一瞬暴涨,身躯飞快膨胀起来。
继母十七岁 小啊小马甲
危险!
廖文杰心头一寒,抽出薙刀撤离原地。
下一秒,少年膨胀的躯体化作黑色圆球,一条条黑色触手攒射而出,速度奇快,对四面八方做出无差别攻击。
廖文杰飞快后退,看得很清楚,触手由数之不尽的怨灵面孔凝聚而成,因密度太强,本应是常人无法察觉的灵体,现在肉眼清晰可见。
触手袭来,廖文杰一退再退,来到谏山冥身边,抄手将其夹在胳膊下,另一手挥舞薙刀斩向触手。
唰!
寒芒抹过,刀锋瞬息泯灭,和触手交错而过,只剩下一杆光秃秃的刀柄。
(一`´一)
廖文杰倒吸一口凉气,扔掉逐渐雾化的薙刀,胜邪剑在手,闪身退出百米开外。
“这是什么,同归于尽的大招?”
望着前方触手蠕动,好似蛇**媾一般的黑色球体,他心头思索,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两次交手,不论是分身还是本体,少年在他面前只有挨虐的份儿,眼前这一幕,要说是少年自己的力量,他是万万是不信的。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是杀生石的力量,或者是九尾残留的能力通过杀生石具现化。
“这石头果然邪门,可为什么我用的时候就没发现这种隐藏大招?”
廖文杰嘀咕一声,瞄了眼身边跪坐在地,已经看傻眼的谏山冥:“老实点待着,敢给我添麻烦的话,我不介意亲手送你一程。”
这句是真话,对面的触手怪太过诡异,沾之即死,碰之即亡,与其让谏山冥被同化成恶灵,不如他痛下杀手,还能捡个游魂野鬼的好结果。
“我,我明白……”
谏山冥僵硬转头,双眸被胜邪剑的红光刺痛,下意识紧眯起了眼睛。
廖文杰扣上黑山面具,胜邪剑挥舞,身形一闪,原地留下红色残影。
“剑化万千,风火神兵如律令!”
红色剑光一瞬分裂数百,铺卷而下,交错纵横剑芒大网,刺目强光邪气凛然。
一击交错,黑色圆球瞬间被霸道凌厉的剑势大网吞没,黑烟溃散,怨灵哀嚎凄厉悚人。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有效!
廖文杰双目微眯,闪身来到黑球下方,不等触手卷席而至,抬手一巴掌拍向头顶。
空气压缩爆鸣,只听一声巨响,雾化气浪层层爆开,无形重压轰击在球体下方。
在剧烈冲击下,球体形变凹成半球,如同一颗炸开的水球,无数黑烟喷溅溃散,球体仅仅坚持半秒,便随着冲击势头朝天空高速飞去。
下方,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死死咬在其后。
“剑归须臾,胜邪神剑,驱妖伏魔!”
红芒凌空汇聚,排列成一柄巨剑,以横扫千钧之势,携带猩红之光,自下而上将黑色球体斩成两半。
霎时间,两半圆球崩碎,分裂成一团团怨灵环绕的烟雾,陨石一般朝下方城市冲去。
“剑化万千,无名无相,日月齐光!”
血红大剑分化数百,眨眼间形成铺天盖地之势,腥风血雨连绵成片,在急促呼啸声中,拦截全部烟雾,将其在半空中击溃。
……
河岸边。
白毛少年从水中爬出,湿漉漉倒在堤岸草坪上,此刻他面色苍白,眼白漆黑,瞳眸雪白,已然堕落成了恶灵。
“好可怕的家伙,连九尾的力量都无可奈何,难道这就是他无视杀生石的原因?”
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惊惧,很快便被怨恨取代:“该死的家伙,你不愿意融入杀生石,为什么要干扰其他人,明明他们的灵魂都在渴求着杀生石。”
“不能苟同!”
“!”
听到耳边的声音,少年如遭雷击,满怀惊恐从草坪上爬起来。
廖文杰持剑立在岸边,面具下双眸血红狰狞:“欲望人人都有,禽兽和君子的区别,在于实现自身欲望所使用的途径,不能要求人人都像我这样自强不息,但以杀生石滋生他人欲念就不应该了。”
“你,你……”
“月黑风高夜,良辰吉日已至,你该上路了!”廖文杰竖起胜邪剑,红光在嗡鸣声中环绕,将白毛少年圈入其中。
“不,你不能杀我,我还背负着寻找……”
“我说了,那个人就是我。”
冷少的霸道妻
唰!
红光横扫,细密剑网涤荡而下,少年的身躯化作漫天血肉飞沫。
一条红色大手伸出,接住下坠的杀生石,飞快收缩返回,掌心托着石头放在廖文杰身前。
“好大一颗,以我现在的同化速度,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吸收完毕。”
廖文杰抖燃黄符扔下,取过石头放在手中颠了颠,三个月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
另一边,目睹神仙打架的谏山冥陷入失神,眼眸之中流露出无比强烈的向往,如果她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谏山家的继承人肯定不会是谏山黄泉。
不,如果她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绝不会满足一个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她会带领谏山家登上前所未有的辉煌,让宗家土宫家俯首称臣变成分家也未尝不可。
然而并没有,力量是别人的,弱小如她只能充当围观群众,就连小命都要靠别人才能捡回来。
家族继承人、家传宝刀,都被养女继承,虽然谏山黄泉是很优秀,可她也不差……
“要是没有她,要是伯父没有一时兴起将她捡回来,那该多好!”谏山冥握紧拳头,长发遮面喃喃自语。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听到。”
廖文杰从黑暗中走出,两步来到谏山冥面前,居高临下对视那双闪烁惊恐的眼眸,片刻后缓缓道:“我大概明白那小子找上你的原因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的想法很危险。”
“不,我……我没有,我没有嫉妒她。”
一时失神说出心中所想,谏山冥惊慌失措,猛地低下头,不敢和廖文杰对视。
“我可没说你嫉妒她。”
廖文杰撇撇嘴,参考传说中的女生宿舍群,可见又是一起塑料姐妹花事件。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真有关系,那也是开撕的时候,他搬个小板凳现场围观。
廖文杰蹲下身,掌心握着一团水球,给谏山冥疗伤。
双手掌骨折断,脚上穿着靴子看不出来,想必伤情也差不多,换成寻常女子,已经疼得满地打滚了。
手掌伤势治愈完毕,廖文杰一把抓住谏山冥的小腿,将其长靴解开,掌心贴住脚背,修复其血肉模糊的伤口。
“你是对策室的驱魔师代理吧,伤势无碍,马上就能活蹦乱跳,可以打电话和他们联系了。”握着白嫩小脚,廖文杰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虽然他没有恋足之类的癖好,但得承认,这脚丫子是挺好看的。
“不,我叫谏山冥,是自由驱魔师。”
谏山冥眼角抽搐,蜷膝藏起光溜溜的脚丫子,恕她直言,这位来历神秘的强者……嗯,眼神不是很规矩。
“谏山……”
廖文杰眨眨眼,脱下谏山冥另一只靴子:“原来如此,你嫉妒的那个女孩是黄泉,你是她的姐姐。”
“……”
听到廖文杰提及堂妹,还一副很熟的语气,谏山冥紧紧咬牙。
她又嫉妒了。
“有一说一,论长相气质,我比较偏好你这种类型,所以在我看来,你完全没必要嫉妒她。”
治愈完毕,廖文杰严肃脸看向谏山冥:“人各有命,你有的她没有,她有的你没有,大家半斤八两,没什么可嫉妒的。”
谏山冥:“……”
很有道理,但这个姿势怪怪的,能不能先把她的脚松开。
“这位先生,你和黄泉……”
“我叫黑崎一护。”
“黑崎先生,你和黄泉是什么关系?”谏山冥一边穿鞋,一边问道。
“普通朋友,今天才认识。”
“那我……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嗯!?”
廖文杰眉头一挑,看向一脸心虚的谏山冥,老实巴交道:“交朋友没关系,但你很不对劲,出发点是因为我是黄泉的朋友,给我一种……因为嫉妒妹妹,所以勾引她朋友的感觉。”
“我不是,我没有!”
谏山冥脸色涨红,她只是不想输给妹妹,没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勾引就更加谈不上了。
“别激动,我随便说说罢了。”
廖文杰摆摆手,依旧诚实诚恳:“其实就算你勾引,我也不怕,因为我一推就倒,很容易被勾引,怕也没用。”
求勾搭,速来!
谏山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