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六百九十七章 互相依靠展示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咚咚,咚咚……”
与天地同寿
“……俞叔,俞叔在屋里吗?”
堂屋门虚掩着,随着阵阵寒风,微微晃动着,老人家旁边户人家推开自家屋门,手里端着个铁盆,还提着个袋子,低着些腰,小心翼翼着端着盆,朝着这边屋里,挪着脚,走了过来。
小心用只手,把盆抵着墙,伸出另只手,敲了敲门,那村里人朝着屋里喊了声。
“……俞叔,俞叔?在屋里吗?俞叔,艾姨……”
给你我的幸福
见屋里一直没动静,那村里人再朝着屋里喊了两声,
“……俞叔,屋里杀了只羊,屋里就我和媳妇孩子,吃不了那么多,给俞叔你拿了些过来,还有些羊血,屋里孩子也不怎么喜欢吃,我也拿了些过来……”
“……俞叔,俞叔,在屋里吗?”
提着的袋子里是只羊腿,盆子里装着的是羊血,村里人伸出两只手再端稳了盆子,再朝着屋里喊了声,
屋里依旧没什么动静。
看了看虚掩着,没关紧的屋门,那村里人再站了站,侧过些身,用臂膀靠着门,将虚掩着的门再推开了些,走了进去。
“……铃铃……铃铃……”
清风灌进堂屋里,再拂进堂屋边,同样虚掩着门的卧室里,响起阵轻微的,如风铃,铃铛的清脆声,
村里人放下了手里盆和袋子,朝着虚掩着的卧室门走了过去。
走到卧室门跟前,又再站了站脚,村里人再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门。
看着卧室屋里,村里人先是沉默了下,紧接着,眼眶有些泛红,
“……俞叔,艾姨……”
卧室里,床上。老太太靠在老人身上,老人搂着老太太,两人手握在一起,互相依偎着,都合上了眼睛,脸上都带着些笑容,似乎是有个好梦。
……
“……村长,村长……村子里的事情……”
“……请了位先生……以后应该都不会有之前那些事情了。”
老农有些沉默着,低下些头,一路沿着村道往回走着,几个院子边,正各自说着话的村里人,看到老农,相继出声招呼着,出声问道。
老农沉默了下,看着村里人,出声应了声。
“……那村长……”
几个村里人听着,各自沉默了下,旁边个中年男人张了张嘴,出声想问些什么,又止住了声,
“……通知下村里人,一会儿去老俞屋里……帮帮忙吧。”
老农沉默了下,只是再出声说了句,便挪着脚,再往前走了去。
几个村里人,听着,相继有些沉默下来,
“……哎,这都快过年了,怎么就……”
旁边,一个村里妇人,眼眶红了,出声说了句。
……
“……算了,算了……反正都没了一只羊了,再没了一只也没什么……”
“……嗯……后屋门应该没关……等会儿回去看看,就还是虚掩着……”
蜿蜒的山道上,先前赶着羊要去镇上卖的那老汉,又再赶着羊,往着村子里方向,往回走着,
头顶的太阳还正当空,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到镇上。
那赶羊老汉一边嘴里嘀咕着,脸上还有些心疼,从廉歌身侧掠过,往着村子里走着。
沿着坡道,廉歌踏上山腰有些蜿蜒的山道,听着随着阵阵清风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转过视线,看了眼那赶羊老汉,
收回目光,再挪开了脚,沿着蜿蜒的山道,廉歌往前走着,
一人一鼠渐行渐远,那那山坳里的村子,也在身后,渐渐远去。
……
“……所以羊血真得有用吗?”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趴在沙发上,撑着下巴,有些好奇着问道,
“没有。”
“那……”
顾小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他想让她活着,她就陪着他。”
沿着盘绕着山丘的公路,廉歌往前走着,看了眼身前远处,再转回目光,出声应了句。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听着,有些沉默,
“……那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吗?”
遇见百分百男人
沉默了下,顾小影再出声问道。
“大部分应该都知道。”
往前走着,廉歌再应了声。
……
“……廉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再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对着视频这头的廉歌出声问道,
“明天吧。”
微微笑了笑,廉歌出声应了声。
“明天吗?”
顾小影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出声应了声过后,
再转回头,看向了客厅门,
“……你等等啊,你岳母两口子好像回来了。”
视频电话那头,响起阵窸窣声,客厅门从外打开,
门外的顾母,顾汉国,各自提着两袋子菜,从门外走了进来。
“……妈,今晚上的菜这么丰盛吗?”
顾小影朝着顾母望了望,出声问道,
“……美得你。这不是小歌这两天就要回来了吗,趁着今天你爸下班早,去菜市场买了点菜回来。”
顾母没好气着,对着顾小影出声说了句,
“……一天天的,除了睡,就是想着吃……”
“……廉歌,你岳母欺负我,连饭都要克扣我的了……”
顾小影拿着手机,干嚎了声,有些悲愤着。
“……和小歌打电话呢?”
顾母将手里的菜先放到了桌上,转过身,问了句,
“师母。”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视频电话这头,廉歌听着视频那头的话语声,笑着,听到顾母提起他,出声说了句。
“……诶。小歌,你是什么时候回来啊?”
顾母笑着,应了声,走近到了顾小影跟前,对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问了声,
“……我都给你问过了,明天。”
旁边,顾小影抢着,出声说道。
廉歌看着,听着,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坐得火车还是飞机啊,要我和小影去接下你吗?”
旁边,端着茶杯的顾汉国,出声问了句。
“我自己回来就行了。”
廉歌微微摇了摇头,笑着出声应了句,
“那也行。”
视频电话那头,顾汉国笑着,点了点头,在旁边坐了下来。
“那小歌,你是晚上到啊,还是下午啊?”
“应该是晚上。”
“……顾小影……过来给我择菜……”
“……好……”
微微笑着,听着视频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时应着,顾小影,顾母,顾汉国的话,
廉歌挪着脚,往前走着。
……
“飒飒……”
寒风扰动着路边还缀着些枯叶的树枝,卷落些落叶。
又再和顾小影说了会儿话,廉歌结束了通话,身侧再安静下来些。
将手机重新揣进兜里,廉歌再沿着脚下的道路,往身前远处望了眼,
“走吧。”
“吱吱,吱吱吱……”
廉歌说了声,再挪开了脚。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望着远处,赶紧应了声两声,似乎是挂念着顾母做得菜。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微微笑了笑。
法医毒妃
挪着脚,沿着脚下道路,接着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