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神行漢堡-第五百九十七章 新世界的大門(中)讀書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唐妈妈笑道:“这还不好猜吗?这种风格的首饰,怎么可能是你自己买的,你就不爱在手腕上戴东西,之前你大姨给你买的那个老贵的玉手镯,你就从来不肯戴。而且吧,你就算真要买首饰,也肯定是那种……怎么说来着……那种动画小人的风格,就你以前特宝贝的那些小塑料人的风格。”
唐妈妈说着,指了指唐宝娜手腕上那手串:“你再看看你这手串,这材质,这纹路,我就不信你自己会买。之前我听你外公说了,向坤会做木雕,刀工很厉害。也见过向坤送给他的那个金丝雀木雕,确实很漂亮,不提前说的话,我肯定猜是哪个大师的作品。我还听婷婷说过,向坤还经常做木雕小人送给你,所以我看啊,你这手串,这种古朴的风格,应该就是他做的,我没猜错吧?”
看到老妈有些得意,唐宝婷忍不住拉过妹妹的手,把那手串往老妈面前摆:“妈,你先好好看看这是什么纹路再说,嘿嘿,这可不是什么古朴风格。”
唐妈妈捏着女儿的手,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旁边的唐爸立刻起身去电视柜上拿了唐妈的老花镜来帮她戴上,还贴心找出了自己看杂志的放大镜递过去。
“哎哟,这小向可以啊,能在这么小的珠子上刻这么多东西,这是在作画呀?咦,这个戴眼镜的小丫头是谁,挺可爱的。”唐妈妈看出珠子上刻的画面后,也是有些惊叹。
“这肯定就是娜娜呀!”唐宝婷一口咬定,“向坤送的,那肯定雕的就是娜娜,妈,你看这边这个珠子,上面这个可爱的胖小孩,叫小铃铛,是和向坤、娜娜她们关系很好的朋友。”
“嘿嘿,还真是,是和小时候的娜娜有点像。”唐妈妈连连点点头。
“姐,我还没说这是谁做的呢!”唐宝娜把手缩回来,哭笑不得地说道。
“得了吧,你刚回家往沙发上一坐,我瞥两眼就知道这肯定是向坤做的了。”唐宝婷却是依然说得斩钉截铁。
唐妈妈也笑着点头:“就是,以你的性格,如果不是,早就说不是了,这欲盖弥彰的样子,就是默认啦!”
“对对对,而且娜娜你自己没发现吗,你基本上隔几分钟就要摸一下手腕上的珠子,根本是条件反射的动作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噢对,爱不释手!就是爱不释手!我记得上礼拜和你视频的时候你还没戴这手串的,这应该是向坤刚送的生日礼物吧?”唐宝婷继续调侃。
异世霸王录
唐妈妈趁热打铁:“哎,对了,你这次回来过生日,怎么没叫上小向一起呀?”
重生之巨星人生 怀旧书生
“为什么要叫他一起啊,他……他要去出差呀,忙得很的,我都好几天没见啦!”
“哦~,所以……忙得很还专门抽时间给你做了这么个精细的手串?以这手串的复杂程度、精细程度来看,要做完,总耗时没个十几小时办不到吧?”唐宝婷嘿嘿笑道。
旁边微伸着脖子在看唐宝娜手串的高遥,眼神有些羡慕地说道:“不止,要雕这个,不上立体显微镜微操不行,一次没办法做太久,我估计向坤做这个手串从准备到完工,最少要提前三个月到半年。”
唐宝娜也是一呆:“要这么久?”
“我也只是随口预估,具体要多久,还是得问向坤,或者冯大哥……呃,不对,冯外公,不是……是外公。”高遥说秃噜嘴了,尴尬地下意识想抬手挠头,又发现在吃饭,挠头不卫生,于是曲指成爪的手在头上放了一下,又赶紧拿下来,表情更尴尬了。
好在现在大家的注意力没在他身上,唐妈妈立刻接嘴道:“哎呀,人家送你的生日礼物这么费心,你怎么着也得请人上门吃顿饭吧!你干脆就先别回海西省了,打个电话给向坤,问问什么时候出差结束,直接飞申海,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你们再一起回去。去年除夕前杨家丫头来咱们家吃饭的时候,你就说过年后要让向坤来家里做客了,现在都几月了,要抓紧时间呀,没多久又快到春节了。”
“是啊,一起吃个饭,顺便让我们也一起见识下向坤的厨艺,我听你外公说过,向坤做的菜确实很好吃,兔肉更是一绝,我馋好久了。”唐父也是摸着下巴,笑眯眯地、语气温和地说道。
“你们不要想歪啦!我和向坤现在是合作伙伴,好朋友呀……”唐宝娜赶紧说道。
“没想歪呀,我们就是要请你的好朋友、合作伙伴吃饭呀,感谢他照顾我们女儿呀,你想哪里去了?想歪应该是怎么个歪法呀?”唐妈妈瞪大双眼,一副“你怎么这样说好奇怪哟”的表情。
唐父笑着点头:“就是请朋友,请好朋友。”
唐宝婷也点头:“我第一次带高遥回家,就是说好朋友嘛。”
高遥愣了下,放下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顿了一秒,只是跟着点了点头。
“服了你们啦!向坤现在很忙的,以后再说啦,而且……爸,妈,你们现在的关注点应该是我姐和姐夫吧!他们的婚礼什么时候办呀?”唐宝娜说着,又是一记回马枪,捅向了老姐。
果然,唐妈妈这次终于转头问唐宝婷和高遥:“对了,婷婷、小高,之前让你们商量婚礼的事情,商量得怎么样了?其实细节那些,可以回头慢慢再弄嘛,我和你爸跟亲家公、亲家母碰个面,先把日子定下再说。之前订婚的时候不是说尽量在年前把这事办了吗?明天咱们去参加你们小洛表哥的婚礼,肯定回有很多人问的,大家都等着呢。”
一听这话,唐宝婷刚刚还欢快的笑容就定格在脸上,旁边的高遥也也下意识地低了下头。
“妈,我和高遥考虑了下,准备先领了证,然后就两家人、顶多几个亲朋一起吃顿饭,婚礼不急,过几年再办。”唐宝婷笑着说道。
“啊?”唐妈妈愣了一下,十分意外,看向高遥:“是不是……亲家公、亲家母的意见?”
高遥深吸了口气,似乎做了决定一般,刚准备开口说话,唐宝婷又接过了话头:“不是不是,就只是我们俩一起商量做的决定,他爸爸妈妈也还不知道。主要这段时间我工作上有点忙,哎,国庆后到春节前,事太多了。高遥他们单位也是,很多事情要处理,现在又是关键时期,他们领导挺器重他的……所以婚礼嘛,往后推推没事的,证都领了,就是一家人了啦,你看高遥早都叫你们俩爸爸妈妈了。”
唐宝娜也赶紧说道:“其实姐姐、姐夫婚礼根本不用急着办呀,现在年轻人结婚,都是先蜜月旅行个一段时间再说。”
她也发现了,自己这一回马枪是扎的不对位置。不过她现在通过情绪旋律的感知,还有姐姐、姐夫的表情变化、小动作来判断,却是知道他们俩本来应该也是打算今晚跟爸妈说这个事。
而且她还能判断出来,姐姐、姐夫不想这么快办婚礼,并不是姐姐说的她和高遥事业上的问题。当然,也不会是高遥父母的原因,高家的老两口她也见过,也是很好很好的人,且非常非常喜欢婷婷。所以原因肯定就是在高遥身上,这一点从他的一些小反应也能看出。
至于是什么原因,唐宝娜也有个大概的猜测,这姐夫哪都好,就是有些社交恐惧,估计是想到婚礼那种大型社交应酬场景,有些害怕。
唐妈妈眉头还是皱着,似乎还想说什么,唐爸马上说道:“正好,我本来就想着今年冬天咱俩去琼州住两个月,如果婷婷和小高要办婚礼,那肯定去不了,现在倒是可以成行,嘿嘿。”
唐妈妈自然明白他这时说这话的目的,还是忍不住白他一眼,嗔道:“你是想着去沙滩看泳装美女吧?”
“嘿嘿,我去年给你买的泳装可以穿了,肯定好看。”唐爸笑道。
“你注意点,孩子们都在呢!”
看到事情应付过去,唐宝娜、唐宝婷、高遥三人都是松了口气。
吃完晚饭,又一起切了蛋糕,到九点多的时候,唐宝婷和高遥便准备回他们俩的小窝,至于唐宝娜,虽然也有自己住的地方,但杨老三没有跟她一起回来,她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孤单寂寞冷,所以就住在爸妈这边,反正都有她的房间。
唐宝娜送姐姐、姐夫门口,等电梯的时候,看了眼爸妈没过来,才小声说道:“你们暂时不想办婚礼的事也不先跟我通个气,害我差点当猪队友了。”
唐宝婷小声道:“没事的,反正证都领了,说服了两边家长,小case。”
高遥也小声道:“其实我这段时间想了下,婚礼也不是那么可怕……像常彬结婚,有向坤帮忙操持,挺井井有条的。反正他以后应该也是我们妹夫,我们结婚的时候,也厚脸皮一下,请他过来帮忙。”
“这个以后再说吧,结婚是开心事,肯定要最开心的时候结呀,不要当成考试或者任务似的。”唐宝婷拍了拍未婚夫的肩膀说道。
高遥表情变换,又是感激,又是欢喜,又是不好意思,又是有些愧疚,然后伸手揽着未婚妻的腰,小声说道:“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等到姐姐、姐夫进电梯后,一脸“姨母笑”的唐宝娜才忽然反应过来:“等下,什么是‘我们妹夫’?向坤怎么就‘我们妹夫’了?”
但电梯门都已经合上开始下行了,哭笑不得的唐宝娜只能是自言自语地吐槽姐夫被姐姐带坏了,然后往家里走。
客厅里,唐爸唐妈正在玩Switch健身环,扭着屁股,特别乐呵。
唐宝娜在客厅笑着看了会,便回她的房间,然后坐在那张她上大学前坐了好几年的书桌前,打开台灯,又仔细地看起自己手腕上的珠串。
这上面的珠串画面太繁复、细节太多了,虽然她已经看了好多好多遍,把玩了好几天,但每次再仔细看,总能发现一些新发现的内容,特别有意思。
她借由这手串对周围情绪旋律、物体旋律的感知,越来越娴熟了。晚上利用这种感知判断,成功预判其他人的行为和意图,让她特别兴奋。
不过她也意识到,当她自己情绪受到影响,比如其他人谈论到和她相关的事情时,她就很难再稳定地通过旋律进行感知、预判了。
正看珠串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唐宝娜忽然听到客厅一声尖叫,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赶紧冲了出去,因为她听出那声音是她妈妈发出的。
一出房间,唐宝娜惊恐地发现,父亲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眼睛紧闭,一脸痛苦。
唐宝娜吓得够呛,她从来就没有见过父亲这种状态、这种表情。
“怎么了!妈,我爸怎么了?”唐宝娜冲了过去,跪到地上,和妈妈一起扶住爸爸。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这样……老唐,你怎么了,你……”唐妈妈十分慌乱,声音都带了哭腔。
“妈,冷静,冷静,爸,你是心脏疼吗?妈,我爸有心脏病?”
“没有,你爸没有心脏病啊。”
唐宝娜看父亲已经没法回话,而且脸色急剧变化,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这时候唐妈妈也压住了慌张,起身向门外跑去:“楼下老卢家的媳妇是医生,好像还是心内科的,我去看看她在不在,请她来帮忙。”
穿越笔记 曹大麻子
老妈去找人帮忙,急救电话上也说救护车马上就到后,唐宝娜看着一动不动的父亲,也是使劲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相关急救科普的文章,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现在能做的。但脑子里乱哄哄的,想到了一些她也不敢做,于是她拿起手机,下意识地想要打向坤的电话,本能觉得,向坤应该能给予帮助,指导她该做什么。
“娜娜姐,娜娜姐,把手放到你爸爸胸口上。”
一个有些突兀,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她手中的手机发出。
唐宝娜愣了一下,这本来应该很诡异的事情,应该把人吓得蹦起来的情况,她却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于是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到了唐爸的左胸上,而且本能地是用那戴着手串的左手。
在她手按到胸口的一瞬间,她的对面、唐爸的另一侧,一个一身白裙的漂亮小女孩也跪着,把手按到了她的手上。
小女孩抬头看着她,眼睛如星辰宝石般漂亮,开口道:“娜娜姐,没事了。”
下一瞬,白裙小女孩消失,在她一愣神的当口,父亲的声音响起:“娜娜,扶我坐起来。”
唐宝娜低头一看,父亲已经睁开眼睛,脸色也已恢复,微喘着气,看着有点虚弱,但已经不是刚刚那种吓人的样子了。
“爸,你没事吧?”唐宝娜赶紧的把父亲扶起来,倒沙发上坐下。
“呼……好像鬼门关跑了一遭,看到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呼……”唐爸也是一脸后怕。
这时候,唐妈妈带着楼下住的医生上来了,让那医生先给检查一下。
唐宝娜站在旁边,一边观察着父亲的状况,一边摸着自己的左手背。
刚刚那突然出现的小女孩,就是之前客机遇鸟群冲击的时候出现在机翼上的白裙小女孩!
就是杨真儿给她看过的,老夏小时候的模样!
而且从声音来判断,也是某天晚上,在身后抱住她的腿,让她没有从楼梯上摔下去的“小精灵”!
这是真正发生的事吗?她真的出现了吗?还是幻觉?
唐宝娜摸着自己的手背,回想着刚刚小女孩的手放在她手背上时,那手心肉肉的、软软的触感,无比真实。
她叫我……娜娜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