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tw7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一百六十一章 極限二換二鑒賞-qqdvf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愣着干什么,开始唱歌啊!”
廖文杰朝云萝招招手,然后对严真道:“可以,你们店的服务很不错,至少公主的质量挺高,下次我还会带朋友来这里。”
“岂有此理。”
小蛮大怒,上前便要给廖文杰一点好看。
“等一下,别过去。”
严真抬手去拦,可惜晚了一步,眼神红光闪过,急忙拉着云萝退至门口。
沙发前地毯窜起大片红线,自下而上直冲天花板,小蛮的身影直接淹没其中,一前一后只在眨眼之间,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小蛮。”
“不要过去!”
严真抬手挡住云萝,严肃摇了摇头:“放心,她人没事。”
红线落下,廖文杰坐在沙发上,脚边多出一个红色的人形蚕蛹。
拱来拱去。
大宅小家 七七冉
唰!
数条红线卷起果盘里的刀叉,悬浮在蚕蛹上空,随时都有可能刺下去。
“廖先生,你误会了,我们并无恶意。”严真说道。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在下王百万,这里没人姓廖。”
廖文杰站起身,双手抱拳对云萝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就是云萝公主,果真天生丽质,难怪都过了七百多年,还让我大哥念念不忘。”
“大哥!你大哥是天残?”
云萝诧异无比,天残邪道中人,性格出了名的喜怒无常,怎么会有人认他当大哥?
除非……
“我明白了,你被天残虫控制了!”
“哼,我与大哥一见如故,就算没有天残虫,我也心甘情愿称他一声大哥。”
廖文杰冷哼一声:“我敬你是因为我大哥对你倾慕有加,若是再出言挑拨我们兄弟二人的感情ꓹ 休怪王某人手下无情。”
鬥破蒼穹之水君 滾鍵盤吧
“哈哈哈,廖先生过于谨慎了。”
严真哈哈大笑ꓹ 指着墙壁四周:“你放心,我同事就在附近,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动静ꓹ 外面的人都听不到,天残也不会。”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廖文杰语调不变ꓹ 背后墙壁上,红线笔走龙蛇ꓹ 勾勒出两行字。
‘得罪了’
國醫貴女
‘我肚子里有天残虫’
“呃ꓹ 廖先生,墙壁之间有真空界限,你大可以有话直说,外面人听不到的。”严真抹了把头上冷汗,这人也太谨慎了。
“说过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廖文杰右臂红线缠绕,直拳朝严真打下ꓹ 红线凌空一分为二,化作两只巨大鬼手ꓹ 对严真和云萝张开利爪。
唰!
重生在三國
严真并掌成刀ꓹ 左右挥落ꓹ 轻易将两只鬼手斩断。火蛇凭空出现ꓹ 将落地的鬼手烧成灰烬,并顺着红绳朝廖文杰席卷而去。
廖文杰皱眉收起红绳ꓹ 火蛇没了可燃物ꓹ 凌空化作火花消散。
“原来是特异功能的高手……”
他望向严真ꓹ 缓缓道:“阁下不是本地人,大陆来的?”
“廖先生果然看出来了。”
什么叫果然看出来了ꓹ 说得理所当然一样。
廖文杰心头疑惑,继续问道:“阁下在大陆那边,是什么身份?”
無限之菜鳥主神
“在下严真,特异功能表演团的团长。”
枉生錄
“还有呢?”
“在下严真,特异功能表演团的团长。”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回答没毛病。
“实不相瞒,我们表演团此次专门为天残而来,此人武功之高世所罕见,又有天残脚这门神通绝学,港岛上下无人是他对手。偏偏他又性格乖张,喜怒难以捉摸,太危险了。”
严真说道:“廖先生,我来之前查过你的资料,你出身清白,行事急公好义。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在对付天残的时候,你能帮助一二。”
廖文杰闻言沉默,听严真话里的意思,天残武功之高,足以打遍港岛无敌手,但世所罕见不代表没有,大陆就有能和天残抗衡的强者,且是武道方面的强者。
“原来是为对付我大哥而来,既然如此,今天说什么也不能留你。”廖文杰双目微眯,背后红线重新排列。
‘有几成胜算?’
“廖先生,我们特异功能表演团的成员悉数抵达港岛,我也联系了这边的几个朋友,胜算约有五成。”
没有百分之百的胜算,也想拉我下水?
“都说了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凭你也想对付我大哥,先过我这关吧!”廖文杰健步上前,并掌化拳,落爪朝严真抓去。
严真从容接招,双手好似生铁打造,或是握拳,或是并掌,连续挡下廖文杰的快攻。
边上,云萝挥掌拍开缠绕刀叉的红线,指尖划过人形蚕蛹,将小蛮拉了出来。
“憋……憋死我……我了……”小蛮大口喘气。
“走,严师傅正在和他过招,我们上楼去救阿辉和阿迟。”
两人离去,屋内的较量还在继续。
“廖先生,我一个老头子,不是此次行动的主力,你不用试探我。”严真见招拆招,气定神闲的样子,明显还留有余力。
“不是试探,我是真想杀你。”
廖文杰并掌切向严真脖颈,待其撤步抽身的瞬间,鞭腿横扫,轰击严真腰腹。
严真抬手招架,从容挡下势大力沉的一击。
就在他面露淡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脸上神情骤变,嗖一下原地消失不见。
“???”
廖文杰诧异望向紧闭房门,脚下红线铺开,穿插整间屋子,惊讶发现,严真并没有隐身,而是直接离开了。
瞬间移动!
魔法祭預言交響曲的詛咒 夜諾·殘雪
“我就知道,特异功能被歧视,就尼玛离谱!”
廖文杰小声BB,推门朝楼上跑去,两个转弯,走廊里站着骂骂咧咧的天残。
只围了一条浴巾,干瘦的排骨身板一览无余。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贤弟,你来的正好……”
天残紧了紧腰上浴巾:“我刚刚打完八个,打电话喊经理换人,结果他告诉我今天有人包场,公主们都被叫走了。我不信,肯定是他卖别家生意,要么就是坐地起价……”
廖文杰黑着脸打断:“打八个的事情稍后细说,先说重点。”
“我挂断电话,气冲冲出门找他理论,结果你猜怎么了?”
天残一巴掌拍在墙上,喜滋滋道:“是云萝公主,她带着那两个小贼准备开溜,刚巧被我碰到。”
“他们人呢,都跑了?”
廖文杰顿时紧张起来,难怪严真二话不说,直接瞬移路跑,原来是上来救人了。
我在征
武德辉和厉迟被救走,是好事,免得继续被天残折腾。可问题是,没了这两个人,他上哪去找如来神掌的秘籍。
“我上去将四人打翻,结果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糟老头子,在我眼皮子底下把那两个臭小子带走了。”
“大哥,只是那两个臭小子?”
“是啊!”
天残抬脚将面前的房门踹开,地上两个扑街叠在一起,正是云萝和她的侍女小蛮。
廖文杰:(一`´一)
这算什么操作,极限二换二?
虽然无语,但两女换两男,他个人是没意见的。
“贤弟,这一定是老天爷的安排。”
天残提了提腰上的浴巾,笑得胡子直跳,这缘分,他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那你可要看紧点,刚刚我在楼下遇到了那个老头,他和我交手拖延时间,让云萝公主上来救人。”
廖文杰说道:“我不是他对手,本以为会命丧当场,以后再也没法和大哥快意江湖,结果那老头说走就走,突然消失不见。”
“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恶的老东西,下次再遇到他,我一定会为贤弟你……你在干什么?”
正说着,天残见廖文杰蹲在云萝身边摸来摸去,当即怒喝:“岂有此理,这可是你未来大嫂,你怎么能……”
“啊,你说什么?”
廖文杰转过身,手里捧着两本古书,一本【如来神掌】,一本【七旋斩】。
必須犯規的遊戲
“啊这……”
天残老脸一红,结结巴巴道:“是……是我错怪贤弟了,我以为你见云萝国色天香,色迷心窍所以……那什么……”
“你这厮,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廖文杰怒气冲冲将两本秘籍揣进怀里,朝楼梯走去:“我以为兄弟情比金坚,我又不是那种贪图美色之辈,结果大哥你却因为一个误会,想都没想就羞辱我的人品,这兄弟不做也罢。”
“贤弟别走,是大哥的错。我脑子笨,嘴巴也不会说话,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天残一把拉住廖文杰,耍赖皮一样,任廖文杰怎么说,死活不肯松手。
“大哥,你这又是何苦?”
廖文杰叹息一声,没溜走,就很郁闷。
“贤弟,你不走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
“贤弟!”
天残一巴掌拍在廖文杰肩上,动容道:“贤弟放心,我天残发誓,天下女子除了云萝,你看上谁直接说,我就是绑了也要把人绑到你床上。”
“大哥,我不好女色的。”
“这倒也是……”
天残自愧不如挠挠头,两天下来,廖文杰推脱家有贤妻,故而一个女人没碰。
是个好男人!
“绑人的事以后再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那老头随时都会回来,我们换一家夜总会。”
“啊,还是夜总会?”
天残突然纠结起来,小声道:“不行啊,贤弟,云萝就在旁边,我要注意点形象,之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下次不能了。”
縱橫諸天的武者
廖文杰:“……”
MD,提上了裤子说话就是硬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