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54q熱門玄幻小說 木葉之賊手討論-第七百一十六章 夏樹:是你的錯閲讀-waop8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火之国。
木叶村外。
阴冷寂静的森林之中,一道漩涡般的涟漪浮现,身着黑衣的面具人重重地摔倒在地,忍不住发出一阵艰难的咳嗽声。
他的状况狼狈,不仅一条衣袖随着手臂不知所踪,胸口前后更是衣衫破碎,暗红色的血液将破口浸湿,散发出一阵怪异的气味。
“咳咳!~那是,什么?”
宇智波带土强忍着痛楚爬起来,转身靠在一棵树上,左手捂着断臂,眼眸里惊骇之色不减,仿佛依然处于那金色能量光束的攻击之下。
風水秘錄
那是前所未见的攻击,就算是继承了宇智波斑的遗产,依然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不仅速度快到令他反应不过来,就连威力也恐怖异常,处于那种攻击下的时候,他头皮发麻,感觉简直就像是要死掉了一般。
而且即使侥幸逃得一命,他也身受重伤,不但丢了一条手臂,就连独自离开火之国也做不到了。
不过好在此次潜入的不止他一人,只是绝被他派去收集情报,没有跟他一同行动,但当他看到刚才发出的信号时,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宇智波经此一事实力大损,以那位族长的表现来看,接下来是没有插手的机会了。”
靠在树上,宇智波带土缓缓摇头,自语道:“可惜,目前看来是没有机会将那个很有资质的少年拉拢过来了。”
他喃喃低估着,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少年,虽然那次并不愉快,毕竟他杀死了对方的同伴,不过当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他却从中感受到一丝与他相像的地方。
死神的遊戲系列 張廉
当然ꓹ 最重要的不在于此,而是以那名少年的资质ꓹ 或许可以成为掌控轮回眼的替补人选,让他完成无限月读的计划。
虽然现在看来,长门完全按照在他的设想向前ꓹ 可做事留后手总是没错。
一个外来人的闯入,对这片森林来说微不足道ꓹ 依然阴冷且寂静。
不过,这一夜注定了很长ꓹ 此刻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南贺神社。
随着宇智波富岳等人的到来ꓹ 这里的气氛突然凝固,根的忍者目光冰冷地看向他们,充满了严厉的神色意味。
宇智波富岳迎着注视缓缓走上前来,视线扫过眼前狼藉的景象,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阴沉,然后抬起头来扫视向根的忍者们。
“村子答应将宇智波内部的事情交给我解决的!”
他的语气沉重,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与愤怒。
天子崗 肖齋
只是根的忍者却仿佛对此毫无察觉ꓹ 甚至随着一名猫脸面具的忍者挥手,继续杀向仅剩数名的敌人。
重生大周女皇
敌人当然就是聚集于此的宇智波族人ꓹ 而看到同族被杀ꓹ 即使是对立方ꓹ 跟随宇智波富岳而来的宇智波族人们也不由流露恼火的神色。
“族长!”宇智波稻火面有怒色ꓹ 强克制着唤道。
“稻火,不要冲动!”一旁的宇智波八代连忙按住他的手臂道。
听到身后的声音ꓹ 宇智波富岳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ꓹ 只是静静地看着根的忍者将剩余的几名族人击杀。
当然ꓹ 他也只是看似平静罢了。
不过除了放任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ꓹ 出手阻止只会令情况变得更糟,尤其是他看到那些诡异的白色家伙。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绝对不属于宇智波,身为族长的他知晓宇智波的绝大部分秘密,甚至就连长老不知道的碑文内容,他也知道,所以对此他还是可以肯定的。
如此一来,眼前的情况便只剩下一种解释,那就是三长老与外人勾结在了一起!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甚至于或许这才是他向村子宣战的底气。
就在他心情沉重的时候,根的忍者将剩余的宇智波族人尽数击杀,虽然自身亦有折损,可与敌人相比却微不足道。
也就是在此时,建筑大门里走出一人。
与戴着面具的根部忍者不同,对方丝毫没做遮掩,就这么直面宇智波富岳等人。
“夏树大人,您为何出现在这里?”宇智波富岳抬头望着对方道。
宇智波族人亦是齐齐看去,其中不乏瞪着猩红色的写轮眼的,似乎要以这种方式,向对方表达情绪。
然而他们无一例外,都被无视了。
“就像你为何来此。”夏树淡淡道,“宇智波富岳,是你没有即使制止家族内部的纷乱,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这话语气平淡,没有丝毫的指责和针对,可宇智波富岳听到后,却只觉得如受重击。
夏树缓缓走来,最终跟宇智波富岳擦肩而过,只余下淡漠的声音缓缓传入他的耳朵里。
“三长老勾结外敌,意图对木叶行不轨之事,现已被击溃剿灭,剩下的事情交由暗部接手,宇智波,就避嫌旁观吧。”
这无疑是对宇智波一族的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命令!
而听到这命令的宇智波富岳,张口便想拒绝,毕竟这里还有族人的尸体,尤其是开启写轮眼的族人,对于以此闻名忍界的宇智波来说,这几乎可以说是不容触及的底线。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又停住,与外敌勾结这种严重至极的罪责,如今宇智波实在无法承受。
身旁心腹带着强烈情绪的询问声接连传入耳朵,可是身为宇智波的族长,他必须顾虑大局,尤其是在如履薄冰的此刻。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被阻拦挡住去路的青年的背影,恭敬地道:“遵命。”
听到这话,宇智波族人们默默地分开,让出一条通往外面的路。
“嗯。”
夏树轻应一声,然后抬脚向前。
对宇智波富岳的反应,他很满意,也在预料之中。
毕竟对方是能够放弃抵抗,成全长子的人,懂得何为取舍之道。
首领离开,根的忍者也随之瞬身离去,只留下破空声在空气里传播,以及这座经历一场激烈战斗后变得狼藉不堪的建筑。
“族长,现在还有时间,我们要不要趁机毁掉族人得眼睛?”宇智波八代来到富岳身旁低声询问道。
其他宇智波族人闻言也看向宇智波富岳,只待他点头,便立刻动手。
然而,宇智波富岳却转头沉声道:“不行!现在的情况,不要做多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