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lm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帝國》-1249看得出來閲讀-fw2ir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站在焦黑的,索斯城的城头,马文看着站在身边,呼吸都谨小慎微的俘虏卢曼,皱着眉头开口问道:“是不是……我们的忍让,给了你们太多的希望?”
原本,他觉得减少双方的伤亡,尽快的开始和平谈判,对双方都有好处。
爱兰希尔帝国可以免去运输武器弹药的麻烦,节约大量的时间。当地土著也可以少死一些人,免去一些不必要的仇恨。
可现在看来,对方显然是会错意了。对方在收编了溃兵,并且和那3000重骑兵汇合了之后,竟然没有退兵的意思,相反还在继续集结部队。
“难道,偏要一场屠杀,才能够让你们这些蠢货,看清楚眼前的形势?”马文伸出手掌,按在了被烈火焚烧过的城墙垛口上。
被人使用了一个知识魔球的卢曼,此时此刻已经可以听懂马文说的通用语了。
他吞了一口唾沫,连话都不敢接,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其实特么的就不是人!
哪有人可以双手亮起魔法阵,喷出火球和闪电的?可以这么做的,那就不是人好不好?这样的人要么是神灵,要么就是魔鬼。
显然,他现在就站在这么一个可以随意召唤出火焰和闪电的怪物身边,他觉得自己应该祈祷,祈祷这个看起来是老人的怪物,是神灵而不是魔鬼……
“如果,我让你回去……你能把我的想法,带给你们的那位伪皇帝吗?”马文觉得,如果可以的话,还是避免屠杀更有意义一些。
于是他开口问身边的这个木讷的俘虏,也算是给对方一个立功的机会。
卢曼再一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开口心惊胆战的思考了一下该如何回答马文的问题。
如果他说自己没有能力遣散对面的军队,这个看起来是老头子的怪物,会不会觉得他没有用处,认为他活着是在浪费粮食?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木槿西西
到时候随便一伸手,也不听他的解释,直接给他烧了,他找谁说理去?
可是ꓹ 如果他胡说八道,承诺自己可以让福克将军妥协ꓹ 让大皇子殿下同意退兵,他又没有十足的把握。
事实上,他连自己回去之后ꓹ 会不会被直接处死都不肯定。毕竟是他丢了索斯城,是他丢了整整一万大军!
于是ꓹ 他艰难的取舍了一番,开口回答道:“我可以试试ꓹ 您有什么样的要求ꓹ 我都可以帮忙转达……”
马文当然不可能开出不一样的条件来,他给磐石帝国的要求,和给狂风帝国的要求是一样的。
星辰訣 滅魄
大將
于是他开口说道:“第一,爱兰希尔帝国不允许有另外一个帝国存在,所以,我在此郑重宣布,磐石帝国的国号ꓹ 今日起必须消除。”
不等瞪大了双眼,觉得此事荒谬无比的卢曼开口ꓹ 马文就继续说道:“第二ꓹ 解散你们的所谓军队ꓹ 将安全问题统一交由爱兰希尔帝国国防部负责。”
和弗根当时的反应几乎一模一样ꓹ 卢曼也同样觉得,眼前的这些条件根本无法接受。
重生之萬界主宰 南宮吟
这根本不是要谈判的节奏ꓹ 对于磐石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来说ꓹ 这简直就是一份战书ꓹ 不死不休的战书!
马文完全没有更改自己要求的意思,继续说道:“第三ꓹ 立即内附爱兰希尔帝国,以获得爱兰希尔帝国臣民的身份为荣。”
王爺的暴力寵妃 與風賽跑
他把对狂风帝国说的话,又在这里说了一遍,让卢曼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爱兰希尔式的傲慢谈判。
就和几天前一样,在爱兰希尔帝国的外交官们看来,背靠爱兰希尔帝国,任何谈判都只是给对方传达爱兰希尔帝国要求的仪式。
所以马文和之前一样继续说道:“第四,移交外交、政治、经济等一切权利,配合爱兰希尔帝国的执政官工作,完成第一阶段的行政制度改造。”
“……”卢曼一时间竟然都说不出话来。他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加上自己的理解,把马文的话简单的翻译一下。
这四个条件,或者干脆说是四个通牒,其实翻译过来就一句话:“你们那个皇帝赶紧退位让贤,整个国家赶紧投降内附。你们同意就给你们留条生路,不同意就等死吧!”
只不过,马文用官方口吻,把这个核心意思说的比较文雅,没有那么野蛮罢了。
卢曼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头八成不是什么神灵,而是来坑他的恶魔了。
女尊:夫君個個是妖孽
让自己带着这样的谈判条件回去,和直接杀了他还有什么分别?这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干脆的,让他安详点儿的去见自己的太爷爷呢。
于是他摇了摇头,开口对马文说道:“您……您给出这样的条件,我们帝国……怎么可能妥协?”
“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马文叹了一口气,对卢曼解释道:“我们伟大的爱兰希尔帝国的皇帝,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帝。希望你能理解,这样一个事实。”
还讲不讲道理了?还要不要碧莲了?什么叫你们的皇帝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帝?你当皇帝了,别人难道还不能当皇帝了吗?
你看看我们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烈焰帝国,他们的皇帝也没敢说自己是唯一的皇帝啊!他也没有能力吞并狂风磐石长河三个帝国,一统天下啊!
一妃沖天,王爺請抓牢
怎么你们一来,就连别人当个皇帝都不让了呢?你们不是神吗?老老实实在天上接受我们的信仰之力,老老实实的让我们供奉着不好吗?
寒門嫡繡
在心里怒吼了好久,卢曼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都有点儿声嘶力竭了。
可回归了现实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对面的那个可怕的老头子,还在等着他的回答呢。
于是,充分发挥了自己见面跪得潇洒的优势,卢曼再一次郑重其事得回答道:“好吧,我愿意去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劝那些人不要和您的军队作对。”
“很好!”马文很满意卢曼的态度,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吓得卢曼膝盖发软的笑容来:“一见面,我从你跪下的姿势,就看得出来,你是一个不错的将军。”
我和班花三兩事
新聞實習生
“……”卢曼差点儿哭出来——你才是不错的将军!你全家都是不错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