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3kb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笔趣-第174章 膽敢當街行兇?讀書-z10c6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哇!长安城真的好大呀!”
“卡桑,我终于来到长安了!”
“阿爹,阿娘,你们要是能一起来就好了!”
“切……这有什么好看的,本少爷都看腻了。”
长安朱雀街,阿倍月圆还有朱烨跟刘誉三人站在城门下,望着眼前繁华的街景,一个个呆立在了原地。
四人中除了刘誉,都是第一次来长安。
几人这次来长安,自然是因为几天后就要开始的天师会。
这次因为来长安的人数众多,所以青莲真武馆跟青羊宫还有李家是一起分批进长安的。
其中第一批是青羊宫的两位堂主带着李客苏曼茹他们先进长安,安排好住宿一类的琐事,第二批就是阿倍跟月圆几个了,刘浩然跟罗文昌馆主他们是最后一批,会在天师会开始前夕到达长安,尽量不让青莲真武馆空置太久。
“月圆,阿烨还有阿誉,走吧,去望梅居找阿虎兄弟跟李客叔。”
阿倍紧了紧背上的包袱,然后目光看向一旁的月圆他们。
安排他来带这几个小家伙是罗文昌他们考虑再三的决定,首先阿倍的实力勉强能跟这三个小家伙对阵一番,不至于半路上失控,其次他应该是目前青莲真武馆里最有耐心的一个,不至于在路上被这三个家伙弄崩溃。
“啊!现在就过去呀,我们能不能在看看呀,阿倍叔?”
朱烨看了眼街道旁琳琅满目的店铺,然后有些不舍地看向阿倍。
“快要到晌午了。”阿倍闻言有些犹豫,“来之前我跟阿虎兄弟约好了的。”
“阿倍叔叔,我们先逛一逛行不行,反正还早呢?”
月圆晃着阿倍的胳膊,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恳求道。
“虽然这街上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去了望梅居,我估计我们再出来就难咯。”
刘誉耸了耸肩撇嘴道。
上次太乙山的事情之后,他跟朱烨以及被他们牵连的月圆,便已经成了重点看护对象,这次来长安之前已经被禁足了一两个月,差点没憋出病来。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因为你带阿烨去太乙山,我阿爹才不会这么管着我!”
月圆听刘誉这么一说,马上叉着腰狠狠瞪了刘誉一眼。
“谁让他们接案子只带你不带我?”
刘誉毫不示弱。
“我看你小子又是欠揍!”
月圆举起了他的小拳头。
“月圆姐姐,这次我帮你!”
阿烨一把站在了月圆的身后。
“朱烨你这个吃里扒外的!”
刘誉气得脸色铁青。
“反正我一起上也打不过。”
朱烨站在月圆身后憨憨一笑。
“阿烨比你识时务多了!”月圆叉着腰扬了扬下巴一脸挑衅地看向朱烨,“乖乖叫我一声姐姐,再向外道个歉,姐姐这次就饶了你。”
“姐姐?你想得美ꓹ 你比我还要小半岁呢!”
刘誉一副“宁死不从”的表情道。
“唉……”
看着这三个站在大路上吵吵嚷嚷的小家伙,阿倍挠着头长长叹了口气。
眼前这场景ꓹ 这一路上他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回,也终于明白了刘浩然跟许茵茵他们为什么不愿带着这几个小家伙。
“那就逛半个时辰吧,但你们得跟我保证ꓹ 绝不能再吵架。”
他有些无奈地站在了月圆跟刘誉中间。
“阿倍叔太好了!”
“谢谢阿倍叔!”
“哼!”
月圆跟朱烨齐齐欢呼了一声,刘誉则是撇了撇嘴轻哼了一声。
“走走走ꓹ 阿烨,我看前面有一家卖马具的铺子。”
“啊ꓹ 我想去那家买刀剑的铺子。”
“先跟我去看马具!”
“好的月圆姐姐。”
“阿誉走吧ꓹ 一起去!”
在得到阿倍应允之后,三人便一路小跑地朝着一家买马具的铺子走了过去。
虽然以月圆现在的修为,御剑而行的速度远远超过的骑马,但她打马球的喜好依旧没有丢下,所以对马具之类的事物非常感兴趣。
阿倍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但为了看着三个小家伙,也还是跟了上去。
“哇ꓹ 光是络头就有这么多种,还有这个攀胸、腹带ꓹ 都是成都没有的款式。”
一进到铺子ꓹ 月圆便双眼放光。
朱烨跟刘誉虽然兴趣没有她那么大ꓹ 但作为习武之人就没有不爱马的ꓹ 两人很快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喂,小姑娘ꓹ 看看就行ꓹ 可别乱摸啊!”
这时店铺的掌柜在招呼完一批客人之后ꓹ 终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不过在看到只是三个毛头小子之后ꓹ 神色立即变得有些冷淡。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们店的马具,跟皇城仗马所用的马具一样,都是出自瞿老先生跟他弟子之手,弄坏了我可是要报官的。”
掌管双手抱胸望着月圆三人补充了一句。
“这么精贵你还摆出来做甚?”
阿倍冷冷瞪了那掌柜一眼。
“你……”
掌管被这一句恁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毕竟平日里他这么一说,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基本上都会乖乖的把东西放回去。
“唉哟,小丫头,快放下,这马鞍可是瞿老先生亲手制作的,只此一副!”
这时见到月圆伸手拿起店内一副银制马具,那掌管忽然紧张了起来,一把上前准备拦住月圆。
“你家到底是不是在开门做生意?”
阿倍这时抓住了那掌管的肩膀,将他按在原地。
“哪里来的乡下斩妖师,这里是长安,不是让你们撒野的地方!”掌柜一下子怒了,“快放手!”
“阿倍叔。”
这时月圆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抱着那马鞍走了过来。
刚刚她一直在后面兴奋地挑选马具,完全没注意到掌管是在跟她说话。
“怎么了?”
她不解地看向阿倍跟他按住的那掌柜。
“没什么。”
阿倍将那掌管往旁边推了推,然后对月圆问道:
“选好了吗?”
他的脾气并不是所有时候都很温和,就比如现在。
“选好了!”
月圆笑眯眯地扬了扬手中的马鞍。
“我也选好了。”
朱烨同样笑着扬了扬自己手里的一支马鞭。
“我家里的马具比这里好多了。”
刘誉什么也没选,一脸看不上的表情道。
“我……”
“够不够?”
马具铺子掌管还想说些什么,阿倍却是冷冷地将一锭金子放在了桌上。
不止是他,青莲真武馆这些斩妖师,现在包括朱烨刘誉他们在内,现在都不缺钱。
“够……够了,足够!”
在看到这一锭金子之后,掌管当即换了一副面前,满脸堆笑地一把接过那一锭金子。
“你还真敢拿啊。”
刘誉看掌管那反应,当即就将刚刚发生的一切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小公子说笑了说笑了。”
掌管脸皮很厚地笑了笑,然后将那一锭金子塞进怀里。
刘誉没再说什么,只是暗自记下了这间的招牌。
夢靈 千幻冰雲
“走吧,去别家铺子。”阿倍笑着冲月圆跟刘誉他们招了招手,“今天你阿倍叔请客,你们想买什么直接拿。”
“阿倍叔叔你太好了!”
“我要去挑一柄好匕首!”
月圆跟朱烨开心得几乎跳了起来。
他们虽然接案子赚了不少钱,但多数都被家里大人拿去了,身上带着的实在没多少。
“我知道这条街上有一家卖兵器店铺。”
刘誉总算是有了点东道主的样子。
“慢着!”
不过就在一行人准备出去时,几名刚刚走进店铺的客人,却是将三人拦了下来。
“阿兄,你快来看快来看。”
这是就见到几人中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边招呼身后的一名青年,一边指着月圆怀中的马鞍道:
“这副马鞍跟我的闪电好配呀!”
嫡女風華:邪王強娶逆天妃
“嗯,确实不错。”
那青年走上前,也仔细敲了敲月圆抱着的马鞍,随后认真点了点头。
“这是瞿老先生的手艺吧?”
他接着抬起头面带微笑地冲一旁的掌柜问道。
“没错!”掌柜很是得意,“全长安只此一副!”
“不好意思这位朋友,这副马鞍我家妹妹已经买下了。”
一旁的阿倍听出了这青年话中的意思,当即站在了月圆身前。
“听兄台的口音,不是唐国人吧?”
青年冲阿倍淡淡一笑。
“不是又如何?”
阿倍淡淡应了一声。
“月圆,我们走。”
说完他看了眼身后的月圆跟刘誉他们。
“兄台留步!”
只是阿倍才刚迈步,就被那青年伸手拦了下来。
而在这青年说话的同时,两名一身华服的年迈修士也已经拦在了店铺门口。
“怎么?”刘誉这时也站了出来,“看我这位叔叔不是唐国人,你们就像抢是吗?”
他个子虽然没那青年高,但气势却丝毫不输。
“小兄弟这是说的哪里话?”青年“呵呵”一笑,然后“唰”的一声打开了手中一柄折扇,然后看向那掌柜道:“店家,他们没出店门,这马鞍就还算是你们店里的吧?”
“这……”
掌柜一脸的为难。
眼前这青年衣着华贵非常,就算不是王公世家子弟,也必然出自达官显贵,他们一个小小店铺掌管可惹不起。
“他们给你多少,我可以出三倍。”
就在掌管犹豫时,青年伸出了三个指头。
“这……”
辣手梟妃 出水芙蓉
一听对方愿意付三倍的价钱,这掌柜顿时有些动心,不过他同样不敢随意得罪阿倍这群人,当即满脸堆笑地冲几人打着商量道:“几位朋友,这位公子跟小姐实在是喜欢这副马鞍,你们看能否割爱?”
说着他又从怀里拿出那锭金子递向阿倍,然后一脸诚恳道:
“只要几位愿意,这一锭金小店如数奉还不说,还可以让这位姑娘在本店随意挑选一副马鞍。”
掌柜自认为自己的这个条件已经十分优厚了。
“都说完了?”
阿倍看了眼那掌管,再看了眼那青年。
“掌管说的这个条件已经不错了,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青年似乎压根没有看到阿倍脸上的怒意一般,依旧笑盈盈地问道。
“别挡路。”
阿倍的耐心终于耗尽,看也没看那掌管递来的金锭,直接抬手向那青年推去。
“砰!”
没想到的是,那青年修为居然一点也不逊色于阿倍,只用扇子一档,便稳稳地将阿倍伸来的手。
“呵呵……”
站在阿倍身旁的刘誉见状笑出声来。
“阿倍叔,不用管我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按在腰间剑柄上。
“嘻嘻。”月圆这时也笑着上前一步,“也不用担心我。”
“是要打架吗?”朱烨最后一个反应过来,当即一脸兴奋地拿着刚买的马鞭走上前,“算我一个!”
三人在说话的同时,周身气息齐齐涌动,释放出了筑起修士才有的威压。
“什么时候,长安多出了这么多年轻的筑基期修士?”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青年眉头微蹙。
全能近身保鏢
他先前只注意到阿倍是一名修为在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却是没想到他身后这几名小家伙修为丝毫不差。
“砰!”
听到月圆他们的话之后,阿倍笑了笑,然后一把解下背上的重剑,猛地在地上一砸。
“这点事情都摆平不了,以后哪敢让你们叫我叔。”
说话间,他体内汹涌的先天剑罡“轰”的一声如洪流般奔涌而出,直接将那青年逼得后退到了门口。
“打吗?”阿倍眼神凶狠地盯着那青年,“要打快点,我们忙着呢!”
他此时得表情神态,完全就是一头野兽。
在青莲真武馆的一年多时间里,他那曾经被李白击碎的自信,已经差不多全捡了回来。
“佩服!”青年笑着冲阿倍拱了拱手,然后一面转身一边冲一旁的少女道:“走吧阿妹。”
“阿兄……马鞍……”
那少女虽然也发现事态有些失控,但却依旧满眼不舍地看向月圆手中的马鞍。
“这世上还没有你阿兄弄不到手的东西。”
青年头也不回地道。
听到这一声,那少女脸上一喜,随后冲月圆做了个鬼脸道:
“惹谁不好,惹我阿兄,等着倒霉吧!”
“打架不行,嘴上功夫倒是炉火纯青。”
望着那几人的背影,刘誉满脸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想起来,他们……他们好像是……”
这时一旁的掌管忽然脸色惨白地惊呼了一声,不过话说到一半却又憋了回去。
“小店要打烊了,几位快走吧。”
他哭丧着脸向阿倍他们请求道。
“走吧。”阿倍也没多问,“兵器铺子回头再看吧,先去找阿虎兄弟。”
显然他也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嗯,走吧,也没什么好逛的了。”
月圆这时也点了点头。
被刚刚那么一闹,她也没什么心情逛街了。
……
“喂,你们几个都给站住!”
阿倍几人才刚出店门没多久,一对全身甲胄的卫兵,忽然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是说我们?”
獸世獨寵:帥獸,抱一抱!
阿倍看了眼那群卫兵,然后又看了眼自己四周。
“对,就是你们。”
为首的一名侍卫直接下马,然后冷冷道:
“胆敢在长安城当街行凶,跟我到衙门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