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06章 誰怕誰相伴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双双气场强大,谁也不服谁。
记者们咔擦咔擦地疯狂拍照记录下来,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他们想事情有多大就搞多大,将事情渐渐发酵起来。
只有警察们一动不动,哪哪都不敢得罪,心如明镜,都是有钱人之间的争斗。
葛元硕原本一言不发,他也没想到风云决专做海外贸易生意的,还能闲暇管理酒店来,看来他最近不景气了。
很快,葛元硕眉头舒展开来,回击他:“这酒店是你的,那正好!”
鄙夷地对他,大声地告诉媒体:“这家酒店的设计存在很大的问题,放眼望去,对面楼的情况一览无遗,毫无隐私感而言。”
记者们手上的话筒顿了顿,哑口无言:“这…”
葛元硕丝毫不留余地地说:“更可笑的是风一吹窗户就吹开了,存在深深的安全隐患,安全都让人堪忧,深究起来,风总裁才是明天新闻的头条。”
沈雅韵眼神闪着光芒,一向温文尔雅的葛元硕,如同一头狮子啃咬着风云决。
两人势均力敌,风云决一接到酒店部门前来的通知,才发现葛元硕一行人都来了他酒店,还闹出了闹剧,他怎能放过如此大好机会。
“嗯哼,所以说,葛老偷窥一案还得算我头上咯?无所谓最多来个鱼死网破!”风云决无赖地说着。
沈雅韵怒视一眼,人要脸树要皮,怎么有人这么没脸没皮的!
这群记者摆明就是来帮他的!
很好!
半响,李沐阳带着刑警涌进总统套房,“让一让,让一让!这里有人报案,说有人擅闯私人空间。”
总统套间里挤满人,是敌是友分不清。
沈雅韵使了下眼色,眼珠子朝记者转去,李沐阳心领意会,看向记者,声量扩大,气势如虹,喊道:“你们就是擅闯的?”
一名愣头青记者解释道:“不是不是的,我们是来采访的…”
李沐阳看着他们身上的录音器,摄像机,似乎知道怎么做了,睿智地说:“你们拍摄的内容我得拿回局里作为证供,全部给我收起来。”
沈雅韵笑了,颖悟绝人,悟性可以这小子,还是自己别具慧眼,多了他的协助,事态就不会恶化。
风云决一脸懵,收买了记者,忘了收买警察,他屡屡不爽。
挨在李沐阳身边,悄无声息地塞进一张卡,附在他耳边说道:“警官,这件事情你别插手,我给你一张卡,密码是888666,你和兄弟们喝一顿好的。”
暖 風 不及 你 情 深
赤果果的贿赂!
李沐阳两眼放光,嘴角上扬,第一次有人拿钱搪塞他,他好心动啊。
这一切,沈雅韵尽收眼里,会唇语的她,看在眼里,如果这小子收了,那么就不是她想要的队友,如果他不收,今天便又可一举成名了。
李沐阳看了现场,左思右想,看到沈雅韵正冲着他别样的微笑,他既然拜了老大,便是她的人了,即便是金山银山在他面前,他都要坐怀不乱!
但是…
心好痛啊…
他从口袋摸出那张卡,还是黑金的!还有余温!
这出手肯定不少,嘴唇不断颤抖,忍痛却要大义凛然地说:“风总裁,这样岂不贿赂!我岂是用钱能收买的人,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秉公办理!”
风云决脸色铁青,僵硬的脸,狠狠瞪着李沐阳,不一会儿,所有媒体的工具一并缴获。
葛丰厚惹出的烂摊子就这样被收拾了,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记者都散去了。
风云决狠辣地看了一眼,心有不甘却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毕竟警察涉足了。
总统套房里只留下他们几个,沈雅韵靠近李沐阳,赞赏了一番:“我没看错你,视钱财如粪土。”
李沐阳泪流满面,心如刀割啊,咬咬牙,说道:“我可是下了很大很大的决心的,我…真的…是…非常有职业精神的!”
葛元硕拍拍他的背,安慰道:“那我这边送一张给你?”
李沐阳再次两眼放光,突然心虚地说:“那还是不好吧…”
沈雅韵噗嗤一笑,说道:“我看你还是别逗他了,只要你秉承你的公义,还怕赚不到那钱么?”
“嗯嗯!我会努力的。”满满的正能量让他对这份职业有了新的刷新,新的热爱。
“现在就有个功你必须领!”
“啊?”李沐阳愣住了,目瞪口呆。
沈雅韵娓娓道来:“就今天而言,全属闹剧,对面的女人我们亲自过去说清楚,记者其实也是风云决收买的,那些视频录音全部删除,当然精彩的不能删除。”
葛元硕会心一笑,真想变成一条蛔虫钻进她的脑子里看看她怎么有那么多想法和主意。
“什么精彩的?”李沐阳疑惑不解,还没反应过来。
葛丰厚白了一眼,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还用说!当然是你一身廉洁,两袖清风,不受贿赂的精彩咯。”
神路之时空错乱
李沐阳被点醒,呀!恍如隔梦。
这他不是又有机会被褒奖了。
沈雅韵还特别吩咐:“我待会把刚刚媒体的信息和人名都发给你,不可以有落网之鱼,还有两天就要开发布会了,这件事情必须全面封杀。”
李沐阳频频点头,他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随后,沈雅韵示意了葛丰厚,“老爷子,走吧!”
“去哪?”葛丰厚佯装不知,眼睛看向别处。
葛元硕知道老爷子执拗的性子,威胁道:“不然这样吧!既然老爷子不肯去,我们就把她请过来和你原地结婚,我可不介意多个后妈。”
“你…这臭小子,翅膀硬了!”葛丰厚面红耳赤,他才不要跟那个一身肥膘的女人干什么呢!
“你教我的,做人得负责任。”葛元硕怼得死死的。
“老爷子,你这样岂不是耍流氓!”沈雅韵笑了笑。
葛元硕淡淡地来一句:“他耍流氓还少吗!”
葛丰厚老皮老脸的,豁出去了,说道:“去就去!谁怕谁,乌龟怕铁锤!我才不要跟她负责,我就看看她是何方神圣,自我感觉那么好,还想让我垂帘三尺!”
沈雅韵噗嗤一笑,根本都是他自己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