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ela精华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起點-第十九章.鴻門宴與美人計推薦-yjf7f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是夜,陆植正走在荒野之中,准备寻一暂且栖身之所,歇息一夜,见路旁有一寺庙,看起来荒废已久的模样,便准备进庙中落脚。
当他进到庙中之时,才发现,庙宇外部看着破败,但内里却是十分的整洁,虽杂草横生,但庙中路径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且庙宇内的厢房之中,还亮着烛光,显然是有人居住于此的。
只见那烛光照耀着一看书女子的剪影投射到了窗户之上,想了想后,陆植便准备转身离开,毕竟既然此地已经有主了,而且有女眷存在,也不适合他借宿。
就在此时,只见一须发皆白的老汉从另一侧的厢房之中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应该是听到了陆植走进庙宇的声音,特意出来查看的。
“这位道长,不知你深夜到这庙宇之中,可是准备借宿?”
陆植看着那老汉,不禁眯了眯眼睛,他一眼就看出了那老汉不是人!
虽然那老汉身上并无什么妖气煞气就是了,反而一身的书卷之气,看起来就与一饱学之士一般,等闲之人,绝看不出他的真身。
但以陆植的能力,神人妖鬼在他面前却是决然隐藏不住的,虽然暂时还未能看出这老汉究竟是个什么精怪,但他却是能确认,这老汉绝对不是普通人。
仔细打量了那老汉几眼后,陆植抬手行礼道:“贫道冒昧,惊扰到老先生了,既然这是老先生的家中,那贫道也不便打扰,就此告辞。”
这老汉一家,明显不是那等害人妖物,目光纯净通透,一身气息平和清净,隐隐还有几分功德加身的意味,这等友善精灵,陆植也不会向他们出手。
就此离去便是了。
“道长还请稍待。”结果那老汉却是出声挽留陆植道,“这夜间的道路可不好行啊,不若便留在这破庙之中,歇息一晚再赶路吧。”
陆植神色一异,这老汉…是没看到贫道这一身道袍吗?居然还挽留贫道留下过夜..
引狼入室?还是引道士入妖精庙?真就不怕贫道看出什么不对,出手降妖吗?
“不必了,此间既已经是老先生一家的栖身之地,贫道就不便打扰了。”
“道长这说的是哪里话,这荒野小庙,又哪有归属…老汉只不过是家中遭了灾,不得已,才带着一家人暂时栖身在这小庙中的罢了,又怎敢舔着脸自称此地主人。”
“所以道长也不需有什么疑虑,这乡间野外,一时间也寻不到什么落脚之处,道长便留下来做个客吧。”
陆植目光微闪,这老汉,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看他模样,也不像是诱骗行人害命的妖魔之属…难不成真是热情好客?与人方便?连道士也敢邀请到自己家中!
“如此的话,那贫道就叨扰了。”
想了想后,陆植还是留了下来,准备看看,这老汉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是真的善良热情,还是别有所图。
答谢过老汉的好意之后,陆植便随他一同进了大殿之中,看着那老汉掌了灯,又奉上了茶水。
“道长这一路赶路,想必肯定还未用过膳吧?刚巧,今日晨间,我家女儿去了那城里一趟,打来了几角米酒,买了些肉食,道长便随老汉一同喝上一杯吧。”
“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越来越奇怪了,这老汉热情的都不对劲了,自己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他热情相邀自己留下也就罢了,还要张罗席宴招呼自己,要说他没有目的的话,谁又会相信。
“那道长便在这稍待一会,老汉去招呼女儿做些小菜上来。”
“有劳老先生了。”
陆植看着那老汉离去的背影,不禁暗自沉思,猜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一会,那老汉就重新回到了殿中,身后还跟来了一名身着红衣,面色娇美的少女,端着一个托盘,送上来了酒水菜肴。
见陆植打量着少女,老汉笑着介绍道:“这是老汉的女儿,唤做十四娘。”
那少女摆下菜肴酒水后,也盈盈朝陆植行了一礼:“见过道长。”
见礼过后,少女才又提着空了的托盘下去了。
“呵呵,道长,来,老汉敬你一杯。”
“老先生客气。”
“对了,还未请教过道长名讳?”
“贫道俗家之名姓陆,单名一个植字,不知老先生尊讳?”
“原来是陆植道长,老汉姓辛。”他却是并未说名,只提了姓氏。
“原来是辛老先生…”陆植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
辛,十四娘…辛十四娘!
一瞬间,陆植已经反应了过来,知晓了这位老汉一家的跟脚。
但他却是越加的疑惑了,这一家狐仙,又是为何要宴请自己呢?
虽然心有疑惑,但陆植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与辛老汉随意的闲聊着,也没有专门开口询问,毕竟若是他寻自己有事的话,必然会主动明言的,又何必着急。
果不其然,一番交谈过后,那辛老汉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陆小友,实不相瞒,老汉之女儿,已到许人的年岁,但奈何始终未能寻到合意的好夫家。”
“老汉也一直为此事头疼,而正巧今日道长至此,老夫一眼便相中了道长的一表人才,所以老汉便冒昧问询一声,不知道你对老汉女儿可属意?”
陆植:“…..”原来是嫁女儿吗?!
好半饷之后,陆植才出声道:“老先生的好意,贫道心领了,令嫒也的确是倾城之貌,但贫道是出家人,只能拂了老先生的好意了。”
说着,陆植便站起了身来,冲其行了一礼道:“多有搅扰之处,贫道就此告辞。”
眼见陆植要转身离去,辛老汉顿时急了,刚想出声挽留,陆植已经走出了大殿,然后便听一声清脆的少女之声传来。
“道长且慢!”
原是那辛十四娘并没有离去,一直在大殿之外候着,见陆植走出,便出声叫住了他。
陆植转头看了她,问道:“姑娘还有何指教吗?”
辛十四娘张了张嘴,看着陆植的目光一阵变幻,终是摇了摇头。
“实在对不起陆植道长,其实先前,家父却是对小友有加害之心的。”
“哦?”陆植挑眉,“不知可否请姑娘解惑,这却是为何?”
辛十四娘看了陆植一眼,叹了口气:“哎…也罢,道长乃是赤诚君子,知节守礼的好人,我也不愿你被那封君老夫人害了。”
“道长你可知,日前你出手破了这广平县中的山神庙宇,土地金身,却是惹恼了那封君老夫人?”
“所以那封君老夫人才召了我父与这广平县中的诸多异类前去,下令要拿住道长…若是道长此时离了我家的话,到外界还不知会遇到有多少异类拦路呢。”
“就连那广平县里的县令,也已经得了封君老夫人的指示,在城中下令,让衙役民夫来抓捕道长。”
“所以道长还是暂且先在我家中休息一晚吧,到了天明之时,再即刻离开广平县,不然的话,道长在这广平县中,怕是要遭遇诸多凶险。”
陆植皱了皱眉,那老妇人竟有如此能耐,能指使这广平县中的妖魔异类,以及那城中的县令一同来对付他。
原本他还以为,当日离开之后,与那老妇人便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却没想到,那老妇人却是不想放过自己,还专门让这辛十四娘一家设下鸿门宴与美人计来招呼自己。
如此的话,却是要再去见一见那老妇人了呢。
还有这辛十四娘…
陆植看了她一眼,说道:“据你所说,那封君在这广平县中,却是土皇帝一般的人物,你将此事告知给了贫道…若是贫道转身离去了,那你一家,又该如何应对呢?”
“毕竟若是抓不住贫道的话,那封君必然要迁怒于你家,到时候你不是为贫道挡了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