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sd82人氣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七十八節 無奈之舉讀書-u5lz4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不出所料,当抱琴回到贾府面见贾母提及要让鸳鸯跑一趟永平府时,贾母产生了怀疑。
不和自己两个儿子说,却直接向自己说,而且要鸳鸯单独跑一趟永平府,这里边毫无疑问有许多难以告人之处。
是什么样的秘密,不能让自家人知晓,却还要去告知冯紫英,这显得太不可思议了。
面对老祖宗多年积威下的目光,抱琴知道如果自己不把情况说清楚,恐怕难以实现这一次的目的了。
如娘娘所言,这阖府上下恐怕没有几个是能真正看明白外边儿世界和贾府所出局面的,包括老祖宗在内。
不过老祖宗虽然因为年龄和这么些年来的养尊处优嗅觉迟钝了,可思维却还是清晰的,而且她毕竟经历了这么多年来的各种风雨,对贾府的现状应该也有所觉察,只是缺乏应对方略罢了,所以元春才宁肯让老祖宗知道,也不愿意让自己父母知晓而徒乱人意。
屏退了左右,贾母听闻抱琴的和盘托出,白皙富态的老脸上浮起一抹气恼混杂着尴尬和恐惧的红晕。
谁曾想到自家孙女入宫了居然还会遇上这种狗血事情,自幼喜好戏曲儿而对历史并不陌生的她当然很清楚那天家庄严神圣表面背后的龌龊,这寿王是欲行前唐高宗之事,欲纳其母妃么?
武曌临朝倒是风光无限,但是谁都只看到武曌的风光,却未曾看到日后武氏一族的悲惨境地,更看不到历史上无数这种乱伦之事背后的失败者。
这大周朝难道还真的有这种传统?
贾敬如何避祸玄真观?
别人或许不知道,贾母如何不清楚?
若非贾敬在义忠亲王与太上皇的宠妃中所扮演角色,他堂堂宁国府嫡子,且又是进士出身,和当下的冯紫英情形何等相似,甚至更胜一筹,贾敬的诗文水平可远胜于冯紫英的,本该飞黄腾达前程无量,岂会落得个如此下场?
或许前些年府里还没有几个人知晓,但是现在随着太上皇逊位,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加上秦氏在宁国府那边的古怪处境,这府里边也渐渐的就有人怀疑,自然也就有人会去探根究底,免不了就会有人隐约知晓了。
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又要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演,只不过现在贾家却又要扮演女方角色一方了,这让贾母如何不恼怒、尴尬和担心惧怕。
“这寿王殿下如此狂悖荒唐,难道就不惧怕皇上降罪?”良久,贾母才从恼怒带来的眩晕中慢慢清醒过来,沉声道。
“皇上这半年身体都不太好,连上朝都懈怠了许多,除了上朝和东书房外,再无踏足其他地方的时候,……”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那宫中岂会没有皇上耳目?”贾母根本不信。
大霾小爱
“寿王殿下生母便是执掌六宫事务的许皇贵妃,……”
“哼,执掌六宫事务焉能遮蔽皇上耳目,便是遮蔽一时,那也迟早会被皇上发现,这寿王岂不是自寻死路?”贾母忍不住一拍炕上案几,越发恼怒,“他想要寻死却为何要拖我家大姑娘去寻死,还要连累我们贾家?”
这话抱琴就没法回答了。
贾母气得直喘粗气,但是却也知道这种事情真的是无法对人言。
帝君请自重 南宫闹闹
去告知太上皇和太妃?
这等自爆丑事,太上皇和太妃恐怕不会只认为是寿王无德,固然会责怪寿王,但免不了会认为是不是你元春不检点招蜂引蝶,才会引来寿王的垂涎,而且太上皇和太妃能如何处置?
他们已经不是现在宫中的主宰了,无权处置这些事情了,最大可能还是隐晦提醒或者让元春自家好生检点,但有用么?有用恐怕元春也就不会心急火燎让抱琴出宫来寻救兵对策了。
告知执掌六宫事务的许皇贵妃?想想也不可能,那最终只会变成年轻妃子勾引成年皇子的老套故事。
直接禀告皇帝?
鬼影浮生 河淵
这个结果恐怕是最糟糕的,没准儿就会演变成寿王固然失宠,但元春被打入冷宫幽禁终生都算是好的,没准儿就是赐给你一杯鸩酒或者三尺白绫,对外说病死了事大吉。
哪一条路都走不通,才来问计于外边,贾母想一想这种事情告知贾政夫妇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恐怕除了让这夫妇俩焦急不堪,捶胸顿足,相对抹泪,恐怕没有任何结果。
但这等事情能拖么?贾母心中也是暗叹,这寿王疯魔了,执念不休,却要拉着别人陪葬,一旦被皇上知晓,对于大姑娘来说就是灭顶之灾,贾家会有什么结果,谁也无法预料。
黯然叹息不止,贾母一时间也有些乱了方寸,许久之后才缓缓道:“那大姑娘却要鸳鸯去走一遭告知铿哥儿,鸳鸯心性人品我是信得过的,但铿哥儿可有良策应对?”
湘西往事:黑幫的童話 浪翻雲
抱琴苦笑:“老祖宗,这等涉及天家隐秘之事,谁能轻言应对?冯大爷现在省亲时和娘娘见过两面,娘娘对冯大爷的本事和人品都信得过,更何况现在冯大爷要娶林姑娘和薛姑娘,二位姑娘都算是娘娘嫡亲表妹,有这层关系,冯大爷也不会袖手不管,……”
贾母思考良久,才又道:“难道不能问计于她舅舅?”
“娘娘也想过,舅爷远在登莱,这一趟来回怕是要一二月,而且舅爷面对此事只怕也只会让娘娘暂且忍耐,舅爷也无法宣之于人,……”
转世巫女 玲珑雨音
的确是如此,王子腾面对这种事情,他又能如何?他也不可能因为此事而向皇上禀告,也不可能专门回来敲打寿王,恐怕装作不知,让大姑娘姑且隐忍才是他唯一的建议吧?
但若是能忍下去而不生祸端,大姑娘恐怕也就隐忍了,就怕对方有恃无恐得寸进尺,贾母甚至在想,兴许王子腾会想,既然一入宫门深似海,再无回头余地,便是被那寿王占了便宜也无所谓,但前提是不能被皇上觉察就行。
可这谁能做到?除非皇上真的病得不能视事,甚至一病不起了。
骗过你,爱上你 七又二分之一
想到这里贾母都忍不住打一个寒噤,卷入这等事情,也是贾家的不幸,兴许从当年让大姑娘进宫那一日开始,便是做错了。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铿哥儿看是否能有良策了。”贾母摇头叹息不止,“把鸳鸯唤来吧,你先和鸳鸯说,老身还要叮嘱鸳鸯几句。”
鸳鸯在听闻了抱琴介绍和贾母叮嘱之后也是惶恐不堪。
对于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任务突然落在自己头上,她心里没有任何准备,而且如此隐秘重大的事情,怎么就突兀地交给自己了?这阖府上下数百号人,大老爷们儿也不少,咋就不明不白让自己一个丫头去永平府?
老祖宗离开了,只剩下抱琴和鸳鸯。
她们都是一块儿长大的,抱琴、鸳鸯、袭人、晴雯,再加上一个外来的平儿,关系原来都不一般,只不过抱琴跟着元春进宫太早,后来没有太多机会在一起了,但是儿时情分却还在。
“鸳鸯,娘娘也是没有办法,阖府上下,咱们扪心自问,谁能办这等事儿?”抱琴语气里有些平淡中夹杂无奈心酸,“老爷太太?宝玉?三姑娘,还是贾环?”
鸳鸯无言以对。
老爷太太是不必指望的,看老祖宗态度就明白了,这是连告知都不愿意告知,徒乱人意。
宝玉论身份倒是最合适的,但连鸳鸯都觉得宝玉这心性恐怕还稳不住,是个装不住事儿的人,一旦压力太大,泄露了口风,那就是弥天大祸。
探春倒是合适,但现在冯大爷已经定下林、薛二女婚事,三姑娘这奔波数百里去永平府算什么?有损名声。
贾环估计是大姑娘信不过,否则以他和冯大爷关系,他去一趟也是十分合适的。
“可是抱琴,这事儿也太大了,我怕是……”鸳鸯下意识地摇头。
“鸳鸯,这事儿府里除了你,也没更合适了,其实也就是让你跑一趟,辛苦几日,若是我能离京几日,我便去了。”抱琴叹了一口气,“这种时候,你不顶上去,还能谁去?”
鸳鸯看着抱琴,脸色复杂,但最终也只能应承下来。
“抱琴回来又走了?是给宝玉过生赐物?”王熙凤惊讶地道:“然后鸳鸯要去永平府,让府里备车?”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把这联系到一起,王熙凤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发慌。
寻常人也许注意不到这一点,但是对王熙凤来说,她现在管着府里上下事务,自然就要联系在一起,这鸳鸯去永平府算是什么事儿?老太太身边人居然奔波数百里去永平府?
“奶奶小声些,这奴婢也只是觉得这一趟抱琴来去匆匆,连其他人都没见,只见了老祖宗和鸳鸯,老爷太太那边也就留下一封信就走了。”平儿脸上也有些疑惑,“这鸳鸯却手忙脚乱地明日就要去永平府,真有啥事儿,前两日金钏儿、香菱她们才和尤姨娘去永平,为何不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