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1eb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第八二零章 小夫又來炫耀了!看書-s5wcv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这天,冶源大治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法术模型构建中,就在这时,下方突然小夫的呼唤声:“大治,下来玩吧!”
“哦?你回来了啊。”冶源大治从窗户探出头,发现小夫一声牛仔装站在楼下。
前几天小夫去了一趟他们亲戚家的牧场,今天才回来,看他的样子倒是挺开心的。
“好吧,你们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去空地找你。”冶源大治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他已经在家里呆了不知多久,今天正好下去逛一逛,一是看看大家的情况,二是顺便散散心。
暗星斗篷的模样开始迅速变化,在换衣服时,他顺便问道:“英才,要不要一起出去啊?”
“算了吧,我这里事情还忙着呢。”出木衫看着手里的机器,还是没能舍弃自己的研究。
对这个回答冶源大治也没有意外,伸手随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就一个人走出了大门。
出门后就看到在等他的小夫:“英才他不去,我一个人和你去空地看看好了。”
小夫笑着掏出了信封:“嘿嘿,当然没问题,我这里可是有惊喜要给你们看哦,到时候让你好好羡慕一下!”
“什么东西?还能令我羡慕?”听小夫这么一说他突然有点兴趣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点。
而小夫也没有提前揭秘的打算:“跟我来你就知道了,反正肯定是你没有的东西!”
看了一眼嘚瑟的小夫,又看了一眼他的打扮,一身牛仔装,冶源大治对他可能拿出来的东西已经有了一点猜测。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透视对方的袋子,这次就稍微给自己保留点神秘感好了。
等他来到空地之后才发现大雄静香胖虎他们也从各个路口汇聚在这里,大家来的时间刚刚好。
“小夫你终于回来了啊?有没有给我们带什么礼物?”胖虎看着小夫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善。
不过小夫一点也不紧张,再次拿起了信封:“当然有啦,我可是把我的经历拍成了照片呢!”
说完,他当场拆开了手里的信封:“来给你们看看,这就是我家的牧场,还有我的爱马斯蒂芬!”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些小小的照片上,里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以及骑在马上的小夫。
其中到是有他家人的照片,但是因为是和朋友们炫耀,所以小夫特地只挑自己的照片。
“好厉害,你们家居然真的有一个牧场!而且这匹马看起来也好健硕,真的好羡慕你哦!”
胖虎的表情是真的心动了:“小夫,下次去那座牧场的时候带上我怎么样?我也想骑马!”
“嘿嘿,当然没问题!是胖虎的话我一定会很欢迎的!”小夫笑着挠了挠脑袋,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忤逆胖虎。
大雄看着飞驰的骏马,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羡慕的不得了:“我也好想要一匹骏马啊!”
“等我回去之后我就去找哆啦A梦,他一定有办法给我找一匹马,而且不比小夫的差!”
静香对此倒没有多少羡慕,他偶尔也会去牧场骑马,虽然次数不多,但是确实体会过那种感觉。
而冶源大治有点小失望:“猜对了一大半,我还以为你除了骑马之外还玩了射击呢。”
“怎么样,羡慕吧?下次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小夫用手顶了一下冶源大治,用一种欠揍的语气说道。
“算了吧,我的坐骑可比你的高级多了。”说话间,冶源大治想起了一直养在家里的神兽。
小夫依旧不依不饶:“别装了,我知道你其实羡慕的不得了,因为你假期一直宅在家里。”
“我告诉你,那个牧场可是很辽阔的,在夕阳下,我和我的挨骂斯蒂芬飞驰到一个小山丘上。”
“我们安静的矗立在那里,看着火红色的夕阳从地平线的那一端慢慢坠落。”
在小夫分享自己的经历时,冶源大治突然感觉这附近似乎有别的目光,看来是有人正在窥视着这里。
不过他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装作气息虚浮的样子安静的站在一边,时不时咳嗽两声。
这样那人就会受到错误的信息,以为他是旧伤未愈一直在家里待着静养,从而对他放松警惕。
果不其然,在下方说的天花乱坠的时候,一位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女生从街道转角走了过去。
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上注意力一直都在他们身上,监察着他们的状态。
“田中同学!”小夫的视线范围正好看到田中的身影,连忙和她打招呼:“要不要过来看看我前段时间拍的照片啊?”
而田中表现出一副有些感兴趣的样子:“好啊,你们前段时间去哪儿玩了?”
她一边说一边接近着冶源大治:“我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没办法出远门,没机会见到远方的风景。”
听完,胖虎一拳打在了小夫的头上:“可恶,你让田中同学伤心了,还不快点道歉!”
“对不起,是我的错!”小夫立刻向田中低下了头,他也不想看到这位堪称女神的人伤心。
“没关系的。”田中毫不在意的接过了照片:“哇塞,居然是草原吗?我真的好想去草原看一看,可是我身体还没好。”
小夫连忙上前表态:“没问题的,只要你开口,我随时可以带你去牧场玩!”
“那就多谢你了。”田中不经意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一瞬间,小夫突然觉得自己恋爱了。
“真是好手段啊。”冶源大治看着不断撒娇卖萌的田中,心里不由得涌出一股恶心的感觉。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这个人其实没有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怪不得这么会挑拨人心。
而静香有些不开心的撇了撇嘴,不知道为什么她始终觉得这个田中不值得信任,但是又觉得自己只是在嫉妒。
“真是可恶,风头都让他出尽了!”大雄看着笑容无比灿烂的小夫,恨得咬牙切齿。
“不就是一匹马吗?不就是农场吗?我现在就回去让哆啦A梦给我想办法弄出来!”
想到这里,大雄气鼓鼓的转身离去了,而前方的人们还沉浸在田中的笑容中,丝毫没有发现已经少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