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08 瘟疫的高發期相伴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藿香性微温。”司空昌取下斗笠,乔墨儿一同给大爷检查了一番,“他若是像寻常人得了瘟疫,喝点儿藿香水兴许能回天,但是此次瘟疫并非是像以前那般简单,我在城外试过用藿香水救治他们,但是都没有显著的效果,第二天还是该收尸收尸。”
天才小屁孩
乔墨儿在想,既然中草药不能医治,那该怎么救治呢?
“我知道你心中也有疑虑,但是我想同你一同找找看,有没有折中的方法,可以不伤他们根本,却又能毫发无损的恢复原样的好方法。”
“我当然想要找一个折中的方法护他们所有人的平安,但是眼下这个大爷究竟是能喝藿香水,还是不能喝藿香水。”
“自然是不能的。”
司空昌回答道。
乔墨儿白了一眼,用舌尖顶了一下左上牙,继续掐了一下老伯的人中,希望能多缓解一下他的痛苦,“确实也有另一方法可以救大爷,但是是史无前例,我也是同别的前辈那听说过的。”
“不烦也说来听听,兴许也会成为解决大家瘟疫的好办法。”
“无拴,你去帮我去取麻黄,桂枝,杏仁、甘草,量均衡,立刻去熬点儿麻黄汤水出来,一炷香时间就能出汤水。”
“好。”无拴刚给其他人送了今日的藿香水,乔墨儿差遣他,他听令立马去帮乔墨儿熬麻黄汤水去了,倒是今日乔墨儿一本正经的样子,着实让无拴有点儿不习惯,平日里她都喊自己小拴拴的,现在喊自己全名,竟然还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失落。
但是失落归失落,人命关天的事情,自然还是要去做事的。
一炷香后,无拴端来熬好的麻黄汤水给大爷灌了下去,大概过了片刻之后,大爷终于缓过神来了,咳嗽了几声,“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只是这边大爷刚救治回来,那边就又有一两个人口吐白沫了。
“麻黄汤水,快,无拴,你再多熬点麻黄汤水。”乔墨儿见麻黄汤水确实有效,立刻让他停止去煮藿香水,现在立刻去多寻点儿麻黄,做多点儿麻黄汤水给大家备用,没有被感染的还是一家一家的去推送藿香水预防一下。
“司空公子你也别闲着了,随我一同给大家救治吧。”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贫贱不分的人啊。”
“墨儿自小家风严谨,从来没有贵贱之分,只要墨儿有能力就会照顾好每一个人,不求回报的那种。”
“看在你不求回报的份上,我就助你救治这些灾民,但是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若是这麻黄汤药水出了任何问题,我可不担任何责任的。”
“放心,不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顶多饿着不让你走。”
乔墨儿打趣的同他说道。
二人争先恐后的救治着晕倒的灾民,生怕自己的技术落后了对方。
乔於珂心疼乔墨儿,他一直待在乔墨儿身边,帮她擦拭着头上的汗水,渴了就帮她喂水,外人看来还以为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呢。
“姑娘还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好的相公帮你辅助,真是千年修来的福气啊。”
文娱抗日上海滩
“大娘你弄错了,他不是我相公。”
乔墨儿在给针用火消毒,一旁的大娘就同她聊了起来。
暗夜天使吻下去
“姑娘,真的不需要那么害羞,我看这公子哥儿长得真么英俊,难不成还没有成家吗?该不会是姑娘你故意耗着公子哥儿吧,女子的青春也就这几年了,姑娘你可别端着了,赶紧见好就收了吧。”
大娘还真是张口就把乔墨儿说的如此不堪,但乔墨儿也不可能哑巴吃亏的,她漫不经心的说道:“大娘应该是做媒婆的吧,我和我哥长的虽然不像,但也不能被大娘你这胡乱非议的,更何况我哥还是朝廷命官,你在背后嚼舌根也就罢了,竟敢当着我哥的面就胡说八道,大娘小心天黑路滑,您自个闪了自己的舌头。”
大娘听到乔墨儿解释自己和乔於珂的关系,立刻闭上了嘴巴,昨日她住进云墨坊的时候,就听见对面酒楼客栈的小二说过,云墨坊的女主人作风不是特别好,经常和别人乱搞男女关系,本想着今日敲打敲打她,让她收敛点儿,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把乔墨儿敲打到,现在就得担心自己,明天舌头或者脑袋还在不在了。
“墨儿,就这么着急同我撇开关系吗?”
“大哥哥,墨儿什么时候着急同你撇开关系了,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这还么有吗?我说过我和乔涵儿一样,同乔府没有任何关系。”
“那我不管,你要是不想承认你是墨儿的哥哥,那等爹爹和娘亲从外面回来后,你当着爹爹面前自个儿说清楚,墨儿这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同大哥哥多费口舌了,大哥哥您还是慢走不送。”
乔墨儿拒绝乔於珂的态度是十分的坚决的,她不会给乔於珂任何再多想的想法,就算不是自己的亲大哥,她对他不爱就是不爱,所以一开知道他对自己是别的意思,她肯定自小对他更是避讳的,以免他情重已深。
乔於珂起身离开,以为她只是觉得被别人给说了些难听的话,心情不快,所以对他不友好,只是乔墨儿又继续说道,“大哥哥,以后没有什么旁的事情,你送好物资后,就去城外帮助其他灾民吧,云墨坊有我们这些人足矣。”
“墨儿,今日的话,我就当你说的是气话,明日我还是会继续过来的,不管你是不喜还是讨厌,我都会依然来此的。”
“那大哥哥就自便吧,墨儿也没有多的时间同大哥哥寒暄。你们几个帮帮忙,把他拉过来些,我这不方便帮她扎针去邪气。”
乔墨儿也没有管乔於珂最后是拂袖而去,还是生气而去,只知道自己忙的不可开交,今日也算是云墨坊所有病人出现最多的一次病情高发期,几乎都是三两个人一同晕过去,也是被司空昌还有乔墨儿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
劍 尊
“二小姐,他们就是在这儿给大家做免费的驿站的。”
隋妈妈和乔涵儿带着斗笠出现在巷口处,二人窃窃私语着,“皇上没有下旨让他们封城,以及在云墨坊给大家做义诊,他们竟敢私自封城,还用封了的云墨坊免费提供给那些灾民,简直是目无王法,我要上报给皇上,将他们一网打尽。”
说来也巧,乔涵儿现在站着的位置,正是当初她死而复生回到乔府之前站着的位置,这一次,她又站在同一个位置,又想着谋划其他祸害乔墨儿的事情,真不知道她同乔墨儿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非得处处见不得乔墨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