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i3m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第九百四十八章 假冒朝廷命官推薦-g30jd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徐鹏举一脸敷衍的说完这些话之后,直接面目转厉,看向躬身站立一旁的壮汉,厉喝道:
“送客!”
说完这句话的徐鹏举,转身就朝着醉宵楼之中走去。
“公子,且慢!”
徐鹏举听闻此言,眉头顿时一皱,可是脚下步伐根本未停,继续朝着醉宵楼内走去。
门口刚才掏银子的那个奴仆,听到李德志的喊叫,顿时一脸胆怯的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见到徐鹏举没有停下后,奴仆这才放松下来,接着一脸凶相的看向李德志,低声吼喝道:
“喊什么!喊什么!没听见我家公子的话吗?拿上钱银赶紧离开!”
奴仆一边吼喝,一边将手中的几两碎银朝着李德志的身上塞去。
可是对于这种银钱,李德志又怎敢去接。
此事若是以前,那是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现在不然,韩文在分配任务时所说的那些话语,就仿若一把利刃悬在脖颈一般。
谁也不敢保证,当他们这些人收不上税的时候,韩文会不会趁着未被降罪,直接做出那般事情。
所以此刻的李德志,看着渐渐远去的徐鹏举,面露艰难之色,转身朝着身后的众小吏看了一眼,见到众人一脸坚定,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后。
李德志的神情也开始变得坚毅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着远去的徐鹏举就大声喊道:
“本官户部给事中李德志,奉皇上旨意,前来醉宵楼征缴商税!本官手中所拿,为朝廷所发告示,闲杂人等,立刻退避!”
高声喊完的李德志,就大步朝着醉宵楼之中走去。
原本站立一旁的壮汉,见状又要上前阻拦,已经被对方推到两次的李德志,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
手拿告示的他,见到壮汉上前,直接拿告知挡于自己的身前,冲着壮汉厉声啸道:
“来啊!来啊!弄撕了告示,我看谁敢保你!连朝廷征缴商税的布告你都敢损毁,你是对朝廷不满,想举旗造反吗?”
对面的壮汉,原本一脸凶相,伸手朝着李德志推去,可是当他在听到李德志的话语后,手上的动作就是一滞,手掌在将要碰到告示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手拿告示的李德志见状,底气越发的充足起来,以告示当盾牌,就朝着醉宵楼内走去。
四周醉宵楼的一众奴仆,同样听到了李德志方才的言语,此刻的他们,也如门口的壮汉,盯着李德志手中的告示一脸怯意。
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张告示,此刻在李德志的手中,就仿若成了护身符一般,魑魅魍魉纷纷躲避。
跟着李德志同来的一众户部小吏,见到这般情景之后,原本消极的心情也仿若得到了鼓舞,所有人紧紧跟在李德志的身后,快步朝着醉宵楼的里面走去。
前方离去的徐鹏举,听到身后的动静,直接在前面停了下来,一脸愤怒的朝着李德志望去。
手中举着告示的李德志,自是注意到了徐鹏举的神情,心中苦涩的他,也不想得罪对方。
可是和自己的官职差事相比,眼前所为也是无奈之举。
他们这队人与其他征税小队不同,他们所负责的这处区域,仅有这醉宵楼一处铺面,想从他处征缴钱银填补漏洞都没可能。
若想完成任务,除了征缴之外,仅剩下众人拼凑一途。
可是凭借这醉宵楼的规模,真若计算税金的话,也绝对是一个众人拿不出来的数字。
既然拼凑也不行,那就唯有征缴一途。
至于说得罪对方,这已经不是李德志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现在他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将商税征缴到手,完成任务交差再说。
走进醉宵楼内的李德志,根本没在管其他,直接对着身后的一众小吏吩咐道:
“来人,吾等奉旨征税,尔等按规行事就是,届时谁再敢阻拦,直接上报朝廷就是,朝廷律法面前,看谁能保住他们周全。”
身后的一众小吏听到命令,直接掏出身上所带工具,开始在醉宵楼内丈量起来。
原本幽静的醉宵楼。
因为李德志和一众小吏的进入,顿时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一些在醉宵楼中的客人,听到外面吵闹的动静,心中好奇之下,纷纷走出房间,在远处朝着这边驻足观望起来。
徐鹏举见到出来看热闹的客人越来越多,感觉自己受到挑衅的他,心头的怒火也越发控制不住起来,抬脚直接朝着李德志的所在,快步折返了回去。
到了李德志身前的徐鹏举,根本没管其他,上前一把抢过李德志手中的告示,双手一团,扔到了一边。
而本就站立一旁的奴仆,见状赶紧上前,将那扔在地上的告示捡了起来,揣进了怀中。
一直拿这告示当做护身符的李德志,根本没想到徐鹏举会有这般举动,尤其是在看到那个奴仆所为之后,直接呆滞在了当场。
和李德志一般模样的,除了那些跟随他而来的户部小吏外,还有四周听到动静出来看热闹的客人。
方才他们听到动静出来之时,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高举告示的李德志。
可是谁曾想到,这徐家公子,居然这般胆大,上前一把抢过告示不说,更是将之丢在一旁。
要知道朝廷所出告示,所代表的是朝廷法度政令。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刚刚将告示夺抢过来的徐鹏举一脸凶相,对着四周的奴仆就厉声喝道。
“这家伙假冒朝廷命官,制作虚假文书哗众取宠。
来人,把这胡搅蛮缠之辈,给本公子打出去!”
徐鹏举撕心裂肺的咆哮着。
四周的奴仆在呆愣过后,很快也反应过来,目光转戾的众奴仆,直接上前,对着李德志和一众户部小吏就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出来看热闹的诸位客人,看到底下的情形之后,纷纷打探这方才出声之人的身份。
当众人听到,这位公子乃是魏国公嫡长孙后,之前不明所以的众人,顿时露出的了然的神色。
怪不得如此胆大妄为,原来是国公之孙,知晓徐鹏举身份的众人,神情瞬变。
继而看向那几个正在挨揍的收税小吏,目光之中也充满了可怜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