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愛下-713 藏得再好,也經不起有心人耐心尋找鑒賞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秘密基地的研究人员们,现在都过得很幸福。
幸福是什么?
小鸟有虫吃,奥特曼能打小怪兽,科学家有研究课题,并且有人托底给钱,要设备给设备,要人给人。
而且他们现在接触的,是全新的领域。
什么量子波动阅读……量子纠缠,什么微观物理学,什么弦理论验证,什么空间跳跃,粒子对撞都弱爆了。
人体……能用超能力的人体,这才是未来最重要的研究。
宇宙环境对人类肉体的限制太大了,高温低温,辐射或者陨石撞击等等,都能让人类成为宇宙中的死物!
完全借助于外物保护,安全性并不算特别高,特别是在技术未完全成熟,向宇宙探索的时候,一点点小错误,都有可能葬送掉一个团体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研究和努力。
财物和生命都会被极大的浪费。
甚至重挫这方面研究的信心。
谁都不敢保证,实验和探索项目不会出任何错误。
虽然也能依靠机器人,但这种东西技术还不成熟,暂时不如人眼直接观测来得精准方便。
况且人要走出宇宙,并不是说机器人走出去就算了的。
要‘人’真正走出去才行。
如果人类的肉身能更强大,比如说能硬抗一定的高低温环境,那么进到宇宙中的可操作选项就会广得多。
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方便简单。
而罗兰的出现,使这个方向有了一定的进展。
他们虽然只测量了罗兰爆炸实验以及‘通晓语言’两样魔法时的身体反应。
但在爆炸中,罗兰站在有效杀伤半径内,依然无事这点,深深鼓舞了这群科研者们。
光看爆炸现场,就能知道罗兰的防冲击能力有多强。
而且似乎还有成长的余地。
这就很不得了啦。
接下来的几天,罗兰除了晚上会回家进虚拟舱中进行游戏外,其它时间都泡在地下实验室这里。
先不说这里有好吃的,那些强肾用的补品,色香味俱全,吃起来不知道有多爽,不愧是大厨。
这让他的化魔效率高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罗兰和那群研究员一起讨论魔法的应用时,往往给他很大的启发。
比如说,魔法护盾这技能,罗兰测试了一次抵挡训练弹效果后,旁边某位头顶秃秃的中年研究员说道:“你这样子硬扛,感觉有些浪费。”
“哦,应该怎么样才好。”
“你要知道,力是能传导和转化的。”秃头中年研究人员说道:“我看了一下你的魔法护盾吸收率……确实很不错,几乎百分百。但你不能把冲击力传递走吗?比如说,把力传导至脚下,让下方的魔法护盾层变成震动膜,这样子不就轻而易举把冲击力导走大部分了?”
罗兰恍然大悟。
“如果没有地面给你进行冲击传导,那就把魔法护盾变成360度无死角震动模式,虽然傻瓜一些,但魔法护盾震动后也能将一些冲击力能量分散到空气中。”头秃的中年研究员想了想,说道:“当然,如果这涉及到魔法护盾修改方面的内容,做不到震动的话,就当我没有说。”
“不,应该能做到。”
罗兰相当佩服这些研究者的脑洞。
老实说,他就只顾着增加自己的魔力总量,然后加强魔法护盾的硬度。
说白了就是死扛。
说得好听点的就是基础内功深厚,力大砖飞。
这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路子。
但……技巧和基础是可以并存的。
这并非不可调合的两样东西。
基础决定你的起步下限和上限天花板,而技巧能让你的天花板,再往上高出许多。
接下来的时间,罗兰就专心优化魔力护盾了。
毕竟安全非常重要,特别是在现实中。
接下来的时间,罗兰就专心开始优化魔力护盾了,为此做了很多实验。
现实中的,游戏中的都在做。
大约用了十四天左右,终于做出了两版新的魔法护盾模型。
一套用在现实中,一套用在游戏中。
功能虽然都差不多,但效率是不一样的。
就像同样是内燃机,双缸和十二缸的本质是一样的,但内部布局和用料,当然是不一样的。
完成新的法术模型后,罗兰直接去找了安多娜拉,让她来砍自己。
测试一下新护盾的能力。
安多娜拉直摇头,她才不想攻击自己男人。
最后还是前来做客的大伯凯奇接下了这任务,站到五十米开外,直接引大弓向罗兰射了一箭。
凯奇虽然是战士,但射术相当不错。
这一箭过来,罗兰的蓝色魔法护盾立刻激发,将弓箭挡下,同时他的脚下,地面突然产生了一圈灰尘。
安多娜拉眼睛亮了一下。
她当然看出来了,罗兰这魔法护盾似乎能把攻击引导到地面。
凯奇收好弓,他走过来,抽出长剑,笑问道:“不介意我砍几剑吧。”
“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罗兰耸耸肩。
安多娜拉站到一旁,微微笑着。
她不想向自己的男人动手,那怕是实验都不愿意。
但她更清楚,罗兰很强。自己大伯远不是罗兰的对手,任后者随便砍,全力砍十分钟也破不了罗兰的魔法护盾。
所以她很放心。
得到罗兰的允许,凯奇吁了口气。
随后便是剑光闪耀,凯奇一顿瞎姬八砍后,罗兰的魔法护盾产生了微弱的震动。
而且他脚下的石板地面,有小范围的龟裂。
大部分的冲击力,都被引导到了脚下。
“成功了。”
罗兰看着自己系统里显示的魔力量……连百分之二都没有消耗掉,要是正常情况下,被凯奇连砍三分钟不停,至少百分之十五左右的魔力量没有了。
这一对比就能明显地看出来,新魔法护盾的防御效果,相当明显。
就在罗兰喜不自禁的时候,庄园门口那里突然来了一个骑着白马的召唤师妹子。
这位相当漂亮的玩家妹子,带来了索莉莎的口信。
“我们找到了一处巫妖的巢穴,对方藏得很好。你最好跟我过来看看。”
终于有敌人的线索了。
罗兰等这句话,等了两个多月。
敌人真是能藏。
他弹了下手指,弄出一朵白云,问道:“妹子,你是骑马,还是上来帮我指路。”
“我很想上去的,但你看看你的身后。”召唤师妹子调笑道。
罗兰回头一看,发现安多娜拉在用一种不爽的眼光盯着玩家妹子。
“如果我上了你的云,你的女人估计会砍我。”
现在玩家里谁不知道罗兰的女人是王后,还是个大剑士啊。
实力深不可测。
几乎没有敌手。
又家吃醋。
“那我就跟着你吧。”罗兰跳上了白云。
超级交警 司马圣杰
这时候安多娜拉小跑过来:“罗兰,我和你一起去。”
“帮我守着家。”罗兰认真地说道:“我怕敌人会来个调虎离山,我们两人都走了,整个德尔邦城的防守至少得下降三分之二。”
“好吧,我明白了。”安多娜拉有点不舍。
现在她越来越粘罗兰了。
特别是两人有实质关系后,只要在一起,只要没有其它人,她都想缠着罗兰,想挂在他的身上。
真就是一棵菟丝草。
罗兰飞在半空中,跟着召唤师妹子一路向西。
不得不说,召唤师优势之处真特别多。
一路上,白马用尽全力奔驰,累了之后,妹子又召唤出一匹新的。
如此反复……只花了半天,他们就跑了近七百多公里的路。
不用自己走路,召唤师妹子依然轻松自在,她在马上还能回复魔力,好不快活。
而罗兰的白云飞行术,反而消耗掉了他近三分之一的魔力。
跑到一处毫无人烟的地方后,召唤师妹子向罗兰挥挥手。
罗兰从空中飞下来,问道:“怎么了?”
“这里离敌人的巢穴还有五十多公里。”妹子坐在马背上,盯着罗兰的眼睛:“你飞在空中很明显,说不定会惊动敌人。”
这确实是。
罗兰随后看着前方绿油葱葱的山林,有点头痛。
“这山林太密实了,我并不太擅长在在林间行动,这五十公里我可能一天也走不完。”
这是没有办法的,罗兰作为魔法师,不是高来高去就是瞬移来瞬移去。
钻山林子?
不存在的。
不太茂密的山林还好,罗兰也能走走。
这种一看就是漫山遍野高林,地上大量蔓藤的,大量芒草野蛮生长的夸张山林。
还是算了吧,罗兰走不动的。
又不能用魔法开路,说不定会惊扰到敌人。
重生之暧昧世界
“要不你坐我的马吧。”召唤师妹子拍拍自己后边的马背:“一起。”
罗兰有些惊讶:“不介意?”
“有什么好介意的?”召唤师妹子笑道:“就和骑摩托车多带个人一样。”
有道理。
罗兰上了马背。
凤凰公会的召唤师妹子,全部都兑换了精灵血脉,全是半精灵血统。
而精灵族血脉有个特性……拥有山林快速移动的特性。
只要她们行走在树林,一切的植物,会神奇地给她们分开出一条道路。
嫡女惊华:王牌宦妃 七下
罗兰也有精灵血脉,但和妹子的职业分支不同。
精灵召唤师的等级提升,会不停地强化精灵血脉中关于植物亲和的部分,增加强度。
而罗兰的‘剑舞者’法师分支职业,强化的是精灵族的元素亲和能力,施法效率。
两条路线。
如果是纯血精灵,无论走那个路线,两个能力都会得到相应的强化,只是侧重点有点差别。
白马在树林移动,这时候召唤师妹子也‘喊’出了很多召唤生物在侧保护。
前边的藤蔓和野草分开,形成一条刚好供中型生物行走的小道,白马优雅地行走在其中。
罗兰坐在后边,前边女子有淡淡清香传来。
非常好闻。
只是他的心,静如无波的井水。
没办法,昨晚安多娜拉已经榨干他了。
然后薇薇安也来凑热闹,害得他给自己磕了瓶龙肉试剂才撑了下来。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罗兰是不想说,生怕说话有撩人的嫌疑。
五十公里,大概走了两个小时。
走到一处很幽暗的背光山林处,罗兰发现前边隐隐有萤光的痕迹,等走近些,定睛一看,发现前边有匹独角兽,正发散着萤萤的光芒。
罗兰走过去,然后从马上跳了下来。
这里有四个妹子,正在聊天,她们看到罗兰和自己同伴共乘一骑,都忍不住哇地一声叫了起来。
骑白马的妹子有些害羞:“乱起什么哄,小心我咬你们。”
其中三个妹子顿时笑成一团。
而索莉莎走过来,对着罗兰说道:“找了两个多月,终于找到了。”
“巫妖在哪里?”
“翻过这座山峰就是,那里是一片平地,还有大量的祭坛。”索莉莎说道:“根据我们控制的动物潜入进去调查,那里面至少有十名巫妖,而且还大量的战士,以及大量的尸骸。保守估计有两三万。而且似乎都是我们玩家的尸体。打一场大型战争,估计是够了的。”
罗兰想了下,说道:“我听说有很多玩家卖自己死后的尸体赚钱,估计大部分的尸体都来到这里了。”
索莉莎一脸嫌弃地说道:“难道他们不怕自己的尸体,被人拿来干坏事吗?”
一般来说,卖尸体的玩家中,几乎没有妹子。
因为她们一想到,自己的尸体被巫妖摆成这样,又摆成那样,甚至有可能做些很恶心的事情,比如说开膛破肚,掏心掏肺之类的,便断了这心思。
当然也有少量不在意的女性玩家,也会卖几次自己的尸体,赚取启动资金。
“能躺着赚钱,又有多少人愿意站着呢。”罗兰并不觉得玩家们卖自己的尸体赚钱,这算是什么道德上的问题,顶多只是接受度不同罢了:“那些巫妖的模样,你看得到吗?”
“看不到,全戴着狼型面具。”索莉莎靠在大树上,双手抱着胸口,托着两团平平无奇的前置装甲:“而且我们发现,附近有很多身形气质相当独特的职业者出没,虽然那些人也戴着狼型面具,但我觉得他们是玩家。”
“看来应该是他们了。”罗兰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了五袋金币放到地上,因为一时间,对方拿不了这么多,而且正常情况下,还得点数才行:“这是说好的酬劳。”
索莉莎蹲下身子,随意打开一个袋子,看见里面是闪闪发亮的金光,眼睛都快晃花了:“你不是说这五百金币,分一年给完吗?”
“我改变主意了。”
罗兰现在很有钱。
因为前两个月,魔法神殿又送来了两笔数目挺大的金币,加上之前几个月的,就算除去大量的支出,现在他的小金库,也超过一千枚金币了。
直接拿五百枚出来,并不算劳筋动骨的事情。
将五袋金币收到系统背包里,索莉莎媚笑着问道:“老板,待会的战斗,需要保镖或者打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