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爸爸晚安!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约翰管家沉默了。
而且沉默了数秒钟,这才逐渐回过神来。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约翰管家叹了口气。“您应该去问楚云少爷。他不是开棺验尸了吗?”
“我不信尸体。”楚红叶说道。“我只相信我看见的。还有活人说的话。”
约翰管家是活人。
萧如是也是活人。
她为什么不去问萧如是?
因为她看不穿萧如是。
也不确定萧如是否会在撒谎。
而约翰管家,就没萧如是那么深的城府了。
至少在楚红叶面前,他无法完全掩藏自己的内心。而一点破绽都不暴露出来。
“我对这件事,并没有任何消息渠道来源。”约翰管家抿唇说道。“主人也从来没有和我讨论过这件事。”
“但你一直在她的身边。”楚红叶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掌握了一些东西。”
“抱歉。我没有任何证据为您提供任何消息。”约翰管家说道。“我也没这个资格。”
“懂了。”楚红叶仿佛在下一盘大棋。阴沉的眉宇间,闪过一道凌厉之色。
“您懂什么了?”约翰管家反问道。
“挂了。”
楚红叶淡淡说道。
径直挂断了电话。
她懂了。
也愈发明确了自己的念头。
懂什么了?
她懂为什么楚云那边已经开棺验尸了!
约翰仍然不敢把此事说死,不敢盖棺定论!
为什么?
因为他从萧如是的身边,掌握了更多的消息和内幕。
有关楚家的。
有关楚殇的!
如果真的死了。
还有必要隐瞒什么吗?
还有必要对此事讳莫如深吗?
或许只有如楚红叶所预料的那样,才会如此掩藏吧?
约翰管家挂断电话之后,心情也颇有些沮丧。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薄弱了。将来也有可能成为主人的突破口。
他重重吐出口浊气。
再一次拿起电话,打给了李北牧本人。
“约翰,你家主人答应我的见面了?”
电话那边,传来让约翰肃然起敬的嗓音。
蝶舞为谁 祭司涟漪
古堡一号。黑暗之王。
那个就连主人夫妇,当年也没能打败的恐怖存在。
约翰给予他再多的尊重与敬畏,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
“答应了。一周后,就在庄园内。主人请您吃饭。”约翰口吻平静地说道。
“嗯。”李北牧口吻清淡地回应了一句。
片刻之后,却又主动问道:“你还有事?”
约翰皱眉道:“您知道吗?很快,就要天下大乱了。”
“我知道。”李北牧淡淡说道。
“哦。”
约翰说罢,径直挂断电话。
主人什么都知道。
李北牧,也什么都知道。
或许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存在。这世上已经很难有任何事儿可以瞒住他们了吧?
包括楚殇的生死?
约翰忍不住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
他已经隐隐猜到了未来的后续发展。
他更加知道。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不可幸免!
……
萧如是这顿晚餐,差不多晚上九点才吃。
为了让主人拥有更良好的进餐环境。
约翰专程在海边的大阳台上,布置了进餐氛围。
烛光、白色餐桌,以及世界顶级的钢琴家现场演绎。
这顿饭搁任何酒店,都是价值不菲的一顿晚餐。
当然,在庄园内,成本也是不低的。
约翰亲自为主人倒酒。脸上带着皇室级别的微笑与亲和。
他手戴白色手套。全程专业极了。
也用那无可挑剔的仪态,征服了对细节吹毛求疵的萧如是。
吃饱喝足。
萧如是摇晃着红酒杯,红唇微翘道:“小约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您为什么这么问?”约翰很专注地收拾餐盘。问道。
“你从小跟在我的身边。你什么脾性,我还能不知道?”萧如是反问道。
“今天下午,楚小姐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约翰管家也没有藏着掖着。缓缓说道。
“哦?”萧如是问道。“找你干什么?”
“问了我一个问题。”约翰官家说道。
“什么问题?”萧如是继而问道。“是不是关于楚殇的问题?”
“是。”约翰点头。
“你是怎么回答的?”萧如是说道。
“我没有回答。”约翰说道。
“哦。”萧如是淡淡点头。放下了酒杯。
“我是不是没有给出正确的反应。”约翰问道。
“你给出怎样的反应,她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想法。不会因为你的态度而改变。”萧如是说道。“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人。也是老爷子极看重的女人。”
“看来,老爷子把她也算进来了。”约翰说道。
萧如是抬眸眺望远方。
这里离燕京城很远。
遥远到她快忘记了曾经在燕京城的生活。
但她知道。一切都快回来了。
所有的一切,都将重现。
可现在的楚云,还是不够强大。
也没能力抗住这场狂风骤雨。
她有点着急。
也不得不着急。
现在他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小波浪。
真正的灾难,还在后头。
一半是人 八爪
还在他不可预期的未来。
……
楚云回到家中的时候。
顶梁没有就开棺验尸这个问题和他做任何讨论。
不论他在任何时候做任何决定。
楚云都是无条件支持的。
但她会尽量去宽慰楚云。
去理解楚云的心情。
然后为他提供最温暖的家庭氛围。
“爸爸。”
英雄走到楚云的面前。抓住他粗糙的大手。然后将一颗草莓塞进他的手心:“不客气。”
楚云见状,沉默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微笑。
如此画面,他感受到了极大的温暖。
一把将英雄搂在怀里。并用胡渣子逗弄英雄。咧嘴笑道:“话都让你说话了。”
“拜拜。”
英雄推开楚云。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回自己的儿童房堆积木。
这种应酬性的工作。英雄知道将来会越来越多。
她会努力去适应。
尽管她觉得这很幼稚。
甚至有些白痴。
但谁让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是自己的父亲呢?
为了家庭和睦,忍了。
“站住。”
顶梁瞪了英雄一眼。板着脸说道:“刚刚怎么教你的?”
英雄站在原地,小手儿有些别扭。
天人交战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凑过去,用小嘴亲了亲楚云的脸庞:“爸爸,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