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九十七章 被廢棄的鏡子推薦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安南作为新一代的天车,他无法被有关命运的法术侦测到。也就是说,过去的人看关于安南的未来时、只能看到一片虚无。
其中与安南最为密切相关的,就是从唐璜身上诞生的“扉页”。
而这一页真理残章,也是最为重要的……确定了异界人是“玩家”、而不是“勇者”的,【不死者】之章。
假如没有安南的存在,这一页真理残章大概会就此遗失——
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假如腓力没有派人出去截杀唐璜的话,唐璜·杰兰特与本杰明将会正确的前往冻水港。
而本杰明的第一目的,是为了让“镜中人”的仪式诞生——这是为了能够得到关于时间与镜面的力量,进入到那个永续循环的噩梦中救出他的女友。
天后小青梅:竹马大叔,要抱抱
在这个过程中,他会独自一人前往罗斯堡。而有他这么一位知名的白银阶大巫师守护着唐璜的情况下,巴伯子爵并不会对唐璜下手。
但以唐璜的性格,他大概率不会得到萨尔瓦托雷的认可。所以到时候萨尔瓦托雷就会在历练结束之后,返回泽地黑塔——而唐璜将会继续待在冻水港,他无法动摇巴伯子爵的权柄。
巴伯子爵将会完成腐夫的仪式,重新转世到他的后代身上。
这么一来,这两份残章就等于是遗失了。
因为唐璜的才能不足,“光不够强大”、因而始终无法唤醒孕育于自己身上的真理残章;巴伯子爵本身就不是被命运选中的人,而只是承担着“窃梦者”自我剥离出来、丢到他身上的真理残章。
——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二人就是“天车之镜”。
对于凡人来说,他们都是贵族老爷。是诺亚的“担保人”阶级,是人上之人。
但对于天车残页的持有者们来说……他们两个都只能算是无法被重视的小人物。
缺失了这两面镜子,天车仪式就无法完成。
不如说……没有了安南,这些镜子之间的命运甚至都不会交织在一起。除非觉醒自己身上的真理残章,否则就算是碰面也无法察觉到对方是自己“镜子”。
必须是有资格者接触尸体,才能得到残页。
而他们的命运轨迹,根本就是互不相交的。
也就是说……只要少了安南,天车就无法诞生。
而他们似乎认为,“天车”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是必须存在的,否则就可能会导致某种巨大的灾难。
因此,初代腓力选择将自己投射到未来、作为“七面镜子之一”,保证天车之书的飞升仪式能够顺利完成。他与悲剧作家达成协议,还能被银爵士所认可的原因就在这里。
“你之所以会信奉腐夫,也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自我暗示。因为丹顿同样也是镜子之一……你会谋夺王位,则是因为你这一世的父亲、亨利八世也是镜子之一。”
假如安南从最开始就没有诞生。
那么腓力就可以获得其中三章残页——以此成为天车的有力竞争者。
天车正确诞生的可能性就大幅增加了。
至少比腓力与安南都不存在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而在安南诞生之后……或者说,加入了安南这个变量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些镜子,全部都是安南某一个人格侧面的“倒影”。在安南获得第一份残章之后,其他的所有镜子就都失去了“自我觉醒”的能力。
大圣伏魔传
大漠谣:新版 桐华
——他们都变成了安南的镜子。
从公平的七人混战……变成了一人对七人的追杀。所有的镜子,就都变成了安南自我成长的养料。
从这点来说,天车之书原本的适配者应该就是安南。
所以在安南并不持有任何一章残页的情况下,依然会被正神们称呼为“天车”。
想清楚这件事之后。
安南就突然明白了“英格丽德”这第七面镜子的存在意义。
她与腓力应该是类似的定位。
天车仪式需要击破六面镜子——那么“多出来的这一面镜子”,就正好可以作为一个候选者。就像是汽车除了四个轮子之外,后面还会背上一个备用的轮子一般。
如果安南最后咕了,没有到来。
她或者腓力中的一个——也就是第一面和第七面镜子中的某一个,就会成为“保险”、开始变成天车来吞食其他人,并以此来将自己变得趋近于如今的“安南”。
这就像是其中一个性别断绝之后,发生性反转现象、来防止族群无法延续的动物一样……如同红鲷鱼和小丑鱼。
之所以腓力不使用第六相往世书、而是使用第四史论来完成这件事,恐怕也不是因为第四史论本身具有某种优越性……而是为了防止其他人之后再度使用第四史论,扰动这个好不容易才确定下来的未来。
付出第四史论的大量使用耐久、长达数百年间的“第四史论”的空缺,甚至让腓力的旧人格被摧毁的巨大代价……也要维系天车仪式的存续。
安南也大概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因为安南是从其他世界,进入到了这个世界……在安南出生之前,大概率这个世界的“命运”是看不到他的。
哪怕安南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假如一周目的安南没有选定“正义之心”,他就不需要毁弃自己的记忆。那么安南就不会被利维坦送到冻水港,自然也就不会接触到唐璜身上的那片天车之书的残页。
极品全能医仙
只要安南没有在正确的时间抵达冻水港。
那么这一片真理之书的残页,最终依然还是会由腓力得到。
可在安南失去记忆后,被利维坦送到了冻水港附近。
而这时腓力派去的克劳斯,却莫名失手了——他没有将唐璜的尸体和身上的衣服带走,白白便宜了醒来之后前来调查的安南。
这大概不是巧合。
而是利维坦……或者本杰明对他的思维进行了扰动。
老婆有喜
——命运乃天车之辙。
在安南决定“开启二周目”的瞬间。
一切就都已经确定了下来。
安南叹息道:“你如今会变成这个样子,会奉行这样的道路……正是你给自己立下的心理暗示。”
没有人比腓力·弗拉梅尔更了解自己。
他如今的人格,完全是由第一世的自己所塑造的。而他的欲望自然也是在那时成型的……甚至就连他如今所选择的“并非是逃跑、而是反向冲锋”的可能性,也早就已经被第一世的那位“雄辩者”所确定。
就如同安南如今的人格,是由第一世的安南所确定的一般——提前扫清了所有可能导致安南不够纯粹的困难,以此保证安南能够接触到正义之心。
“但是我来了。”
安南轻声道:“那么你的使命,就已经结束了。”
从最开始就是作为【备胎】而存在的,“不一定会用得上的救世主”。
“——这大概才是你会想要安息的真正原因。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你并没有遗忘自己的使命。因为你一直走在那条道路上、直到亲眼见证自己的使命结束。”
安南平静的说道。
已经不用再继续战斗下去了——正是因为潜意识中意识到这件事,腓力心中才浮现出了“疲惫感”,才会放弃转生。
从最开始,这就是完全被操控的工具人生。
只是操控他的命运的……就是他自己而已。
看着已经完全愣在原地、宛如变成了石像般的腓力。
安南无声的叹了口气,与沉默着的维克多离开了他那里。
——腓力已经没有威胁了。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看向夜空。
他其实还有一个问题……但是没必要跟腓力说。
既然腓力是被过去的“雄辩者”专门送过来的……英格丽德,她又是被谁做成了“天车”的保险呢?
到底又是什么事,需要设下重重保险、也必须保证天车的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