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五十九章 這是混入了什麼組織看書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一旁抱着自己笔记本看戏的谭鹏鹏,“叶老师,您还没看出来吗?唐元和我们队长压根就是一对儿,从进门开始您的这位学生眼睛都要长我们队长身上了。两个人还是从小就认识的,我们队长有没有这个实力,唐元同学可最清楚了”。
“这……”,叶非诚被谭鹏鹏的话砸的有些晕,一双弧长的凤眼都跟着大睁,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看唐元,又看看门口的许多多,“怎么可能?”,良久才最后吐出这样一句话不是疑问的疑问。
“怎么不可能?”谭鹏鹏光棍的摆摆手,表示与我无瓜,“得嘞!两个当事人都在这儿呢?她们说的您总能相信吧!你们还有二十分钟时间,这里的监控设备我都已经控制了,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儿都尽管聊,不会有人发现的”。
谭鹏鹏快速的将自己的电脑合起来,宝贝的塞回背包,走到许多多身边,一脸我该说的都说了不用谢我的欠揍表情,“队长,我看你们还是先聊聊,反正我们几个听不听也都差不多,到时候听你吩咐就成,有事喊我们哈”,然后也不等许多多回答,自己快速打开门走出这间小会议室,也不管身后人因为他的话又是如何的反应。
没有了谭鹏鹏的搅合,小小的会议室中只留下三个人小眼瞪大眼,“咳咳”,许多多率先打破室内沉寂,大大方方的走到唐元身边,将自己略有些粗糙的小手塞进唐元如玉的大手,握着他的大手举起来到叶非诚眼前,“诺!叶教授,信了吗?”。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叶非诚却还是存疑,“那你们之前怎么完全都没有透露过,表现的根本像是完全不认识……”。
“我知道叶教授您的疑问,但是事实上前提就是,我们也是两个小时前才知道这次的任务目标具体资料,而在此之前,您也没有透露过,所以,就是眼前您看到的样子咯!”,许多多无比光棍的说道,捏着某人的小手,却是在被某人硬是将一根根手指挤入她的指缝,直到十指相扣了,某人才像是满意的作罢。
终于觉得和多多的距离足够近了,唐元颇为满意的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小手,而后才终于不舍的将眼神从许多多的身上移开,严肃又认真的看着叶非诚,“老师,多多是我的未婚妻,跟我从小一起长大,她说能做到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我们还是一起先来讨论讨论此次的计划吧!毕竟时间可不等人”。
一语戳中要害,说出了许多多正要说的话,让许多多不由心中喟叹,果然不管时隔多久,唐元还是那个最了解她的唐元。
叶非诚虽然只当了唐元两年的导师,见过的面也只是寥寥数面,更何况是交流。但是他自认还是对于这个学生有一定的了解的,也不止一次的听其他老师或者学生提起过,所有人对唐元的评价都是类似于聪明、高冷、不平易近人之类的比较有距离感的词句。
花心保镖俏室友
眼前这一幕,还是叶非诚第一次意识到,唐元居然也能用如此柔情的眼神看一个女孩,恍惚间突然想起几年前听说的发生在青叶大学内的一件事,故事里是说唐元有个未婚妻来着,“罢了罢了!你自己都觉得没问题,我又能说什么呢?许多多你既然已经有了计划,那就拿出来说说,能配合的我们一定配合”,对于这个相处了两天的女队长,其实叶非诚的对于许多多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相信她的能力,但不代表其他方面的不认可。
再说了,不管怎么样,第一次见学生的对象,总是要给彼此留几分面子嘛!
只是难听的话还是要说在前头,“但是如果你说的计划,我们认为行不通,那就另当别论了”。
说到牵扯自己任务上的专业问题,许多多从来当仁不让,“我肯定会将教授和唐元毫发无伤的带回华国,请教授相信”。
逆天妖决
接下来许多多又将外面的众人叫进来,大家开始一起讨论此次的行动计划。
“总之,唐元的护照被扣留,就算有我们也不能从机场走,不然即使到了机场,我们也根本上不了飞机”
“国内专机来接什么的童话情节也不要做梦了,这件事只能私下解决,再说两国关系现在这么紧张,根本就做不到,也没法做。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瞧,走这里,然后……”。
……
“许多多,别告诉我,你就打算这么冲出去”,叶非诚站在许多多和唐元身后,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前方几个穿着便衣的A国壮汉,再对比他们十二个人中最强壮的金焕和张元满,比较起来简直对比不要太明显。
谁能告诉他,明明半小时前,他们还在参加最后一天研讨会闭幕式,经过四天无风无波的日子,叶非诚都有种感觉今天是不是他们可以顺利的直接离开,唐元也根本没有被控制行动了。
这时,许多多突然过来通知大家提前退场。退就退嘛!一切都计划的好好地,但是眼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帮人。
唐元眯起自己好看的眼睛,“我认得打头的那个光头,是那边派来监视我的人,之前我感觉好像在会场里面看到过他,那时还以为看错,现在看来他确实当时在里面”,不然以多多计划中安排的路线和准备,不应该被这么快追上来的。
“莫慌莫慌!”,还好有谭鹏鹏拉住情绪有些紧张的叶非诚,才不至于让他紧张的撑不下去自己疲惫又恐惧的身体。同时笑着安慰道,“A不行,我们不是还有plan B嘛!”,再说就眼前这几个人,还真不够他们收拾的。
谭鹏鹏不仅不着急,反而还直接蹲坐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来自己的笔记本,又开始敲敲打打起来。被谭鹏鹏拉着一起蹲下的叶非诚,看着谭鹏鹏的举动,以及他电脑屏幕上快速闪着的代码,“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儿玩电脑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对面那些肌肉壮汉一看都是那种强中好手,不是应该开始纠结如何应对嘛!
霸 寵
为首的光头壮汉却还在带着几个人一步一步逼近,光头有些畏缩的笑对唐元道,眼神盯着唐元完美的俊脸满都是贪婪,“唐,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带着人偷偷的跑呢?”。
机甲神将
再看看唐元周围一群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男女们,“这些人是你的同胞吧!他们要带着你逃跑吗?你要是真的舍不得他们,不如我带着这几个人跟你一起回去吧!”,光头壮汉声音诱哄道,脑子里却全都装的是如何才能让这个漂亮的华国男人属于自己,只是他身份如今太敏感,背后又有彼得.阿维斯保护,后果是他承受不起的。
也只有这样的机会下,他也才能趁机多占点便宜,这次机会难得,说不定还能得逞一回,只要想想这后果,光头就浑身开始发热起来。
看到男人贪婪又畏缩的眼神,许多多神色愈冷,虽然不知道眼神具体意思,但是想想也不是什么好的意思就是了。
“谭鹏鹏,你好了没有,真墨迹”,许多多催促在地上坐着噼里啪啦将电脑键盘敲得飞快的谭鹏鹏。
“老大老大,求别着急,别着急动手,再等我30秒,马上就好”,谭鹏鹏看着电脑上正在加载的滚动条,期待着自己得网速快一点再快一点,千万别让这个魔杀神在这儿动手啊!孟旅可是交代了,他们这次过来根本就是非官方身份,所以最好是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
尤其是面前这几个不长眼的,居然还他们队长面前,威胁他们的美貌小姐夫,3秒,2秒,1秒,谭鹏鹏转身快速抱住许多多的小腿,“何清秋、金焕你们几个愣什么呢?快上啊!只有10秒的时间”,想要在这种无人的街道控制这里的监控,虽然技术上不难,但是时间过长,就非常容易穿帮,所以谭鹏鹏自认能帮他们留十秒,已经是绰绰有余。
合作无间多年,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释,何清秋默契的第一个带头冲了出去,然后横劈、竖砍5秒后,七个壮汉零零落落倒在地上,不断哀嚎。
叶非诚只觉得自己刚刚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问题已经被解决,说好的是军人呢?还以为会看到什么枪战场面,怎么跟预想中的枪、炮什么都不一样,反而跟看武侠片似得,刚刚那,全都是耍的功夫吧!
何清秋几人打完还顺带拖运服务,像是拖着什么嫌弃的重物般,将这几个人拖到了她们所在的角落。
“喂!可以放手了吗?”,许多多动动自己被谭鹏鹏死死抱住的右腿,“谭鹏鹏你可带点脑子吧!就你还拉着我,要不是我刚刚及时收腿,你这会儿什么样,你知道不”,这还真不是许多多吓唬谭鹏鹏,要知道她现在一只脚的力气,直接可以将一块谭鹏鹏这个重量的石头踢飞碎裂。
谭鹏鹏自然也是知道许多多的厉害的,不然他为啥要冒死拦住许多多,闻言利索的收起抱着许多多小腿的双臂,从原地蹦起来,拍拍裤子上沾着的土,语气委屈的看向许多多,“老大您刚刚释放杀气了知不知道,我要是不牺牲了这一下下,万一您真把这几个人干掉了,我怕回去没法交差啊!”。
“好吧好吧!算你立了大功,我刚刚就是吓唬吓唬他们,不会真卸他们脑袋的,这点分寸你老大我能没有,要不我怎么能是你队长呢?”,许多多也是无语,这些人一天脑子里装的都什么东西。
叶非诚:卸脑袋!这什么意思,是他理解的那个卸脑袋吗?
许多多才不知道叶非诚此时想法,只还径自无语,她许多多杀人,也都是杀该杀之人好吧!哪里在不该动手的时候动过手啊!
别以为她没听过,这些人私下里传播她什么魔杀神,什么出手必见血的,简直不要太将她妖魔化了,落在她受伤,她最多也就是让这几个人多吃点苦头罢了,怎么可能真的随意就取人性命,这又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
何清秋走过来,果然如名字一样,表情性格也是冷冷清清,“队长,需要拷问他们吗?”。
“不需要不需要,不过是些小卒子而已”,再说了,许多多比谁都清楚,外交无小事,他们现在一举一动就是代表了华国。
眼前这些人还不敢将事情闹到明面上来,所以他们稍稍动手收拾一下也就罢了。真要是将事情闹大,想要追究,那么恐怕A国很多人都会牵扯进来,这根本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事情。
“那,这些人该怎么办?”
许多多挠挠自己小下巴,沉思片刻,“算了,还是不要扒他们衣服了,直接打晕吧!我们的事情要紧”,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多多从几人身边路过,轻轻的触碰了几人的小腿部位,输送进去一点之前存储的何清秋的未被她身体完全吸收的霸道之气。
仪器检查不出来筋脉的问题,如果没有高手帮其调理经脉之气,之后会长伴随着疼痛,甚至跛腿,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何清秋打晕的方式也比较奇葩,仅仅是扔过去几颗小石子,打入几人昏睡穴。
这一出出的,让人目不暇接的表现,让叶非诚感觉自己怕不是又到了什么黑道组织。
无限之野心
一行人终于在天黑时分到达港口,坐上提前安排好的大船,船一开许多多才终于放下戒备,“行了,暂时应该追不上来了,有人帮我们在后面混淆视线,大家也都先休息休息吧!”。
闭上眼养神间,许多多感受到除了身边的唐元外,还有一道视线,时不时的就要偷偷看她几眼,然后又装作不是故意的移开,之后再次看过来。
多次之后,许多多终是不再装死,“叶教授,您有什么话就问吧!这儿暂时是安全的”。
叶非诚抿抿因为长期紧张有些干涩的嘴唇,干巴巴又有些畏惧的小声开口,“那,是你让我问的啊!说的不对也不能打人的。你们到底什么人啊!不是说军队的,怎么连把枪都没有”,不是他说,真跟他想象中的区别太大了,而且之前打人那几个身手是真的好,像是那种电影里面的武林高手。
这下,不止许多多笑了,其他飞龙小组的成员都跟着发笑起来,“这位教授可真无知又可爱啊!”,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最大的武器了,如果全部都要依赖设备,那么估计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活不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