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0wy火熱都市小说 問丹朱笔趣-第二百五十六章 靜待-6qf6y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一脚踹倒了周玄,陈丹朱也顾不得起身,脚蹬着地面向后退了几下。
两人坐在地上你看我我看你。
“你干吗?”周玄皱眉。
陈丹朱瞪眼:“你,你才干吗呢?”
周玄失笑,将手拍了拍:“不是你让我说的吗?现在又问我干吗?”
说着手撑地一跃而起,向陈丹朱这边走来,再次伸出手。
陈丹朱已经自己跳起来,摆手打开他的手,站到另一边:“你说就说啊,你动什么手。”
大概是听到动手两字,阿甜从里间冲出来“怎么了?”,挡在了陈丹朱身前。
周玄将手一甩,亦是气恼:“我是拉你起来,不识好人心。”说罢转身走了。
阿甜机敏的很:“拉我们小姐起来?小姐,你被他打倒了吗?”又急急的喊竹林,“竹林怎么回事?你怎么看着不管呢?”
竹林蹲在屋顶上,神情和心一样有些茫然,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玄和丹朱小姐看起来好像也这样那样的——三皇子那时候只是问喜不喜欢,这时候周玄和丹朱小姐都好像起誓了。
他只是一个骁卫,很多事他真的不懂。
陈丹朱被阿甜喊的有些更心乱,忙拉住她:“不是不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是我先踢他,然后踢不过,摔倒了。”
阿甜哦了声松口气:“小姐不吃亏就好。”
吃亏是没有吃亏的,周玄亲口说不喜欢金瑶公主,还发誓不会与金瑶公主结亲,如此就能改变上一世金瑶公主的命运,但是吧,陈丹朱捏着手指,她并不是懵懂的顽童,能感觉到周玄那种起誓,还有别的意思——
莫非他误会了?
自己逼着他不要娶金瑶公主,他误会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
陈丹朱反思着自己的态度,应该没有让人误会的程度吧?
“小姐?”阿甜摇摇她,紧张不安关切的问。
陈丹朱对她宽慰一笑:“我想事情心不静。”
是啊,三皇子出了这种事,现在没有人能心静,刘薇都吓的昏睡过去了,阿甜扶着陈丹朱劝道:“小姐你也躺一会儿吧。”
现在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陈丹朱叹口气点点头。
还好并没有等多久,侯府里布置的花灯亮起的时候,宫里人送来了消息,三皇子因为身体不好,对某些东西比如杏仁不能吃,吃了就会发作,偏偏那日人多疏忽,三皇子面前摆着的点心加了杏仁粉——
准备食物是内务府,自有他们领罚,与其他人无关。
禁卫撤走了,赴宴的人们也松口气,又有低低的议论,三皇子原来连东西都不能随便吃,这样的身体了,皇帝还委以重任,这不是自找麻烦嘛,看,果然出事了。
三皇子这样的人就应该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干的养着就行了。
虽然皇帝亲口让宴席继续,但大家也无心玩乐了,周玄直接做主结束了宴席,他要进宫探视三皇子,于是大家都散了。
陈丹朱虽然不太想再跟周玄说话,但还是忍不住找到他问:“我能跟你一起进宫探视三皇子吗?”
满院灯光的映照下,周玄看她:“你说呢?”
陈丹朱立刻欢喜点头:“周侯爷果然义薄云天,出手相助,丹朱我谨记在心,大恩不言谢——”
听着她的胡言乱语装傻,周玄被逗笑了,忍不住伸手——
陈丹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了。
五彩灯下照着女孩子脸上的戒备,周玄哼了声:“我回头再来找你,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回家去吧。”想了想又指了指身后的院落,挑眉一笑,“当然,你要提前住在这里,我也不介意。”
陈丹朱没有再说话,带着阿甜和刘薇上车。
车马乱乱的从灯火辉煌的侯府门外散开,周玄看着陈丹朱的马车走远了,才接过青锋前来的马,上马疾驰向皇宫而去。
陈丹朱先将刘薇送回家,再向城外去,在街上看了眼皇宫的方向,无奈的叹口气,铁面将军是住在皇宫里,如果让竹林去求他,他肯定会答应带她入宫,但铁面将军能这么助她,她不能这么没心没肺的真的就坦然受之——这可是皇子被害的大事。
这时候人人避之不及,铁面将军又是手握兵权的重臣,卷入其中就麻烦了。
也许那个凶手就等着算计更多的人呢。
那个凶手,一定就在皇宫内,说不定还是曾经害过三皇子的人。
三皇子说过,他知道仇人是谁,那么他应该有提防吧?这次的意外是疏忽了吧?
陈丹朱轻叹一口气,她能做的是治病解毒救人,但现在被齐女抢先一步——想到这里她咬牙捶车厢,都怪这个周玄,周玄!如果不是他,自己一定会在三皇子身边,就算没能阻止三皇子中毒,也能及时的抢救,那现在跟着进宫的就是她。
陈丹朱将车厢当周玄狠狠的捶打几下,捶的自己手疼只能作罢。
算了,最重要的是三皇子平安就好。
这也是命运吧,陈丹朱遥望皇宫一眼,齐女还是出现了,那接下来她会不会为三皇子割肉驱毒?然后三皇子为她舍身舍命——
“小姐。”阿甜小心翼翼的唤。
陈丹朱收回视线放下车帘:“走吧。”
…..
…..
皇帝的寝宫灯火通明,寝室垂帘外皇帝肃立,再远处是跪坐的皇子们,以及齐王太子,太子也来了。
不多时帘幕拉开,一位身穿官袍的头发花白的太医走出来,在他身后还有几个太医。
皇帝如山的身形立刻晃动,迎过去:“张太医,怎么样?”
太医院院判张大人神情温和,声音舒缓:“陛下放心,殿下已经没事了。”
皇帝闭了闭眼,进忠太监忙扶住他。
“有劳爱卿了。”皇帝说道,声音难掩颤抖,可见先前受的惊吓。
张太医施礼道声不敢,再看身后:“此次三殿下能化险为夷,是多亏了这位婢女。”
太医们让开,皇帝看到一个温顺柔美十七八岁的女子垂头而立,听到太医提及,她略有些不安的抬起头,看到皇帝忙又垂下头,跪下叩头。
此女不是宫婢的装扮,皇帝还没问,齐王太子已经高兴的站出来:“陛下,这是我祖母族内的妹妹,能帮上三殿下,真是太好了。”
原来是个齐女啊,皇帝哦了声,柔声让这个婢女起身,再看齐王太子,诚恳又感激:“少安,这次多谢你了。”
齐王太子收起兴奋激动,垂泪道:“侄儿心痛,只恨不能替三皇子受痛。”
五皇子在一旁嗤声:“有时候贼喊捉贼呢,能解毒,谁知道是不是还能下毒。”
齐王太子顿时色变,掩面悲戚:“陛下,儿臣的心,挖出来——”
皇帝怒声喝止:“睦容,你胡说什么!”
五皇子低头不说话了,齐王太子掩面轻轻啜泣不敢大声哭。
皇帝深吸一口气:“你们都出去跪着。”
皇子们不敢多言起身鱼贯出去了,皇帝看到太子也向外走,忙唤住:“你跟着干什么。”
太子眼圈微红:“都是儿臣——”
“与你无关。”皇帝道,“你留在这里守着你三弟。”
太子应声是。
皇帝看到垂首悄立的齐女,道:“你也留在这里,以防修容还有什么意外。”
齐女俯身:“臣女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