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m2v熱門小說 夢迴大明春 ptt-568【Cosply】閲讀-jxcjg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锡林郭勒。
豪门迷情:魅惑公主踩过界 夏箩酒
博迪汗正在享用从朵颜卫抢来的美酒,突然听到宫帐外一阵马蹄声。
“大汗,有重要军情!”亲卫在帐外说道。
博迪汗放下酒杯道:“进来。”
骸骨灰
亲卫掀开厚厚的帐帘布,一个军官冲进去,跪地说:“大汗,右翼三万户没了。”
“你说什么?”博迪汗以为自己听错了。
军官只得重复道:“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布,右翼三万户全没了,只剩阴山以北的小部族。”
博迪汗猛地站起,酒杯翻倒,滚落于地毯上。他过去抓住士兵的衣襟,直接把这军官拽起:“永谢布刚跟我一起去打仗,这才回去几天,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军官详细说道:“据逃来的永谢布部众讲,他们八千多骑兵,在乌兰察布遇到明军五千骑。双方缠斗半日,永谢布骑兵全军崩溃,汉人的火铳打得又远又准,而且能一边骑马一边填装药子。这一仗,蒙古弓箭根本无用,从头到尾都被火铳压着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神級獵殺者
“把人带来!”博迪汗说道。
很快,几个逃来投奔的永谢布骑兵,就被带进博迪汗的宫帐,把交战经过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博迪汗瞬间感到一阵惊恐,有如此可怕的火器存在,今后蒙古骑兵该怎么打仗啊?
“快去探查明军动向!”博迪汗慌忙下令。
数日之后,斥候跑回来报信,说灰腾梁以南地区,皆已被明军占据,灰腾梁以北则未发现明军动向。
也即是说,如今大明的北方边境,是阴山及其余脉、燕山及其余脉。
博迪汗立即叫来心腹,令其护送自己十岁的长子达赉逊,前往北京觐见大明皇帝,俯首称臣的同时请求互市贸易。
不称臣不行了!
鞑靼蒙古的统治核心是六万户,分别为左翼三万户和右翼三万户。
左翼蒙古由大汗统治,分别为察哈尔、喀尔喀、兀良哈三万户(注:一共有三个兀良哈,朵颜三卫便是其中之一。而西北边的兀良哈,更习惯翻译成乌梁海。此处特指左翼蒙古当中的兀良哈。)。
右翼蒙古由副汗统治,分别为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布三万户。
现在,六大万户,已去其三,直接被王渊砍掉一半!
博迪汗非常年轻,朱厚照放他回草原时,甚至都还未满十五岁。已经被大明皇帝释放一回,再次称臣又有何妨?
甚至,博迪汗还想认爹,拜给朱厚照当儿子,大明与鞑靼蒙古约为父子之国。
别怪博迪汗没有血性,他的日子过得艰难啊。
应州一战,达延汗阵亡,察哈尔部损失惨重,博迪汗本人都被抓了。幸亏朱厚照放他回去,顺利继承蒙古大汗,屁股还没坐热,叔叔就在河套自立称汗。
接下来几年都是打仗,博迪汗被叔叔打得满头包,幸好关键时候叔叔病死,才终于结束有两个大汗的局面。
博迪汗手下三万户当中,最北边的兀良哈部,眼看着收复漠北旧庭,没过两年又被堂兄(吉囊)给夺走。好不容易吉囊死了,另一个堂兄(俺答)又乱搞,逼得博迪汗只能去抢朵颜卫的地盘。
博迪汗一直被堂兄们吊打,大明又能吊打他的堂兄,不赶紧抱大腿认爹还等什么?
……
北京,深秋。
文渊阁内,杨廷和正在拟票上签字。他年纪大了,已经不怎么理事,政务都由其他阁臣负责,杨廷和最后再审一遍而已。
蒋冕突然从外面进来,低声说:“济物(彭泽)怕是不行了。”
杨廷和惊讶道:“怎会如此?”
“唉,人老了,一病不起乃常有之事。”蒋冕叹息道。
彭泽的身体一向健壮,都以为他能长寿,谁知刚进内阁半年,突然就变成濒死状态。这货比较胖,估计有高血压,昨天出门摔倒,已经昏迷一天一夜。
同时病倒的,还有阁臣王瓒。这两位新入阁的大臣,看样子都撑不过今年冬天。
跟杨廷和有矛盾的王琼,倒是一直硬朗得很。
历史上,王琼还有两年就病死,但那是因为遭罪太多。先是被下狱,接着又流放,复官之后总督三边,还带着三万精兵,跑去河套烧蒙古人的草场,如此折腾一番,才终于死在延绥边镇。
这个时空的王琼可开心呢,无病无灾,看样子还能再活十年。
杨廷和放下毛笔,起身打开窗户,想看看窗外景色顺便透气。结果一阵冷风吹来,吓得他赶紧关窗,生怕又受凉生病了。
突然,南边传来阵阵呼喊声。
醍醐梦
声音很快向东蔓延,接着又朝北边,连东安门外都嘈杂不堪。
“该不会是前线大捷吧?”王琼猛然抬头,放下毛笔往外走,一直走到东华门外。
只见两个皇城侍卫跑来,见到王琼欣喜大喊:“王阁老,河套已复,报捷信使去了兵部!”
“好,好,好!”王琼连声叫好,举步回文渊阁,却又按捺不住,干脆亲自去兵部探知详细军报。
蒋冕也听到这个消息,笑着对杨廷和说:“王若虚已收复河套。”
杨廷和微微一笑,语气平淡道:“且等兵部报捷。”
接下来两个钟头,杨廷和总是抬头向外看,心中埋怨兵部做事太慢,一封捷报居然要写这么久,直接把前线军报转送过来不就好了?
你不情我愿 好皇
兵部的消息还没到,王琼就已经回来了,步伐轻快说:“王若虚果然会打仗,兵分数路出击,又布疑兵引诱敌军主力,一举攻破东胜左卫城,又挥师将那鄂尔多斯部剿灭!”
蒋冕忍不住问:“蒙古人跑了多少?”
王琼笑道:“河套之内的鞑靼主力,已经所剩无几矣。”
豹房。
皇贵妃带着太子和公主出发,身边还跟着报捷信使,敦促众人说:“尔等不要乱讲话,陛下龙体要紧。”
来到好山园,随行者皆候着,皇贵妃独自去见朱厚照。
秋风萧瑟,朱厚照正躲在屋里看书,见了皇贵妃,顿时笑问:“盼盼怎来了?”
皇贵妃说:“陛下,臣妾带来一个消息,陛下切莫激动。”
朱厚照问:“可是二郎大胜?”
“是。”皇贵妃道。
朱厚照立即扔掉手中书卷,起身说:“报捷信使呢?”
皇贵妃说:“在外头候着。陛下,请舒缓一下心情,当知王尚书确实胜了。”
朱厚照道:“莫要大悲大喜,朕知道,太医说过上百回了。快让报捷信使进来。”
信使进屋之后,朱厚照果然情绪稳定,便是看完详细战报,表情都没有出现什么波动。只是问:“铁木真的遗物何在?”
“在兵部。”信使回答。
“快送来好山园。”朱厚照催促。
及至傍晚,成吉思汗遗物终于送到。
朱厚照又让侍卫牵来宝马,将成吉思汗用过的马具,全部装备在自己的马儿身上。他一手握着弯刀,一手持着马鞭,换上蒙古服装,骑马玩起Cosplay,哈哈大笑:“朕乃成吉思汗是也!尔等还不跪拜?”
双飞梦 雪灵之
鬥羅之諸天升級
众人只得跪下,高呼皇帝万岁。
看着屋里跪了一地,朱厚照志得意满,再次大笑:“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笑到一半,连声咳嗽,咳得无法喘气。
“陛下!”
众侍从惊呼,纷纷过去搀扶,生怕皇帝从马背上摔下来。
咳着咳着,突然晕厥,朱厚照倒在太监身上,手里还死死握着成吉思汗的弯刀不放。
“快传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