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1g0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 ptt-第2119章 資格熱推-38u22

重生之財氣沖天
小說推薦重生之財氣沖天
秦风还没到?
他该不会不来了吧?
众多记者猜测。
秦风这之前,陪同克林顿去了沙俄。
这国家大事,不是一会就能完成的。
要是中间耽误了,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这中间,并不会有任何问题。
秦风要因为国家大事而不来,那外界也无法说什么。
异界之狂暴进化
毕竟一场音乐会,今年没有参加,明年也可以。
但是,这恐怕会对所有买票了的社会名流来说,都是非常让他们感到遗憾的事情。
这方面来说,秦风究竟会不会来呢?
众人期待。
就在这时,远远的警车开道的声音响起。
“这是谁来了?”众多记者惊讶。
警车开道,这应该是政府要员来了,而且级别还不低。
这普通的市长可没有权利让警车开道。
这恐怕,至少也是某个大臣级别。甚至,大臣级别都不够。
“那是总统的车!”有奥地利记者认出车座来。
总统也来了!众多记者纷纷惊呼。
这总统过来干嘛?
也是来旁听音乐会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秦风魅力这么大?
当然,他影响力的确有这么大。
三國之占山為王 黃巾渠帥
可是,秦风呢?
众多记者翘首以盼。
总统来了,对他们来说,有新闻度,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只想知道,秦风来不来。
总统,在平常是很大的话题人物。
但是现在,在金色大厅门口,总统算个球。
总统座驾到了。
记者们并没有围上去。
这让奥地利总统的保镖团队,有点诧异。
平常,总会有各种记者簇拥上来,他们必须挡开这些记者,确保总统安全。
可是现在,根本就不用他们去维持秩序了,这些记者根本就不上前来。而是,左顾右盼。
这是在等谁?
“看来今天我们都成为配角了。”克林顿在车里打趣。
奥地利总统自然也看出外面这些记者的动静。
他们都在等秦风呢。
所以,他也干脆面子给足,亲自下车去给秦风开门。
奥地利总统下车后,众多记者果然是鸟都不鸟他。
殘陽孤月 誅心劍淚
平常,他是众星捧月。但是现在,你以为你是谁?
咦!又出来一个?
这是谁?
克林顿。美国总统克林顿也来了。
众多记者微微一阵骚动。
不过依然傲娇的没有过去。他们很忠实的,要等秦风。
他们必须等秦风。
其余人,不值得他们今天等待。
这时,克林顿也来到门边,和奥地利总统一人一边。
这是干嘛?
众多记者惊愕。
还有人会比克林顿更加有地位吗?
众多记者有点想不通,这还有谁会来?
布京吗?还是说,克林顿夫人?
或者说,英国女王?
难道英国女王来了?
众多记者内心怦然心动。
女王陛下,无论出现在哪,都是话题人物。
不过,今天,算了,管她是不是女王,总之,他们今天一定要采访秦风。他们有太多问题要问了。
尤其,今晚秦风会不会再次演奏《少女幻想曲》?
而且,秦风会演奏几首。
滅度蒼穹 正經飛鏢
这太让众多记者期待了。
这时,车门打开。
一只脚跨了出来。
这不是女王陛下的脚。
这是一个男的?
布京的?
不可能吧。克林顿怎么可能和布京那么亲密?
双方之间,不可能的。
很快,半边身子露了出来。
这个要比布京高一点,也壮一点,这不是布京。
是谁?
终于,脸露了出来。
秦风!
不,这是秦大师。
众多记者直接沸腾了。
这世界值得美国总统和奥地利总统一起开门恭迎的,也只有秦风了。
今天在这里,只有秦风有这个资格。
英女王都没这个资格。
所有记者一下子就蜂拥过来。
原本觉得今天会比较轻松的奥地利总统的保镖团队,瞬间感觉到压力山大。
这些记者太热情了,拼命的想要挤过来。
“秦大师,请问今晚你会演奏《少女幻想曲》吗?”
“秦大师,请问今晚你会演奏几曲?什么时候会演奏?”
“秦大师,你和布兰妮之间发生了亲密关系吗?”
“秦大师,你会自己未来在金色大厅开演奏会吗?”
……
一个又一个问题接憧而至,无数个话筒递在秦风嘴边。
奥地利总统的保镖团队根本就扛不住这些几乎疯狂的记者。
秦风微微一笑,停了下来。
“关于今晚,我想说的是,这是我学生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演奏会,我会前来捧场,至于说我会不会上台,那就希望大家能够买票进去听就知道了。”秦风笑说。
“可是这票早就卖光了!”众多记者吐槽。
不仅早就卖光了,而且好贵,他们这些记者,根本就买不起。
極品王妃 雲煙夢兒
“那就很遗憾了。当然,我这还有一张票,可以给一名记者,进去做记录。我允许其适当的进行拍照来宣传。”
秦风突然举起一张票来。
什么!直接跟着进去。
这一下,所有记者疯狂了。
纷纷举手,希望秦风能够选择自己。
“人很多,票只有一张,我挑选就三个标准:一,必须发行量足够大,二,过去的报道都是一向保持公正客观的角度,三,全程保持缄默,只做事,不说话。”秦风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扪心自问这三点是否能达到。
“我没时间在这耗了,托马斯总统(奥地利),请你帮我筛选出合适的人选。当然,最好是美女。如果不是,也没关系。还有,尽可能懂音乐。”秦风说完,进入金色大厅。
奥地利总统撇撇嘴。这家伙,还真是不将自己当外人了,这就使唤上自己了。
不过秦风都开口了,他也不能打秦风脸。
等妳18歲,爸媽要離婚 蕭飯
如果打脸,那他就不会送秦风来了。
很快,这边就挑选出了一名合适的人选。
腐国《泰晤士报》的一名美女记者。
恰好,各方面都比较符合秦风的标准。
发行量足够大,过去的报道一直都以公正闻名,至于全程保持缄默,这就不用说了。而且还是美女,并且恰好大学选修过古典音乐系。
各方面简直就是绝配。
此时,离演奏会开始,还有15分钟。
但金色大厅内,各界名流早就座无虚席。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
后台,秦风见到了颇为紧张的理查德-克莱德曼。
“老师,你终于来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看见秦风,长吁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