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從紅月開始討論-第二百零二章 吃人的噩夢(加更求月票!)

從紅月開始
小說推薦從紅月開始从红月开始
主任看着陆辛淡定起身,向着办公室走去的样子,腿都软了。
他想大喊一声让肖副总快跑,但是没敢。
他想扑过去将陆辛摁倒在地,好给肖副总立下大功,但是更不敢。
最后当他颤颤巍巍的看着陆辛走到了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办公室门静静关上的一幕,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用尽浑身力气,转头看向了一个男同事:
“小尹,听说你家有个亲戚,在城外混的挺好?”
“城外最近不像以前那样,到处抓人干黑工了吧?”
“现在在城外工作,给不给交五险一金?”
“……”
陆辛走进了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位肖副总,坐在了主任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他脸上的墨镜没有摘下来,也没有碰旁边的茶,刚才正两只手揉着自己的脸,一听到陆辛进来的声音,他立刻抬起了头来,墨镜下的目光,带着一种异样的警惕与认真看向了陆辛。
“肖副总好。”
陆辛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看了看,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虽然不确定这个想吃人的家伙,叫自己过来做什么,也准备好了一见不对,就立刻给他一枪的打算,但是在对方没有表现出恶意之前,还是要给人家大领导以应有的尊重嘛……
“你就是陆辛?”
那位肖副总的目光落在了陆辛脸上之后,就一直没有从他脸上挪开过,死死的盯着,好一会才缓缓的开口:“我查过你,最近在公司里做得不错,好像有些背景,之前我爸爸的秘书,曾经专门给这边打电话,要把一个项目交到你手上,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你这个公司做了三年多,拿了好几次模范员工。”
“但上一次的时候,听说你去谈一个运输的业务时,跟人闹出了矛盾,还开了枪?”
“……”
陆辛听着他一点一点数了起来,微微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点了一下头,道:“对。”
那位肖副总似乎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顺利,有些不知道后面的话该怎么接。
沉默了一下,他才道:“你究竟是谁?”
陆辛注意到,他墨镜下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像是对自己极有敌意。
这种问题根本没有意义嘛!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于是陆辛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回答。
肖副总也在沉默的看着陆辛,身为上位者,他天生就擅长用这种方式给人造成压力。
但这一次,他看了很久,眼睛都没眨。
然后他发现陆辛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自己。
这让他顿时有种一拳打在空气里的感觉。
非要形容,就是自己闭起眼睛来等女朋友亲上来,等了好久,一睁眼……
……女朋友跑了!
最终,他放弃了这种做法,用力揉了一下自己的脸,长长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些我不问了,但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好好的问你一句,昨天,你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说着,将一个纸团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展开,铺在了茶几上。
纸团上面,只有一句话:“人不该,更不能想着吃人。”
“他居然还留着这个纸条?”
陆辛细想了一下,留着这个纸条,便说明他对纸条很重视,也就是说,自己这个话确实说在了他的心坎里,今天又一大早就过来找自己,说明这个人,其实还有救啊……
便笑了一下,道:“其实很简单啊,就是上面的意思。”
“真的,你千万不要试着去尝试这种味道,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都不允许……”
“……”
“你……”
看着陆辛认真提醒自己的样子,肖副总差一点就发了火。
但他还是忍住,只是瞪着陆辛,声音微重:“我是问你,为什么要给我写这个纸条?”
“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忽然给人写这个纸条,说这种话?”
“……”
迎着他的话,陆辛觉得,与他们交流,真的很累。
还不如对方直接露出了变态杀人的面貌,然后自己以自卫的理由把他干掉呢……
毕竟,人家如果不露出变态面貌,又没犯过别的事,那他就是正常人。
自己虽然有枪,也不能朝正常人开枪……
于是他认真想了想,就道:“如果你正常,昨天看到纸条的时候,就该问我了吧?”
“但你却等了一整天,今天才拿了纸条来找我。”
“……”
说着,他的身子也微微前倾了些,说出了自己的结论:“所以,你也不正常。”
“你……”
那位肖副总死死的盯住了陆辛,忽然站了起来。
陆辛默默打开了背包。
然后他就看到,这位肖副总忽然走到了门口,看了一眼,见外面没有人偷听,这才重新将门关上,然后走了出来,没有坐下,只是看着陆辛,道:“我做的那个梦是不是和你有关?”
“梦?”
陆辛听了这句话,倒是怔住了。
然后就见那位肖副总,伸手摘掉了自己的墨镜,这才能看出来,他满眼血丝。
看起来,他像是整整一夜没睡。
这么一双眼睛,使得他这张有些英俊的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整整折磨了我一个月的噩梦,是不是和你有关?”
“……”
陆辛意识到,事情可能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微微思索了一下,他道:“究竟是什么梦?”
看着这位肖副总,一脸警惕的模样,他让自己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道:“没关系,你可以告诉我的,对这些平时看起来比较奇怪的事,我处理起来还是有一点经验的……”
望着他的表情,肖副总明显愣了一下。
有些人擅于从别人的表情看出对方撒没撒谎,而陆辛就是那种最标准的答案。
他深呼了一口气,缓缓坐了下去,有些无力的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给我写纸条?”
陆辛点了下头,直接道:“我能看出来,你特别的想吃了……”
他的话很轻柔,并且故意停顿,好观察这位肖副总的反应。
但很快他便发现,根本不用观察,因为这肖副总的反应,简直太大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惊恐表情,身体都抖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才轻轻点了一下头,声音异样的干涩:“我……确实想。”
“或者说,我已经吃过了。”
“而且……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月了!”
“……”
“嗯?”
陆辛如今确实有些好奇了。
这位肖副总长长吁了口气,又把旁边的水端起来,一口气喝掉,才道:“一个月前开始,我开始梦到一些奇怪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有人将我的弟弟妹妹杀死,然后做成……”
“……强迫我吃!”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惊恐的表情,似乎都无法完整的说出来,喉结不停的滚动:
“你能想象那个面画吗?”
“他用精致的银盘子端到我面前,然后,撬开我的嘴巴,硬逼着我……”
“……”
陆辛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点了点头,道:“怪吓人的……”
“你……”
肖副总看了他一眼,像是有些着急:“你这样子一点也不像觉得吓人。”
陆辛点了点头:“我习惯了。”
他是想说自己被人说反应比较平淡的事情习惯了,但这话却让肖副总一阵毛骨悚然。
不过,陆辛毕竟是第一个看出了他这种念头的人,而且他也已经压抑了许久,所以微一犹豫之后,他还是说了下去:“那天晚上醒来之后,我恶心的吐了很久,并且第一时间跑去看我的弟弟妹妹……虽然,他们和我不是一个母亲,但我真的,特别的喜欢他们……”
“还好,弟弟妹妹都没事,只有爸爸奇怪的问我怎么了。”
“这样怪诞吓人的梦,我没敢告诉爸爸,也没有放在心上,只当自己压力太大了。”
肖副总顿了一下,才又继续道:“但是我没想到,第二天晚上,我又做了这个梦。”
他的眼神,这时候变得有些空洞:“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人,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看到他杀害了我的弟弟妹妹,然后……然后用一个红色瓦罐捧到了我的面前……”
“我意识到自己在梦里,就拼命的挣扎着……”
“但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法醒过来,直到,我还是吃下了那个……”
“再后来,他每天都过来……”
这位肖副总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有点飘。
陆辛看出了他的紧张,就好心的掏出烟来,向他示意。
不过肖副总却摆了摆手,自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扁平盒子。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全是一根一根的烟,过滤嘴都是金色的。
他抽出了一根,放在了嘴边,然后用烟盒旁边的火机点燃,并且顺手向着陆辛递了过来。
陆辛接了过来,没急着抽,示意他继续。
“这样的噩梦,我做了很久,那个人每天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而我……每一次,都只有吃完了,才能醒来……”
“……”
陆辛有些好奇的看向了他:“你没有告诉你的家人吗?”
“怎么说?”
肖副总抬起头来,脸色异样的看着陆辛:“就说我每天做梦,都会吃了自己的弟弟妹妹?”
“这似乎确实有些尴尬……”
汐无盐 般若影
陆辛点了下头,然后道:“只有这样吗?”
甘十九妹 萧逸
肖副总过了一会,才点了下头:“是的,只有这样的梦,每天重复……”
“我的弟弟妹妹都好端端的,我除了睡眠不太好,也没有别的异样,除了……”
他顿了一下,才抬头看着陆辛,眼睛红的厉害:
“我……上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