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yqc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逆歲月 起點-第134章 回眸一笑百魅生閲讀-nytt5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
感动与激情相随,热血与温情常伴。岁月不老,雄心不减,一次次拼搏,一场场的比赛,转眼间16天的赛程已渐近终点。8月24日20点,本届奥运会终于在“鸟巢”迎来了它的最后一次盛会!
最美的年華
月照青山 妄起無明
倒计时自数字“29”开始读秒,寓意第29届奥运会;“29”至“11”秒间,大屏幕闪现秒数,同时叠加本届奥运会的花絮镜头,音效配合倒计时的进行,将全场气氛带向GC。
倒计时至10秒时,全场观众在志愿者的带领下开始读数,大屏幕影像闪现阿拉伯数字及中文大写数字。配合数字变化,背景画面依次呈现具有少数民族风格的典型纹样。
当倒计时读数至“零”时,大屏幕画面瞬间切换至鸟巢上空俯拍镜头,棚顶一圈焰火瞬间喷发,在空中形成巨大的“圆”,象征本届奥运会圆满结束。此时,焰火、音乐、欢呼声交织在一起,将全场气氛再次推向GC。
在之后的演出中,来自华国的多为顶级歌手纷纷登台献唱。在一片欢呼声中,一位清逸淡雅、古韵悠长的美丽女子登台献唱。中心仪式表演台及台阶上分列着两种不同阵容演奏乐队,一边是整容齐备的西洋乐团,一边是数十名华国古典乐手。各类西洋乐器和华国传统古风元素的琵琶、古筝等乐器一同响起,时而相互争鸣,时而交相呼应,代表了两种文化的交融。一首现代与古典相结合的《红昭愿》向世界各地的人们娓娓道来:
重生八零幸福路 墨染清安
世玺
病嬌男神撩寵影後
手中雕刻生花
刀锋千转蜿蜒成画
盛名功德塔
是桥畔某处人家
春风绕过发梢红纱
刺绣赠他
眉目刚烈拟作妆嫁
轰烈流沙枕上白发
杯中酒比划
年少风雅鲜衣怒马
狂夫愛妻
也不过一刹那
难免疏漏儿时檐下
莫测变化
隔却山海
转身从容煎茶
一生长
……
台上的演唱者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大热的辰冰。只见辰冰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在一众舞伴的配合下,轻纱薄袖,扇舞翩翩,妖娆的舞姿将绝美的身段完美的突显出来。一时间让对辰冰已经非常熟悉的白铄等人也觉得血脉喷张,为止倾倒。梁荧见到此景,喃喃的念叨着:“如果我家的扇舞让辰冰来跳,又会是怎么的一番情景呢?”歌曲的最后,辰冰执扇微微遮面,以一记微笑回眸的定格动作结束了演出。这一回眸含蓄中带有魅惑,眼神清澈而又显得深不可测,容颜娇美却又彰显着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而这一结束动作也被摄影师精准的抓拍到,第二天整个网络都被这张照片霸屏了,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是涉及辰冰的各种内容,总会出现这张回眸的照片。
《红昭愿》这首歌虽然白铄早就已经给了辰冰,但辰冰一直没舍得用,直到这次闭幕式时才把这首歌拿了出来。本来节目是准备让辰冰和另外几位歌手一起献唱的,但节目组反复听了这首歌后,最终决定让辰冰一人单独表演,也使得辰冰成为了闭幕式上唯一单独献唱的歌手。
奥运会终于胜利闭幕了,此次奥运会开幕式的盛况、比赛的激烈起伏都给人留下了很深的记忆,闭幕式上辰冰的惊艳表演也给世界各国的人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从那一刻起“东方第一美人”的称号逐渐在世界上成为了辰冰的代名词。以至于很多年之后,一代“绝色”横空出世,举世哗然之际,在面对记者时也只是坦言自己的目标是做“东方第二美”,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前面永远有着一道无法逾越的标杆。
奥运闭幕后,白铄等人也立刻赶回了蜀都,这次在帝都驻扎了一个多月,虽然可以遥控指挥,但是依然是耽误了许多的事情。不过用白铄的话说事情永远都干不完,但奥运会这样难得的盛况如果不能亲身参与其中就太过遗憾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无论是国际国内的形势,还是蜀都、萧镇的西川都有着很大的变化。随着次贷危机的进一步显现,米国那边美林、两房、雷曼等公司都已经发生了严重的财务危机,实体企业也受到了大幅度的冲击,连通用等公司也濒临破产边缘。随着危机的蔓延亚太地区目前也已经深受影响,华国国内的金融市场已经开始受到了剧烈的震荡。港岛那边据说梁炽武在这轮危机中已经亏了很多钱,但他错误的估计了危机的严重性,对损失不断补仓,现在梁氏集团的资金已经是陷入深度套牢的状态。梁荧一早就给阿伦交代过,只要梁炽武补仓,阿伦就做空同等的仓位,相当于形成了对冲,这样只要梁炽武的损失,就相当于是梁荧的收益。梁荧就是要一步步的蚕食掉梁炽武的势力,等待时机发起最终的反击。
地震灾区那边,灾后重建工作现在也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此外还有灾后统计、灾民安置、复工复课、经济恢复等一系列的事情,萧镇每日都忙得应接不暇;而华盈集团的业务现在是多得忙不过来,各个业务板块的销售人员反而成为了公司里最闲的人,根本不用去跑业务,生意自己都会找上门来。不过柱子也没让他们过于的清闲,没事就让他们出去搞宣传,树立企业社会形象,李甄那边几个基金的事也大量的需要人帮忙。不过自从肖邻到了李甄部门后,李甄确实轻松了不少,参观、展示区域,标准化车间打造的事情基本都是肖邻在具体负责,李甄只需要提要求和把关就行。白铄回来后,柱子和李甄也是对肖邻赞不绝口。
白铄听闻后,倒是准备去工程现场看看,于是带着赵勇就往新厂区跑去。因为正在施工,白铄在厂区外就下了车,在入口处表明了身份,领了两顶安全帽就步行进入到工地现场。目前厂区的建设正进行地如火如荼,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与别的企业的萧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厂区的主体部分已经完成,许多厂房也已基本搭建完成。白铄满意的点点头,和赵勇又继续往前走去。转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厂区的规划的正门位置,这里也是现场指挥部所在,白铄刚准备进入指挥部的临时大楼,听见旁边坐着休息一个年轻的职工和另一个中年人在谈论着什么。
那年轻人说到:“我觉得咱们邻姐还真不错,要不是她,那个黄总欠我的工资还不一定要得回来。”
中年人抽了一口烟:“肖主管人不错,工作能力又强。你小子刚入职就能跟着这样的领导,运气挺好的。”
白铄一听好像和肖邻有关,于是便驻足而立,一边看着现场忙忙碌碌的情况,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
“是啊,这两个月跟着她在这里学了很多东西。听说邻姐以前是做销售的,也没干过这些事情啊,可她好像一干就会似的,其实她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啊,怎么就那么厉害。”
“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人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料,你这种,能跟个好老板就偷着乐吧。”
恋爱成长记录史 皇朝夜枫
白铄感觉好笑,虽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但大部分能力都是后天锻炼出来的。肖邻虽然聪明,但是学历不够是她的短板。关键还是由于她勤奋好学,之前又经历了种种曲折磨难,才促使她不断的成长,那有着那么多的天才领导。白铄不想听得不明不白的,于是主动向两人询问了起来:“两位师傅,你们说的肖主管,是肖邻吧?”
年轻人谨慎的看了白铄和他身后的赵勇一眼问道:“你是……你是来找她谈项目的老板吧?”
皇鸦
白铄拿出中华,笑着给两人各发了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说到:“我是肖邻的朋友,听说她在这工作就顺道过来见见她。”
年轻人说到:“哦,那可真不巧,她好像刚刚出去了,不过应该走不远,一会儿就会回来。”
“哦,不要紧,那我等她一会儿。哎,对了,你刚才说的她帮你要回工资是怎么回事?”
那青年一听这事立刻有些兴奋,便和白铄讲了起来。原来这男青年名叫王伟,之前在一家装饰公司工作,几个月前离职时公司还欠着半年的薪水没有发,可是他离职后,找过公司黄总几次,总是以种种理由推脱。两个多月前,小王看到华盈集团招聘,于是顺利进入了华盈集团,因为有专修经验,这次肖邻过来负责展厅、标准化车间业务时,就把小王一并抽调过来了。
但无巧不成书,之前那家装修公司竟然成为了项目合作单位,黄总也是三天两头的来找肖邻,想争取更多的业务。小王觉得尴尬就每次都不愿和黄总见面,肖邻觉得奇怪,一番询问后,竟然直接拉着小王一同会见黄总。小王和黄总见面时都显得十分尴尬,肖邻却十分直接的问黄总:“黄总,小王以前也是你们公司的职工,你们应该比较熟悉哦?”
黄总尴尬点点头:“哎呀,想不到小王现在到了华盈公司,跟着肖总做事,真是恭喜啊。”
肖邻又继续说到:“我可听说小王之前还有半年的工资,黄总一直没给结,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啊?”
黄总慌忙说到:“没有,没有困难。这不是小王走得急嘛,财务也懒,就给一直拖到了现在。我回去就让财务把小王的工资给结了。”
肖邻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我就知道黄总还是讲信誉的人,我看小王也对你们公司和这一块业务比较熟悉,以后这一块项目上的对接,就由小王负责吧。”说着,肖邻就把相关的资料直接递给了小王。于是当天下午黄总那边就把小王的工资给全部结清了。
白铄听完笑道:“以前是你求人家,现在是人家求你,你俩的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自然这工资结得快。不过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小子在黄总的项目里没放水吧?”
小王立刻说道:“哪能啊,那份工资是我应得的,又不是黄总的施舍,谈起项目我可是寸步不让。”
“肖主管的确挺为咱底层的职工着想的。”这时那中年男人也说一件肖邻的事情。就在一周前,标准化厂房工地上的小吴因为不准运货车在非指定地点下料,和对方争执了起来,结果最后双方还动手打架,双方被带到派出所,小吴还受了些轻伤。肖邻当时为了不造成更大的影响,立刻带着人跑到派出所把人给保了出来,并且很快平息了风波,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第二天那家公司送货时才得知肖邻通知不再用他们的货,公司的老板亲自跑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肖邻强硬的说道:“我尽快平息事情是为了不对我们两家企业造成更大的影响,但是这事可不是这么久完了,你们的人不讲道理在先,打伤我的员工在后,这事怕得有个说法。”
那家公司的老板也是有些实力的,谈了半天谈不下去,就想威胁肖邻,可是肖邻却是丝毫没有惧怕。闹到最后,那老板要去起诉咱们违约,谁知肖邻依然十分强硬的说道:“你想起诉我们奉陪,不过这起诉来来回回可能得花不少时间,而且这事原本就是你们做得不够厚道,我们未必会输。就算我们输了,还可以申诉,反正有的是时间。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保证你们公司会一单业务也接不到。”那老板立刻被吓傻了,最后只好按照肖邻的意思赔偿了5万元钱。
江山裂 文龑
小王补充到:“这事我知道,不过这5万元并不是陪给公司,而是直接赔给了小吴。小吴家里比较贫困,现在受了伤,家里更是雪上加霜,有了这笔钱以后的生活就宽裕多了。”
白铄点点头,看来肖邻还挺能体恤手下员工,想必是她一步步经历过来,对基层员工的疾苦不叫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