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四百零五章 老實人實在太慘了讀書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峡谷山道,一线天蜿蜒曲折。
黑色峭壁陡直,好似被污染过一样,废土不生寸草。
尚不足两米的狭道,宽度只够一人平举双手,仰望头顶可见星辰银河,但就像井底之蛙一样,永远没法看见月亮。
可见度不影响雇佣兵小队前进,清一色的德式装备,十余道战术手电光束,将山道照得一清二楚。
跑着跑着,莱斯发现情况有点不对,雇佣兵小队一路疾行,他也连换了五名座驾,急赶慢赶之下,愣是没追上前走一步的劳拉三人。
“那三个混蛋……难道会飞?”
莱斯不是笨蛋,奸诈狡猾妥妥的聪明蛋,稍加思索便意识到了情况不对,暗中打了个手势,让雇佣兵小队兵分两路,一部分原地戒备,另一部分原路返回排查后方。
他怀疑自己被耍了,成了劳拉探路的石子。
情况差不多,只不过耍他的人并非劳拉,而是廖文杰,原路返回的雇佣兵们什么都没找到,在约定的时间内撤回。
莱斯沉吟片刻,决定继续赶路,全队放慢行军速度,沿途还布置了三道触发式陷阱。
午夜时分,精神紧绷的雇佣兵们走出峡谷,眼前豁然开朗。
山地间,树木丛生,月光摇曳而下,却无法看清全貌。
强光手电扫过,只见遍地焦土,树木扎根黑色山石上,也不知是吸收了土壤中特殊的养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树木和地面一般漆黑。
这情景,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山火燎原,地面植被惨遭无情火焰吞噬,尽数焚烧成了焦炭。
刚松口气,看到这一幕,雇佣兵们的心又悬了起来,诡异树林让他们下意识脑补出浮士德里的地狱,那一棵棵扭曲干枯的树木,实则是魔鬼的手掌。
不怪他们脑洞太大,而是这片山地越看越诡异,焦黑的树木枝杈到还好,手电打上去,反射光源可见轮廓影子。
山石地面就无比邪门了,自带吸光涂层,手电光源照射过去,黑漆漆一片没有光线折射,感觉一脚踏上去便会跌落万丈深渊。
要说这里没点东西,雇佣兵们是万万不信的。
莱斯也这么觉得,但作为领队,他不允许自己有这种想法,大声道:“警戒周边,继续前进,以我们的火力,就算有怪物出现,也只会变成尸体被送进实验室。”
有道理。
雇佣兵们摸着手里的步枪,最前方三人探路,朝漆黑山林中摸索过去。
在这队人深入山林后,廖文杰三人从峡谷中走出,看到这片诡异山貌,Jackie和劳拉既紧张又兴奋,忍不住想要深入其中探索一番。
“猎鹰,你说得怪物就在这片森林里,对吗?”
“是的,沿直线穿过去,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廖文杰朝前方望了望,带头走去:“别看了,赶紧行动,莱斯他们成功吸引了黑影守卫的注意,别让他们的牺牲白费。”
“哇哦,你成功改变了我对莱斯的成见,之前是我误会他了,我道歉。”
劳拉笑着跟上,调侃道:“他从亚洲一路跟踪至此,担心我被怪物杀害,专门领着一队人提前把怪物喂饱,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了。”
“啧,真惨,他为你付出了生命,可在你的回忆里,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有。”
……
另一边,雇佣兵们在黑色山林中缓步前行,因为周边逐渐响起的沉默咆哮,莱斯不再催促赶路,摸出手枪站在队伍中间。
“吼吼吼!!”
咆哮声飘忽不定,有时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偏偏一转身,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棵光秃秃的枯树。
一时间,雇佣兵们压力倍增,也不知是谁没忍住压力,砰一声放了一枪,整个队伍瞬间乱作一团。
枪声大振,打了个寂寞。
骤然开始的枪林弹雨让咆哮声猛地沉寂下去,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并未持续太久,一个个身高三米的大黑影从山壁、树干、岩石地面探出,张牙舞爪朝雇佣兵们扑去。
怪物手长脚长,身体呈倒三角形,宽肩延伸两条细长手臂,黑色骨爪锋利如刀。肩膀直接连着脑袋,没有脖子,整张脸上仅有一张大嘴,内部长着数层肋骨般的细长獠牙。
黑影守卫。
死于此地的亡魂,因诅咒而成型的怪物。
乍一看,这些怪物好似剥皮又被浇了沥青的大青蛙,也难怪它们对移动的物体格外敏感。
砰!砰!砰!砰————
原本还想喊停的莱斯看到黑影守卫,果断加入开枪的序列中,嫌弃火力不够凶猛,让雇佣兵们赶紧扔手雷。
令雇佣兵们绝望的是,手里的烧火棍屁用没有,黑影守卫无惧热兵器,枪林弹雨加身,直接穿透而过,连个弹孔都没留下。
而黑影守卫对他们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每一次挥爪,都将一名雇佣兵击飞到天上,人在半空,血液脑浆混合飞舞,掺杂着一块块内脏碎片。
混战之间,一双黑色大手从地面探出,穿刺两名雇佣兵,握住他们的身体朝地下拽去。
嘶啦一声过后,两名雇佣兵消失不见,平整的山石地面上出现两滩黑色污血,隐约可见是个人形。
队形大乱,雇佣兵们四下逃窜,在惊恐的尖叫声中,被挨个点炮,身躯腐败成污血,灵魂则成为黑影守卫的一部分。
因为怂,莱斯猫在一颗枯树下瑟瑟发抖,眼见一头黑影守卫走来,再看手中打空子弹的手枪,绝望闭上了眼睛。
沉闷喘息抚在脸上,莱斯半晌都没感觉到疼,微微眯着眼睛睁开,发现黑影守卫从他头顶爬过,整个身躯缓缓融入了大树之中。
莱斯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四肢躯干犹在,心跳很快。
没死。
目送黑影守卫杀死雇佣兵后缓缓离去,莱斯在不远处发现一个活口,和他一样缩在树下的幸运儿。
虎吼
他心头思索,做出大胆假设,认为周边环境的原因,黑影守卫视觉退化,对移动的物体格外敏感,如果一动不动,站在他们面前都不会被列为攻击目标。
作为一个科学家,莱斯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假设可以大胆,验证必须谨慎。
他拿手电朝那名雇佣兵照了照,示意对方赶紧朝他靠拢,后者还在懵圈之中,眼见身边还有活人,想都没想,连滚带爬朝……
噗哧!!
利爪穿胸,雇佣兵被拖入地面,化作一滩黑色黏稠液体。
莱斯点点头,验证完毕,是时候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可惜了,身边诱饵太少,要是再给他几个活口,安然脱身的概率肯定能增加不少。
正思索对策的时候,他愕然发现了一阵脚步,僵硬转过头,视线内是廖文杰三人走来的身影。
闲庭信步,就跟郊游一样。
就尼玛离谱!
见三人散步似的逛着自家后花园,莱斯觉得又被针对到,一边诅咒三人乐极生悲,下一秒就会被怪物生吞活剥,一边思考三人为什么还没被怪物袭击。
绝品鉴宝师
总不能是怪物吃饱了吧?
应该不是,鬼地方人烟稀少,怪物们在此地栖息多年,肯定有储藏食物的习惯。
究竟是为什么?
莱斯百思不得其解,眼见三人边走边说,只剩下背影,忍无可忍举起手枪指向他们:“劳拉,把手举起来,别逼我开枪。”
没子弹,不过没关系,这件事只有他知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莱斯,你居然还活着,真是命大。”劳拉吹了声口哨,毫不在意自己被枪指着。
“你们三个,都给我过来。”
莱斯靠着大树躺好,枪口掠过三人:“谁都别动,这里的怪物……”
“别理他,枪里没子弹,装模作样罢了。”
廖文杰撇撇嘴,继续朝树林尽头走去,劳拉笑着对莱斯挥挥手,转身跟了上去。
“该死!!”
莱斯额头青筋凸起,扶着枯树缓缓站起,慢动作一样伸脚,朝三人离去的方向走去。
“吼吼吼!!”
背后劲风呼啸,莱斯身形一僵,嘀咕着你看不见我,和黑影守卫玩起了木头人的游戏。
然而并没有卵用,血盆大口当头罩下,獠牙张合之间,衔住了莱斯半个身子,将他拖进了大树之中。
不公平,那么大三个人你不咬,却专门盯着我不放,明明他们的动静都快赶上演唱会了……
生命最后一刻,莱斯发出一声愤懑哀嚎,整个人化作一滩黑液。
“好奇怪,为什么怪物不袭击我们?”眼瞅着快要走出山林,劳拉忍无可忍问道。
听到枪响的时候,她意识到怪物开始活动,为避免悲剧,也和莱斯一样玩起了木头人的游戏,直到被廖文杰用看傻哔的眼神注视,才红着脸停下,乖乖跟在对方身后。
再看莱斯充满悲剧的离开方式,这个问题又一次困扰了她,心中有所猜测,想要求证一下。
“因为魔球,黑影守卫不会袭击持有魔球的人。”廖文杰给出解释。
“原来是这样!”
Jackie连连点头,他不信。
走失在时空里的恋人 三元
Jackie知道廖文杰是个有本事的高人,对方不愿明说,可能是有劳拉这个外人在,既然如此,作为自己人,他就不追问了。
“原来是因为魔球。”
劳拉点点头,她也不信。
从廖文杰轻易打开魔球地图的时候,劳拉就怀疑廖文杰和潘多拉魔盒之间有某种关系,怪物不袭击他也有这层原因。
否则没法解释同样读取过地图,廖文杰什么都知道,她只看到了神之圣山的地点。
另外,回想在大草原上和廖文杰相遇的情景,怎么看都是对方在等她。
再精确点,廖文杰在等她把魔球带过来。
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他一定有不少秘密!
絕 品 透視 眼
劳拉兴趣大增,如同发现了一个宝藏,开启这个宝藏,她便能更多地认知这个世界。
“吼吼吼————”
三人离开树林,行至一个类似蚁穴的石丘前,后方山林怒吼连连,一个个黑影守卫现形,对着廖文杰三人放声咆哮。
怒吼声满含愤怒,却个个踌躇不前,似是在畏惧着什么。
Jackie和劳拉同时朝廖文杰看去,想听听专业人士对此有何见解。
“之前我就说了,魔球是钥匙,开启大门之后,看守此地的黑影守卫就会死亡,他们有所察觉,不甘就此消亡,所以吼两声吓唬我们。”廖文杰解释道。
见他说得就跟真的一样,Jackie和劳拉决定信了。
廖文杰也不含糊,无视黑影守卫们的连连咆哮,从单肩包里取出魔球,朝石丘的圆洞扔了进去。
轰隆隆地面颤动,三人退后几步,待石丘塌陷后,地面上多出了一个两米见宽的洞穴入口。
同一时间,黑影守卫在悲鸣声中烟消云散。
“可以了,我们下去。”
Jackie放下绳索,搓着手满脸期待,劳拉也一样,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廖文杰正打算一跃而入,察觉树林中有活人的气息,皱眉朝黑暗中看了过去。
只见一道手电强光打来,手握步枪的高壮男子现身,三十岁左右,五官轮廓俊朗,就是头有点秃,可能是一位嘤国绅士。
“特里?!”
看清男子的面容,劳拉微微一愣,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劳拉!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特里快步上前,一脸担忧按住劳拉的肩膀:“你把我撇在亚洲,独自一人跑过来,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开口即渣,一听就是老渣男了。
廖文杰挑挑眉,朝Jackie递了个眼神,两人顺着绳索滑下洞穴,留特里和劳拉叙旧。
“猎鹰,听到了没,我怀疑这个叫特里的家伙和劳拉有一腿。”Jackie荡着绳索,人在半空不忘八卦。
“我看也是,可惜了一颗古铜色白菜,被渣男拱了。”
廖文杰唏嘘不已:“太不公平了,渣男随随便便就能骗到漂亮妹子,老实如我却一直单身,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这种老实人出头?”
“确实,咱们老实人实在太惨了。”
“以后我不做老实人了。”
“我也不做了。”
洞口下,两人抱怨老天不公,洞口外,特里望着两人消失的身影,心头焦急又不敢表示出来。
“特里,你应该知道我把你扔下的原因。”
劳拉双手抱肩,一点也不急着下去,特里的来意写在了脸上,为潘多拉魔盒而来,恕她无情,做梦也不会让特里得逞。
“我知道,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但是你……”
特里朝洞口看了一眼:“那两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尤其是那个小白脸,一看就不是好人,你就这么相信他们吗?”
苟在废土 逆流的沙
“还行吧,我觉得他们俩很有诚信,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劳拉,你就不想看看潘多拉魔盒?”
特里扔掉身上的枪械,焦急道:“我也想看一眼,拜托了,就一眼,我保证只是看看。”
劳拉沉默,有一说一,她真的很想看看潘多拉魔盒长什么样子,而不是站在这里当门卫。
“好,你保证,不会做别的,只是看一眼。”
“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