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四十六章 怎麼跟你李叔叔說話呢?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女鬼看着王龙七。
王龙七看向李楚。
李楚看向余七安。
余七安看向一旁的万里飞沙……
万里飞沙的头顶缓缓升起一个问号,“推到我这就有点不对了吧喂?”
“别傻愣着,去屋里把我的宝箱拿来。”余七安吩咐道。
“噢。”万里飞沙这才领会,嗖的一下,整个人就消失了。
“要去南疆找燕家的人兴师问罪,可不是一件小事,姑娘你先讲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老道士一振袖子,说道。
“是……”那女鬼弱弱地应声。
“我原本是燕陵城中一名歌妓,名叫莲儿,身世凄苦……”她缓缓讲述道:“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燕家二房的少爷燕无歇,他……”
此时说来,女鬼的心中仍旧有些激荡。
“他当时对我百般呵护,简直无微不至,还说一定会娶我。我一时鬼迷心窍,居然真地信了他会爱我一辈子……后来我怀有身孕,只好随他离开了青楼。可他却只将我养在外面,从不让家人知道我的存在。虽然他言而无信,我毕竟是风尘出身,也未曾奢望能够真地嫁进燕家……”
女鬼莲儿咬了咬牙,“可过了没几年,他却突然消失了似的,许久不曾出现。后来我才知道,是家中给他许了赵家长房的一位的小姐,这对他来说,无异于一次攀升。”
“他再出现时,就说要带我们出去踏青……”
“当时他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我们母女了,我们都高兴得很。谁知道……谁知道,这厮如此狼心狗肺……居然觑机将我们母女都推到了山下!”
“那时我才想到,大概是要与那赵家小姐结亲,就容不得我们娘俩存在吧。可他只要跟我说,我带着孩子离开也是可以的……他又为何……又为何要痛下杀手……”
“我们含着一口怨气,就成了如今这副样子……那燕家势力如此之大,即使是变成了鬼,我也无力去讨还公道。只是迷迷蒙蒙地在那山谷中寻找,不知怎的,竟跟到了这里……”
“大概是七少和那位燕公子,气质颇为相似吧。”李茂清道。
“国师你别闹。”王龙七一脸正经,“我怎么会和那渣男气质相似呢?”
女鬼莲儿轻轻点头道:“不能说是颇为相似,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王龙七哑口无言。
“哼!”狐女听完莲儿的身世,也颇为愤慨,生气道:“果然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莲儿一蹙眉,幽幽说道:“我们鬼又做错了什么呢?”
狐女顿时反应过来,“不好意思,辱鬼了。”
她又改口道:“应该是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莲儿又一蹙眉,幽幽说道:“明明是他做了错事,为什么要母猪上树呢?而且……为什么不是公猪呢?”
“莲儿姑娘……”
老道士清咳一声,“都这副样子了,咱就别在乎这公还是母的事情了。我只想问一句,刚才你所说一切可都属实?”
莲儿重重顿首,而后整肃面容,竖起三根手指,郑重发誓道:“小女子所说句句属实!如有半字虚假,让我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老道士眨眨眼,“虽然我愿意相信你,但还是想说这个誓言蛮无力的……”
“无论如何,我也想去看一看。”李楚道:“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总没理由让作恶者继续逍遥在人间。”
他非常自觉,别看现在道观里是人不是人的都挺多,真需要人打架了,还得是自己上才行。
混沌九婴诀
当然。
他也乐得如此独享经验值。
李茂清抬眼看着李楚,似乎隐含深意地道:“小李道长要去讨个公道?可是天南七家……势力颇大啊。”
“势单力薄,自有道义傍身。”
李楚认真回道。
“说得好!”余七安一拍大腿,“不愧是方圆百里最正义的道士……的徒弟,师傅没有白白教导你。”
“……”李茂清小声道:“余观主咱能别加戏吗?”
“呵,加戏?”余七安忽的邪魅一笑。
他摇摇头,又朝李楚道:‘徒儿,你要去那边办事,情况复杂。为师就送你一句话,‘该出手时就出手’。’
随即他又看向杜兰客,此时万里飞沙早将他那百宝箱送到手边,他翻翻捡捡道:“此次前去,我送你们一个锦囊……”
“师祖,规矩我懂。”老杜直接道:“你也别费劲装锦囊了,就说这是找谁用的信物吧?”
“嗯……”
老道士手里攥起一把首饰,嘀咕着:“齐楚燕……韩赵……魏……秦……燕,是这个!”
……
燕陵城。
作为天南七家中燕家实际控制的城池,境况看上去要比齐家的齐天城还稍差一些。毕竟齐天府最靠近江南州,来往贸易还稍微方便一点。而越向内侧,百姓民生就要越凋敝。
李楚带着王龙七和杜兰客,行走在燕陵城的街道上。
虽然莲儿姑娘不在,但是他们知道,只要一入夜,她就会准时出现在王龙七身边。
他们先将余七安的信物送到了指定的地方,见到的只是门房,并没有看到余七安要找的人,只好暂且留下消息。
看来还是要靠自己。
来到燕家二房的大宅邸前,找到门房,李楚很有礼貌地说明了来意。
“我们想找一下燕无歇,询问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关于他是否亲手杀死自己妻女的事情。”
“滚。”
很遗憾,一番友善交流之后,并没有得到一个很满意的结果。
最后还是王龙七上前,毫不客气、简单粗暴地塞上了五十两银子,直接就问出了燕无歇的去处。
胭脂香苑。
一听这名字,王龙七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个正经卖胭脂的地方。
三人一路打探,直奔这胭脂香苑而去。
不出所料,此处果然是燕陵城里最大的青楼,并且在七座大城池里都排的上号,属于天南州文人雅士必须打卡的胜地。
一走进楼下大堂,三人就受到老鸨的热情招待,好姑娘们也蜂拥而来。
没办法,这三个人实在太抢眼了。
一个帅绝人寰的小道士,那容貌简直不敢直视。
一只浓眉大眼的公子哥,看他的气质,仿佛是打娘胎里就开始逛青楼了,必定是个富家少爷。
还有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高瘦黑脸道士……
简而言之,这三人加在一起,一眼看过去,就是“高”“富”“帅”的组合。
王龙七差点就要伸手搂住两个姑娘了,身后老杜赶紧咳嗽两声,他才一下醒悟过来,忙道:“我们是来找一位朋友的,燕无歇燕公子在这里吗?”
“哟,公子哥是燕少爷的朋友啊?”老鸨子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他就在楼上天字号雅间,我这就叫人帮你们通报一下。”
只是,她虽然是冲着王龙七在笑,身体却很诚实地往李楚身上靠。
“不用了。”李楚不留痕迹地推开她,道:“我们自己去找他就好了”
“可是还没问过燕少爷……”老鸨子急忙想说些什么。
燕无歇在燕家虽然只是一个二房子弟,但这样的身份,在燕陵城中已经可以作威作福了。无论是谁见了,都要畏他三分。
“放心吧,我们跟他好得很。他娘子最近每天都跟我一起睡觉,你说这得有多熟?”王龙七大喇喇地摆摆手,走上了楼。
“诶?”老鸨子怔了怔,倒也不敢阻拦了。
听他所说,都与燕无歇知根知底了……
她一个青楼老鸨又如何敢硬拦?
……
天字号的雅间里,一位衣裳华贵的青年公子正满脸笑容,左右手各搂着一位好姑娘,在冲着席间众人说着些什么。
周围男男女女还有数十人,正在举行一场欢快的酒宴。
正当觥筹交错时,嘭的一声,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什么人?”那青年公子眉眼一横,顿时大怒起身。
“来掀开你罪恶的人!”
王龙七努力地摆出一脸正气,但是很无奈,他的气质无论如何郑重,都更像是应该站在对面嫖客群里的人……
“嗯?”那青年公子猛地皱眉,“在说什么胡话,谁派你们来的?”
“谁?呵呵。你还有心思在此花天酒地,可曾想过你那怨魂不散的妻女!”杜兰客也喝道。
“敢来我燕某人的酒席上闹事,你们可真是不想活了……”
那青年公子似乎已经出离了最初的愤怒,镇定下来,阴冷地沉声道。
“燕无歇……”李楚看着他,冷声道:“你对莲儿姑娘做了什么事,你还不想承认吗?”
“哼!”那青年公子冷哼一声,也喝问道:“燕无歇,你对莲儿姑娘做了什么事?”
“啊……”
这时,就见一旁的人群中站起走出一位浓眉大眼、气质猥琐的青年,他也瞪大着眼睛,看着李楚他们:“你们是来找我的?”
“……”
异界墨魂 景中天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李楚看着走出的这人,长相、身材、穿着、气质,还真的是都跟王龙七如出一辙……真难怪那冤魂会认错。
再看前方那宴席中央的青年公子,与王龙七半点也不像。
俏婢乱君心 浅墨璃殇
大意了。
有一位鲁姓先贤曾经说过,只要你不感觉尴尬,那么感到尴尬的就是别人。
玄机道纪
此时李楚坚定践行了这一准则。
他假装无事发生,复又转向真正的燕无歇,“你可还记得曾经那位给你生过一个女儿的莲儿姑娘?”
“我不认识什么莲儿……”燕无歇皱眉,看向那青年公子道:“仁哥,将这几个疯子赶出去吧。”
原来那青年公子不是别人,正是燕家这一代的二房大少爷,燕仁。
也是燕家这一代最有可能接任家主的几个年轻人之一。
“听到了吗?”燕仁瞪向李楚他们,“他说不认识,趁着我的好兴致还没被完全破坏,你们最好现在就爬出去……”
“你说你不认识莲儿姑娘?”李楚看着燕无歇,继续质问道:“你可知莲儿姑娘母女怨气不灭,都已然化作冤魂!”
至于燕仁那边的话,他仿佛全没听到……
燕无歇倒退两步,沉默了下,而后冷笑道:“原来你们是和邪祟一道的,仁哥,这些人都是来闹事的!”
那边的燕仁何曾被人如此无视过,顿时气急败坏道:“你们究竟是何来路?我数三声,如果不自报家门,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三……二……二……”
李楚依旧好像完全听不到他的话似的,只是凝眸看着燕无歇,道:
“邪祟未必都是坏的,人也未必都是好的。似你这般狼心狗肺之徒若是少一些,那世上又能少多少邪祟?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敢与我到官府对质?可敢接受律法的审判?”
“哈哈哈!”燕无歇大笑两声。
起初被李楚他们道破曾经做的龌龊事,他还真是有点慌的。毕竟不知道这几人是什么来路,即使是世家子弟也不敢断然如何。
可李楚这一句送官,把他整笑了。
不止是他,周围的燕家子弟全都被逗笑了。
“他说要把我送官……哈哈……”
“他居然在跟我说法律……”
“我还道你是什么人,原来只是个傻子!你想抓我去官府?哈哈,那我便告诉你,莲儿就是我推下去的,谁让她们阻了我的前程。可你又能怎样?即便我当众说了,你去问问燕陵城的官府,可敢与燕家作对?你们不会连燕陵城姓什么都不知道吧?”
燕仁也在那边冷笑:“别傻了,在燕陵城里我燕家就是法。我说杀人不犯法,它就不犯法……”
李楚忽然转过头来,“你说这里杀人不犯法?”
“嘿?”突然得到李楚的回应,燕仁反倒一愣:“这句你怎么就听着了?”
但这句话李楚又没有回答。
回应他的是,一道飞火流星般的虹光。
轰——
“啊——”燕无歇身边的几个好姑娘顿时惊叫跑开,但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因为李楚控制得极为精准。
这一道御剑术,径直飞掠过去,目标直指燕无歇。
事实上,方才他一直在仔细观察此人。
此人身上怨气萦绕不在少数,被他害死的人绝对不止那莲儿母女。而且看他方才那态度,承认此事也绝对真实。
其罪当诛。
刚好燕仁又在旁边说了一句此地杀人不犯法……分明就是暗示自己加大力度……
一道飞火流星下去,那恶徒当即人间蒸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纯阳剑再回到掌中,房间内除了温度陡然升高之外,似乎没有旁的变化。就好像那个大活人,刚刚不存在一样。
“疯了……疯了……”
燕仁原本还有心召集家将出手,可是李楚那一剑着实将他有些惊到了,一时竟不敢立即叫嚣。
他看着李楚,颤声道:“你……你居然真敢杀我燕家人,你敢不敢留下你的名号。”
“这等十恶不赦之人,有何不能杀?”李楚神情平淡,答道:“德云观、李楚。”
“好啊,李楚是吧……”
外面传来一连片的脚步声,似乎是燕家的人到了。
来得很快!
燕仁心中赞叹一声,也多了几分底气,对李楚沉声道:“你在燕陵城内肆意杀我燕家人,数千年来还没有人敢如此挑衅我家族,待会儿你定会知道后悔的!”
“逆子!”
没等他话音落地,就听门外传来一身顿喝。这嗓音……听在他耳里似乎还有几分熟悉。
接着,就听这声音又怒吼道:
“怎么跟你李叔叔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