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61.驚人的國際排名,衝擊公告牌排名?(求訂閱)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北美。
Nc电视台播出了本期长达半小时的国际好声音特辑。
这档节目是专为好声音国际赛做前期预热准备的,专门介绍其他赛区人气选手最近的表现。
并且会根据油管和其他各方面的热度进行一个综合排名,然后依靠排名先后来进行介绍。
排名越靠后的,出镜的时间就越短,后面的选手可能会被主持人几个字带过去,然后附加一个头像就算是出镜了,根本不播出你的演出片段。
这就是王谦之前一直的待遇。
华夏区的选手,是十大赛区里人气最低的之一,几乎和好声音发源地小国丹麦的选手一个档次了。
不过。
因为王谦在华夏本地的人气非常之高,所以附加上这部分的因素,排名还不是最后。
而这次。
出现了不一样的情况。
半小时的节目。
主持人不断的介绍这期的选手。
“本期人气选手依旧是我们北美的选手亚当,暂时人气值排名第一,而且远远甩开后面的选手。哪怕同为北美的选手格林也和亚当的表现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上期亚当的演出简直是太精彩了,他一开口,我都怀疑他的嘴里是不是装了一个混音器和扩音器,那声音一出来就让我差点跳起来。”
“他唱的这首十年前的老歌,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编,完全变成了另一首歌。我听说,这首歌的改编是亚当一个人独自完成的,给我们展现出了惊人的创作才华。”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亚当演出的片段,给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长,将亚当最精彩的一分钟演出剪辑了出来进行播放,非常吸引人!
声音惊艳,舞台气场强大,再加上帅气阳光的面容,简直是所有少女的完美偶像。
即便是男观众,也会被其实力所折服。
主持人语速极快的开始介绍第二位人气选手:“接下来这一位,是你们想象不到的。来自浪漫之都巴黎的天才少女苏菲,就读于巴黎音乐学院,这所音乐学院是古典音乐领域里排名前十的存在。”
“苏菲上一期的演出也是绝对的精彩,我听着她的声音,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最纯洁无暇的童年,我们看看苏菲的表演。”
苏菲也享受到了五十秒的出镜时间,演唱的是一首欧洲民谣,声音极其纯净,加上那清纯无暇的面庞,的确给人一种纯真干净的感觉,能唤起心中深处的童真,仿佛回到童年。
而苏菲,也被称作是巴黎初恋。
主持人:“第三位,还是来自我们北美的选手,格林。就读于加州大学伯克利的学霸,我难以想象到,她是一位数学天才,高中大学时期已经拿到过几个数学奖项,正在攻读伯克利的数学博士学位。现在,她还展现出了超高的唱歌天赋,以及不错的流行音乐创作能力。这次,她给我们带来了一首我们都非常熟悉的乡村歌曲。”
格林给了四十秒的出镜时间!
一把吉他,一张椅子,一个人!
格林穿着T恤牛仔裤,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坐在舞台上表演,依靠着那独特的和美丽秀气面容形成强烈反差的醇厚低音唱法,吸引了大量的支持者,成为北美仅次于亚当的人气选手!
而且,她已经签约了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
传闻,她可能会放弃加州伯克利的博士学位,转而去发专辑出道混娱乐圈成为大明星。
这种自带光环,极具话题,还实力很强的选手,简直不要太吸引人。
王谦都看的稍微入神了一点!
与之相比,他记忆中的,另一个世界的那位北美乡村天后,和这位比都差了点意思,可能就是个子高一点。
给这位格林天才一些时间,将来在流行音乐领域的成就绝对极其惊人。
数学天才,音乐天才!
这种天才,都会让人滋生不出嫉妒之心来。
因为,太牛逼了!
让王谦没想到的是。
主持人接下来就高声喊道:“接下来的这位选手,绝对会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反正我已经很吃惊了。”
主持人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瞪大眼睛的表情,以迅速的语气说道:“本期人气排名第四的选手,竟然是来自华夏赛区的谦、王选手。演唱的是一首他自己本人原创的英语摇滚歌曲,the Phoenix!我刚才听了这首歌,也非常让我惊艳,说这是今年的年度最佳摇滚单曲,我都相信。”
“我没办法想象,这是一位华夏选手原创的英语摇滚单曲。节奏编曲极其热血爆炸,他的演唱也是非常hot!让人无法忽视。”
“今年的华夏赛区非常怪异,是和其他所有赛区都不一样的地方。”
涅槃瞳生 若亦七七
“当然,我说的不是语言。而是比赛的方式。”
“你们知道吗?华夏赛区的选手,竟然都在比原创能力。”
“是的,你们没听错。他们在好声音的舞台上,唱着自己的原创歌曲。然后,还非常受观众的欢迎。”
“这位王选手从参加好声音盲选开始,每一首歌都是唱自己的原创歌曲。他说过,他不唱其他人的歌,只唱他自己的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他的原创歌曲,每一首在华夏都非常的成功,都击败了对手。现在成为了华夏赛区人气最高的选手,他也吸引了超过两千万的粉丝关注。”
“这是不可想象的,亚当是北美人气最高的选手,可现在在推特上也只有七百多万粉丝关注。王在华夏的微博平台上,已经有两千五百万粉丝的关注,人气相当于我们北美的克里斯汀。”
“除了王之外,华夏赛区的其他几位人气选手,也都是以原创歌曲为表演曲目,而且都非常成功。展现出了非常厉害的创作才华,我觉得这是我们其他赛区不如华夏赛区的地方。但是,好声音节目,比的是声音和唱功,而不是创作,所以我觉得和无所谓。而且,亚当和格林也展现了不错的创作才华,只是暂时还没唱过他们自己的原创歌曲……”
“好了,不说了。我们非常期待华夏赛区的冠军来到北美参加世界赛的表现,如果是这位王选手就最好了。因为,他唱的英语原创歌曲,我还能听懂。如果是陈选手来参加,唱的华语歌曲的话,我们可能要带一个翻译了,哈哈……”
主持人自以为幽默地开了一个玩笑。
但是却也说的是事情。
来北美唱华语歌曲的话。
观众们,评委们,都要带一个翻译?
肯定凉凉……
然后,屏幕上播出了王谦的演出视频,也给了三十秒的出镜时间。
这首the Phoenix,可谓是全程高能。
从开场第一句开始,就极其的高能热血。
所以,非常的好剪辑。
随便剪辑几段,或者就剪辑前中后当中随意一段三十秒的演出视频都可以!
王谦看完自己的演出视频,没啥惊喜,就是取了中间一段三十秒的演出片段而已。
后面的选手,几乎都是欧洲几大赛区的了。
亚洲岛国的选手中森美雪排在十五名,算是亚洲地区仅次于王谦的人气选手了,也有十秒钟的演出片段播出,演唱的也是一首英语流行歌曲,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人气自然不低。
阿三赛区的,排在二三十去了,被主持人一句话待过,只有一个头像。
……
这个电视台节目的播放片段已经播出了十几分钟,然后就放在了油管上来。
自然是一下子给王谦带来了巨大的热度和关注度。
北美许多观众这时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华夏赛区,华夏赛区还有一个选手演唱的原创英语摇滚歌曲,竟然如此好听,如此热血?
随之而来的。
就是王谦自己演出的个人视频点击率暴涨。
这么一会儿,就暴涨了两百多万,总点击已经过了五百万,可能今天可以单日破千万点击,成为真正排在世界前十的选手。
而不是电视台上干巴巴地说排名第几。
王谦认为,自己能上电视台排名第四的位置,最大的可能是国际好声音的运营。
给自己砸资源了。
要将自己推起来!
是官方强行给自己先排在前面了。
要给华夏赛区树立一个招牌旗帜,可以吸引华夏赛区观众收看节目的关注点。
毕竟,华夏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是不弱于北美的。
好声音国际运营方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个巨大的市场。
之前尝试了几次推王谦都没推起来,最后才放弃,就可见国际好声音是多么想把这里推起来。
其他赛区的选手,推一次推不起来,立马就放弃了,不会去浪费更多的资源。
而现在,王谦有了可以引爆国际观众的作品和表演!
那么,他们自然不会吝啬资源投入。
将王谦再次带入国际观众的视野!
不然,王谦觉得光靠自己的演出,是绝对不可能排名到第四的。
毕竟,他的基础太差了,就算这一次的演出真的极其优秀,一开始也吸引不了多高的关注度,还需要慢慢的发酵一段时间,等后面几次演出可能才会冲到前列去。
他在油管的个人演出视频下面,留言人数是爆发性的提升了许多。
“看了电视,专门来找全部的演唱,这首歌真的好听到爆炸。”
“哇,听的我差点出门打一架,简直太热血了。”
“这真的是华夏赛区的华夏选手写的歌吗?他是不是在北美长大的?”
“非常好听,请问哪里可以下载?”
“我本来见到他排在第四,觉得是节目组开始强行操作了,但是听了他的演唱之后,我觉得是我小看了华夏选手,他真的很强。再加上这首歌是他个人原创,创作才华让我惊奇,我都快成为他的粉丝了,他有推特和脸书账号吗?”
“我已经在华夏的千千静听上下载了这首歌,非常棒,价格也非常便宜。”
“我很喜欢摇滚,这首歌让我好想回到了九十年代摇滚最后的辉煌时期。”
“真好听,期待他来洛杉矶演出。”
……
王谦稍微看了看留言,发现依旧绝大部分都是赞扬的,极少数找茬的直接被忽视了。
咕咕咕……
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出。
王谦一愣,随后明白过来。
这是他肚子的叫声……
早晨起来这么久了,还没吃早饭呢。
饿了也正常。
还好,两人早上没有啥运动,不然肯定更饿。
秦雪荣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去给你做饭吧,姜姜和小月应该也饿了。这两个家伙,肯定也等着我做饭呢。”
王谦偏头在秦雪荣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嗯,去吧!”
误惹demon拽公主 天仓冥
秦雪荣幸福地笑了笑,也在王谦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去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下去去做饭了。
秦雪荣刚下楼,就发现姜煜和慕容月两人都坐在客厅,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泡面,以及一堆饼干香肠之类的零食。
两人正拿着手机互相聊着,没注意到秦雪荣下来了。
慕容月:“这个李想真好运,竟然抢到了王谦的书法。我刚才也发言了,可惜没抽到,微博都差点卡死了。”
姜煜点头:“嗯,人太多了。”
两人正聊着,一抬头就看到了走下楼的秦雪荣。
慕容月笑道:“这次这么早就做早餐了?还有,今天这么这么安静?你们早上没动静呀,是昨天晚上太累了?”
这话,姜煜听了都脸红了,伸手掐了慕容月一下,让她说话注意点。
秦雪荣白了慕容月一眼,已经习惯免疫了她的调侃,拿起围裙就进厨房了:“你们可以自己觅食了,我很开心,那我就不做你们的早餐了。”
慕容月直接端起泡面吃了起来,强硬地说道:“谁想吃你的早餐?”
姜煜也拿起饼干先吃了起来,默认不吃秦雪荣的早餐了。
……
王谦刚刚退出了油管,进入千千静听,发现新歌的下载数据又增加了几十万。
增速依旧可观!
又看了看微博页面,上面也依旧极其热闹。
王谦抽奖送书法的话题,还是排在热门话题第一,话题热度碾压后面诸多流量鲜肉花旦,以及几个影视剧的宣传!
李想的世界,依旧被大家热议。
数百万人参与抽奖。
就她一个人抽中了!
这是何等的运气?
有人称她锦鲤本尊!
然后……
大家就再次聚集在王谦的微博下面,等待着下一期抽奖的开启。
虽然中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但是,大家依旧活跃地在王谦的微博下面发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密密麻麻的留言信息迅速闪过。
每一秒钟都有数千上万人发言,热度简直爆炸,这一刻碾压其他所有明星艺人的微博热度。
王谦看了看李想的世界的微博,发现李想被许多人骚扰,而且已经公开拒绝了转卖奖品,在自己的微博上说了一句:“第一次抽奖已经结束,还请大家不要故意骚扰中奖的朋友,尤其是她已经明确的表示不会转卖了,请大家自重。接下来还有两次抽奖机会,大家可以好好的参加后面两次抽奖。”
刚刚发送出去。
马上就有超过十万的点赞转发和留言。
因为,此刻王谦的微博这里几乎都是活人,而且是百万以上、时刻关注他动态的活人。
他的消息一发,马上就有大量的人转发点赞和互动。
“王教授,三个太少了呀,我抽不中。”
“呜呜呜,我刚刚联系了李想的世界,出价三万想买这幅字,她没回我。”
“你才三万?我听说有人出价二十万,她都没卖,看来是教授的忠实粉丝了。”
“恐怖如斯,王教授的一幅字现在已经能卖这么贵了吗?关大师的字,现在也就这个价吧?”
“关大师的确是现在国内活着的书法大师里面,作品最值钱的。但是,耐不住王教授人气高呀,想要的人多了,东西自然就贵了。关大师的作品,要等他百年之后,价值就会暴涨。”
“王教授,求中奖……”
“王教授,你的新歌在国外火了呀……”
“王教授……”
……
王谦发完消息,就没有再和他们互动了。
也放下电脑手机,去洗漱了一下,再洗了个澡。
昨天晚上出了满身汗就睡觉了,现在要洗洗干净才清爽。
洗完澡出来。
王谦下楼和秦雪荣一起吃了早饭。
姜煜和慕容月两人真的没来吃秦雪荣的早饭,一起去乐器室里练习去了。
钢琴声和架子鼓的声音交相呼应。
王谦和秦雪荣如老夫老妻一样地聊着。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又是周庆华打来的。
王谦接通了。
周庆华急促地声音传出:“王谦,好声音国际运营部的人联系我,想把你刚刚唱的新歌在北美正式发布,尝试一下冲击北美公告牌的排名。”
“你觉得怎么样?”
因为王谦的歌曲都是原创。
所以,歌曲的版权都在他自己的手里。
即便是节目组想要操作,也要他本人的同意才行。
当然。
一般情况下,王谦都会同意。
因为,节目组的操作都是为了提升他本人和节目组的关注度。
这对他和节目组都是好事。
双方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王谦稍微想了想,就同意了:“可以,麻烦周导了。”
周庆华:“不麻烦,如果你能在北美火起来,那对我们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去和他们对接了。”
王谦:“好!”
挂了电话。
王谦略微奇怪地说道:“冲击北美公告牌?有点悬!”
北美流行音乐公告牌,是全世界流行音乐最具有权威的排名榜单,也被称作是流行音乐的圣地,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个榜单这几十年来的歌曲名单,几乎就是世界流行音乐发展史。
在这上面登顶的歌曲,几乎都能在世界范围内大火,并且很可能会青史留名,在流行音乐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几乎所有国家的歌手都以登上这个榜单为荣。
前几年,还有华夏的流量歌手炒作其歌曲在公告牌上冲入前一百的排名。
钱探吴乾 黑色的单车
很多粉丝也在疯狂自嗨炒作。
可惜,依旧没太多的人关注。
因为,有专业人士扒开打脸,其所谓的前一百排名是只公告牌某一个分类的子榜单的排名,而不是真正的公告牌流行音乐总榜的排名,没啥实际意义!
所以,根本就没啥可吹嘘的。
早就有华语歌手上过了。
后来这位流量歌手靠着脑残粉的支撑,新专辑也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可惜,依旧没能出圈,现在虽然依旧是一线的咖位,但是却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秦雪荣听了王谦的话,说道:“能冲就冲吧,没事儿,反正也没损失。如果你想要好的排名,那我们花点钱,在北美那边公关一下?”
王谦摇头:“算了!现在先专心准备国内这边吧。”
在北美公关?
现在就算是花钱去公关,也是白给!
而且,公关费几乎也相当于白给。
那边的媒体对华人的钱,是来者不拒,但是干活儿的时候却是能推就推。
王谦前世就是华语娱乐圈的老油条,和北美媒体也接触过,很清楚那边是什么样子。
“第二次抽奖开始了!”
秦雪荣转移话题,看着时间说道。
凰歌
王谦点点头,拿起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微博页面。
玥色桃花两不开
距离第二次抽奖,还有十秒钟了。
此刻,他的微博页面热闹的爆炸。
热度,比第一次抽奖更加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