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八百八十五章柳之安的野望展示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从迷茫中回过神来,惊疑不定的望着柳之安。
“你说的这位曾经为我逆天改命的道家高人公朴子前辈现在是否尚在人世?”
柳之安默默的摇摇头,唉声叹气起来:“早已经仙逝多年了,否则老夫有事直接询问他就是了,何必再去找神相李布衣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道家相字门的高人。
宣德二十六年你十九岁。
你的命格被公朴子改为聚水来财的命格。
可是逆天改命之后,聚水来财的命格却是早夭之相,活不过二十岁之龄。
也就是宣德二十六年,这是老夫与公朴子约定好再会的一年,就是针对你命格之后万一有早夭之状该如何挽救。
那年你与韵儿这孩子在烟雨楼阁发生了冲突,被打的昏死了过去。
老夫不由自主的就将这两件事牵连到了一起,马上派遣柳叶子弟不惜代价去寻找与老夫约定好的公朴子。
可是最终带回来的却是公朴子已经与黄州凌云观仙逝的消息。
老夫跟你娘当时已经绝望了,以为你真的逃不过命格所说,活不过二十岁早夭的定数。
老夫让柳叶遍访隐士高人,后来你却安然无恙的苏醒了过来。”
柳明志心底激荡的看着柳之安,无声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难道命格定数之说,真的就如此的灵验吗?
那一年正好是柳明志魂归天际之时,也恰好是自己死而复生时!
天命,世间真的有天命这回事吗?
“后………后来呢?”
柳明志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变化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后来你醒了之后,老夫马上秘密派人寻找李布衣这位当世闻名天下的神相,可是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
清汤男爱麻辣女 乌米盹盹
老夫终究是没有找到他的行踪。
见你身体日渐恢复,精神渐佳,老夫提着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
当老夫确定你安然无恙的时候,老夫本想着为你报仇,将你的岳父齐刺史一家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江南境内,自然也包括齐韵姐妹二人。
尤其是是齐韵这位罪魁祸首的刺史府千金!”
“咕嘟…….然后……然后呢!”
柳之安转身朝着椅子上走去,神色阴晴不定的坐了下来。
“后来内柳汇报,大龙天子李政,你的另一位岳父大人微服入了江南,去当阳书院拜见昔日的帝师闻人政老先生。
老夫知道,齐润毕竟是朝廷命官,拿其开刀势必会引起李政的注意。
毕竟一位封疆大吏被满门刺杀,想不掀起风波都不行。
而当时你跟韵儿这孩子在烟雨楼阁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齐家满门遇刺很容易就会怀疑的老夫的身上。
帝 少 私 寵 寶貝 妻
寻常百姓不知道江南柳的手段,然而但凡有点势力的人都清楚老夫凭借金银坐定天下四大家族之一的手段如何。
老夫担心你岳父李政察觉出江南的局势不对,只好退而求其次找齐润商议你跟韵儿的婚约之事了!
争取在李政到达江南之前,将你跟韵儿在烟雨楼阁闹出的风波平定下去,不希望你岳父李政将李家的目光放在江南柳的身上。
起初,你岳父齐润拒绝的相当果断。
可是他调任江南为官才几年光景,怎么会知道老夫柳之安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只是老夫担心可能会引起你岳父李政的主意,老夫只好传书让你的伯父跟端王李杨出面,从中施压你跟韵儿的婚事。”
“当年你欲言又止说甚至威胁齐刺史……….后面的话却没说下去,就是因为这些?”
柳之安默默的点点头:“没错,你跟韵儿的婚事确实是老夫在后面施压才得以成功的。
只是老夫也没想到,你小子俘获人家姑娘芳心的手段如此厉害。
一桩本是混淆视听的婚姻,竟然被你弄成了情投意合了!
不过,以为柳家的身份,你娶什么姑娘为妻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反而正好了却了老夫的一桩心愿。
毕竟因为薇儿的事情,你迟迟不肯成家立业。
你愿意成家立业了,老夫也只好将错就错了,成全了你跟韵儿这孩子的婚事!
后来,经过老夫的暗中布置,终于在你岳父李政到达江南之前,你跟韵儿掀起的风波虽然没有全部消弭与无形之中,却也只是一桩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笑谈而已。”
柳明志双手颤巍巍的将烟灰磕掉,重新装上烟丝对着烛火点燃深吸了几口,借着烟雾让自己冷静下来。
目光闪烁了良久,柳明志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去当阳书院也并非老头子你突发奇想,更不是所谓的考上状元光宗耀祖,而是你有意为之,因为你知道我只有去了当阳书院,才会跟去寻找恩师闻人政老爷子求策的父皇无意中碰面!”
柳之安沉默了良久默默的点点头:“你长大了,看事情也通透了!没错,因为后来老夫虽然没有寻找到李布衣的行踪,费尽周折却找到了一位得道高僧,将你的生辰八字交给其之后,得知你的命格竟然再次成为了脚踏七星的帝王之命。
老夫骇然不已,可是为了柳家跟你的安危,只有想办法尽快让你进入朝堂之中积累声望权势。
而捐出秀才功名却跟一介白丁无异的你,在你岳父李政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这也就是后来,我根本不愿涉足庙堂,你却执意催促我入京的缘故,对吗?”
“是,你的命格再次改变了,继续待在江南已然不合适了。
可是老夫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倔强,迟迟不愿入京。
无奈之下,老夫也只好暂退一步,希望你能在科举的事情上有所建树。
好在你这个混账东西没让老夫失望,取得了头名解元的身份。”
柳明志重重的将旱烟袋拍在桌案上,没好气的白了柳之安一眼:“那还是你跟岳父逼迫的,说什么我要不考取功名就把本少爷塞回娘胎里。
那个时候我才十九岁,面对你们两个的逼迫我敢不上心吗?”
柳之安吭哧笑了两声“可是你是以纨绔子弟闻名江南的啊!”
柳明志一怔,不由得有些无言以对。
“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在父皇那里留下的是不好的印象呢?”
柳之安眉头轻挑着嗤笑了两声,双手随意的一摊。
“那不更好吗?江南柳家嫡长子是个不通文墨胸无大志的纨绔子弟,反而让你岳父李政放松了对我江南柳的关注!”
“可是我…….”
“可是你脚踏七星命格的事情怎么办?对吗?”
“嗯!”
“白家你的外公不得已为朝廷大内侍卫培养高手,张家你的表兄张默因为你舅舅张狂的身份进入军中,云家因为云阳这个老家伙的身份小溪被你岳父李政选为将来的皇后。
唯独我柳家还没有跟朝堂挂钩。
暂时的不挂钩而已,你以为你或者明礼,乃至明杰成年之后就能置身事外了吗?”
“我…………”
柳明志已经明白了柳之安话中的意思。
柳大少一锅烟丝接着一锅烟丝的吞吐起来,将书房之中弄得云山雾罩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喉咙发干如火烧一般,柳明志将眼前直接丢在了桌案上,目光复杂的看着对面的柳之安。
“老……….老头子…………你…………你别说白莲教跟你也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