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9dh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官企 線上看-第213章 這就急了鑒賞-rldyp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金兰认为华克明这样一弄,影响到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
在远峰再次坐到总经理位置上后,进行人员分流之前,机关所有部门,没有创收指标。现在,就是财务部技术部这样的部门,也有创收指标。
更何况,多种经营办公室。
华克明现在弄了这么多生意型的小公司,在金兰看来,会影响到她这个部门的创收。
能够说华克明的人,除了远峰,程颂应该也可以吧。
新娘18岁:爵爷的闪婚小萌妻
在金兰看来,程颂虽然调到市府去,在远程公司,还有威信。
神醫 下 堂 妃
听说,远峰让程颂当远程公司的顾问。可见,程颂还是有影响力。要不然,凭远峰这样的牛气,也不会叫程颂当顾问吧。
远程公司的人全都知道,程颂是怎么样对远峰的。现在,远峰高调归来,却没有与程颂结仇,反而让前任董事长当顾问。
同时,郑晓海的董事长位置却让出来了。
金兰认为,远峰或多或少,会给程颂面子。
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金兰来到程颂的办公室。
金兰看见程颂办公室的门掩着。她脸上有了笑容。刚才,一路上,脸可是拉着着。让所有见到她的人,像是债主讨债没有讨到一样。
程颂现在的办公室门,掩着的时候多。
在执掌远程公司时,这间办公室的门,要么是关着,要么是大开着。像现在这样掩着,留着一条缝的情况,几乎没有。
金兰用指背敲门。
这要是以前,程颂会有一声“进来”。现在,他没有问,却快步流星来到门口。他拉开门,脸上浮着笑容。
“哦。金主任。稀客,稀客。”
爸。金兰想这样叫的。觉得已经不妥。因为,刚才,程颂显然是叫她金主任。她也就改口,“伯伯。”
程颂哈哈了,笑着说:“怎么,我下台了,不叫我爸爸了。”
“不是啊。”金兰不好说,你刚才,可是叫我金主任的。要说改口,是你先改口的好不好。
金兰的身子扭动了一下,说:“我是怕,门口有人,听见了,不好。你知道的,公司里有些不怀好意的人。”
“好吧。我们还是用以前的叫法吧。”
金兰也就听话的,说:“程总。”
以前,金兰和程晓君谈恋爱时,只要在公司里,见到程颂,是这样叫的。只有在其它地方时,金兰才叫程颂爸爸。
程颂问:“今天,怎么想起来,到我这里来?”
魔之链鬼手 翼旗
金兰的嘴巴嘟了一下,说:“遇上麻烦事了。”
惹火前妻:过期总裁我不要
“什么事。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金兰就把华克明弄了几个小公司,又卖了一批服装的事说了。
这个事,程颂听说了。这个事,也可以看成是远程公司近来发生的比较有影响的事情了。
如果在位,程颂会拿这个事来说一说。当然,有意图匹配。
“伯伯。这个事,你得帮帮我。”
“丫头。这个事,不好帮啊。”
自从儿子有了新欢后,为了安抚金兰,程颂认了这个女人做干女儿。既然认了干女儿,金兰继续用以前的称呼,叫程颂爸爸。
金兰很精明,尽管被程颂儿子抛弃,却不想远离程颂这个靠山。
她家几代,都是穷人。算是到了她这一代,基因上有些改变。她成了工人,长相上也比上一代进步不少。算是优化了的一代。
本以为,她可以结缘程颂儿子,就此跳进龙门。
天算,不如人算。她最终还是被程晓君算计了。
神女在上
不过,也谈不上算计。从开始结识金兰时,程晓君就没有当正经恋爱去谈。他只是想利用父亲的权力玩一玩这个女生。
后来,金兰被程晓君抛弃时,曾经发誓,要报这个仇。可是,回到单位来后,还得在程颂手下混日子。
对,在多种经营办公室,就是混日子。有业务,没业务,没有量化的指标考核。即使当时有考核,多种经营办公室也当除外。
在这一点上,程颂还是有良心的。他知道那个儿子,很不争气,对不住金兰。
金兰和程颂的关系,也就这样维持下来了。
现在,远峰再次坐到总经理的位置上,机关人员分流,部门也由原先的近五十个缩减到十一个,机关裁员近四百人。
多种经营办公室却保留下来。
但,给三个月时间,自负盈亏。三个月后,要创收,有硬性指标。金兰一下子感到压力山大。
华克明弄来一车衣服,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卖完了。金兰这就急了。
她急的,是有比较啊。
有句话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华克明能够脚步不出远程公司,就把生意做了。多种经营办公室呢?
同华克明谈判,落败,金兰几乎就是走投无路,只好再去程颂跟前诉苦。
曾经的合作,还有儿子和金兰有过的一段交往,程颂决定帮一帮金兰。
但此时的程颂,已经不是执掌远程公司的时候。
虽然,远峰给他面子,让他当一个口头上的顾问。
“行。这个事,我抽时间,去远峰那边说一说。我想,这个面子,他还是肯给的。你这边呢,尽快地把业务开展起来。我听说,所有的部门,都有创收指标。更何况,你这样一个部门。”
金兰的嘴巴又嘟了一下,说:“要是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我就不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了。”
程颂可是愣了一下。
金兰看见了程颂脸上的表情,这就是误会了,赶紧纠正道:“我是说,要是知道这个办公室也要有创收指标,我就不该当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程颂说:“现在换个地方,应该可以吧。”
“不。不要。”金兰只是嘴巴上随便一说,真要让位,舍不得。
以她的资历和能力,现在不愿意当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还能当什么。反倒会给远峰一个借口,让她进入分流队列中。
即便不会成为分流人员中的一个,那就是成为某个部门中的一个具体办事人员。
在这次机关分流人员中,撤消了近三十多个部门。这些部门的正职和副职,全都免职后,没有进入分流人员的名单,去到其它保留下来的部门当具体的办事员。
就为这个,不少人认为这是远峰的独特和精明之处。
给了那些中层正职和副职的脸。如果他们再闹情绪,就是给脸不要脸,就别怪远峰翻脸不认人。
而这些被免职却没有进入分流队伍中的人,到其它部门后,还不敢带着情绪工作。
程颂何尝不知道这种情况。最近,他几乎每天都在远程公司。对于远程公司所发生的事情,都有耳闻。
“好吧。我不说换部门的事。”
金兰说:“我先回去了。”
“行。有什么情况,我打电话。”程颂说着,貌似要往远峰的办公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