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1055、領證的前一天,校園愛情走向了圓滿!(求月票)閲讀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行啊。”
兵临城下不识君
孙教授没有拒绝,或者说她也想看看陈汉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点头说道:“我也想听听现在的果壳电子还能遇到什么司法难题。”
“嘿嘿~”
陈汉升嘿然一笑,看来“江陵必胜客”的名号已经传到孙教授的耳朵里了,不过这种规模的大型企业,必然在区域内拥有一定的特权,这也是所有法律从业人员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所以,果壳电子根本没什么难题,陈汉升只是想找个理由问一下孙教授,她和小鱼儿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还有什么时候回国。
不过在书房里,陈汉升并没有很直白的打听,他先给孙壁妤教授泡了杯热茶,笑呵呵的说道:“吴姐和棠棠最近还好吧,我最近太忙了,也没有时间去关心一下。”
孙壁妤教授的女儿吴亦敏,她刚离婚回国的时候,生活比较困难,甚至还要借住在母亲的家中;
孙棠棠更不用说了,没有学历,语言也不太通畅,有时候甚至还要出去兼职挣点零花钱。
吴亦敏曾经让母亲帮忙寻找赚钱路子,不过被拒绝了。
一来孙教授本就清高,不愿意用关系谋求这种事;
二是孙壁妤和孙棠棠根本没啥专业技能,孙教授也不知道她们能做什么;
三是老太太本身也有些积蓄,她虽然不喜欢孙棠棠那双蓝幽幽的眼珠,不过养着她问题也不大。
孙老教授两袖清风,一生傲骨,奈何群众里有坏人啊,陈汉升手里那么多资源,根据吴亦敏和孙棠棠的心愿分别给她们做了合理安排。
吴亦敏开了一家培训英语的机构,孙棠棠成为建邺电视台一档节目的花瓶,平时她都不需要说什么话,偶尔开口的时候因为漂亮的混血外观,还有蹩脚的中文,反而颇受观众的欢迎。
孙教授知道也没办法阻止,首先吴亦敏和孙棠棠根本不会听进去,吴亦敏手里有钱以后,她带着女儿搬出了东大的教授楼。
其次,这样的安排真的挺不错,完全能体现出吴亦敏和孙棠棠身上仅存的优势特点,真不愧是大学创业、白手起家的大商人。
陈汉升现在突然提起来,他哪里是“没有时间关心一下”,而是提醒孙老教授,您女儿和孙女现在的安稳生活,我陈某人是出过力气的。
“怎么?”
孙老教授自然明白这个潜台词,冷笑一声问道:“你以她们来要挟我吗?”
“我哪里有这样想,就是聊些家常而已。”
陈汉升赶紧否认:“说句话心里话,您在小鱼儿心里的地位很重要,我也很尊重您的品格和学识,以后还想让两个闺女跟着您一起学习呢。”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一起”这两个字,陈汉升特意加了重音。
孙壁妤教授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汉升说道:“就怕我活不到那个年纪了。”
“怎么会呢,只要注意保养,您老人家一定能活到150岁的。”
陈汉升把书桌后面的软椅搬出来,献宝似的说道:“老太太,您试试这款椅子,根据人体工学设计的,如果您坐的舒服,我给您买一台······”
“不用了。”
孙老教授平静的打断:“我这人脾气硬,也习惯了硬邦邦的木头椅子,软椅坐起来不舒服。“
老太太一语双关,陈汉升恍若没听懂,又累趴趴的把椅子搬回去,拍着马屁说道:“那我也听孙教授的,从此以后不坐软椅,改坐木椅了!”
陈汉升现在的模样特别“卑微”,他活这么大,除了在亲爹亲妈面前没啥自尊,平时在外面的时候,从来都是横行霸道的作风。
尤其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孙教授纵然知道陈汉升有些举动是故意夸张,但是他愿意为两个孩子低下头,内心还是有些感慨。
“陈汉升,你也不要再试探了。”
孙老教授缓缓的说道:“我这次过来,就是带小鱼儿回国的。”
“这样啊······”
陈汉升刚才还兴高采烈的脸上,突然如丧考妣,很久以后才从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一句声音:“知道了。”
“我就不信了。”
孙教授撇撇嘴问道:“你难道就想不到我会过来吗,没有预留什么措施?”
“没有。”
陈汉升低声说道:“您的身份太尊贵了,我不敢对您有丝毫不敬的举动。”
这大概就是“沉浸式”表演吧,明明都打算找关系延迟萧容鱼回去的时间,可是陈汉升还要散发出那种无能为力的悲伤,一度让孙教授怀疑自己哪里做错了。
“两个都是陈汉升的亲生女儿啊,站在他的角度,就是希望小姐妹俩能够一起成长的。”
外冷内热的傲娇老教授,心中暗暗的想着。
“老太太,你们时候回去。”
陈汉升仰起头,好像这个样子眼泪就不会横流:“我让私人飞机送你们离开吧。”
孙教授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原来打算什么时候放小鱼儿和陈子佩离开。”
“现在还问这些有什么用······”
陈汉升沉痛的说道:“告诉您也没有关系吧,陈子佩会叫妈妈的那一天。”
“噢~”
孙老教授明白了,她有些理解陈汉升的想法了,现在小鱼儿和陈子佩的感情已经无法割舍,等到陈子佩叫出“妈妈”的时候,这一对“母女”真的就被锁死了。
陈子佩现在都七个半月了,正常婴儿八个月就可以叫“妈妈”了,不过这个宝宝有些憨,不知道她多久才肯开口了。
“好了。”
孙壁妤教授长呼一口气,站起来说道:“估计你也没什么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这次过来就是带小鱼儿回国的,你做好准备吧!”
老教授说完就离开书房了,只剩下陈汉升一个人在纳闷,刚才自己的表演已经算是深入人心了,怎么老太太一点都不感动呢!
难道是太用力了导致有些破绽?
陈汉升百思不得其解,他当然不知道孙教授虽然表示要带小鱼儿回国,但是并没有给出一个具体事件。
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后天,也可能是小小憨包会叫“妈妈”以后。
······
不过陈汉升不敢大意,他以前被扣在韩国的时候,曾经和驻韩大使馆的领导有过交情,再加上他现在的地位,没过两天就联系了驻美大使馆的领导。
等到他这边安排好了,陈汉升才发现小鱼儿和孙老教授有些奇怪,因为她们并没有拿着新身份证去补办签证护照,生活节奏还和以前差不多。
白天带着陈子佩出去散步,或者在家讨论一些学业上的问题,晚上就是和建邺那边视频,然后安稳的带着小小憨包睡觉。
如果小鱼儿收拾东西行李计划回国,陈汉升可能更容易接受一点,毕竟他已经有所准备了,可是她突然什么都不做,陈汉升反而提心吊胆了。
“难道我找大使馆的手段,被她们猜到了?”
一连好几天,陈汉升都在疑神疑鬼的猜测,等到国内时间19号的时候,这天是小小鱼儿8个月的生日。
根据以往的习惯,沈幼楚又给陈子衿买了个小蛋糕庆祝,吕玉清还把带着生日帽的陈子衿抱到电脑面前,让萧容鱼通过视频感受一下这个气氛。
“宝宝,生日快乐。”
萧容鱼看着八个月的女儿,她心里特别的酸楚,原来一不小心都离开快两个月了。
妹妹小小憨包现在还是走呆萌路线,感觉长大的比较慢,不过姐姐小小鱼儿已经由“可爱”向着“漂亮”转变了。
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定神时如清水,闪动时像星星,每每忽闪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就像小扇子一样的上下颤动,脸颊两侧还有甜甜的小梨涡。
陈子衿也很喜欢笑,而且笑起来真的就像妈妈一样甜美,外婆吕玉清都爱到骨子里了,可是她也在奇怪,为什么小鱼儿还不回国呢?
趁着这次视频的时候,吕玉清就问道:“孙教授16号就到了,今天都19号了,你那边的手续还没办完吗?”
“嗯······正在办理中呢。”
萧容鱼不敢说实话,因为母亲一定很难理解,自己居然对沈幼楚的女儿有了感情,还打算带着她一起回国。
“怎么效率那么慢呢。”
吕玉清皱着眉头说道:“我观察沈幼楚的态度,她简直都要把小小鱼儿当亲闺女了,而且今天宝宝突然叫妈妈了,不过是无意识叫出来的,沈幼楚也没有听到······”
听着吕玉清的意思,她还挺担心沈幼楚听到陈子衿的第一声“妈妈”。
“其实······”
萧容鱼嘴角动了动,她很想告诉母亲,既然沈幼楚能把陈子衿当成亲闺女,那么换位思考的话,自己也会把陈子佩当成亲闺女啊。
“怎么了?”
吕玉清问道。
红色高跟鞋
“······没有什么。”
萧容鱼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坦诚心迹,只是说道:“你把沈幼楚喊过来吧,关于奶茶店侵权的事情,我有些话要叮嘱她。”
因为陈汉升没有插手,“遇见你奶茶店”的老板并没有把胡林语和冯贵放在眼里,即便小胡已经向法院申诉了,对方还安心蹭着“遇见奶茶店”的热度和市场。
这家老板不知道的是,以陈汉升的狠辣程度,现在多快活一天,算总账的时候就要吃多一天牢饭。
沈幼楚拿着笔和纸过来后,在萧容鱼的指点下,记下了诉讼需要准备的材料,不过迄今为止,萧容鱼依然没有表态要帮忙打官司,尽管陈汉升已经暗示了很多次。
“咚咚咚······”
萧容鱼刚和沈幼楚结束通话,陈汉升就敲门进来了,不过他也没有说话,倚靠在门框上不吱声。
陈汉升实在按捺不住了,小鱼儿不去大使馆补办护照,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怕是准备偷渡回国也得给点线索啊。
不过陈汉升不吱声,萧容鱼更加有耐心,她只是扭头瞅了一眼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然后旁若无人的给小小憨包准备睡衣,一会要给宝宝洗澡了。
“你什么时候回国?”
一阵短暂的沉静以后,陈汉升开口问道。
“怎么了?”
萧容鱼冷着一张瓜子脸,平静的问道。
“订好时间,我可以帮你们安排私人飞机。”
陈汉升撒了一个谎,他根本没打算放小鱼儿回去。
“不需要。”
没想到萧容鱼根本不掉入陷阱里。
陈汉升碰了个软钉子,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不知道吃过多少闭门羹了,所以只能换一个办法交流。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陈汉升说道:“如果你觉得价值够高的话,那就把你们的打算告诉我,咱们做个交换。”
萧容鱼始终默不作声,谁都知道陈汉升主意多,和他交换的话,一般吃亏的都是自己。
不过,这次陈汉升为了表明自己没有耍心思,主动说道:“王梓博和边诗诗,明天要领证了。”
“哗啦!”
听到这个消息,萧容鱼果然突然转过头,愣愣的看着陈汉升。
“你不信的话······”
陈汉升耸耸肩膀:“可以打给边诗诗确认一下,明天是5月20号,他们打算那个日子领证的。”
萧容鱼二话不说,立刻拿起手机给边诗诗打了过去。
下面应该就是闺蜜之间的聊天,陈汉升关上门出去了,其实他思索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小鱼儿。
毕竟边诗诗是她最好的朋友,“修罗场”迟早有一天会解决的,等到萧容鱼回国后,发现边诗诗和王梓博不知道什么时候领证了,这样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不过陈汉升也是鸡贼,他把这个必说的消息,当成一个交换去忽悠小鱼儿。
“嘟······嘟······嘟······”
第一遍打过去的电话,边诗诗并没有接到,因为她正在家里给王梓博熨烫西服,拍婚纱照还是要穿着正装。
明天就要领证了,王梓博有时候就感觉做梦一般,自己这样的男生居然能够娶到边诗诗,再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首白头。
“你不要傻站着啊。”
边诗诗抬起头,对着杵在面前的王梓博说道:“把剪刀拿来,袖口这里有个线头。”
“好嘞!”
王梓博小跑着拿来剪刀,然后继续陪在边诗诗身边,一刻都不想离开。
其实诗诗同学心里也很高兴,恋爱两年半准备结婚了,从象牙塔的大学校园里走到纷扰的世俗社会,那些美好回忆里都是这个男生,从没换过人。
唯一的遗憾,就是小鱼儿没有陪在身边。
“我们领证······”
边诗诗问着王梓博:“但是陈汉升没有到场,你会不会有些失落。”
“还是会有的。”
王梓博叹了口气说道:“毕竟二十年的发小呀,心里总归有一点空荡荡的,不过小陈倒是没什么,他还开玩笑······”
正说到一半的王梓博,突然闭上嘴巴。
“陈汉升开什么玩笑了?”
边诗诗好奇的问道,看着王梓博吭哧的样子,边诗诗又“凶巴巴”的补上一句:“不许骗我!”
“嗯······”
王梓博扭了扭屁股:“小陈开玩笑说,等······等我下次结婚,他再过来参加······”
“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
边诗诗气得咬牙切齿。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说,诗诗同学大概要翻脸的,不过这是陈汉升,他就是这个德行。
况且,陈汉升应该是世界上最希望王梓博幸福的人之一。
“好了。”
又过了一会,边诗诗把熨烫笔直的西服拎起来,拿起来对王梓博说道:“穿起来看看合身不?”
“好!”
王梓博高高兴兴的穿上,边诗诗先在身后帮忙拉伸衣摆,然后又绕到前面整理肩膀,偶尔抬起头的一瞬间,两个人目光交汇,彼此都是深情。
“谢,谢谢老婆。”
仙道天国
王梓博勇敢的说出了这个称呼。
“哼!明天才领证呢,我现在还不是你老婆。”
边诗诗虽然这样说,不过她脸上宜喜宜嗔的害羞之情,已经说明了内心的愉悦。
等到正装准备好了,边诗诗准备洗澡休息,不过走进浴室之前,边诗诗突然想起一件事:“梓博,你把你的枕头被褥抱到主卧室吧。”
“什么?”
王梓博以为听错了。
“听不到就算了,好话不说第二遍!”
边诗诗丢下一句话,匆匆关上了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
王梓博当然听到了,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两人目前还是分房睡的,边诗诗睡主卧,自己睡客卧。
王梓博很尊重边诗诗,尽管有时候看了果壳快播的教育片,心里也会心猿意马,但是他一直都恪守礼节。
没想到在领证前夕,边诗诗突然放开了这个禁制。
王梓博又紧张又兴奋,马上就把自己枕头拿到了香喷喷的主卧,顺便还把被子叠放整齐,稍微幻想一下今晚的浪漫故事,心脏就“嘭嘭嘭”的跳个不停。
边诗诗洗完澡,她也是低着头走出来,两人关系即将突破的时候,其实女孩子更加的紧张。
不过拿起手机的时候,她发现小鱼儿的好几个未接电话。
“喂~,小鱼儿”
边诗诗反拨过去:“我刚才在洗澡······”
王梓博本来也没有在意,这对好朋友每天都要打电话的,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没过多久边诗诗突然哭了起来,似乎小鱼儿那边也哭了。
“怎么回事?”
王梓博有些担心,于是走近了一点,边诗诗看到王梓博过来了,她也没有隐瞒,抹着眼泪继续通话:
“没想到陈汉升居然告诉你了,我原来想瞒着你的。”
······
“今年是赶不上了,那要不明年?”
······
“没关系啊,我和梓博商量就行,总之只是领证,其实这样的日子你能够陪在我身边,我不知道多开心呢。”
······
聊了二十多分钟才挂掉电话,边诗诗已经哭湿了好多张纸巾了,王梓博真的是一个好丈夫,他不仅把地面都收拾好了,还倒了一杯热水递过来。
“梓博。”
边诗诗喝了两口热水,吸了吸鼻子说道:“小鱼儿知道我们领证的事情了,陈汉升说的。”
“嗯。”
王梓博点点头:“我听得出来,可能小陈有自己的想法吧。”
“你倒是很信任陈汉升。”
边诗诗噘起嘴:“刚刚和小鱼儿聊天的时候,她表示想回来见证我们的领证,其实我也想她陪在身边,毕竟人生只有这一回,我也想更有纪念意义。”
“可是······”
王梓博挠挠头:“就算小鱼儿现在买票,她应该也赶不上的吧,再说小陈也未必放她回来。”
“所以,我想明年的520再领证。”
边诗诗商量道:“明年小鱼儿肯定回来了,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好啊。”
王梓博敦厚的说道:“我都听你的。”
“你真的不介意吗?”
边诗诗睁着红红的眼眶问道。
“不会的。”
王梓博黝黑的脸上都是真诚,语气依然温和:“那样也好,因为小陈也可以参加了。”
“梓博~”
边诗诗突然扑进王梓博怀里,王梓博眼神里都是爱怜,其实真的没什么影响,本来就打算悄悄的领证,延迟一年也没什么区别。
“明年的520,那一定是大团圆了。”
王梓博带着一点期待的说道:“小陈和小鱼儿陪着我们领证,说不定还有那对小姐妹俩,那真是一点都没有遗憾了。”
经过王梓博这样一说,边诗诗也是一脸希冀,今年是有些难熬,可是明年一定值得憧憬啊!
“那就这样定了吧,你再把枕头抱回去。”
边诗诗指了指整齐的床褥,闷闷的说道。
“啊······好······”
王梓博干巴巴的眨眨眼,最后还是老实的答应下来,他实在太喜欢边诗诗了,本身性格又老实,所以根本不会违背边诗诗的意愿。
不过他正弯腰拿枕头的时候,主卧里的灯光突然“啪”的一声熄掉了。
王梓博眼睛一时间有些没有适应,直起身寻找边诗诗身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梓博,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你都会爱我,照顾我,尊重我的,对吗?”
“当然了,我······”
王梓博刚刚说完,突然觉得嘴唇被一片温热堵住,就像是绵绵的糖果,仿佛是春天来了。
······
(晚了点因为想写完这一章,梓博这个人讷言又淳朴,还不会说好听的甜言蜜语,但他大概是书里最幸福的人,希望大家都能像梓博一样,迎来充满香甜气息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