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inj精彩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269.縫合世界,無情掠奪(第二更)分享-jpk6b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看着那宽数百米的埋骨之河,总觉得这么直接冲过去并不好,万一幽宅的守护者直接开启了防护大阵呢?
化身黑皇帝,大张旗鼓地进攻,也许在主世界完全没问题,但在这种别人的主场却等同于找死。
他忽然想起了吕妙妙,如果吕妙妙在,估计会挖点儿土给他和琉璃涂抹一下,然后就可以悄悄混过去了。
夏极顿了顿,感应了下。
这里神通还是可以使用的。
顿时,他有了些安心。
但伴随而来的问题是,但凡超过十境的力量都会与天地形成一种交互,而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除非是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
夏极思索的时候,身侧的琉璃不停地趴下,又跃起,趴下又跃起…显得非常古怪。
当夏极看向它的时候,琉璃道:“从没用尾巴走这么远距离,站不动了。”
夏极目光看向远处的开阔地带,忽地轻声道:“琉璃,你站到那边去,做一点夸张的动作,吸引可能的观察者的注意力。”
“夸张的动作?”
“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些…”
“哦…那你呢?”
“我挖土过去…”
最原始的入侵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夏极说完,直接双手悄悄化龙爪,源自于自身的黑火引燃了一切眼前的物体。
他如同跳水一样,跳入了面前的土地,一转眼就已经去了极深的地方了。
琉璃:…
它仔细想了想,决定还是过去吧,总比呆站着好,真的很累鸟。
于是,小凤凰“跑”到了埋骨河边的一处视线通透的空地上,开始活动身体,做起令人觉得羞耻的“广播体操”。
心中默默喊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旋转跳跃闭着眼”…
这是自己唯一的朋友教它的。
不得不说,这还是很有用的。
这仿是带着BGM的舞蹈,很快吸引了对面幽宅里吴家弟子的注意力。
“(卧槽),那是什么?是绝地的奇行种发情了吗?”
“唔…这种舞蹈,应该就是在示爱,看看那不经意间从裙底露出的美丽羽毛,那跳上半空却不立刻落下的优美舞姿,我打赌这一定是个母的绝地种。”
“你去看看,说不定这绝地种爱上你了呢?哈哈。”
吴家就是这么的古怪,也幸亏夏极从吴姬处有了些了解,一定程度上了解行情。
吴家人可能会把一切东西都当做不正常,但唯独不会把那些一看就稀奇古怪的奇行种当做不正常,这也许和他们手持绝地令进入绝地的丰富阅历有关系。
而奇行种做出夸张姿势去示爱,也是很正常的事。
琉璃却跳的很开心,也很认真。
做完了一套,它开始做第二套。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二二…
三二…


黑皇帝的黑色火焰,实乃是开道的第一神器。
夏极在地下世界遨游着。
期间,也多亏了他对危险的感应无比强烈,否则怕不是早死了。
为什么?
因为地下居然还有空间缝隙。
整个吴家的一重天,就好像是缝缝补补才产生的。
线崩动了,自然就是空间缝隙。
夏极忍不住想,难怪帝令这种东西能分裂三分之一的领土,换做苏家,根本没这东西。
而吴家显然也是无比特殊的,因为它联通了许多绝地。
简而言之…
这里可能是一个诸天中转站啊。
夏极靠着自身的力量穿过了暗藏空间缝隙的地下,又游过了超强度腐蚀性的埋骨之河,进而又进入了一片比钢铁还要硬上许多的地基,略作感应,他大概明白自己是到了幽宅下方了。
他花费了一点时间,寻找到了一个自然至顶的通道,然后以上古太上的五行水术,化作了一滩水攀附着墙壁,缓缓上去了。
幽宅外的情况他通过吴姬已经知道了,但里面是啥情况却还是两眼一抹黑,他开始了勘察,而这还需要些时间。


“世家比试到此落幕!这十位之中最优秀的世家弟子乃是苏家弟子苏剑,恭喜他!”
一些零散的鼓掌声里。
那站在中央的乃是一个眉清目秀的苏家少年。
虽说是少年,但因为经常生活在苏家的缘故,其实也已经活了五十多年了。
此时,苏剑扬声道:“愿把我的荣誉献给我苏家家主——苏月卿!”
又是一阵鼓掌声。
间或夹杂了一些不屑的目光。
而苏剑神色飞扬,想起如今的苏家家主,他心底就忍不住既是崇敬,又是憧憬。
家主那般的绝色美人儿,到如今还未有伴侣,真不知道谁能一亲芳泽。
他忍不住想起家主那柔弱无骨的姿仪,那如梦似幻的面容,便是那小足的脚面都宛如冰雪覆盖火焰,让人口干舌燥…
如果能和家主这样既美艳,又位高权重的女人睡一晚,简直是立刻死了都愿意。
现在的家主应该正在赶来的路上吧?
真希望早点能看到她。
苏剑在一片欢呼声里,便走下了埋骨深坑。
此时…
那名穿着骷髅纹袍的男子站立在埋骨深坑之上,继续高喊着,“下面就是对于死亡的生命献祭,也是对这一对新人的最大赐福。
八位十一境的奴仆,将只有一人可以活下来,他的存活预示着最强的生命力与最好的幸运,而其他的亡者将以生命祝福这对新人。”
白叶孤听到喧闹声,便是漠然的起身。
埋骨深坑四周的地下房间里,光线无比阴冷。
白小叶拉了他一下,轻喊道:“哥哥,活着回来。”
白叶孤神色冰冷,挣脱了她的手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忽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牌往后丢去,继而再不回头。
白小叶穿着黑色上衣,修长双腿如紧贴一起的藕段,红唇、琼鼻、微垂的眼眸都透露出精致感,气质清爽,举手抬足有着一股大小姐的风范。
她双手一捧,接过那远远儿投来的玉牌。
牌子是白叶孤的积分令牌,里面蕴藏着白叶孤所有做任务得来的积分。
白叶孤走出了地下房间,站到了一个可以被随时推出的临时间。
他神色平静且漠然地注视着远处。
高台环拱,俯瞰的皆是权贵。
而他生来就是帮吴家执行任务,也是生死完全不由自己的人。
他不敢去摸项上的狗圈,他害怕自己对自由产生奢望。
“放开你的心,我能赋予你力量,让你度过此时的难关。”
一道奇怪的从他心底响起。
白叶孤闭上眼,终于来了。
前些日子他外出执行任务,遭遇了一次不能被归为天地异象、却也类似了的暴风雪天气,他为了躲避风雪而在一处山洞里待了一晚。
当晚他做了一个怪梦,那梦极长,非常逼真,梦里,他成了一个叫做杨魏的人,在一个奇怪世界的孤儿院里生活了很久。
醒来后,天地放晴,而白叶孤只觉得自己躯体里似乎多了个什么存在。
但幸好,那存在好像未曾说话,或者未曾醒来,直到此时。
白叶孤静坐在临时的出战隔间,看着远处刚刚开始的第一轮厮杀,而他是第三轮。
这厮杀时间可能长,可能短,而吴家奴仆里有不少强者,他身为刺客真不知道是否可以撑过去。
他在脑海回应道:“我不信你。”
那声音很快回应:“我是你的前世,敞开身心,你我将共存。”
白叶孤愣了下,忽然道:“你是…杨魏?”
“是,也不是。我是杨魏,却也是前世的你。”
“我还是不信你。”
“你快要死了。”
白叶孤不再说话,盘膝而坐,养精蓄锐,目光时不时睁开,看向远处的对战。
铁栏外,在一片高台的欢声笑语之中,两名吴家的奴仆已经生死相搏了起来。
也许他们平日里还认识,还是好友,但此时却只能活一个。
两道身影不停交触,刀剑碰撞着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十一境力量带来的气流纵横不息,而深坑里的灰色骸骨被这震撼的力量带的不停翻滚。
激战,可谓惨烈。


夏极完成了勘察。
他在三番五次的确认之后,明白自己必须同时杀死身处四个小阁的吴家精英弟子,否则很可能遭遇到大阵的袭击。
而这些吴家精英弟子里竟然还有两个是灵体状态。
而能够被安排值守此处的,必然都是吴家中的佼佼者。
但确认了目标后,夏极反倒是舒了口气。
紧接着,他将整个幽宅里所有的守卫全部确认了一遍。
合计十三人。
那…
就一起杀了吧。
此时…
几名吴家弟子正站在高处,凑在一起眺望着远处那“绝地奇行种的示爱舞蹈”,看的美滋滋的,却丝毫没察觉到身后一道阴影的靠近。
其实,就算他不看,也不可能察觉到夏极的靠近。
“别说,跳的还真不错,看那婀娜的身形,肯定是个很漂亮的奇行种。”
“如果还长了张女人脸,那可就更好了。”
“太让人兴奋了,那白金色长袍里,裹着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副娇躯…不行,我得去问问那位美丽的奇行种小姐是否有了契约者。”
“真可爱,它又在旋转跳跃,却不落下了,真想躺在它的裙下看它舞蹈。”
“受不了了,我去看看,我一定要去看看…反正这里值守的人很多,也从不会出事,我去一看就回来。
窈窕奇种,君子好逑。即便家主知道了我擅离职守,也必不会怪罪,而这也会在我吴家传为佳话吧。”
夏极默默听着这让人无语的对话。
吴家,是变态世家吗?
他不再倾听。
那一滩水体在角落阴影里凝聚成人形。
夏极手指敲了敲地面。
哚。
一声细微的轻响传出。
但再细微,却也能被众人听到了。
可他们即便听到了,也只是一惊。
紧接着,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
好似一股茫茫的天地之威彻底镇压住了他们。
还未等他们有所反应,夏极左手随意一握。
十二境的威能向着他神识锁定了的十三人碾去。
嘭!嘭!嘭!
一瞬间,不停的房间,不同的地方,十三团血雾同时炸开,无论实体还是灵体都已在这随手的轻轻一捏间,爆开了。
夏极速度极快,他在做完捏这个动作的时候,已经把手中的帝令扔了出去。
帝令自行地飞在空中,向这一处奇异的磨盘插去。
哧!!
帝令插入磨盘。
磨盘浮现出灰色纹路,那纹路构成了地图形状,并且形成了均匀的三份。
这一块帝令则恰恰是落在北方的那三分之一处。
只是一个瞬间,夏极对三分之一的吴家有了概念。
庞大的信息流涌入他脑海之中,即便是他也只觉脑神经猛然充血涨开,很是疼痛。
他瞬间明白,自己这用法还算是过于粗暴直接了,吴家人使用肯定是有着中间仪式的,否则这种程度的信息量能一瞬间把人给冲成白痴。
他咬着牙忍了一会儿,脑海里的涨痛便缓缓舒解了,信息变得清晰了起来。
吴家的一重天,真的是非常非常之大,大到难以想象。
毕竟谁会想象到一个小世界居然会和整个大商差不多大?
而夏极的这块帝令有着掌控吴家北地的效果,他现在可以随时把整个北地从吴家“撕”出去。
对。
就是撕。
吴家的世界根本就是缝合起来的。
而帝令的作用就类似于“镇压”。
帝令并不会让你在这片土地上拥有上帝一般的威能,但却可以让你确定这片土地的出入口。
压下帝令,小世界即落下。
抬起帝令,小世界即被撕开。
夏极忍不住赞赏了一句,哦,感谢鬼帝。
然后,他毫无犹豫,直接以意念动用了帝令。
他要把整个北地的吴家拖入黑暗,然后重新确定出入口,让这片世界成为自己的后花园。
嘭!
嘭!
嘭!
难以想象的世界震荡,传遍了整个吴家。
所有人都无法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但却也没有人恐慌,因为世家有着强大无比的护族大阵,在这主场,没有外敌能够入侵。
而在侧殿黑暗里,正笼着大红头盖的新娘子身形一动,便是消失在了阴影里,她知道,夏极开始行动了。
而坐席上,原本正翘腿吃着绿葡萄的苏妲己面容忽然变了,她蓦然起身,微微侧头一看,与她一同起身的还有一位神家的男子。
那男子极丑。
因为夏极的缘故,苏妲己对他身边人曾有过了解,所以这一瞬间,苏妲己判断出了这神家男子的身份——曾经的大商六皇子,夏风。
但如今,怕该已是神家老祖神风了。
苏妲己与神风对视一眼,两人消失在了原地,向着动感的源头飞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