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zp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828、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6xvyv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巨浪翻滚,百米有余,宛若一头洪荒巨兽,张牙舞爪,向前奔袭。
郑拓催动坐下太极船,小心翼翼靠近巨浪,整个过程并未出现意外,顺利来到巨浪身下。
抬头。
望着足有百米高的巨浪,郑拓内心中之中顿生一股无力感。
他摇了摇头,对于能否吃掉巨浪加持己身,心中已有答案。
修行,终究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向上攀登。
想一口吃个胖子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在吃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某些意想不到的局面。
郑拓不喜欢意想不到的局面,他喜欢按部就班,没有任何危险的修行。
没有尝试性吞噬巨浪,他便是躲在巨浪背后,盘膝端坐太极船上。
自己刚刚成为中浪,需要检查一番自身状况,在继续吸收浪花提升修为。
盘膝端坐,五心朝天,郑拓细细感受阵道之法的修为怎样。
不得不说。
在经过于这片阵道海洋的修行后,他的阵道修为不仅仅有显著提升,更是让他的阵法之道越加圆满。
他曾经所修行的阵法之道在他自己看来完美无缺,但是在经过阵道海洋的洗礼后,还是发现许多能够继续提升之处。
同时。
因为他认真修行的态度,导致原本并不完美的境界,全部达到完美。
虽然他现在仍旧只能布置出六阶阵法,但他相信,自己此时此刻所能布置出的六阶阵法,必将远远强于,曾经数百倍不止。
十阶阵法这位强大的老师,让郑拓受益匪浅。
沉下心来,感谢十阶阵法帮助自己同时,他准备继续修行。
因为太极之力缘故,他所在巨浪背后已无浪花出现。
既然如此,他便只能寻找巨浪附近的目标进行猎杀。
只是相对来说,巨浪附近的目标较远,猎杀起来,可能需要多耗费一些时间。
对此,郑拓暂时并无任何其它手段,只能在猎杀的过程中不断想办法改进。
哗啦啦……
太极锁链被他于头顶摇动,随后嗖的一声被他掷出。
太极锁链如一条黑白游蛇,转眼间将一朵中浪捆绑。
中浪试图挣扎,奈何太极锁链更加强大。
无奈。
他只能被郑拓拽到身前,张口吃掉。
嗯。
吃掉中浪后郑拓点头。
味道依旧是原来的味道,提升也非常显著。
不敢耽搁时间。
人王壁垒寿命有限,耽搁一秒钟都是一种损失。
手中太极锁链不断挥出,将周围中浪不断套住抓回,然后吃掉加持己身。
整个过程越加轻车熟路,效率也开始大大增加。
郑拓享受着此时此刻的捕猎手段,因为每吃掉一朵中浪,他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阵道之法有巨大提升。
他相信。
自己若能成长为大浪,阵道之法必然能够提升到七阶。
七阶阵法,对应修行境界中的王级。
自己若能布置出七阶阵法,王级强者,便无法将自己奈何。
在配合上自己超强的个人能力,回头运用得当,斩杀王级不是梦。
且退一万步讲,有七阶阵法在,自己就算打不过王级,逃跑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对七阶阵法的渴望,让他更加努力捕获中浪,以此加持自身,提升修为。
随着郑拓不断捕捉中浪,不断加持己身,他慢慢办法,自己吃掉中浪所带来的效果肉眼可见的减少。
原本吃掉一朵中浪能提升十个点,如今吃掉一朵中浪仅仅只能提升零点五个点。
其中差距之大,叫郑拓有吐血的冲动。
可吐血又能怎样。
作为中浪的他,只有吃掉中浪才能稳步提升修为,才能让自己基础打的更加牢靠。
如今的他。
若直接去吃大浪似乎也没有问题,只是那样的话,阵道之法上会出现明显的缺陷。
缺陷不能存在,郑拓如此告诫自己。
就算如今提升阵道之法的速度大大降低,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在修行上出现任何的缺陷。
沉下心来,不急不躁,就算只能提升零点五个点他也要认真以对,不可有丝毫马虎。
细节决定成败。
看似无用的细节,若串联起来,便是能够决定他未来高度的地基。
郑拓深知其中道理,不急不在,稳住别浪,继续捕猎中浪加持己身。
修行,在不知不觉中提升。
郑拓计算着,自己足足吃掉三万朵中浪后,终于感觉到自身达到突破的临界点。
与此同时。
他所盘踞的巨浪出现不稳定波动。
那不稳定波动宛若触手般向他探来,看上去一副要将他吃掉模样。
但是因为有太极船的缘故,巨浪的如触手般的波动,只能在他身边徘徊,根本无法靠近分毫。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太极船后撤。
后撤过程很顺利,而来自巨浪那如触手般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巨浪很特别。
就算阵道之海广阔无边,但也没有多少朵巨浪存在。
所以。
巨浪想要吞噬巨浪加持己身几乎不可能。
既然不能吞噬巨浪加持己身,那么唯一提升自身修为的方法,便是吞噬比自己弱小的大浪。
大浪在阵道海洋中倒是比较常见。
郑拓因为即将晋升为大浪,所以被巨浪感知,有将他吞噬之一。
好在他躲得快,就算有太极船保护他也不敢冒险与巨浪硬碰硬。
碰赢了,自己什么都不会得到。
碰输了,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又要从小水滴,一点点开始修行。
如今时间紧迫,他可不想浪费一分一秒。
暂且远离巨浪,但并未脱离巨浪范围。
仍旧在巨浪的庇护之中航行。
毕竟。
郑拓即将成为大浪,他需要一个相对来说安全点的地方突破成为大浪。
观察周围,并无危险。
他当即催动太极锁链,一口气捆绑来十枚中浪,用作突破所用。
没有丝毫犹豫。
张口。
将吃掉其中一枚中浪,细细感受是否能够突破。
在细细感受下,差点意思,他则继续吃掉一枚中浪。
如此,在吃掉第五枚钟中浪时候,郑拓感觉来了。
他开始不断膨胀,膨胀,膨胀,呼吸间化为一朵大浪。
化为大浪的他,顿时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所有一切在他眼中变得更加清晰,目所能及也变得更加遥远。
同时。
他看向周围,试图观察自身所处位置是否存在危险。
这一看,郑拓当即整个人傻在原地。
目所能及之处,并非全部都是阵道海洋。
没有错。
他此时此刻所看到的场景,并非是一片海洋。
如果他此刻看到的场景像什么,或许,更像是一条宽大到近乎没有边际的通天河。
他没有在海洋中,而是在一条河里,因为他看到了两侧的岸边。
岸边之上,有古树林立,有小草鲜花陪伴。
甚至。
在某个不经意间,他看到了某些生灵于森林之中活动的影子。
如此更加说明,他压根没有在什么阵道海洋之中,他所在的位置,实际上就是一条比较宽大的河流而已。
而他。
只不过是这条河流中一朵看起来比较大的浪花,仅此而已。
深深的震撼让郑拓久久楞在原地。
最后。
他只能感叹,十阶阵法的玄妙太过超乎想象。
这里哪里是什么阵法,这简直就是建造了一片真实的世界。
在这片世界中,有山,有水,有鲜花,有小草,有生灵,有万事万物……
郑拓一直在摇头,表示太不可思议,简直太不可思议。
人王壁垒简直就是一件奇迹,根本不是什么阵法。
作为一名阵法师,郑拓被此时此刻的人王壁垒所折服。
同时内心之中期盼着,自己也有一天能够布置出这般波澜壮阔,宛若一片世界般的十阶阵法。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郑拓在经过短暂的震惊过后,他开始审视自己此时此刻的状况。
首先。
他感受到了危险。
危险来自于身前巨浪。
巨浪虽然畏惧他的太极之力,可并没有中浪那般害怕。
甚至。
巨浪在他成为大浪后,有对他出手将他吃掉之意。
对此,郑拓只能选择松开捆绑巨浪的太极锁链,离开巨浪庇护范围,独自进入阵道河流中生存。
离开巨浪,危险当即解除。
而身为大浪的他,在阵道河流中完全有能力横着走。
巨浪不多见,大浪才是阵道河流真正的霸主。
就如同东域。
传说级强者不多见,王级才是真正统治东域的存在。
大浪在这条阵道河流中的地位,就如同东域之中的王级强者。
而郑拓这一朵大浪,显然并不会甘于寂寞。
他需要吞噬更多大浪加持己身来提升修为。
但这定然是一个缓慢且持久的过程。
大浪与中浪不同。
大浪已颇有灵性,宛如生灵,在吞噬时会出现激斗局面。
对此,郑拓先让自己有一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回头出现问题而有所慌乱。
在准备充足后,他选择好目标,催动手中太极锁链。
太极锁链哗啦啦作响,将一朵大浪捆绑。
大浪有灵,挣扎着,欲要挣脱太极锁链捆绑。
可惜。
它不是巨浪,仍旧能够被太极锁链所克制。
郑拓双手用力,将那大浪拖拽到自己身边。
望着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大浪,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压力。
大浪也分强弱,也分大小。
他才刚刚成为大浪,可以说是大浪之中最弱者。
身为最弱者的他,想要稳步提升,最好的方法似乎是吞噬中浪,而不是直接对大浪出手。
不过郑拓既然对大浪出手,自然便有他的准备。
“兄弟,对不住了。”
郑拓嘿嘿一笑,身后出现数十枚铁拳。
铁拳之上,太极之力弥漫,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力量。
那被郑拓捕获的大浪见此一幕,猛然打个冷颤。
很显然。
他身为一朵大浪,纵横阵道大河已有些岁月,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家伙啊!
“嘿嘿嘿……”
郑拓笑容过后,当即出手,打出一套赫赫有名的太极神拳。
嘭嘭嘭嘭……
太极神拳打在大浪之上,宛若打在血肉之上,发出嘭嘭嘭让人血脉喷张的声音。
只是在太极神拳的狂轰下,大浪被打的没有一点脾气,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
嘭嘭嘭嘭……
太极神拳一顿狂轰乱炸,大浪被削弱到不成样子,直到气息比郑拓弱上三倍为止。
差不多可以了。
郑拓停止挥舞太极神拳。
望着倒在自己身前奄奄一息的大浪。
他心念一动,以太极之力化刀,将眼前大浪切割成一段一段。
如此情况下,相信大浪在大,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搞定大浪,他便以太极之力将小船保护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小船之中,郑拓开始享受美味大浪。
吃掉大浪的过程很快,但想要将大浪消化为我所用,需要的时间,远远比预想中长的多。
郑拓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遵守游戏规则,一点点消化大浪为我所用。
整个过程,郑拓专心致志,没有丝毫分心。
因为他之前已用太极之力将大浪打个半死,所以在炼化大浪的过程中,大浪偶有抵抗却完全不成气候。
炼化大浪的过程十分顺利,且所耗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要长的多。
郑拓对此暗自思量片刻,便继续以太极锁链捕捉大浪吞噬。
因为他对大浪的捕捉是有选择性的,所以捕捉的过程中并不会出现太多意外。
待得将大浪捕捉完毕,便依照老方法先将大浪暴打一顿,将其打到奄奄一息后,在切成一块一块,搞定完在进行吞噬。
整个过程轻车熟路,搞定第二朵大浪后进行炼化。
炼化的过程仍旧十分漫长,郑拓对此依旧保持专注。
待得第二朵大浪炼化之后,郑拓按部就班,炼化第三枚大浪,第四枚大浪……
直到炼化第十枚大浪后,郑拓已能够根据本能,对大浪进行炼化。
如此这般,他在炼化大浪之余便能离开人王壁垒回到青青草原。
毕竟。
想要从大浪成长为巨浪,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那需要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短则百年有余,长则数百年不等。
郑拓离开人王壁垒,回到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风景如旧,仿佛他昨日才刚刚进入人王壁垒一般,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
冥神带领十二神将修行之中,人王壁垒能够很好辅助十二神将修行,让他们获得前所未有的修行经验。
但是郑拓在看向自己提前设置好的钟表时,面部表情相当精彩。
因为根据他所设置的时间显示,时间已过五年。
也就是说。
他在阵道大河中那看似仅仅只有几日的修行,外界实际上已过五年。
修仙问道的奇妙之处,果真时刻让人感觉到何为不凡。
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郑拓对此已没有太多感觉。
修行至今,已有百年时光。
可他心态却亦如二十几岁的青年一般,完全没有任何老年人该有的心态。
修仙者本身便异于常人,有如此变化,也在常理之中。
心中想着,没有打扰十二神将与冥神。
他进入神魂界,通过与神魂界连接的落仙塔回到落仙宗。
如今的落仙宗经过五年发展,已完全步入正轨。
落仙宗势力范围内,一百零八座城邦组成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大阵,亦如他五年前在会议上提出的建议。
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大阵,不仅能有效保护城邦中的子民,更能在危险来临时,拯救所有人。
同时。
因为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大阵的存在。
导致落仙宗对自身疆域的管理大大加强,使得原本混乱的局面平复下来。
那些涌入落仙宗疆域的凡人与修仙者被妥善安置,各司其职,生活在落仙宗疆域之内。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落仙宗疆域内的总人数突破一百亿大关。
一百亿人,对郑拓来说,也是无法想象的数字。
且这个数值还在不断攀升,因为落仙宗的政策,加上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大阵的出现,导致越来越多的凡人与修仙者投靠落仙宗。
如此多人投靠落仙宗,除了落仙宗的政策以民为主外。
在有就是帝都的大力扶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经过影魔之劫事件后,帝都明显将八大宗门分成三六九等。
其中。
落仙宗与八仙山是帝都的主要扶持目标。
因为这两处地域人族最多,其余仙门则都是异族居多。
帝都作为以人族为统治核心的地方,肯定要帮助人族大力发展。
如此。
起码不用担心出事后其它异族跑路。
政策的倾斜,让更多凡人与修仙者持续向落仙宗迁移。
而落仙宗因为有帝都的支撑,可以说来者不拒,只要是迁移过来的人族,皆全部接纳收下。
郑拓在了解到如此信息后,并未说什么。
有云阳子师伯在,相信其会把握其中尺度。
毕竟。
人越多,越不便管理,越会多生事端。
希望落仙宗内部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在了解一番落仙宗实施情况后,郑拓回到自己的落仙山。
落仙山风景如画,亦如曾经模样。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和谐与美好。
“你还知道回来?”
林小娄看上去颇有几分不满。
“师姐理解,闭关而已。”
郑拓微笑着回应。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五年时间不曾见你,原来是去闭关。”
林小娄越加的雍容华贵,明明还是一位含苞待放的女子,却给人一种妇女之感。
“小楼姐,最近可有何种大事发生。”
郑拓见眼前的林小娄竟然只是以替身灵符变换的替身,想来其本体应该非常忙碌才是。
作为落仙宗的大管家,林小娄的地位与能力,必然会在当今落仙宗的局面上体现出巨大作用。
“你还不知道吗?”
林小娄惊讶不已,不过随即便点头明白。
“你刚刚闭关出来,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郑拓见小娄师姐如此说话,便知有大事发生。
“实际上,事情的发生,你应该早有预料。”
林小娄开口道:“似乎是因为影魔之劫事件的发生,导致帝都给八大仙门通了气,表示有大动作即将发生。”
“大动作,帝都的大动作?”
郑拓想了想,帝都所言的大动作,怕真不会是小时。
“没有错,大动作,且根据宗主与娲奶奶推断,应该与东域之外的其它大域有关。”
听到此处,郑拓当即明白大动作为何。
人王壁垒仅剩两百年的消息,他让冥神告诉帝王,让帝王早做准备,以免到时候人王壁垒突然出现问题导致手忙脚乱。
现在看。
帝王早已知晓人王壁垒变故,加上小楼师姐所言,大动作与东域之外的界域有关。
那么大动作的核心思想一幕了然。
帝王打算趁人王壁垒还有威能时将其打开,引东域外其它实力入驻东域。
这也解释了为何帝都眼睁睁看着人族投靠落仙宗与八仙山不阻止,甚至支持这种行为。
待得东域外的势力进入东域,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此刻将人族集中在一起,明显要好过散落四方。
不得不说。
如此手段,郑拓真心佩服帝王的胆魄。
因为此刻引导东域之外的势力入住东域,可以说有风险,却也好处多多。
风险在于,引入东域之人,不知道会有何种手段,万一有第二个影魔之主,东域怕是会更加危险。
好处在于。
人王壁垒老骥伏枥,还能在坚持两百年。
两百年说长也相当长远,足够威慑进入东域的其它界域之人。
毕竟。
东域外界之人可不知道人王壁垒仅仅只能坚持两百年。
相信在这两百年时间内,东域慢慢便会与外部势力融为一体,从而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相信。
这便是帝王想要看到的最好结果。
甚至到最后,东域会变得与其它界域一样。
只不过东域是仙路起点,会变得更加热闹而已。
以进为退,化被动为主动,让东域无缝融合其它界域。
同时有人王壁垒威慑,可以保证自身安全。
这一步的确是一步险棋,走错万劫不复,走好整盘棋都将被盘活。
不管怎样,对东域来说,这都是最好的方法没有之一。
起码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不至于当人王壁垒消失时,有无数外部实力虎视眈眈的一口气杀入东域,造成更大的混乱与变革。
郑拓心里想着,简单与小娄师姐交谈一番。
他并未将人王壁垒等自己猜测告诉林小娄。
想来。
人王壁垒仅剩两百年这件事必然是绝密,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风险。
若整个东域都知道人王壁垒仅剩两百年,那帝王的计划肯定就会落空。
计划落空也就代表着,东域必会迎来一场比影魔之劫还要残酷的劫难。
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林小娄听郑拓所言,便是诉说着关于此事的理解。
二者谈了许久。
其中。
不仅仅包括帝都之事,还有包括落仙宗,包括周围人之事。
而郑拓比较关心的便是自家师妹神仙儿。
神仙儿性格依旧,五年已过去,仍旧没有长大的痕迹。
现在。
其为一百零八城某一成的城主。
听说是其主动要求,原因则是其想当城主玩玩。
神仙儿作为落仙宗标志性人物,加上郑拓的面子,云阳子便也同意,让其任性下去。
“仙儿做城主?”
郑拓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一副画面。
毕竟。
当初仙儿成为长老后可是嚣张的很,整日里带着她的小姐妹们四处惹是生非找人打架。
如今作为城主,怕不是会有更加出格的事发生。
对此,郑拓选择不予理会。
有小白看着,仙儿不至于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加上在落仙宗势力范围内,仙儿若有事,他能第一时间赶到。
如此。
他便放任仙儿去任性玩耍。
毕竟。
仙儿的存在,对他来说有警示作用。
仙儿越是童真未泯,他便越是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该如何前行。
对于仙儿他只能派出傀儡暗中保护。
除了仙儿。
落仙宗的几位名人他也多有关注。
经过影魔之劫后,大家似乎都变得更爱修行。
叶青青,武道,霸刀,雷九……
这群落仙宗的妖孽,东域之中的耀眼星辰,皆选择默不作声的修行。
要不闭关,要不进入七大绝地磨炼己身,要不暗中与实力相当的之人切磋。
不仅仅是落仙宗的妖孽们。
整个东域的妖孽们。
如叶无敌,霸皇,帝轩辕,长生子,不死神……
这群曾耀眼无比的星辰们渐渐淡出东域视野,如先辈一样,将东域让出,给予年轻一代更多的舞台。
“看来,经过一场大劫,妖孽们皆发现自己的不足,皆开始明白,名声这种东域最是无用,只有实力的强弱,才能真正决定一个人的地位高低。”
郑拓点头。
实际上他也有如此感觉,且比一般人还要深刻。
毕竟。
他亲自参与了与影魔之主的直接战斗,也亲眼见识到十二位传说大战影魔之主的绝世大战。
在那种级别的战斗中,名声屁都不是。
也好,将舞台留给年轻人,才是顺应时代。
郑拓对此颇有感悟。
下面。
他与小娄师姐进行一番深入交流后,小娄师姐表示自己要去修行,不能拖大家好的后退。
郑拓倒是蛮意外的。
他还是第一次见小娄师姐主动修行。
告诉一声师姐若有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后,林小娄回到密室闭关修行。
诺大落仙宗,独留郑拓一人。
莫名间,郑拓感觉到一抹孤独涌上心头。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孤独之感越加浓烈。
到头来,仙路,终究需要一个人走,终究是一条孤独之路。
“仙路本就如此孤独,习惯,是唯一能够对抗孤独的法宝。”
有声音从郑拓身后传来。
郑拓转头看去。
在看到是谁后,面色上说不出的古怪。
“师父!”
郑拓行礼。
没有错。
说话之人便是他的便宜师父无道。
不得不说,师父虽然便宜,但郑拓对师父的佩服当真是五体投地。
因为他师父无道刚刚离开,影魔之主便入侵东域,打的东域天崩地裂,日月陨落。
如今。
东域回复原本模样,勃勃生机,重归正轨。
师父他老人家巧不巧的竟然就回来了。
郑拓有理由相信,师父他老人家的离开应该是早有预感,所以其离开不是偶然,而是去避难了。
师父就是师父,苟之道,徒儿自叹不如。
“你我师徒无需多礼。”
无道老神在在。
看上去与郑拓第一次见时没有任何变化。
“师父,关于影魔之劫,你听说了。”
郑拓有意询问,想听听师父已经意见。
“嗯。”
无道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说。
“东域之劫,早晚而已。”
听闻此话,郑拓更加确信师父他老人家是去避难。
“对了小拓,我此次前来是想与你要些神魂液用用,你可有富裕,分我一些。”
无道脸不红心不跳,直接向自己徒弟索要神魂液。
若让外人听到,当真分不清谁是师父谁是徒弟。
因为二者的修为一样,都处于出窍期巅峰。
郑拓嘴角抽搐,眉毛乱跳。
他相信。
若非师父是想跟自己要神魂液,今日师父压根不会来找自己。
便宜师父叫着叫着,就真的很便宜了啊!
郑拓心里苦。
人家师父都将自己徒弟当成宝,整日呵护,生怕风吹雨淋。
自己师父可倒好。
知道要出事一声不吭自己先跑路,将徒弟仍下管也不管。
这也就算了。
可以理解为锻炼自家徒弟任性。
毕竟人是要经历磨难才能成长的。
但是……您老人家这一回来就向徒弟我要灵物是怎么回事儿。
话说。
师父你咋知道我有神魂液。
关于神魂液之事,怕是只有自己仙儿小白还有心魔知道。
心魔不会说,仙儿与小白又发过誓。
郑拓相信,师父的身上肯定有猫腻。
算了算了。
他想了想,觉得就算知道师父身上有猫腻,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得知。
凭借师父的谨慎程度,不可能给自己露出一丝一毫的马脚。
“师父,你要多少神魂液。”
郑拓询问。
既然师父已知神魂液之事,他便干脆大方承认。
“不多不多,半鼎就好。”
无道表示,我要的不多,分我一半就好。
听闻此话,郑拓满头黑线。
还真是自家师父,该贪的时候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郑拓内心之中是拒绝的。
这么一个便宜师父,关键时刻还掉链子,还分石鼎中一半神魂液给其使用。
自己是不是太贱了一些。
不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
师父毕竟是师父,也是自己的大腿。
能让娲奶奶叫前辈,甘愿成为其跟班的师父,他相信绝对是一条可以抱的大腿。
取出石鼎中一半神魂液分给师父无道。
望着被师父收起的神魂液,郑拓的心在滴血。
神魂液来之不易,自己修行神魂全靠他。
这一下子就分出去一半,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小拓,好好努力,加油。”
无道拍了拍郑拓肩膀,屁颠屁颠离去。
郑拓当即傻在原地。
一半神魂液就换来一句加油,我郑拓什么时候做过这么亏本的交易。
郑拓手捂胸口,心好痛,感觉不会在爱了。
就在他品尝悲伤时,自家的便宜师父无道又拐个弯回来了。
郑拓见此,当即露出喜色。
难道师父回心转意,有绝世法宝传给自己不成。
就在期盼的眼神中,无道用一种你可以的眼神望着郑拓。
他开口道:“小拓,还有落仙醉没,给我来两坛解解馋。”
郑拓:“我……”
我……
我……
我……
我可以说脏话吗?
郑拓感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可他看着师父无道那真诚,完全没有任何害臊波动的脸庞,郑拓摇头。
算了算了。
谁叫是自家师父,忍着吧。
郑拓无奈,取出两坛落仙醉,交予师父拿去。
无道没有客气,将两坛落仙醉取走。
“小拓,加油。”
无道拍拍郑拓肩膀,加油二字听上去是如此廉价。
郑拓点头,算给予回应。
无道满脸欣慰的转身离去。
可算送走了。
郑拓擦擦额头冷汗,准备进入神魂界,看看自己神魂道身修行如何。
他还未动,无道又从远方归来。
见此。
郑拓简直无语。
师父啊师父,你徒弟我身上真没有好东西了。
你就行行好,别在我身上搜刮了行不。
郑拓心中抱怨着不满,望着师父无道第三次降临。
“小拓,刚刚走的匆忙,忘记一件重要之事。”
无道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兽皮。
郑拓顿时心中一动,感觉事情不对,师父难道有大事求自己。
不然。
其何故如此献殷勤。
心中警惕,同时问道:“师父,此物是?”
“此物是一张地图。”
无道解释道:“我曾在灵海之中游历,偶然获得的一张地图,细细品来,此图应该是一张藏宝图。”
“藏宝图?”
郑拓大为不解?
既然是藏宝图,师父为何不亲自去寻,反而给我。
其中怕不是有什么猫腻不成?
“没有错,此图之上指引有一处宝藏,经我观察,那宝藏八成是九大灵果之一的合道果。”
“什么?合道果?”
郑拓惊叫出声,已不在淡定。
“师父你是说,这藏宝图所标记的宝藏,便是九大灵谷之一的合道果?”
郑拓在三确认,想知道真假。
“没有错,的确是合道果。”
无道点头,确认真假。
听闻此话,郑拓感觉自己的小心脏砰砰乱跳。
合道果,也叫王果。
因为这合道果的最大用途,便是帮助出窍期强者踏足合体期。
拥有合道果便能百分之百完成合体,从而达到王级。
郑拓万万没想到,便宜师父竟然拥有一张合道果的地图。
自己若能得到合道果,便能百分之百完成合体,踏足王级。
百分之百成功对他来说,充满了迷人的诱惑。
“拿去吧。”
无道将地图递给郑拓,“你实力已达出窍期巅峰,相信合道果对你有大用。”
终于。
终于。
终于。
无道终于做了一件师父该做之事。
只是郑拓稍显犹豫。
“师父,此物若给我,您怎么办。”
在郑拓的感知中,师父的实力也只有出窍期,根本没有王级气息。
合道果这种级别的神物,对师父来说,想来也是有大用途的。
“无妨。”
无道背负双手,眺望远方天际。
在他的目光中,郑拓看到了一丝丝的惆怅。
“小拓,藏宝图交给你我是放心的,毕竟你若能得到合道果,便能将实力提升为王级,同时……师父也可以借光用一些合道果不是。”
郑拓:
我……
我……
我……
我真的很想骂人,超级想的那种。
敢情师父你将这藏宝图交给我的目的,就是将我当成工具人,帮你找回合道果。
郑拓忽然发现。
自己在师父面前,慌张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谨慎可言。
师父当真是师父,稳得一批。
“小拓,我知你心中所想。”
无道似看到郑拓心思。
“此次寻找合道果之行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历练,东域的天空太小,小到你刚刚展翅,便已遮蔽这片天空。”
无道言语平淡,听在郑拓耳中,竟有一丝温暖。
“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对你来说,有好处。”
面对师父如此温柔言语,郑拓心中暖暖的。
虽然师父非常不靠谱,但其言语中对自己的关心,他能清清楚楚感知。
能被人记在心头,总归是一件让人暖心之事。
何况师父说的没有错。
东域对他来说太小太小了。
同代之中,早已没有人能够给予他构成威胁,甚至让他提起兴趣一战之人都没有。
在这种环境中,他属实难以成长的更加完美。
倒是灵海地域宽广,其中妖孽人物数不胜数,去看看倒也无妨。
当然。
主要目的是为了合道果。
合道果到手,他会立刻返回东域。
外面的世界看看也就算了,他可没有常住的打算。
收起师父给予的藏宝图,郑拓心中总算找回些许平衡。
看来这个便宜师父还是有些用处的。
但是……
当他打开藏宝图准备先观摩一番时,整个人当场傻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