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j1m火熱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七月葫蘆-第370章 進擊的子車分享-7bnj7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议员,那个胡德家族有人越狱了!”
“什么?”
新的一天,新的懵逼。
刚从房间里穿好衣服出来的柴安平人有点犯傻:“谁跑了?”
话说以皮城这种科技城市而言,还有罪犯可以越狱吗?
“是那个叫做坎普·胡德的大少爷。”
“竟然是他?”
柴安平想起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坎普:“那联合议会可有的忙了。”
作为参与过胡德家族财产的瓜分会议的人,他自然知道这种突然被抄家的寡头还藏着多少好东西,这些也是胡德家族的血脉还迟迟没有被送上日之门的绞刑台的原因。
而坎普·胡德显然是重中之重。
“商会那边怎么说?”
“根据仪器的检查,皮城警局声称是一头可以雾化的亡灵潜入到监牢里将坎普·胡德带走的。”
“亡灵?!”
柴安平倏然眉头一挑,塞拉斯这家伙……怎么又跟坎普·胡德扯上关系了?
要说这劫狱的是什么陌生的亡灵,柴安平可不信!
“让使馆的人提高警惕,轮值的人要翻倍。”他说道:“谨防胡德家族的残余势力狗急跳墙,实在不行就寻求皮城官方的庇护,毕竟是他们搞出来的破事……”
“是!”
摇了摇头离开使团,柴安平今天直接前往了给黑默丁格他们准备的工坊。
明天就是皮城的进化日开幕式了,黑默丁格他们本质上作为学院的研究室,同样有工作要求。
当然以他们的能力早就做好了在展览会上展示的展品。
来到他商会名下的工坊,柴安平先是绕着自己的产业走了一圈。
这处工坊沿河而建距离时钟学院不远,方便黑默丁格他们来这里“上班”,占地大概有一千多平,不算什么大工坊跟祖安的工业区完全比不了,但是里面是小而精,什么精密昂贵的器具都有。
这样一座工坊的造价非常惊人!
再次走到门前头,顺利通过身份检测进入到工坊里。
柴安平在一台主体形似巨型齿轮的圆形机械面前发现了约德尔人的踪影,在他身边的还有他的一众学生,都在拿着纸笔听大头在讲解各种工坊装置的用处和用法,艾克也在其中,听得非常认真。
这种充满了机油气味和齿轮嵌合轰响的环境,简直就是他的最爱!
“黑默丁格教授,早上好。”
“唔,雪莱董事,日安!”黑默丁格闻声抬起头来,朝着柴安平温和笑了笑。
他的学生们也赶紧恭敬地跟柴安平打招呼,作为这样一座工坊的主人,是他们大部分人这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
他们只是辛劳的打工仔而已。
“不用拘束,教授,这里的设施还满意吗?”
柴安平拍了拍身边的操作台:“要是有其他的需求,还请尽管向工坊的主管申请。”
“这里已经是极为专业的研发工坊了!”黑默丁格感慨道:“为此我还不得不向我的学生们介绍这些新设备的用法……”
“你们满意就好。”
柴安平笑道:“机甲的维修工作就依靠你们了。”
此前他们已经和黑默丁格达成了契约协议,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定的保密条款,这么重要的项目要说德玛西亚使团的人不上心是不可能的,契约是由专业人员制定,非常和谐的满足了双方的需求。
柴安平保障黑默丁格他们优渥的环境和收入,学去的知识不设限制,但是对于维修工作本身的具体情况却需要严格保密。
这些机甲将有相当一部分要送回德玛西亚,一方面可以在战场上发挥奇效,另一方面也是降低嘉文三世推行废除禁魔政策的压力。
等皮城的进化日风头过去,爱丽丝号就要开始第一次返航了。
他肩负着向国内传递使团阶段性成果的任务,同时也可以帮柴安平他们送点远洋联络的信件。
“那我就不打扰教授上课了。”
柴安平对着艾克点了点头,看他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神色便也放心下来。
这家伙要是再像原轨迹一样放弃学业直接投身祖安,自己做研究,对他而言可是顶级人才的损失!
他可是很期待黑默丁格跟发育起来的艾克能擦出什么火花的。
他接着巡查了一遍工坊的管理层,因为德玛西亚人手有限,而且术业有专攻,他们一行人也没几个擅长管理这种工坊的,所以工坊的大部分人员还是保持着原配,柴安平只把一些坚定的胡德家族拥趸踢了出去。
所幸并不影响工坊的运转。
郑重的叮嘱照看好黑默丁格这些人后他才离开了工坊,老板亲自现身吩咐效果肯定是单比一纸通知来得直接有效的。
礼贤下士这一套,在皮城这里还是很吃香的。
因为到处都是学者、技工的原因,实际上在这里大部分籍籍无名的学者想要进入大家族的视线都非常困难,寡头惯例是傲慢自大的,在这座巨大的城邦里有着数不尽的人才任他们挑选,所以像是柴安平这样重视新人的工坊主是很少见的。
他们通常都喜欢花大价钱去雇佣那些早已经功成名就的发明家!
现在在黑默丁格的团队里就有人在叽叽喳喳的夸赞柴安平的举动,这让她们感受到了校董对她们的重视!
尽管以他们的成绩想要入职一家大家族拥有的工坊也并非难事,但是作为新人却绝对不可能得到这种待遇。
“能遇上雪莱董事是你们的幸运,要珍惜机会。”
黑默丁格同样郑重的说道:“体现出你们的价值,不要寄希望于靠别人的好意过一辈子。”
“是,老师!”
其中,尤以艾克的声音最为响亮。
在之前很久的一段时间,他对那些刻薄、自大的皮城佬是无限厌恶的,他在祖安见识过很多比炼金男爵还要坏的皮城贵族,但是柴安平的出现改变了他的看法——呃,也不对,校董先生好像是外地人?
不过他对这座城市的恶感确实降低了许多,他身边善良的老师以及师兄师姐都足够温暖。
让他真正的感受到了学生生涯的快乐。
我一定要努力报答校董先生把我拖出泥潭!
少年的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好了……我们继续今天上午的学习内容,下午就要开始准备工作了。”
“是!”
……
子车手里抱着清洗干净的不锈钢盘,嘴角抿着有些紧张的笑容。
“早上好,金克丝。”
“已经是早上了吗?”
金克丝在狭窄的手术台上伸了个懒腰,又裹了裹扎克给自己盖的被子。
她虽然不怕冷,但是相较于地下的寒冷,她还是更喜欢温暖的被窝一点。
“让我再睡……五分钟喔。”
“亲爱的闹钟,就五分钟!”
子车脑袋里想着跟金克丝套近乎的办法,真难为他原本在队伍里一直被珍妮追求,现在角色转换他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尤其金克丝还是个不可用常理度之的疯子。
五分钟之后。
“金克丝,五分钟到了哦……”
“昂?”
金克丝眯着眼缝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听不见!”
“我是说,五分钟已经到了。”
“我以为才过了几秒钟!你这个闹钟可以关掉吗?”
“不,我不是闹钟,金克丝,我只是来提醒你起来吃早餐。”子车委婉的说道。
“噢!那你可真是个称职的服务员,我现在是在哪家酒店?”
金克丝撇嘴,接着试探性问道:“早上的菜单有鱼吗?”
“呃——扎克先生说早上懒得煮鱼……”
“他怎么可以这样?!”
金克丝愤愤地锤了两下金属床板,发出咣咣的响声。
“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可以弄给你吃。”子车的眼神微亮。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保证你要是做好了我立马就起来。”
“好!”
子车一口应下。
随后他三言两语说服了扎克答应将厨房借给他。
扎克心里不由生出一丝丝紧张感——他是不是该去精进厨艺了?
但是很快他想起金克丝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便又愤愤地丢下围裙离开了厨房。
“千万不要有大幅度的动作,否则你的伤口可能会裂开。”
“放心吧,扎克先生,我有分寸的。”
子车微微一笑,作为一个经常在险地出生入死的赏金猎人,他对自身的伤势还是掌握的非常清楚的。
“那就好。”
扎克不知道嘟囔着啥离开了厨房。
子车挽起袖子,在艾欧尼亚的时候,他出生的地方虽然不在海边,但是在进入教派之后他时常能跟着师傅碰到“鱼料理”。
其中他尤其喜欢一种保持了鱼全部新鲜口感的做法,那些技艺高超的大厨将其称为“刺身”,是一种在艾欧尼亚也属于少有人尝试过的美味料理,在皮城、祖安更是鲜有人能说出这种料理的名字。
刺身的灵魂在于利用刀工以及蘸料将鱼肉本身的所有鲜度都逼发出来,他的刀工勉强及格,但就算有所欠缺也肯定比祖安这种糟糕环境下诞生出来的工业料理来得精美啊!
他自信十足的片下肥美的鱼肉,不同的部分对于鱼肉的厚度有不同的要求,虽然大部分的刺身不需要经过烹煮,但是在其他的细节方面却是不逞多让。
对鱼肉的处理将直接决定能否发挥出一条鱼的柔嫩鲜美。
子车从冰柜里取出来冰块,将处理好的鱼片放在上面,为了满足金克丝的要求,他敢保证这绝对是他摆盘最认真的一次。
连他过世的老师都没享受到这种待遇。
“金克丝~”
“我的鱼料理做好了!”
扎克闻声赶来,他倒是要看看自己救的这个人类是不是也厨艺了得……
“咦?”
他疑惑的挠了挠头:“就这?”
“扎克先生,这可是我们家乡最美味的鱼类料理。”子车自信的勾起一抹微笑。
“我可真是不懂人类的品味了。”
“您试试?”
“算了,就这么点,我要是再分一份,金克丝等下得把我家给拆了。”
另一边金克丝已经闻到鱼味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
“天呐,大清早能被鱼叫醒,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呃,嗯???”
金克丝陡然暴怒的指着子车手里的盘子:“这不是还没煮吗?”
“嗯?不是,金克丝……这是我们家乡的特色……”
“你知道哄骗一位女士起床的后果吗?你这个混蛋!”
金克丝半跪在手术台上,猛地从空间装备里掏出鱼骨头榴弹发射器,狰狞的炮口直接对准子车懵逼的脸。
“嘿!不要在我的手术室里打架!”
扎克赶紧上前来按住金克丝的炮口:“沃利斯说这是他们家乡的特色,你好歹也等品尝过之后再……咳咳,总之这是人家的一片好意!”
子车看见扎克给他使眼色,便赶紧凑了过来:“尝……尝尝?”
他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刚才他是真的感觉金克丝要开炮了。
这个疯子!
金克丝看了扎克一眼,终于决定给他一个面子,便拿起筷子加了一片纤薄的鱼片放进嘴里。
她皱着眉咀嚼了一会,随即有些恶心的吐出舌头。
“呕!”
生肉滑腻的口感和微腥的味道是第一次吃生鱼片的金克丝完全没办法接受的。
“蘸……蘸酱!”
子车见状赶紧指了指碗旁边他调制的黑色汁水。
金克丝把筷子一拍:“这破玩意啥味道都没有,我干嘛不直接喝酱汁!”
……
子车日记节选一:
今天亲切的叫金克丝起床,珍妮说过,她做梦都希望我可以满足她这样的心愿。
但是似乎人类的快乐并不相通,她没有做出我预期的任何一种反应,我好恨。
可能是因为她没有看到我富有亲和力的笑容?
她请求我再睡五分钟,我答应了,并准时的唤醒她。
结果她说听不见,是我说话没有精神吗?
子车日记节选二:
我猜出了金克丝喜欢吃鱼,可惜以前在小队里都是珍妮负责做饭,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
但是幸好我还记得老师最喜欢的刺身生鱼片,这是我制作的最认真的一次,艾欧尼亚曾有教派声称包含在料理的心意一定会被接收到。
他们都是骗子。
子车日记节选三:
我被金克丝狠狠地揍了一顿,缝合的伤口裂开了,她的力气真大,难怪可以抬得动那么大的重炮。
伤口很痛,但是我不会怪她。
正相反的是,我还要向扎克先生学习厨艺,因为金克丝说他煮的鱼才是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