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zdn精彩絕倫的小說 仙宮-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驟然消失熱推-f4jka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不只是实力上,叶天在战术还有观察上同样胜过了付白。
这就等于叶天将对方所有自豪的方面全部打败,所以最后付白一脸平静,似乎就这样接受了失败的命运,无话可说。
看着接受命运平静死去的付白,叶天自语道: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手段?你只是速度快头脑冷静,为什么每一次我想施展仙术你都能从容地做出应对。你的追魂丝仙术那么好用,你不可能只用一次。”
事实上,这也是叶天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取胜机会的原因。
按理来说,他在万剑归宗和莲花步的造诣已经可以了,最起码施展时不会有什么动静。
可结果那怕是叶天切断了对方的追魂丝,每一次,他聚集灵气时,付白就会迅速反应过来。
修士的感知能力是有极限的,也不是毫无代价的。
除非神识化为神元,否则不可能时刻关注敌人的动静,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仿佛是预知未来的程度。
甚至,叶天的空间之法付白都能提前预判到。
不可能有人在激烈的战斗中还能有保持这样的警惕和敏锐感知力。
这绝对不是神识之力能够做到的。
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灵气的调动都在敌人算计中,这样的战当然会觉得艰难万分。
所以,叶天就猜测事情付白又动了手脚。
那种追魂丝隐秘而又强大,看上去没有强大的杀伤力,可威胁不小。
能够瞒过叶天神识的仙法并不多,付白不可能放弃这样的仙法。
所以刚刚,叶天故意让攻击落空,看上去是付白躲开了他的剑光。
可事实上,本来叶天出剑的目标并不只是打中对方。
然后借助道道剑气剑光,他果然感知到了空气中有轻微的灵气波动。
这种波动就算十分地注意也不一定能感知到,因为天地间同样是有灵气存在的。
只是,他的剑气剑光因为剑心通明的原因,本身就附有叶天的精神意志。
正因为如此,叶天才能感知到空气中那些微的违和感。
那个时候,叶天就知道这个付白在空中也布置了一些追魂丝。
每当修士聚集灵调转气时,空气就会有轻微的波动。
这是天地灵气被牵引的结果。
天尊级的修士是绝对感知不到这种涟漪,而且就算能也需要身处静室凝神静气才行。
在激烈的战斗中绝对无可能做到这一点。
可是付白借助这些肉眼看不到的追魂丝,却能够及时地把握到到自己灵气细微的变化。
这样的仙术非常有趣,叶天也是第一次见到。
之前的时候,他见过一些类似的手段。
只是都没有付白的这么有灵性有创意。
叶天猜测付白一定是在其中加入了神通之力,要不然单纯的仙法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能够瞒过他的神识,还能察觉到莲花步的征兆,这样的仙法绝对不简单。
普通仙法不可能有这样的威能。
这种仙术虽然没有直接的杀伤了,但是极为隐蔽,配合付白的修为确实能够起到奇效,一不小心就会吃个大亏。
而且在叶天修为不足的时候真的没有好地破解办法,因为这些细线密密麻麻无处不在,想要躲避也不行。
这种仙法只有强者才能驾驭,若是没有付白强大的战斗经验,过人的速度和反应能力,这仙法甚至还不如普通的杀招有用。
最后叶天索性将计就计,装作不知道追魂丝就在四周,然后给付白设下了一个圈套。
付白也没有辜负叶天的期望,一头扎进陷阱。
之后,叶天发挥出空间之法的最强威能,不但成功遁走,还用斩神剑反将了一军。
只能说他的陷阱就是为聪明人准备的。
正常情况,有追魂丝在,叶天很难直接威胁到对方。
他就以此为诱饵,等到最后一刻对方反应不及时才迅猛出招。
因为有着追魂丝的提醒,付白一度以为自己偷袭得手。
得意的仙术被自己反过来利用,付白受到的打击肯定不小。
杀人莫过于诛心,难怪最后付白近乎于放弃了抵抗,那不只是斩神剑带来的精神伤害,重要的出心态崩了。
处理完战场后,叶天微微绷紧了身体。
稍微发力,他就能如同猎豹一样在丛林间继续飞跃起来。
这个付白身上并没有通天建木令,看来这人是专门来追杀自己的。
可是以付白的手段抢夺一块令牌并不难。
叶天越发确定这次的通天圣地可能有古怪。
只是就算没有通天圣地,这古圣峰也别有奥秘。
他正好可以探索一番。
正思考时,他神识一动,察觉到身后一股明显的灵气波动传递过来。
叶天停住了脚步,向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人高速飞遁过来。
“来人止步!”他看出那只是一个天尊中期的修士。
不过他并没有大意。
“叶天是吧?我是金峰军团的孙振岳,闻名已久啊!”拿着金峰军团令牌的胖乎乎的修士一脸笑嘻嘻,显得非常无害,“以天尊中期的修为斩杀天尊后期的付白,阁下的实力天赋实在太惊人了。未来一定是一名厉害的军中统领!”
孙振岳言语间快把叶天捧上了天。
当然,叶天的表现值得这样的夸奖。
说起这些话时,孙振岳倒也不怎么违心。
他们这些所谓的军团修士,虽说是互为一体,密不可分,可那是对普通的依靠军阵的修士。
像叶天这种天赋绝佳的修士,自然不想彻底融入军团,放弃道途。
人家有实力有天赋还有一座城,随时可以该换阵营,可能根本就不在乎金峰军团的身份。
因此,孙振岳可不敢在叶天面前摆什么老资格。
要不然,被一剑砍了那也是白砍。
那怕是他一群手下,自身也是和叶天同级,面对叶天时,他也没有一丝托大。
不恭敬不行,没看吴家是什么下场,长老都死光。
这位可是真正的修罗杀神,煞气十足。
“既然是同僚那就不用这么客气。”叶天笑了笑,“孙道友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叶天又不是什么恶魔活着打脸狂人。
人家对他客客气气地,他自然也会以礼待人。
什么修罗什么杀神,那都是污蔑,不存在的。
叶天信奉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我犯我必定打死。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非常的无害而又和平。
“我们接到情报,有大量飞羽军修士来到了古圣峰,可是也没见他们抢夺令牌。”孙振岳一脸苦恼,“陈连峰将军一直追问这方面的情报,可我实在没有啊。我想问问叶仙主有什么线索没?”
如今他们所处的地方只是古圣峰最外围。
那飞羽军已经消失在了古圣山脉身处。
孙振岳手中的力量不弱,自身的实力也很强。
可他还不是敢贸然进入这片莽荒深处。
因为,他不是那些为了通天圣地杀红了眼的疯子。
孙振岳知道自己的分量,他没这个本事调查这件事。
可别人或许不能找到这些飞羽军,孙振岳相信叶天一定可以的。
得罪了一个地区霸主,结果这位杀神还是活的好好的,这就是本事。
“竟然有这种事。”叶天眼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可马上摇头道,“我也是刚刚来到这里,还莫名受到了袭击,并不了解情况。”
他没想到竟然从金峰军团这里获得了一个还算重要的情报。
一直以来,叶天都觉得自己不受军团的待见。
毕竟,他对金峰军团也只是表面加入。
这孙振岳眼巴巴地过来提供情报,还打探消息,倒是让他有点意外。
不过很快,叶天就明白了孙振岳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我就死心了。我这就回去告诉陈军将,这任务我接不了。”
一听叶天的话,孙振岳马上表明了态度,一点没有犹豫表示这任务太难,只能放弃。
很明显这个修士是将叶天当成挡箭牌了。
然后没等叶天有所表示,孙振岳就忽然拿出一块黝黑的泛着玄光木牌:“这是进入圣地的通天建木令,我是不会进入圣地的。皇都的舞台更加精彩,这个地方太小了,我在皇都等你。”
扔下通天建木令后,孙振岳就毫无留恋地施展身法走人了。
这令牌竟然是真的!
叶天捡起通天建木令,发现确实是通过圣地所需要的道具。
因为他用力一捏,这玩意丝毫不损,一看就不是凡物,像极了传说中的通天建木令牌。
想必这孙振岳不会特意拿个假货来欺骗自己。
等了一会,他发现对方确实真得就这么离开了。
这倒是没有出乎叶天的意料。
他收起令牌点头道:“看来不只是我一个聪明人啊。”
这通天圣地的确有问题,说不定就是一个陷阱等着人往里跳呢。
这样的事,他见多了。
之前在拜月城遗迹,姬南就曾经玩过这么一出,葬送了好几万修士的性命。
叶天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管多么这里有什么阴谋,敌人怎么强大,他都会战而胜之。
有了这通天建木令,理论上叶天就可以放弃战斗了。
不过,他想着多多收集令牌。
就算是个陷阱,叶天也要抓住机会历练一下。
刚刚的战斗,他开始领悟到虚空图以及造化图的一些要点。
从现在开始,他就要调整状态了。
凑齐通天建木令只是开始,最难的还在后边。
无数的疯狂修士是每一个修士前进路上一座不可逾越却不得不翻过的大山。
叶天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积极备战。
一段时间的休整,叶天的体力、灵气、精神都是到达最为鼎盛的时刻。
当然,这个鼎盛和平常的时候还是有点差距的。
在这古圣峰,那怕是叶天那寒暑不侵、宛如妖兽的体魄也不可能一直保持最佳。
一阵急行后,他已经来到古圣山脉深处。
这个地方危机四伏,各种难以想象的危险随处可见。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能够将状态调整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可以说,这些天,叶天一直在寻找战机。
别人是躲避战斗,他是寻找大战。
这有点超乎想象。
一路上,叶天碰到了好几个自以为是的修士,并且幸运又得到了一枚令牌。
那些人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十分凶狠,甚至这一片的妖兽都少了许多,显然让修士们给杀怕了。
叶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来到了这古圣山脉。
他一直寻找的飞羽军修士也是没用踪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即使是提前收集齐了两枚令牌,他也没有放弃继续历练。。
然后,飞奔中的叶天就感受到前方那几道隐约的杀意时。
这是进出古圣山脉的必经之路,他已经猜到这些人的目的。
无非是一些想着不劳而获的人,他们以为在这里堵截那些归来的人就能集齐通天建木令。
是打还是走?
这个问题没有悬念,仅仅只是一群藏头露尾的伏击者有资格让他退避吗?
那当然是不够格的。
其实,保险起见,叶天应该绕路的。
因为就算赢了这些人,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通天建木令的数量,叶天已经足够了。
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能够有机会避免正面拼杀,怎么看都是比较划算的事。
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这个时候,叶天就是不想就此退避。
叶天也不是盲目行动,只为了一时的意气。
实际上,他确定这些跟豺狼一样的伏击者,其实力应该高不到那去。
要不然,这些人也不会聚在一起,只仗着人多势众来抢劫伏击。
像这种只敢偷摸行事的,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强者。
而且这些人气息叶天感知地一清二楚,他很清楚这些人是什么货色。
想到这里,叶天带着萧杀的气势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去。
很快,十几个修士开始出现并且包围了他。
这些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叶天。
其中一个修士认出了叶天修为:“这人只有天尊中期的修为,看样子像是冰灵城的仙主,林周和飞羽军两家给了巨大的奖励悬赏他的人头。这下发财了啊!”
听了这名修士的话,周围的伏击者也是一脸惊喜的表情开始议论纷纷。
“真是造化啊!”
“小崽子诡地求饶,给你留个全尸!”
“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吧!”
甚至一些人在现在打起了阴暗的主意,在计划着偷偷除掉同伙多吞几分好处。
这些人因为贪婪作祟,丝毫没有想到叶天可是灭掉吴家三大长老的人物。
这样的修士可能是弱者吗?
他们也没有去思考一下,如果叶天真的这么容易对付,林周和飞羽军两家为什么不派族人前来击杀叶天,而是暗中许下如此丰厚的报酬?
一群红了眼的修士个个跃跃欲试。
他们自恃人多势众,只要叶天不跑,那不是必赢。
就算这小子要逃跑,这么多人在呢,也不可能逃跑。
在他们眼里,叶天就是那煮熟的鸭子。
单个修士并不可怕,这群的修为也最高也只是天尊中期。
其中的每一个,叶天都能轻松秒杀。
但是十几个修士一拥而上,稍微有点配合,那怕是大天尊后期的修士也不敢正面迎战。
恐怕只有天骄之子,才能拥有正面击垮十几名修士的战力。
“一群虾兵蟹还真是好笑”面对众人围攻,叶天双眼冰冷,没有一丝慌乱和恐惧。
他犹如神灵一般俯视着围过来的修士,冷声道:“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聚在一起,因为单独一人毫无威胁,但是你们以为弱者聚集起来就能战胜真正的强者?那就是笑话!”
他身上散发的强大气魄远远超过了正常天尊中期的修士。
在这一瞬间,叶天用上了当日从祖华身上感受到的震慑气息。
这是五神御灵观想图的一种灵活运用。
五神御灵观想图是一种可以观想并且临摹天地万象以及虚空日月的神奇功法。
甚至能够将虚无缥缈的意境意象化为真实的力量,比如虚空图、造化图就是由此诞生。
这其实虚空造化,无中生有的力量。
只是暂时,叶天只能简单的模仿,必须有着实际参照才能衍生出新的力量。
像虚空还真迷局那样改写现实和命运,他暂时做不到。
同时,叶天也能释放杀意和煞气来震慑敌人。
当然这一招只对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修士有用就是了。
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在那些围攻修士的心中滋生出来。
这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就像是弱小的动物碰到了猛兽一样。
明明是十几人包围了一人,但是感觉上却是叶天一个人包围了所有人。
尽管他们每个人都不以为自己会输,毕竟有十几个人,耗也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