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n9h好看的都市异能 猛卒 起點-第九百五十一章 奇襲劍閣(下)分享-otm5e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剑门关两边是陡峭笔直的大山,中间断开的底部就是剑阁,要向上走数百级台阶,台阶两边是两条供大车车轮行走的石槽,走了上千年,已形成两道深深的车辙轨迹。
马车过关比较艰难,上去时需要人在后面奋力推车,一步步向上攀爬,而马车下来时,则要人在前面拼命顶着,让大车缓缓而下。
时间已快到关城之时,剑门关的士兵已经在等待小剑戍的鼓声传来。
就在这时,一支庞大的骡马商队从北面而来,关城的士兵顿时喜笑颜开,这么大商队,每人至少五百文钱入囊,而剑门关的当值郎将却很谨慎,让士兵挥动旗帜,让对方原地停下,如果是常走这条线的商队,会懂规矩的。
骡马商队停下了,这时,一名矮矮胖胖,长得像土拨鼠似的中年男子迈开小腿先一步跑上关城,跑到一半,他便累得气喘吁吁,跑不动了。
很多士兵都笑了起来,他们认识这个矮胖子,简州人,叫做王貌,绰号王肥猫,经常走剑门蜀道,往来于长安和成都之间。
当值郎将一颗心放下了,他和王肥猫很熟,不过熟归熟,规矩却不能变,他命令一名旅帅带二十几名士兵上去处理。
旅帅上前抱拳笑道:“王东主,这次又买了什么好东西来成都贩卖?”
王肥猫咧嘴笑道:“这次是粗布,在长安进货一万匹粗布,去成都贩卖。”
“粗布还能赚钱?”旅帅不解问道。
“那你就不懂了,长安的粗布二十文一匹,成都市价七十文一匹,一万匹的差价五百贯钱,去年路费和伙计工钱以及税钱,我这一趟可以净赚两百贯。”
“还有弟兄们的茶水钱没算呢?”
“那个少不了各位兄弟的,老规矩吧!一头骡子百文钱,我们这里三百头骡子,三万钱,一文不会少。”
“王东主财大气粗,我代表兄弟们先谢了,不过最近管得严,咱们一切按照规矩来。”
“没问题,就是按照规矩来!”
王东主将一张纸交给旅帅,这是前面小剑戍的通关证明,表示已经搜查,货物也检查,没有问题。
旅帅接过通关证看了看,便道:“既然前面检查过了,那就稍微检查一下吧!例行公事而已。”
“将军请吧!不过规矩没变吧!匕首和短剑可以携带。”
“这个规矩没变,不超过两尺的防身短剑可以携带。”
“那就请吧!”
旅帅一挥手,士兵们上前,开始挨个搜身,所有伙计都只携带了一把不超过两尺的防身短剑。
旅帅按一下货物,摸得出都是布匹,一卷卷捆扎在一起,王东主有点紧张道:“将军,货物不用拆开吧!很难包扎的,马上就要天黑了。”
按照严格盘查的规矩,是要拆开检查,不过天色确实要黑了,还隐隐听见了小剑戍那边传来的鼓声,旅帅又想到人家要给三十贯的茶水钱,又是老客商了,多多少少要给点面子。
他又看了看手下,士兵们向他摆了摆手,意思是没有违规,他便点点头道:“好吧!允许过关。”
王东主跑上去交钱了,三十两银子递给当值郎将,郎将掂了掂银子,咧嘴笑道:“王东主生意越做越大嘛!以后发达了,提携小弟一把。”
“哪里!哪里!都是赚点养家糊口的小钱。”
郎将也是随口说说,王东主回答也是无比圆滑,两人哈哈大笑,郎将一挥手,“走吧!”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过关走了,这时,剑门关的城门也开始关闭……..
夜色中,周飞带着八十名手下和商队暂时分道扬镳,他们的兵器和火器藏在粗布卷中,战刀、长弓、火药箭、火折子等等。
周飞他们之所以在过关时没有动手,主要就是忌惮剑门关南面山道上的一千精锐敌军,剑门关从北面攻打,异常艰难,但南坡平缓,从南坡攻打就会容易得多。
如果过关时动手,周飞有把握夺取剑门关,却没把握守住剑门关,要想稳妥夺取剑门关,必须先解决坡道上的一千守军。
在晋军进攻巴蜀这个重大战略面前,剑门关的得失便是最关键的一点,张云把这个任务交给周飞时,他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一连两夜都无法入眠。
周飞将众人聚集起来,把自己的思路告诉了手下,他所有的手下都是精心挑选,个个都能以一敌十,武艺十分高强,而且极为擅长夜战,这八十人是这次任务能否成功的基础,所以周飞把最精锐的斥候都挑选出来,大部分都是旅帅,还有不少是斥候校尉。
“我们过来时都看见了,整整一百二十顶大帐,其中二十顶是物资大帐,它们体型很大,靠近关城,而一百大帐是宿帐,每顶大帐之前相隔五尺,并不是随意搭建,而是很有规则,说明五尺距离是防火区间,但我个人觉得,这是针对白天来考虑的,你们看,夜晚的山风就很大。”
众人都抬头体会风速,风是南风,上空风速很快,一名校尉道:“周将军,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剑门关正好位于山口,风集中吹来过来风势很大,五尺的距离根本防不住火,卑职特地观察了他们营帐绳索,要比普通营帐粗一倍,说明风很大。”
周飞摆摆手,“我只是给大家说说思路,没有时间再讨论下去了,我把所有人分为两组,刘校尉,你率二十人负责夺取剑门关,如果这边顺利,我会来接应你!”
“卑职遵令!”一名校尉躬身道。
周飞看了看天色,快两更时分了,他一挥手,“出发吧!”
众人藏身在一处山坳内,从山坳出来便是上山斜坡了,相比起北面的陡坡,这里的斜坡要平缓了很多,而且坡道很宽,最宽处甚至超过一里,他们距离营地约两里左右,众人贴左边的大山缓缓而上,距离一里时,山崖上岩缝里隐藏着一名暗哨,这是他们下山时发现的。
他们发现了这名暗哨,暗哨却没有发现他们,以有心算无心,晋军本身就占据了优势。
一名神弩手藏身在一块大石背后,他将一支见血封喉的毒箭装上弩槽,瞄准了岩缝中的暗哨士兵。
被这种毒箭射中后,几秒钟就见效,虽然不至于马上被毒死,但人已经浑身无力,叫喊也没有声音,无法再通知军营,随即便会在绝望中慢慢死去。
‘咔!’弩机发出一声轻响,一支毒箭‘嗖!’的射出,这一箭正中岩缝中的暗哨咽喉,暗哨猛地扼住喉咙,身体晃了晃,无助地倒下了。
周飞和手下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见暗哨被干掉,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周飞向众人轻轻挥手,众人沿着岩壁疾奔,渐渐靠近了敌军军营,军营外面有两名哨兵,一东一西,来回巡逻。
从哨兵便可看得出,这支军队比较训练有素,一般这种几十年没有遇到袭击的营地,哨兵早就躲在角落里睡觉了,这里还比较警惕。
周飞给几名手下使个眼色,,众人会意,从两边绕了过去,周飞则慢慢爬到东面哨兵前方一丈处,他猛地一跃而起,像豹子一样将哨兵扑倒在地,捂住对方的嘴,双臂狠狠用力,‘咔嚓!’一声,哨兵脖子被扭断了。
与此同时,西面哨兵也被晋军斥候捂住嘴,狠狠一刀捅入后心。
干掉了两名巡哨,整个军营便不设防地向他们敞开了,士兵们沿着大帐背后飞奔,一边奔跑一边点火。
很快,南面的三十座大帐率先燃烧起来,火借风势,蔓延速度极快,眨眼间,一半的大帐起火了。
熟睡中的士兵被烈火烤醒,吓得魂不附体,光着脚便向外奔去,但奔出大帐却遭到了更加残酷的杀戮,晋军斥候早就等着他们,冰冷的一刀刺入心脏,随即一脚将他踢回大帐,另一名士兵刚探出头,寒光一闪,已尸首分离,人头滚出大帐,无头尸体留在烈火中。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烈焰燃烧的噼啪声,所有的大帐都被点燃了,一千士兵逃出大帐,却被晋军斥候士兵无情杀戮,晋军斥候都抢夺到了长矛,有了长矛,他们更加杀伐凶悍,杀人如麻。
校尉刘宾率领二十名斥候士兵潜到剑门关下,剑门关下面是用青石砌成,高约两丈,上面是一座城楼,城楼内可容纳三十到五十名士兵,目前有三十名士兵驻守在城楼内。
天渐渐亮了,三千晋军抵达剑门关,接手了剑门关的防御,周飞率领八十名手下继续南下,商人王肥猫还在数十里外的山脚剑门县等着他们。
众人汇合后,周飞和他的手下,又继续扮作商队伙计,向数百里外的成都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