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gyo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 txt-第三百三十六章 出關讀書-23y2k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咣~”
再度交手,依旧难分胜负,马超想要越过许褚去追杀曹操,许褚却是要拼死保护曹操逃脱,两人这般交手数十合,许褚带来的虎卫几乎全军覆没,而马超带来的骑兵也折损过半,远处响起了号角声,那是曹操的援军到了,这个时候继续追杀曹操显然已经没机会了,马超恨恨的看着许褚,手中长枪越发悍勇,他想在曹军围过来之前,将许褚斩杀以解心头之恨。
大枪翻飞,渐渐变得有些诡异起来,许褚已经有些吃力,却依旧死命拖着马超,四周的虎卫已经没有多少,一旦马超退走,面对一拥而上的西凉铁骑,许褚就算再猛,也只能饮恨当场。
“噗~”
马超一枪在许褚身上留下个血洞,许褚劈下来的刀却差点把马超脑门儿劈开,幸亏马超情急之下,仰头闪避,头盔却被许褚一刀斩裂,而马超刺出的枪虽然伤了许褚,却没能趁此机会杀掉许褚。
“算你好命!”马超额头不断有鲜血留出,自脸上滑落,后方曹军追兵的号角声已经很近,他没时间再与许褚纠缠了,当下调转马头,带着人马朝着相反的方向杀去。
许褚暴怒的连斩十几名想要趁机捡便宜的西凉骑兵,自身也挨了两刀,不过这一劫,却终究算是过去了。
“仲康,主公呢!?”夏侯渊赶到后,看到溃乱成一团的新兵,心觉不妙,一路追来,没追上马超,却看到许褚在原地休息,包扎伤口,连忙问道。
“主公逃……咳咳……主公退回睢阳了。”许褚叹了口气,看向夏侯渊道:“主公无恙,将军还是尽快去追那贼人吧!”
曹操确实无恙,就是有些狼狈,被马超逼得割须弃袍,这在曹操的征战生涯中绝对是头一次,回到睢阳的那一刻,曹操下马时若非有战马撑着,差点跪倒在地。
“主公,无恙否?”匆匆赶来的荀彧看着曹操这般样子,一边扶着他,一边道。
“无恙。”曹操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看向荀彧道:“传吾军令,命各部全力缴杀马超,生死勿论!”
没有过多的言语,马超这次算是把曹操得罪狠了。
“喏!”见曹操确实没事,荀彧点点头,立刻去下令。
另一边,马超在甩掉追兵之后,斥候很快探查到乐进正率领兵马朝这边赶来。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疲兵,马超很清楚,这个时候跟任何一路兵马碰上,他都难以胜出,刚刚虽然杀破了曹操的护军,但在与许褚的虎卫营厮杀过程中,马超这边骑兵折损也颇为严重,这个时候再开一场仗,败的定是自己。
“将军,现在怎么办?”一名将领询问道。
“朝南走!”马超思索片刻后道,曹军的包围网随着夏侯渊的追击肯定出现错漏,而这个漏洞便在南方。
事实上也正如马超所想的一般,因为马超突然发狂,直接去找中军的麻烦,导致曹操之前部署的包围网出现了错漏,也让马超有了突围的机会,在夏侯渊接到曹操命令,准备继续围堵马超的时候,马超已经成功甩脱了乐进,从夏侯渊的方向突围而出,后来的曹洪和李典终究慢了一步,没能再将马超困住。
曹操得到消息之后,也只能暗认倒霉,这算是间接帮那马超扬名了。
“陈默怎会让这般莽夫来探我军虚实?”曹操最终还是忍不住,跟身边的郭嘉、程昱抱怨道。
换个正常的武将,除非知道曹操这里是虚张声势,否则就算要突围,也不会找到曹操这里,毕竟没人会想到曹操作为三军主帅,身边却没有多少精锐,但偏偏就没有吓住马超,反而被马超杀了个丢盔弃甲,差点上演了一幕万军从中取主帅首级的戏码。
要是真让他成功了,曹操恐怕死了都要被人嘲笑。
“臣听说,当年陈曹相争于牧野时,也是这马超误打误撞找到了袁绍屯粮所在,最终致使袁绍不得不与陈默交战。”一旁的郭嘉摇头道,这马超,真的有些邪门儿,本事先不说,这运气是真不错,上次误打误撞烧了袁绍的军粮,这次闷头直接对着曹操发起进攻,接过逼的曹操割须弃袍,不但试出曹操的虚实,更让自己扬名,顺带着,仗还未开始,就让曹军士气低落了一次,这让人上哪儿说理去?
曹操闻言,面色更难看了一些,这么说来,马超还真是一员福将,但却不是自己的福将。
叹息片刻后,曹操开口道:“传令各部,继续前行。”
开弓没有回头箭,曹操不可能因为一个马超,就放弃这次大战,他已经没办法继续等下去了,这一仗势在必行。
“喏!”众人答应一声,曹操汇合了许褚之后,再度收整兵马,开始向陈留出发,这次虽然让马超跑了,但下一次,曹操发誓要报此仇。
这一次,曹操不敢再只待后勤民夫和新兵上路,夏侯渊、乐进二将兵马跟在左右护卫,一路赶到陈留,准备与陈默决战。
另一边,陈默也已经誓师出征,这一次,陈默同样调动了不少人马,从关中、冀州调集兵马七万,再加上荥阳一带的守军,再加上冀州与曹军抗衡的军队,这一次,陈默出兵超过十万,自天下大乱,诸侯纷争以来,虽然每次大战诸侯都号称几十万,但实际上,这次陈默和曹操之间的大战,才是迄今为止,调动兵力最多的一场战争。
算上双方各处战场调动的兵马,这一次双方大战,兵力总和接近三十万之众,天下诸侯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这边,不夸张的讲,这一仗可能决定的就是整个天下最终归属。
十二月末,七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自成皋出关,踏入中原战场,各种大型战争器械更是源源不断的被拉上来,这一仗,陈默的目标可不只是击败曹操,更要彻底将中原拿下。
荥阳,将军府。
“主公,这便是荥阳一带的布防图,请主公过目。”余昇让人将一张巨大的地图挂起来,让陈默以及一众谋士、武将观看,除了荥阳、敖仓、中牟、京县、管城、陇城这些成皋以东陈默掌控的城池之外,余昇还选择了像官渡、梅山、圃田这些战略要地设了大营,上面还标注了守将、兵力分布等等信息。
“为了防止有将领背叛,这些城池、大营都有两位主要将官,若主将叛逃,副将有权将之击杀,反之亦然,除此之外,各地还设了烽火台,粮草每半月一送,每一次都需要对好旗语、口令以及相应令牌,有任何一样对不上,都会视作敌人。”余昇详细的帮陈默等人讲解着这一带的军士部署以及他的防御措施。
陈默津津有味的听着,磨练,扭头看向众人道:“诸位都是军中宿将,可有补充?”
补充?
众将面面相觑,怎么补充?余昇几乎将所能想到的敌人进攻方式都做了布置,换做任何人,想要攻打陈默在成皋以东的城池,除了强攻之外,想不出任何方法,要非得说问题的话,只能说余昇把兵力分配的太过细致,但也因此,敌军如果主攻一点的话,很难腾出手来支援,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如今陈默来了,还带来了七万精锐,这个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就防御来说,余昇已经做到堪称极致,不管曹军从哪个方向来攻,除了强攻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途径可走。
就算有人被策反,或是有人搞什么偷袭,按照余昇这般安排,想要得到什么大的突破都不可能,甚至如果曹军纯粹强攻的话,那所谓的三十万大军,就算最后攻破成皋,恐怕也没力气去攻洛阳了。
更何况,如今陈默来了,不可能给曹操步步进逼的机会。
片刻后,荀攸率先赞叹道:“早闻余将军有铁壁将军之称,今日一观此图,攸才知将军为何有此名号!若荥阳到中牟部署都如将军所言的话,恐怕无人能够挑出任何疏漏。”
其余众将也默默点头,余昇跟鲍庚一般,是跟随陈默最早的将领,虽然一直以来都独当一面,但在陈默麾下众将中,却远不似最早跟随陈默的鲍庚那般耀眼,甚至很多人都替鲍庚鸣不平,凭什么余昇能独当一面,鲍庚却一直跟在陈默身边,直到死后才被封侯。
如今看这张图,再听余生不急不缓的解说,众将算是服气了,铁壁将军名不虚传,面对这种对手,敌人想要攻破他的防线,绝对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鲍庚虽然勇烈,但第一次独当一面,就战死,虽说有些对死者不敬,但就能力来说,余昇确实更强,至少由他在前方挡着,所有人都能安心。
“如今曹操挥兵来攻,余昇,你觉得何处适合与曹军决战?”陈默笑问道。
“官渡。”余昇指着地图道:“此处地势开阔,适合骑兵驰骋,而且曹军若要用计,很难奏效,西高东低,地势上也更有利于我军。”
陈默点头,看着地图笑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