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lh7都市小說 《我有一座冒險屋》-第1189章 二號病人推薦-1ua7b

我有一座冒險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冒險屋
左寒看起来非常着急,就好像一直被什么东西追赶。
“我昨天晚上去了平安公寓,你并没有在那里。”陈歌不是不想帮助左寒,只是觉得左寒还非常年轻,就这样赌上自己的性命太可惜了。
“那天从你鬼屋离开后,我就被医院医生盯上了,为了甩开他们,我只好又去了西郊私立学院,借助独眼的力量阻拦医生。”左寒摸着脸上的伤口,疼痛似乎可以让他时刻保持清醒。
“她帮你拦住医生,你付出自己的身体器官作为代价?”
“很公平的交易。”左寒轻轻叹了口气:“平安公寓的房客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值得信任,但他们太弱了,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所有的怀疑都被一步步证实。我们需要独眼的帮助,她的存在即是一种威慑,也可以让我们更加直观的了解这座城。”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陈歌看了下表:“不过午夜零点之前我必须要离开,因为我和平安公寓的房客约定今夜零点以后在荔湾街见面。”
“多谢。”
陈歌本想把白猫留下看家,可谁知道白猫直接跳到了他背包上,怎么都赶不走,仿佛是铁了心要跟陈歌在一起。
没办法,陈歌只好将白猫和工具锤放在一起,抱着背包出发。
左寒有些不理解陈歌的行为,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离开鬼屋之后,陈歌准备去打车,但是却被左寒制止。
他们步行在城市小巷中穿行,一直走了很远,他们在后巷尽头看到了一辆面包车。
“司机叫唐骏,也是平安公寓的房客,他丢失了大部分记忆,据他自己所说,他以前好像是赛车手。”
唐骏车技很好,他开着面包车专挑人少的小路走,在晚上十一点之前将左寒和陈歌送到了新海西郊私立学院。
这地方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荒废了很久。
一进入校园,就能感到阵阵阴风,围墙里面的温度要比外面低很多。
“跟我来。”左寒不是第一次进入废校,他带领陈歌避开了教学楼,直接进入了废校后面的多功能实验楼。
大楼内到处都摆放着椅子,每把椅子下面都还写有一个学生的名字。
原本学生在自己椅子下面写名字,可能是因为开集会怕弄丢自己的椅子,可是等学校废弃以后再来看,那些写了名字的椅子就跟一个个墓碑一样。
“独眼就在实验楼里?”
“对,不过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呆在这里。”
实验楼的所有门都上了锁,门上画着各种各样残忍怪异的涂鸦,这所私立学院以前似乎发生过非常不好的事情,学校废弃也和那些事情有关。
实验楼三楼通往四楼的地方有一道铁门,门前堆放了一大堆破损的椅子,看着就感觉像是各种残肢被堆在了一起一样。
左寒在那一大堆椅子当中找到了一条路,带领陈歌钻入其中。
“到了,就是这里,等会进去以后,你一句话都不要说,独眼脾气古怪,说不定会对你不利。”左寒停在了四楼的舞蹈室门口,他交代了陈歌几句话之后,推开了舞蹈室的门。
刺骨的凉气扑面而来,当陈歌看见舞蹈室内部的场景后,他的双肩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心脏也砰砰直跳,似乎自己以前曾来过这里,这个地方对自己非常重要。
宽阔的舞蹈室,墙壁上张贴着脸被挖去的荣誉照片,舞蹈室尽头立着巨大的全身镜。
所有窗户被木板封死,舞蹈室中间还摆放着几把椅子。
密闭的房间,显得阴暗、压抑,还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左寒从口袋里取出一把小刀,轻轻划过脸颊上的伤口,他左眼的孔洞里开始渗出鲜血。
鲜红的血珠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左寒拿着小刀坐在了椅子上:“我来完成和你的约定了。”
舞蹈室内温度再次降低,窗户上的木板发出碎裂的声响,舞蹈室尽头的镜面也开始出现裂痕。
片刻后,舞蹈室内没有任何异常,但如果看向那巨大的镜面就会发现,镜子里的舞蹈室当中出现了一个身穿校服的独眼女人。
镜子里,她忽视了正在放血的左寒,此时就站在陈歌身后。
脊背仿佛被冰块冻住,陈歌连最基本的回头都无法做到。
“来和你做交易的是我!”左寒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盯着镜子,他有些困惑,独眼从来没有对某个人如此感兴趣过,陈歌身上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她?
或许是听到左寒了声音,镜面上开始浮现血字——给我七条人命,我会进入医院,帮你取出病例单。
七条人命换取独眼一次出手,看到这一幕,陈歌微微皱眉。
藏身在废校当中的独眼,非常符合他心目中对厉鬼的印象,残忍、阴冷、恐怖、玩弄着人性。
“七条?昨天我们不是说好,我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你,你进入医院帮我偷出一号病人的病例单?”左寒站了起来,鲜血顺着左眼的伤口流出,他满脸都是血,看起来很是恐怖。
镜子里的独眼女人一直站在陈歌身后,她挥动自己的手,镜面上又出现了新的文字——或者你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你们?”看到独眼的用词,左寒已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什么选择?”
镜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几个狰狞的字体悄然浮现——给我陈歌的左眼!
看到镜面上流血的文字,陈歌和左寒都感觉不妙。
“她怎么知道我叫陈歌?”陈歌心中很是疑惑。
左寒也有些不解,独眼对陈歌的渴望要远超过自己:“陈歌的一枚眼珠能和七条人命等同?”
这血淋淋的交易筹码让左寒陷入了沉思,他的目光在镜面和陈歌之间移动。
舞蹈室内没有人开口说话,大家都在权衡利弊。
坦白说陈歌也非常想要看到一号病人的病例单,他隐隐感觉一号病人和那个被装进七个罐子里的小孩有关,是破局的关键。
“如果我把左眼给你,你可以保证从医院里带出一号病人的病例单吗?”陈歌不清楚独眼的实力,在他看来医院深不可测,几乎没有人能够单独对抗。
片刻后,镜面上浮现出了一行血字——不能,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献出左眼,还无法保证可以获取病例单,陈歌犹豫了。
“陈歌,交易取消,我们走。”左寒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目光紧盯着陈歌,给了陈歌一个眼神示意,然后起身就准备离开。
两人刚一动身,舞蹈室的门就被关上了,屋子里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陈歌和左寒却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碾碎了一样。
“留下一样东西,你们才可以走。”镜中的独眼女人站在血字当中,她满是疤痕的苍白手臂缓缓抬起,陈歌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朝镜子走去。
“陈歌!”左寒抓住陈歌的肩膀,但是他根本拦不住陈歌,被拖拽着一起来到镜子前面。
看着镜中的独眼女人,陈歌内心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这个场景,陌生的是眼前的人。
独眼女人抬起的手臂向前探出,触碰到了镜面,血色涤荡,那条满是疤痕的苍白手臂穿透了镜子,抓向陈歌。
瞳孔缩小,陈歌眼中的独眼女人和另外一道身影缓慢重合,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念出了一个名字:“张雅?”
听到这个名字,独眼女人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她原本抓向陈歌心脏的手悬停在半空,最后只是取走了陈歌的一根头发。
镜面上的所有血字全部消失,独眼女人深深的看了陈歌一眼,走进了镜子深处的世界。
舞蹈室里温度恢复正常,左寒站在陈歌身边,他满脸是血,几乎不敢相信残暴的独眼就这样放过了自己和陈歌。
“你是不是以前认识独眼?我怎么感觉她刚才在某一瞬间,产生了害怕的情绪?”
“先离开这里再说。”独眼女人在镜子里出现的那一幕,触动了陈歌的记忆。
当张雅的身影和独眼女人身影重合的时候,他仿佛被闪电击中,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可以非常肯定,张雅曾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过。
“张雅的那些梦里一定隐藏有真相,刚才独眼听到张雅的名字后,神态明显发生了变化,仅仅只是张雅两个字就让她产生动摇,这说明张雅很有可能是比独眼更加恐怖的鬼!”
因为张雅是身边人,所以陈歌之前更多的想法是保护张雅,不让张雅受到伤害,但现在他发现真相好像并不是这样。
“我必须要好好和她聊一下。”
比起独眼的承诺,陈歌现在有了新的方向。
走出新海西郊私立学院,唐骏的面包车就在外面。
上了车后,左寒和陈歌才松了口气。
“那就是厉鬼吗?太恐怖了。”陈歌和平安公寓的房客相处时,并没有觉得太难受,这次接触了独眼后他才知道厉鬼到底有多么可怕。
“陈歌,我有点想不明白,独眼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啊!”左寒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丢失了以前的记忆,独眼说不定曾经和我是朋友。”这是陈歌能想到的比较合理的解释。
“你的一枚眼睛,相当于七条人命,厉鬼不会在交易筹码上撒谎,看来我要重新思考一下了。”左寒摸着自己的下巴:“在医院时,你就是最特殊的病人,那些医生把其他病人当做治疗你的药,现在离开了医院,厉鬼也觉得你非常特别。”
“我有时候也觉得这座城仿佛是专门为了治疗我建造的,一切痕迹都被抹除,只留下那些医院想要让我看到的东西。”
一路上左寒和陈歌都在交流,离开了医院,他们终于可以畅所欲言。
凌晨十二点,唐骏开车载着陈歌和左寒来到了荔湾街。
这条老街位于新海东郊,是104路公交车的终点站,极为偏僻,平时很少有人会过来。
“房客们应该已经到了,你知道怎么联系他们吗?”陈歌看向左寒和唐骏,两人都摇了摇头。
“荔湾街我也是第一次来。”左寒下车以后,先朝四周看了看,老街两边路灯忽明忽暗,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条街道上所有东西的影子都是歪斜的?”一直沉默的唐骏突然开口,他努力回忆了好一会:“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我就感觉很熟悉,以前我似乎经常来这里跟人飙车。”
“影子?”陈歌低头看去,他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一点。
这条街道上所有东西和人的影子都是歪斜的,唯有他的影子是正常的。
“有点不对劲。”
三人进入街道,两边的建筑和商店门窗紧闭,一点人气都没有。
横穿整条街道,他们来到了荔湾街最深处的一个住宅区。
刚迈入大门,他们浑身就被阴冷的感觉笼罩,这住宅区和外面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心有所感,陈歌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他发现某种住宅楼四楼窗口,有个身穿红色血衣的小女孩正盯着他。
“那就是绯红?”
楼道门被人打开,周姓中年人出现在门口:“别墨迹,快点过来!”
三人全部进入楼道,他们在老周的带领下见到了绯红。
老周和门楠想要介绍一下陈歌,可他们还没开口,被称为绯红的小女孩就主动走到了陈歌面前。
接下来她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这身穿血衣的小孩蹲在陈歌身边,手掌轻轻抚摸着陈歌的影子。
片刻后她抬起了头,一个个狰狞的血字在女孩身边浮现。
“我遵循本能来到这条老街之后,有一个影子正常的男人在这里等我,他说自己是二号病人,他现在需要我的帮助。”
看着地上的血字,屋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家影子都是歪斜的,只有陈歌和那个二号病人影子是正常的。
“他想让你帮他做什么?”陈歌下意识的问道,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非常重要。
“他想让我做你的影子。”被称作绯红的女孩,双眼之中血色翻腾,她似乎已经找回了部分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