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61e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不動如山!(第二更求訂閱求票!)分享-92ms9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Forward,In the name of the Ursun and Tor!”
当第一近卫枪骑兵团在罗科索夫斯基元帅的率领之下冲入战场之时,野兽人的溃败便已经难以挽回,对于这些畜生来说,三面同时受到进攻的情况下,逃窜和崩溃这是生物的本能。
精美的装备,尖顶鸢羽盔,华丽的胸甲和罩袍,身后的羽翼在林地间飘扬,翼骑兵们从侧面冲击野兽人脆弱的腰部,锋利的长枪和如雷鸣般的马蹄声,在森林之中回荡。
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亲自冲锋在前,他抽出腰间的马刀,朝向天空,数百支骑枪平举,红白旗帜在长枪靠近矛尖的位置飘荡,好一幅唯美的画卷,好一幅让人热血澎湃的场景,那是属于骑兵的骄傲和来自人类不屈的荣光,没有什么比骑兵们整齐的阵列,密集的枪阵和齐声吼叫更能够激励军队士气的了。
“前进!前进!以熊神厄孙和雷神托尔之名!”罗科索夫斯基终于如愿迎来了自己的机会,元帅大声号令翼骑兵们冲锋,作为中装骑兵,这些翼骑兵大队没有骑士们那样重装和不方便转向,相反翼骑兵最擅长的就是在战斗中快速转弯,他们熟练地避开了敌人的围攻。
高举的红白军旗和军旗上的巨熊,鸢尾花图案,说明着那支令旧世界闻风丧胆的翼骑兵们还没有亡!
罗科索夫斯基拔出弯刀,对着迎面而来的大角兽闪过它的斧戟,一刀砍在它的背上,大角兽的背部喷出一股腥燥的血液,它来不及回避,下一把长枪已经刺穿了它的肩膀,翼骑兵的铁蹄已经将大角兽踹翻在地,踩成一团烂泥!
当翼骑兵进入战场,野兽人的中军瞬间被拦腰截断,大军瞬间被困在了三面围攻之中,而剩下的野兽人不到一千人的残余已经在翼骑兵的冲锋中溃败了。
但决定胜负的并不是翼骑兵们,即使被三面夹击,依然有数目不少的角兽群、大角兽群和几个牛头怪战帮在困兽犹斗,它们在兽王的率领之下横冲直撞,试图杀开一个缺口。
此时,在人类军阵后方,一阵熟悉的歌声从远至近,这歌声唤起了野兽人们刻在DNA中的恐惧,当身穿着半身板甲,头戴熊皮帽的士兵们列成阵列,如艺术般地在鼓点声中加入战场时,就连野兽人的军中精锐大角兽和牛头怪们都忍不住下意识地后退。
“我爱油炸的洋葱~当然这是个好洋葱。”
“我爱吃洋葱,爱吃洋葱,爱吃洋葱~”
“战友们前进!战友们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起锅烧油,炸个洋葱,吃完洋葱,如雄狮(莱恩)般勇!”
“起锅烧油,炸个洋葱,吃完洋葱,如雄狮(莱恩)般勇!”
“战友们前进!战友们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老近卫军们开入战场,给了野兽人致命一击,这些百战老兵们毫不留情地前来收拾局面,他们挥动着从矮人工坊生产而出的精工长戟将大角兽们搅成碎渣,使用双手大剑砍翻牛头怪的护甲,他们的阵列是如此坚固,以致于明明在体格和力量上占优的野兽人精锐却在老近卫军面前节节败退,一半是力不能敌,另一半则是恐惧。
兽王巨角公牛斯卡尔-血肉饱尝者愤怒地狂呼,它亲自加入战场面对老近卫军,在血腥混乱的战场上横冲直撞,它战斧上的黑暗符文散发着白色灼热的毁灭性能量,坚硬的牛头和四根巨角强行顶开了老近卫军的阵线,将五位老近卫军顶得手臂骨折飞了出去,随后战斧落下,两个老近卫军被当场劈成两半。
长戟营营长雷蒙前来迎战这头狂暴的怪兽,雷蒙的精工符文长戟在第一次交锋中就被巨角公牛的符文战斧弹开,雷蒙这这一震震得双手发麻,他下意识地扔掉长戟,掏出火铳,对着巨角公牛斯卡尔的脑袋就是一枪:“砰!”
“嘭!”子弹打在了比铁还要硬的牛头上,只在斯卡尔的脑袋上擦出了一片火花,兽王得意地释放出了骄傲的咆哮声,表示你们这些破铜烂铁岂能够伤害到本大……
笑声戛然而止。
“咻!”一只燃烧着塔尔狂怒的黑箭从远方闪过了三头牛头怪的身体在空中打了一个回旋,瞬间命中斯卡尔的右眼,终结了兽王的狂笑!
“呜~咯咯咯~呜呜~”巨角公牛发出了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嚎声,它试图伸手拔出箭矢,可黑箭岂是易于之辈,箭尖早已经穿透了眼窝深深地贯入牛头之内,巨角公牛剩下的一只眼睛向上翻起,倒地而死。
两百米开外,老近卫军统帅贝特朗放下塔尔之弓,朝着雷蒙点头,塔尔神选开始寻觅下一个目标了。
另一边。
“正义裁决!”贝当正在念诵着咒语,属于灰骑士的惩戒之力笼罩了附近的所有军队,强化了他们的杀伤力,随后,贝当、霞飞和古斯塔夫三个人三把武器一齐落下,将嘶叫萨满达尔在灰骑士的神圣之光中撕成了碎片,嘶叫萨满身上那无比邪恶的魔力在灰骑士新兵们的力量下被净化了。
看起来,野兽人的失败已经难以避免了,兽王和嘶叫萨满先后被杀,胜利距离布列塔尼亚人已经咫尺之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游骑兵却突然从后方出现,他尖叫道:“不好了!元帅阁下!后面!”
“后面怎么了?!”贝特朗闻言大惊。
“后面有大群龙魔和半人马战群冲过来了!”斥候着急地喊道:“数量很多!”
“有多少?”
“三千多,其中有三百多野生龙魔和三千人马兽群!它们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两公里了!”
“什么?!”贝特朗看着已经被围困在战场中心,在崩溃中动摇的的野兽人大军,全身冰凉!
如果这个时候被从后方袭击,整个战场将功败垂成,不仅无法获得胜利,还有可能遭到无比巨大的损失。
怎么办?!贝特朗下意识地想要征询罗科索夫斯基的意见,却见到罗帅还在率领翼骑兵和枪骑兵们在野兽人战群中厮杀,老近卫军统帅面上强作镇定,可实际上已经有点慌了神,他一边下令士兵们重整,一边思考着对策。
这个时候,雷蒙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了贝特朗的身边,老近卫军长戟营营长朝着元帅喊道:“元帅,为什么不继续进攻了?”
“有三千多野兽人的骑兵朝着我们的后面包抄过来了!”贝特朗强压着自己的情绪没有慌乱,元帅对着雷蒙说道:“距离这里很近了,我们不可以被两面夹击,否则这场战斗将会失败!”
“该死!”雷蒙全身都是野兽人的鲜血和碎肉,老近卫军营长大骂了一句,他从手下那里接过自己的长戟,咬紧牙关,他想了想,下了决定:“元帅,将老近卫军的长戟营和那队巡林客派给我,我来负责对付这群野兽人骑兵!如果可以,给我调四门火炮来!”
莱恩对他恩重如山,一个里昂纳赛的逃奴,能够混到老近卫军营长,能够获得骑士头衔,他已经知足了,某种精神萦绕在雷蒙的心里,那是骑士道中的牺牲。
为了胜利,总要有人为之付出牺牲的。
“但是?!”贝特朗睁大了眼睛,雷蒙这是打算……
“山,是不可以动的!”雷蒙伸手握住了贝特朗的手,长戟营营长脸上透着决然:“元帅,我有个请求。”
“说吧!”贝特朗也握紧了雷蒙的手。
“如果我不幸在这里战死,我的弟弟和母亲,就靠你照顾了。”
“如果有那一天……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谢谢”雷蒙默默地说道,他一声令下,老近卫军的长戟士兵们果然令行禁止,他们迅速脱离战场,木精灵巡林客小队立即在戴斯的率领之下跟上,同时贝特朗还下令四门耀日火箭炮集体转向!
这一支不过五六百人的士兵们,将要迎战传说中的龙魔和一支庞大的半人马战群。
五分钟之后,这群士兵们在一处林地之间开始列阵,长戟兵排成两排单薄的战线,巡林客们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非常危险的狙击战,但忠诚的老近卫军已经抱有必死的决心。
远处,大群野兽人骑兵正在靠近,兽蹄声传入了士兵们的耳中。
雷蒙站在军阵之中,此时,这位营长却前所未有地平静,巡林客戴斯站在他身边,只听见雷蒙一直在咀嚼着一句话。
陛下一直教导我们的,老近卫军是山。
不动如山……不动如山……不动如山。
有了!雷蒙突然一拍大腿:“有办法了!”
“你们,要当自己已经战死了!无论如何,都不要移动位置!”营长在阵列中大步跑过,他下达命令:“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动!”
“是!”
老近卫军们排成两排,站在原地,就如磁石一般牢牢地被吸住了,一动不动,这些忠诚的百战老兵们做好牺牲的准备。
巡林客也进入了部署之中。
两分钟后,当三千多野兽人骑兵从远到近,在森林之内遇到雷蒙军的时候,野兽人半人兽王伽罗-战蹄惊讶地发现,它的包抄被敌人识破了!
那是传说中的老近卫军!已经列好了阵线在这里等它们了!
“人类……谎言……伽罗尔……受骗!”半人马兽王举起自己的巨斧示意大群如洪水般的野兽人骑兵暂时停下脚步,想要观察一下局势,这次从后方包抄的计划到底成功了没有?
只见人类的数量看不清楚,森林中漫起了浓浓的烟尘,只能看见最前面两排。
伽罗-战蹄认得他们,那是传说中的老近卫军,人类的精锐。
而且这些精锐们一动不动,面色十分冷酷,就连见到如此之多的半人马甚至龙魔出现都毫无反应,甚至不打算调整阵型。
一名将军立于军阵中间,他头戴歪了一半的双角帽,甚至还有空正在吃水果。
感觉不对劲!
伽罗-战蹄还待再看,此时从烟尘中飞出了上百只羽箭,一波接一波朝着野兽人抛射而来,而从远方更是传来了火炮的响声。
不好,有埋伏!半人马兽王伽罗立即意识到其中有诈,狡猾的野兽人如果贸然冲上去极有可能被人类伏击,兽王伽罗立即示意军队撤退:“后退……人类……卑劣,伽罗……不愚蠢!”
“后退……后退!”野兽人骑兵冒着巡林客们的的弓箭撤退。
野兽人骑兵乱哄哄地撤了,有巡林客见状下意识地打算上去追击,雷蒙突然将水果扔在地上,大吼了一句:“不要动!!!”
这一声吼住了所有人,士兵们放弃了移动,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野兽人见到人类看起来始终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再犹豫,全军撤退,三千多野兽人骑兵瞬间跑了个精光。
几分钟之后,斥候确认野兽人骑兵已经撤远了,雷蒙此时已经汗湿透背,听到了这个消息,老近卫军营长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瘫软在地上,赶紧下令撤退。
最终,这场在亚登森林深处的遭遇战,以布列塔尼亚军的酣畅胜利告终,骑士道大军以一场极为漂亮的撤退战,顺利从野兽人的包围中逃脱。
布列塔尼亚方阵亡700多人,2000多人受伤。
野兽人方阵亡兽王一位、嘶叫萨满一位,损失7000多人,基本没有伤员、俘虏。
班师回去的路上,当骑士道大军路过穆席隆的一处湖中仙女神龛和泉水所在之处时。
湖神之光大作,照亮了冬日阴沉的天空,湖中仙女自光芒之中现身,女神身穿着一条雪绒杉木双彩饰露肩连衣丝绸长裙,双手托着圣杯,朝着胜利归来的士兵们露出了微笑。
所有人全部跪下,感谢女神赐予了他们这场辉煌的胜利,并尽情赞美女神的神名。
然而湖中仙女却微微摇头,她隐藏在迷雾之中的娇颜隐隐露出了微笑,白金色神光中,玉手朝着老近卫军中轻轻一指,示意他出来。
“雷蒙-蒙巴顿爵士,请出列。”
“你用你的勇敢,你的智慧,你的美德,证明了你的骑士道精神,现在,请过来。”
“我,将赐予你,雷蒙-蒙巴顿爵士,以圣杯的至高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