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ik1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緝兇進行時-第九百零五章 格拉西姆分享-mjk8i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两个小时后,宋何暴躁的将一直攥在手中却从未使用的钳子狠狠摔在地上,咬牙切齿的怒视着有些被吓坏的壮硕男子。
“你太让我失望了……”装作极为不爽的宋何深吸一口气,做出压抑怒火的模样嘶声道:“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你没有违反规矩,我就不能坏了我的名声。”
说罢,宋何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巧的喷雾器,趁着壮硕男子反应不及,在他鼻尖喷了一下。
“这是什么!”闻到一阵异香的壮硕男子大惊失色,失声惊呼后却觉头脑一阵昏沉,未及再度开口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看着壮硕男子昏昏沉沉软倒在沙发上,宋何嗤笑一声,将追凶系统中的信息与壮硕男子交代的事情简单梳理一遍后,拿出手机拨通沈江河的号码:
“喂,师父,我抓到那个贩枪团伙的首脑了。”
正在秦都警局向齐伟刚两人交代柬国相关合作细节的沈江河闻言,愣了足有十多秒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诧然道:“你抓到了个啥?”
宋何闻言一乐:“您老人家没听错,贩枪团伙的首脑,就在我面前呢,人已经被我绑起来了。”
“你吃药了?”即便沈江河素来知晓宋何办事效率高,可仅仅半天就跨省擒获贩枪团伙首脑的行为依旧让他感觉十分魔幻:“算上你赶路的时间,调查时间有三个小时吗?”
“差不多吧。”面对沈江河所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惊愕,宋何很是享受的摇头晃脑道:“师父,说实话,出类拔萃这个词儿,就是用来形容您徒弟我的。”
手机听筒中再度静默片刻,旋即响起了沈江河恢复冷静沉稳的声音:“出类拔萃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臭不要脸这个词儿,肯定说你的!”
“废话少说,把查到的信息拿来!”
宋何嘿嘿一笑,将自己梳理后的信息一股脑汇报给沈江河,然后询问道:“叶戈尔那边还在等我的消息,我需要把他们那边贩枪渠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们吗?”
以最快速度记录消化了宋何汇报信息的沈江河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告诉他们吧,那是他们应该调查和负责的事情,咱们适当的配合配合他们,释放出足够的善意就可以了。”
“明白。”宋何闻言点点头,寒暄几句结束通话,拨通了叶戈尔的号码。
然而宋何还没开始说话,叶戈尔急不可耐的声音就率先响起:“孙!你要开始调查了吗?”
“调查已经结束了。”宋何失笑道:“你想要的信息已经拿到了,但是绝对不健全,所以还需要你们自己去调查。”
刹那间,开着免提的手机再次陷入了似曾相识的静默。而在宋何将手机拿到远离耳朵的位置后,叶戈尔独有的嗓音轰然炸响!
“孙!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
刹那间,叶戈尔充满信任的话语让宋何诧然不已:“嗯?我这么快拿到信息,你竟然一点怀疑都没有吗?”
“为什么要怀疑?”叶戈尔哈哈一笑:“用虚假信息破坏两国友谊的事情你敢做吗?”
叶戈尔一句话把宋何说的有些不知该怎么应对,不由摇头失笑道:“你的理由还真是单纯。”
就在宋何心生感慨的时候,手机那头的叶戈尔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催促道:“孙,快说说你的发现!”
宋何点点头,对着手机缓缓说道:“根据我们这边贩枪团伙的嫌疑人供述,存在于你们国内的贩枪渠道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掌控着,他的名字叫做格拉西姆。”
“而想要和他搭上线,说起来并不难,只需要他信任的老客户牵线搭桥就可以。与此同时,他从不做毛国内部的生意,所以从他们手中购枪的人都来自蒙国、哈国及周边的一些国家。”
“可偏偏就是这种熟客介绍新客的单一手段和只向国外提供枪支的经营方式,让格拉西姆一伙安安稳稳的潜藏地下很多年。”
“啧,确实够隐蔽的。”叶戈尔思忖道:“知道他们从哪里弄到的枪支吗?”
“很抱歉,我抓到的人不知道。”宋何无奈的耸耸肩,然后续道:“这个恐怕需要你们自己去调查,毕竟我拿到的信息只有很少一部分。”
“不过在这部分信息中,有一些东西你应该比较感兴趣。”
知道宋何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的叶戈尔闻言,兴奋问道:“什么东西?”
宋何嘴角微翘:“格拉西姆的秘密联络方式,以及一名长居在毛国境内的购枪熟客。”
“哦?”宋何话音刚落,叶戈尔便两眼放光的看向身后的奥列格,跃跃欲试道:“奥列格,我们可以逮到那个家伙,然后冒充购买枪支的客人!”
同样想到这一点的奥列格沉思片刻,认真的看着叶戈尔点头道:“如果叶戈尔警官您足够谨慎的话,这个计划的成功率是很高的。”
“那就没问题了!”叶戈尔理都没理奥列格话语中的前提条件,急不可耐的对着手机说道:“孙,那就拜托你把信息都发来吧!”
宋何听着手机中两人的对话,笑呵呵的答应下来,结束了通话。
就在宋何将搜集到的信息整理并发给叶戈尔的同时,在毛国莫城医院的特护病房中,两个身影正坐在病房内唯一的一张病床左右。
其中一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毛国男子,只见他留着络腮胡子,体型健壮如熊,即便是安安静静的坐着,也在无形之间流露出一股压迫感。
而在他对面,则坐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这名女子身形修长曲线性感,搭配上一头金黄色的柔顺长发、细腻白皙的皮肤以及精致明媚的五官,让人忍住不得就想多看两眼。
在两人之间的病床上,则躺着一名紧闭着双眼,呼吸微弱而混乱的毛国白发老者。
同时从这名白发老者及一男一女颇为相似的相貌来看,很容易就能得出这对男女是老者子女的结论。
“嗯……”
忽然,一声微弱而沙哑的呻吟声响起,顿时将这一男一女的注意力吸引到躺在病床上的老者身上。
“父亲,您醒了!”
“父亲,您感觉怎么样?”
两人同时开口,脸上的表情满是关切,显然老人的病情让他们十分担心。
已经睁开双眼的老者听到记忆中熟悉的声音,努力集中注意力看向开口的两人,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虚弱的声音中满属欣慰:“格拉西姆,娜塔莉娅,我的好孩子,你们来了。”
“哥哥,你陪着父亲,我去叫医生。”见老人醒来的美貌女子松了口气,起身冲男子说了一句便向病房外走去。
“娜塔莉娅,等等……”老人忽然开口叫住了女子,艰难的转向健壮男子,笑了笑叮嘱道:“格拉西姆,我已经很久没见娜塔莉娅了,让我和她说说话吧。”
健壮男子瞬间领会了老人的意图,看了看站在病房门口的妹妹,重重的点头道:“娜塔莉娅,你陪着父亲吧,我去叫医生。”
说罢,健壮男子便大步流星的走出病房。
“父亲。”名叫娜塔莉娅的美貌女子关切的快步走到病床前,轻轻握住老者粗糙的手,柔声道:“您先安心养病,有什么话等到您好起来之后再说吧。”
“我快死了……”老者慈祥的笑笑,注视着女儿的眼神中满是宠爱:“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为什么总想着欺骗我这个糟老头子呢。”
一直强忍着心中哀痛的娜塔莉娅眼眶瞬间被打湿,却咬着牙挤出一个带着几分嗔怪的笑容:“父亲,您现在最应该听医生的建议安心静养,而不是胡思乱想……”
“每一头北极熊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走到生命的尽头。”老者的声音虽然缓慢无力,却淡定而低沉:“人也是一样的,我的孩子。”
“父亲……”娜塔莉娅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涌起的悲伤,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下,表情痛苦的将头埋在老者宽厚的手掌中。
娜塔莉娅闻言看了眼闭合的病房门,毫不犹豫的冲老人点点头道:“我会的,父亲,哥哥会安然无恙的。”
得到女儿承诺的老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咧嘴笑道:“好孩子,能做你的父亲,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