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hz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全面攻略 愛下-第五百三十八章 你選一個吧-oe5p7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克里斯蒂这辈子见过的大人物也不算少了,其中脑子聪明的人不在少数,但无一例外,他们的年纪都不像苏牧这么年轻,很多所谓的智慧,都是用血淋淋的教训堆积出来的。
人心即战场,这才是上位者真正施展才能的地方。
蓝星的社会形态是武力至上,可现在,这条规则已经不再那么适用了。
在战争时期,有勇无谋的人只能称为莽夫,充其量算是一员猛“将”,而真正决定胜负的,却是善于谋划的“帅”。
而现在的苏牧,无疑已经有了一名“帅”的潜质。
不管海军部未来是黎明社的敌人还是友军,有个“老熟人”在体系里混着,办什么事都会方便不少。克里斯蒂能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他看到女上校的表情了。
这姑娘在枪被拍飞的时候呆了呆,似乎完全没想到一向严厉的格雷少将居然会阻止她领罪自罚,旋即,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看向苏牧的目光变得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正如那名夜王军同学所想,维多利亚不是个笨女人——她似乎已经看出了苏牧故意污她清白的用意和苦心。
格雷少将是个多疑的人,或者说是谨慎,否则,他也不会在苏牧针对维多利亚的时候一言不发的在边上看戏,甚至还质问维多利亚九头蛇是怎么回事——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格雷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他不会无条件相信敌人,也不会无条件相信自己人,格雷判断对错的唯一标准就是事实,而苏牧,则给他制造了一个“事实”。
面对维多利亚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苏牧摇头笑了笑,主动换了个话题。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继续演了,免得露出破绽。
实际上苏牧也在赌,赌维多利亚是个感性的姑娘——如果碰上那种100%理性的女人,不管他怎么帮,对方都能看穿他的用意,并且拒绝接受,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海军部的敌人,救敌人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现在看来,他无疑是赌对了。
苏牧和克里斯蒂都从维多利亚的复杂的目光中读出了一些东西。
以后的黎明军和维多利亚所带领的部队,不太可能再成为真正的敌人了。
“少将先生,我说算话,既然维多利亚上校帮你们求情了,我便不杀你们。”苏牧说道,“不过,看少将你的样子,应该不打算跟我谈了,那么,我就只好找你的顶头上司了。”
“白日做梦。”格雷冷哼一声,把维多利亚拉到自己身后,“我如果是你,现在一定会见好就收,立刻离开海螺号,否则过一会,等附近的舰队都赶过来,你们便是插翅难逃了。”
格雷少将是真不明白苏牧哪来的信心找他们海军部谈“交易”,而是还是“交易”一艘航空母舰,要不是现在形势不允许他大声说话,他肯定要狠狠的嘲讽这家伙几句。
这完全是在痴心妄想!
光母可是教会海军的超级武器,即便强行摧毁,也绝不会让它落到敌人手中。
“你这么说,我倒是真想看看,你的上司到底是不是像传言中说的那样冷酷无情。”苏牧笑道,“那咱们等等看吧,他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苏牧和克里斯蒂的想法一样,都认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军研部的希尔佩斯上将。
这位大将军的脾气苏牧是特地了解过的,在他的眼中,似乎没有任何情面可讲,他做事,只遵从教会的法律与原则——这也是苏牧为什么要把九头蛇事先给弄走的原因。
万一希尔佩斯真下令向海螺号开炮,那他这一趟岂不是就白来了么?
做任务拿不到奖励,这可不是黎明社的风格。
“去,把所有人带到甲板上集合。”苏牧对身旁的夜王军队长吩咐道,“注意动作温柔点,别吓到他们了,以后大家说不定还得一起生活呢。”
和海螺号上的船员一起生活?
夜王军队长听得一头雾水,但也没多问,应了一声“是!”,便离开了能量供应室。
这就是赵果果的高招了。
海螺号是她看上的东西,希尔佩斯不管想不想给,都必须要给,没得选择。
从开始到现在,苏牧都没有杀过海螺号的任何一人,这就代表着,如果希尔佩斯为了保护海军部所谓的军科机密而强行击沉海螺号,就等于放弃了船上所有接近3000船员的性命,其中还包括一位少将,五位上校,十八位中校,以及二十七位少校…
这些,可都是海军部的高素质人才,希尔佩斯不要,黎明社要!
有他们在,即便再造一艘航母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果果并不怀疑他们对教会的忠心,可是,在教会首先放弃他们的情况,这份忠心不可能不受到丝毫动摇,而只要有了动摇,赵果果就有把握让这些人加入黎明军。
论收拢人心的手段,蓝星上大概没有比黎明社更厉害的组织了…
他们可不只有一个赵果果,还有胡莱德,银九山这两个老狐狸…咳,老前辈。
所以,希尔佩斯要么给人,要么给船,这位上将只要不傻,便一定会选择后者。
不然,这件事传回军研部,能做的文章就太多了,一个弄不好,人心散了都是有可能的。
“走吧,咱们也去甲板。”苏牧对克里斯蒂笑道,“我还挺好奇这位神秘的海军部大佬到底长什么样呢。”
“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他没有你帅。”克里斯蒂说道。
听到这话,苏牧算是明白卡列尔为什么会让克里斯蒂当副官了。
这两个人的性格真的好像好像,特别是说话的方式,老喜欢把一件事实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
“格雷少将,一起来吧……如果你还走得动的话。”苏牧看了格雷一眼,笑道,随后便和克里斯蒂先走一步。
“扶我过去。”格雷沉声道。
这句话显然是对身后的维多利亚所说。
他不可能放任苏牧和卡黛少将单独碰面。
这家伙的心思太脏了,自己要是不在当场,指不定苏牧会怎么污蔑他呢。
比如——“格雷少将已经答应将海螺号送给我们了。”
从刚才苏牧对维多利亚说的话就能看出来,这混蛋是真能干出来这种不要脸的事的。
格雷甚至都没有去问甲板上的海军陆战队怎么样了。
他知道,那100名骑士,多半也和这里的骑士一样,萎靡的倒在了地上。
……
大约十分钟后,夜色中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隆声。
盘旋的气流带起阵阵狂风,吹得苏牧的头发都有些凌乱了。
直升机一共来了四架,但只有一架打开了舱门。
——楼梯都没放,一个女人直接跳了下来。
这动作很帅,有点电影里那种救兵天降的感觉。
“你就是苏牧?”女人审视着眼前的小男生。
两人的位置不过二十米,也不知是不是她故意所为。
“你认识我?”苏牧打量了女人一眼,随后兴致乏乏的摆摆手:“算了,我不想认识你,你还是回去把希尔佩斯叫出来吧。”
“上将先生没空,而且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女人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直升机,“海星号和海珊瑚号的将军都在上边,你倒是可以见见他们。”
“海星号,海珊瑚号……这么说,你是代表海鸥号咯?”苏牧问。
“我叫卡黛。”卡黛自我介绍道,“这次针对监狱岛行动的总负责人。”
“总负责人…?”苏牧愣了愣,教会居然让一个女人来负责这么严肃的军事行动?
不是苏牧看不起女人,而是…这什么卡黛,他从来没听过啊!
在来这里之前,赵果果便把海军部绝大部分的将官资料都找了出来,苏牧挨着看了一遍,其中绝对没有叫做卡黛的女将军——这货到现在注意到,卡黛胸脯上别着一枚将徽。
大概对方的弧度太大,导致苏牧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清楚。
不过,他反应倒是很快。
希尔佩斯没来就没来吧,自己这边压力还小点呢。
毕竟,军研部最厉害的人物,应该就是那位神秘的上将了。
“既然如此,卡黛将军想怎么办?”苏牧指了指地上不省人事的海军陆战队员,“先说好,他们都还活着。”
“我知道你不会杀他们,这也是我愿意来这里跟你谈判的原因,我们之间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卡黛说道,“现在带你的人走,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卡黛少将,他把九头蛇偷走了!”格雷在边上大声提醒道。
卡黛好看的眉毛挑了挑,有些诧异的看向苏牧:“你本事还真不小。”
“卡黛将军的态度也让我有点意外。”苏牧微微一笑,“我以为你会上来给个下马威,让我们束手就擒,会海军部领罪呢,可现在看来,你好像对我并没有太多的敌意,而我现在代表的是监狱岛,换而言之,你并不希望海军部和监狱岛起冲突,如果我没猜错,卡黛将军和卡列尔典狱长,应该是老相识了,对吗?”
听到这话,克里斯蒂由衷的对苏牧悄悄竖了个大拇指。
这小家伙的逻辑能力,真的一直在刷新他的认知。
武学天赋爆表,脑子还转的快,这样的人,以后想不成大事都难!
“我的确认识卡列尔,可你似乎对我们的关系有些误会。”卡黛指了指天上,“看到了吗,一共四台直升机,除了海星号、海珊瑚号的将军和我之外,另一台直升机里就坐着你口中的典狱长大人,我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下个命令,就会有上百门防空炮对这台直升机发动炮击,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看来卡黛将军早就猜到我会把海螺号的船员当做人质了。”苏牧摊了摊手,“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并没有把卡列尔的性命放在心上?”卡黛语气稍微有些冷冽了,她是知道卡列尔和苏牧之间的关系的——准确的说,这些年来,卡列尔生活的到底如何,她都一清二楚。
为什么赵果果查不到卡黛的信息?
因为卡黛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带队出过任务,所有记录上都没有卡黛这个名字。
这个姑娘,把自己手里兵权和资源,全部拿去“守护”卡列尔了……
苏牧敏锐地察觉到了卡黛的情绪变化,心中顿时乐开了花。
开玩笑,每天和那么多女孩子打交道的他,如何会看不出卡黛这情绪波动代表着什么?
之前苏牧还只是猜测,卡列尔并不在飞机上。
卡列尔好歹是五阶顶级的骑士,且身旁还有个不弱于他的歌思雅,都是身怀绝技的人,苏牧不相信这兄妹俩能这么轻易的成为对方的人质,而现在卡黛的情绪变化,无疑是证实了这一点——这姑娘不仅不会伤害卡列尔,说不定还会弄死那些想要伤害卡列尔的人!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点,苏牧脸上一下子就变得促狭了起来,他笑眯眯地说道:“这样吧,卡黛将军,直升机你尽管炸,想怎么炸就怎么炸,而作为回报,你的防空炮每打出一发炮弹,我就杀掉甲板上一个人,咱们看看谁先撑不住,怎么样?”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卡黛黑着脸,“苏牧,我给过你机会,你别不知好歹,否则整个监狱岛都会以为你今晚的举动跟你一起陪葬。”
“卡黛将军,你可想好了,船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你们的人。”苏牧说道:“你这种行为,等于是我不想杀他们,但你却要他们死,明白吗?你不怕自己寒了他们的心?”
“和海螺号一起沉入海底,是我们的光荣,也是我们的使命!”格雷喊道。
他是在向卡黛表达自己的立场。
人可以死,海螺号不能丢!
“你对教会倒是挺忠心,可惜,这里已经没你说话的份了。”苏牧当然不会放任格雷在那大呼小叫,万一其他船员听到这些话,突然热血沸腾的上头了,宁愿死也不愿意投降,那他这计划不是就麻烦了吗?
于是,苏牧直接隔空一巴掌,把格雷少将扇晕了过去,然后看向卡黛:“将军,你有三分钟时间考虑,要么把海军部在这艘船上的士官全部接走,留下技术人员,要么,我把所有人都扔进海里喂鱼,你选一个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