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huz人氣小說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187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g9b3p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林新一说出这样的结论,然后又骤然起身,在卫生间里仔细地搜寻了一番。
果然,他没费多少功夫,就从卫生间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水桶。
那是咖啡厅员工用来打扫卫生的塑料水桶。
凑近了一看,里面还有小半桶根本就没有倒掉的漂白水。
“看来凶手是把漂白剂倒进了这水桶里,再把死者的手放进去浸泡过了。”
林新一这么说着,又看了看一旁地上摆着的漂白剂瓶:
“至于漂白剂,应该是凶手就地取材,从卫生间里拿的。”
“漂白剂本来就是卫生间常备的洁厕用品,凶手应该是在行凶过程中看到了这放在卫生间角落的漂白剂,才想起用它清理痕迹。”
他这样细细地分析着,眉头越皱越紧。
而一旁的毛利兰小心想了一会,才有些懵懵懂懂地问道:
“林先生,我记得你说过,漂白剂好像可以用来…”
“可以用来破坏DNA。”
林新一紧紧皱着眉头:
“漂白剂的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钙,再兑水之后,与水反应能生成次氯酸。”
“次氯酸产生自由基,而过量的自由基特别是活性氧自由基,可以攻击包括 DNA 在内的几乎所有的生物分子。”
“具体来讲,自由基会破坏DNA分子的碱基修饰,使DNA单/双链发生断裂。”
“总之,如果那凶手用漂白剂给死者洗过手,而且还浸泡超过一定时间的话…”
他微微一顿,语气愈发严肃:
“那我们很可能没办法从死者指甲缝的内容物里,检测出足以支撑鉴定结果的DNA片段了。”
听到这话,毛利兰的表情很快就变得比林新一还要凝重:
连DNA都被破坏了,那岂不是就没证据抓到凶手了?
这该怎么办呢?
但看到她那紧张认真的神色,林新一却反而笑着摇了摇头:
“也别紧张过头了。”
“就算指甲里的生物检材被破坏了,难道就找不到其他证据么?”
“凶手勒挤死者的时候,两人身体紧挨在一起。”
“除手指甲外,衣服上互相蹭到毛发、皮屑,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而那些痕迹,可就不是凶手用肉眼能看得见的了。”
说着,林新一还特别意味深长地说道:
“更不要说…”
“凶手这么用心良苦地清理痕迹,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这…”毛利兰很快反应过来。
她想起昨天和田中知史交锋的过程,马上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案子也是熟人作案?!”
没错,随机撞上的抢劫杀人,很少会有人在杀人后会处理痕迹。
尤其是,在咖啡厅卫生间这种公共场所。
毕竟,凶手都跟死者不认识,就算在现场留下了DNA,警方也很难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他。
但熟人作案就不一样了:他们往往和死者关系密切,为了防止警方调查到自己身上,恨不得把现场打扫得比无尘操作间还干净。
而这往往反而会弄巧成拙。
因为清理痕迹的行为势必会引起警方怀疑,而当警方把怀疑目标锁定到某个人身上的时候,那家伙就离有穿有住、吃喝不愁的生活不远了。
毕竟,人类的智慧是有极限的。
一个人再怎么细心,也总会有自己注意不到的遗漏之处。
“毛利小姐你说的没错,这个案子多半是熟人作案。”
“接下来只要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锁定嫌疑人应该不难。”
林新一毫不吝啬地夸奖着迅速反应过来的毛利兰:
“但是…”
“但是我们身为法医,永远不能先入为主。”
都不用林新一再多加强调,好学生毛利兰已经完成了抢答:
“我知道的,林先生。”
“现在的案情指向熟人作案,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抢劫杀人、冲动杀人的可能。”
“而要排除后者的可能,就得再仔细观察现场的情况了。”
说着,毛利兰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狭窄拥挤的马桶隔间,很快就将目光投向了这隔间墙壁上的那扇窗户。
窗户是打开着的,可以从这隔间里通向外界。
“当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尸体是紧靠着门,从里面把门堵死的。”
“所以,如果凶手是在这马桶隔间里杀人,那他杀完人后想从隔间里离开,就只有两条路:”
“一,是从这隔间里的窗户,直接逃到咖啡厅外面。”
“二,是从隔间顶部和天花板的空隙翻出去,再离开卫生间,从咖啡厅内部离开。”
“可是,这第一种可能…”
毛利兰一边这么自顾自地分析着,一边凑到那扇狭窄的窗户边上,仔细观察着那窗户边缘的灰尘:
“这第一种可能已经不太可能了。”
“窗户边缘积攒的灰尘甚至都没有擦拭过的痕迹,凶手肯定不是从这里离开的。”
“而且这扇窗户很窄,让我这个女孩子爬出去都容易卡住。”
“想完全不蹭到窗户边框,从中间空翻出去,估计只有体型娇小的孩童才能做到。”
她这么说着,很快就抬起头,将目光转移到了那厕所隔间的顶部:
“这隔间顶部和天花板的缝隙还算比较大。”
“只要是体型较瘦的成年人,应该都能从这里翻出去。”
“只不过…”
毛利小姐那行云流水般流畅的观察分析,终于遇到了难点:
“死者心脏中刀,出血量如此之大。”
“而这卫生间空间狭小,闪躲不开。”
“凶手拔刀的时候,身上应该会沾到不少鲜血。”
“而一个身上染血的人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咖啡厅里的员工和客人多多少少都该注意到才对。”
她沉思时不经意地摩挲着下巴,看着颇有点名侦探的味道。
而林新一却是指出了一个调查方向:
“说到血迹,我倒是也注意到了些许奇怪的地方。”
“首先,是厕所隔间顶部的门框上,出现了不该出现在那里的血迹。”
“其次,是这隔间里的喷溅状血迹形态。”
他指着那隔间里,几乎是均匀喷溅在马桶、墙壁和地板上的点点血迹:
“这是一个完整的喷溅状血迹图案。”
“就好像…在血液喷出的时候,死者身前完全没有任何阻挡一样。”
“这很奇怪不是吗?”
“隔间的空间就只有这么大,如果凶手是在这隔间里杀的人,站在死者身前的他肯定会挡住部分喷溅出的血液才对。”
“像现在这种血液喷溅不受任何阻挡的情况,在这种直刺心脏的凶杀案里是非常罕见的。”
刀是从前面捅进心脏的,那凶手拔刀的时候,合该也站在那伤口前面才对。
可现场这血迹形态却告诉林新一:
凶手在拔刀的时候,人是“不在场”的。
“更不要说,还有这把刀…”
林新一小心地拎起了那把,被留在杀人现场的刀:
“这刀柄上的喷溅状血迹,也是均匀分布,像是完全没有受到阻挡一样。”
“要知道刀柄可是握刀的地方,在血液喷溅而出的时候…握刀的手,总该会把血挡住的。”
说着,他微微皱着眉头,向毛利兰问道:
“毛利小姐,你怎么看?”
林新一虽然很快就发现了这些不寻常的痕迹,却一时没想到形成这奇怪痕迹的原因。
毕竟…这个世界里的凶手操作实在太花里胡哨。
就凭林新一那过于现实主义的头脑,一时半会还真还原不出案发时的真实情况。
但毛利兰就不一样了。
她从小跟在大侦探工藤身边,见惯了五花八门的诡计,花招尽出的凶手,连带着想象力也变得天马行空起来。
此时此刻,被林新一那么一提点,毛利兰很快就反应过来:
“隔间门框上的血滴,没有受到任何阻挡的喷溅状血迹…”
“林新一先生,我明白了!”
“凶手根本不是在隔间里杀的人,而是从外面把尸体扔进了这隔间里。”
毛利兰眼前一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凶手一定是先在隔间外面,用绳子将死者勒昏。”
“勒昏后,他发现卫生间里有漂白剂,就临时起意用漂白剂将死者的手浸泡了一遍。”
“然后,他把绳子栓到刀柄上,再用刀刺入死者的心脏。”
“再然后,凶手将死者的身体从隔间上面的缝隙,扔进隔间把门堵上,制造出一个’密室’。”
“最后,他从隔间外面拉拽绳子,就把那把被绳子拴着的刀,从死者的心脏上拔下来了。”
“额…”林新一听得一愣一愣的。
稍稍消化了一下凶手这花里胡哨的杀手手法,他才理解了凶手的意图:
“原来如此…用这种方式拔刀,凶手的身上就沾不到血了。”
“他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出卫生间,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混入人群。”
“不过…”林新一还是有些不太理解:“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既然都把人勒昏了…干嘛不直接用勒的方式把人解决掉,何必再补一刀呢?”
“只是勒死的话,不就不用考虑沾到血迹的问题了吗?”
“唔…对哦。”毛利兰微微一愣。
她努力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根据自己以前在工藤身边见到的种种奇葩凶手做引申思考…
“会不会是…”毛利兰试探着说道:
“凶手是想用这种诡计,排除自身的嫌疑?”
“林先生你看…这厕所隔间的缝隙就那么大,只有体型偏瘦的人能翻过去。”
“如果我们按照凶手设计的想法,误以为他是站在隔间里杀的人,再从隔间里翻出来的。”
“那我们的注意力就只会放在那些体型瘦弱的人身上,而注意不到那些体型健硕的人了。”
说着说着,毛利兰的声音里渐渐有了自信:
“但很明显,他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在我们看穿他的诡计之后,他反而暴露自身更多的线索——”
“很显然,凶手是死者的熟人,还是一个体型健硕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