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dbb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 txt-第兩千二百二十章 終究不同了熱推-2xm97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说到底,藏菁长老就是要软禁毋思三人,以惩罚他们的“不轨行为”。
听起来有点不近情理,但是天下哪里那么多情理可讲?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必须要懂得为自己的冒失买单。
棋道的真仙非常懂得进退,意识到走不了就认了,“藏菁长老,可是我并不会炼器。”
“你可以讲道,棋道有自己的一套东西,”藏菁长老随口回答,“当然,你也可以联系棋道的长老,来玄水门把你带走。”
众人闻言,脸色又是一变:这是跟棋道翻脸的征兆?玄水门支持冯君,竟然支持到这种力度了吗?
藏菁长老却不为所动,她是颐玦的闺蜜,知道棋道的奕天跟冯君也不是很对眼,而且灵木道里的融阳真仙,还有一段公案,所以冯君对上棋道,概率其实不小。
她现在这般表态,其实也是站冯君的意思,棋道那边就算有点不高兴,但是距离两家全面翻脸,还差得相当远,只不过当棋道对上冯君之后,玄水门能有插手的理由。
清矶真仙也不甘示弱,她冲着毋思发话,“你也可以联系炼器道,让你道中的长老,找我清矶来要人!”
她的态度更干脆,因为炼器道对金乌是有所求的,双方经常打交道,相较而言,金乌门下求到炼器道的时候并不算多。
她跟炼器道的几个长老都认识,尤其是毋思真仙提的那个岚纹长老,更是不打不成交。
“算了,”那名棋道的元婴先服软了,他颓然地表示,“请长老来,真还不够丢人的,我也承担不起影响两家关系的责任,那就待上十年吧……还请藏菁长老帮着封锁一下消息。”
他倒是主动申请,要玄水门帮着封锁真正原因了。
要不说棋道中人善弈,真的半点不假,他们对大势的感知能力,远远超出常人。
毋思真仙见他都服了,也只能认栽,他可是不敢请道中长老来捞人,否则别的不说,哪怕能回去,岚纹长老也绝对饶不了他。
不过他还有别的诉求,等了一等,他战战兢兢地表示,“我若炼器,是要耗费气血的,这个……藏菁长老?”
“我们请你炼器,当然也是要给钱的,”藏菁长老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回答,“我玄水门是要保护你,不是要软禁你之后,让你白干活!还有问题吗?”
“没……没有了,”毋思真仙摇摇头,然后长出一口气,我不过是想买点材料,怎么就被人软禁了起来呢?
他们这边处理完,井泉也联系了自己的同门,不多时,三名真仙和七八名金丹风驰电掣一般地赶来,打头的正是负责整个冰原板块的潮生真仙,元婴五层的修为。
别看一个板块的负责人只是元婴中阶,但是在整个冰原,太虚门起码有十个元婴,正是应了那句话,越是边缘的板块,好手就越多。
冰原板块实在太边缘了一点,都属于城乡结合部了,所以虽然元婴多,却是以元婴初阶为主,潮生真仙就算数得着的了。
赶来之后,他先是见过了井泉师兄,然后走到藏菁长老面前,客气地一拱手,“见过藏菁长老和清矶长老,以及一干玄水门的道友……这位就是冯君冯山主了吧?久仰大名了。”
他其实是见过冯君的,上次冯君遇袭,就是他出面调查,不过那一次远没有这次客气。
他的客气是有道理的,冯君和颐玦在灵木道折腾了一个天翻地覆,虽然高光时刻是颐玦唱独角戏,但是冯君此前的骚扰,以及此后进入虚空,再加上身怀虚空镜,也足以令人侧目。
不过对潮生真仙来说,最关键的还是他明白了:冯君和颐玦的关系,真有传说中那么好。
上一次冯君在冰原遇袭,颐玦也在的,但是为了保证钓鱼方案的顺利执行,战后她就隐藏了起来,所以潮生真仙只知道,出手的是金乌和玄水二门。
这一次,他知道了冯君和颐玦的关系,肯定会表示出足够的客气。
不得不承认,颐玦仙子真的不愧是镇押了整个太虚门一个时代的存在,所有和她同期的太虚门人,都是她的背景,而这些背景板们并不会心生不忿,反而以跟她一个时代为荣。
客套完毕,潮生真仙就提出了正题,想要知道这灵石矿是怎么回事。
玄水门这边在开挖灵石的时候,就做好了相关准备。
于是他们拿出相应的资料,告诉对方这灵石矿是如何被发现的,又是打算如何开采的,强调了这是玄水门偶然间所得,而灵石矿所处的地域,产权也是毫无争议的。
见证人当然也有,除了冯君、金乌门真仙之外,甚至还有万幻门欧阳北山,至于颐玦真仙,这次也提了出来——钓鱼行动早就结束了,自然也就可以解密了。
潮生真仙看到这一系列的资料和证据,表情也不是很好。
然后,他又了解了灵石矿的大致估算,听说只是一个小型灵石矿,而且出上灵的概率不是很高,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紧接着,他又派出手下的金丹,进矿洞调查。
玄水门也很给面子,就让他们进去了——毕竟人家是冰原板块名义上的主人。
等到金丹们回报,说矿洞跟估算差不多的时候,潮生真仙也陷入了沉思中。
好半天,他才挣扎着发话,“藏菁长老,此前的开采也就罢了,现在我太虚门知道了这里有灵石矿,那就不能任由你们随意挖了,我们要行使板块主权!”
“这是我玄水门买下的地,不存在板块主权问题!”藏菁真仙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觉得对方的反应不算太强,但她还是要据理力争,“玄水和太虚同为七上门,是对等宗派,我之所以出灵石买地,是尊重你太虚的主权,但你也要尊重我在这块地上的权力!”
“话是这么说,但是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做的,”潮生真仙苦笑着回答,“无论如何,这冰原是我太虚的势力范围,哪怕是只当你给太虚面子呢,也一定要缴纳一些管理费。”
“要不然的话,别人都有样学样,我太虚还怎么有效管理?”
“别人?哪里来的那么多别人?”藏菁长老冷笑一声,“能跟太虚谈对等的,只有其他六门,这冰原上的区区秘境家族,谁配跟太虚对等?谁又有资格攀咬我玄水门?”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太虚也是要面子的,”潮生真仙只能继续苦笑了,“我在来之前,也请示了门中的长老,太虚地盘上的灵石矿,我们居然不能入股,这根本是耻辱。”
想入股?藏菁长老沉吟了起来,说句实话,潮生真仙今天的反应,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不是强势得出乎意料,而是……太弱了!
在冯君透露出灵石矿消息的时候,他曾经分析过,太虚门得知这里有灵石矿,会是个什么心理——包括太虚会不会觉得被打脸,会不会以为玄水门先发现灵石矿,然后挖坑设计。
冯君推测了很多,甚至认为他就是最合适的灵石矿发现者,所以才会坚持要一元水胎。
藏菁长老也不是被忽悠了,她可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什么事情没见过?
她把自己代入到太虚门一方,也觉得冯君的思路完全没有问题,合情合理。
为此,玄水门弟子特地准备了海量的资料和证据,就是提防着太虚门哪一天发现灵石矿,好跟对方理论。
结果今天灵石矿是暴露了,但是看起来……潮生真仙似乎不想过分追究?
我还是被冯君忽悠了吗?藏菁长老的脑中,忍不住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她可是听说了,作为边缘板块的镇守者,潮生真仙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不过紧接着,她又反应过来一个事实:当初冯君透露灵石矿地点的时候,跟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这段过程中,冯君和颐玦大闹灵木,死的可不止是铁骨、穿空藤和龙鳞树,还掳走了三名真仙,诛杀了一棵元婴期的树妖,甚至还破掉了铁骨在禁地内的洞府,抢夺了窥天镜。
最后,他们从虚空中归来,真的是吸睛无数。
哪怕冯君和颐玦都仅仅在灵石矿里持了干股,但是潮生真仙在四个月前面对这样的情况,和现在面对同样的情况,反应可能一样吗?
四个月前,那些猜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现在,终究是不一样了。
那么潮生真仙目前也只能选择苦笑了。
像金乌门范围内的火胎也是这样,哪怕你在自家地里挖出来,也只能用于自身修炼,要不就卖给金乌门,想要带出去高价卖……抱歉,你必须在金乌登记,支付高额的过路费。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