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zac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惡魔就在身邊 ptt-03112 真弱讀書-672k7

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一直砸了两分钟。
那冰巨人虽然体型巨大。
可是动作丝毫不显迟钝。
一秒怕是能砸出十几拳。
周围的地面早就已经被它破坏的面目全非。
在旁人看来,陈曌早就应该被砸死了。
可是陈曌虽然被砸的横七竖八的飞。
却依然完好无损。
突然,冰巨人的拳头顿住了。
只见陈曌站了起来,一只手抵在冰巨人的巨拳上。
“你真让我失望,一分钟的时间,你连我的防御都没破。”
面具人瞳孔骤然收缩。
而且他到底是什么防御啊。
砸了一分钟,都没砸死他。
不对……他怎么能动了?
自己的霜冻领域从来没有人能够破解。
他为什么可以动了?
“给我……”面具人话没说完。
突然看到陈曌抬起一只手,高举对着天空。
下一瞬,天空突然变成深红色。
茉莉.丹瑟瞳孔猛然收缩。
不敢置信的看向天际。
只见乌云与风雪被一支巨掌撕开。
那是一支火焰巨掌。
那火焰巨掌巨大的令人头皮发麻。
整个天际都被火焰巨掌遮蔽。
与此同时,98号岛上所有的参赛者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支火焰巨掌。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那火焰巨掌仿佛要将98号岛笼罩一样。
火焰巨掌只是伸出一根指头。
就朝着地面一摁。
冰巨人渣渣都不剩。
地面留下一个数百米直径的巨大深坑。
面具人同样是目瞪口呆。
他已经彻底的懵逼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来干什么的?
“现在还觉得我是失败的裁判吗?”
面具人半天说不出话,迟疑了许久。
他才勉强憋出一句话:“我认输……”
“好的。”
面具人的脑袋突然炸裂。
身躯无声无息的倒下。
所有被控制的参赛者都在这实话清醒过来。
他们脸上的面具也随之分崩离析。
“这是哪里?”
“我怎么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面具人呢?”
到处都充斥着充满深思与人生的问题。
陈曌看了眼众参赛者,突然目光罗在茉莉.丹瑟的身上。
“你……通过第一轮比赛,还有你、你、你……还有你。”
陈曌一连点了八个人。
茉莉.丹瑟倒吸一口凉气。
其他七个被点名的人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没有被控制?
那八个被点名的人彼此遥望彼此。
他们自认为自己伪装的很到位。
即便是面具人也没发现他们的伪装。
可是陈曌居然发现了。
这一刻他们只觉得,眼前这个裁判好恐怖。
难怪他能够撑为裁判,而不是面具人。
此刻他们明白了。
他们原本以为面具人已经够强大了。
可是现在他们才明白,强大只是相对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通过了第一场比赛?你又是谁?”
那八个被点名通过第一场比赛的人都是一阵汗颜。
看向那个相当不服气的言明的人,都带着几分同情。
“小姐。”这时候,丹瑟家族其他几个清醒的人都找到茉莉.丹瑟。
“小姐,那个男人是谁?”
“他就是裁判。”
“裁判?他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强。”
茉莉.丹瑟头皮都要炸了。
你们刚才浑浑噩噩的,是不知道情况。
反正知道情况的人,都不会说这句话。
“他很强,强大的不可思议,总之,不管是这场比赛,还是以后的比赛,只要是遇到他主持比赛的,绝对不要做违规的行为。”茉莉.丹瑟说道。
众人都没想到,一向桀骜不驯的大小姐,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茉莉.丹瑟看着自己的家人族人的那种表情,顿时一阵苦笑。
如果可以,她也想一直桀骜不驯下去。
可是人总是会长大的。
家人这次安排她来这里。
其实也是让她增长见识。
只是,她家人没想到,茉莉.丹瑟第一场就长见识了。
也彻底的放下了过去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她觉得自己远远没资格桀骜不驯。
“我不管你是不是裁判,你让他们通过,而没让我通过,反正我不服!我不服!”
一个参赛者大声喊道:“你们说对不对?”
砰——
那人还没得到其他人的回应,就已经得到了陈曌的回应。
也不见陈曌有什么动作,那人直接被砸飞出去。
“抱歉,这里是我的地盘,所有规则都我说了算。”陈曌面带微笑的说道:“还有,你被淘汰了……好像晕了,谁替我转告他一下。”
陈曌的目光落在剩下的那些人身上。
那些人虽然没有那么冲动。
不过这时候也都在小心防备陈曌。
“刚才点名的八个到我身后来……如果你们继续留在原地,我只当你们放弃这次过关机会……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刹那间,狂风呼啸,一枚巨大的冰柱在陈曌头顶呈现。
那八个通过第一场的参赛者都是瞳孔骤然收缩。
因为之前面具人也用过同样一招。
可是面具人的几十根冰柱加起来,还没有陈曌一根大。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玩意怕是有数百米的长度吧。
这要砸下来,他们怕是要全都跪。
“好像大了。”陈曌低声自语着:“算了,还是换一招。”
站在陈曌身后的八个人都是一阵无语。
你还知道太大了啊。
只见陈曌手掌一握,冰柱瞬间粉碎。
数不清的冰屑如同雨水一般,射向七八十个参赛者。
有人隐蔽,有人躲藏,还有人防御。
可是也有人倒下。
倒下的人不多,就十几个人。
陈曌摇了摇头。
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而倒下的。
自己第一轮攻击就躺下,显然已经在陈曌的心里打了个大大的x。
冰屑如箭持续了一分钟不到。
“好了,躺下的人被淘汰了,没躺下的也没有晋级。”
“为什么?我们顶住了你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