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jfs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963章歡迎來到式血空間熱推-680gz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徐子墨讪讪一笑,这个话题他不好接。
“子墨哥,我会想你的。”
韩烟柔看向徐子墨,这一次她没有似往常般躲避。
哪怕脸色通红,因为紧张银牙紧咬着下嘴唇,但还是倔强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徐子墨。
仿佛要将他的脸深深的印在心里。
看着徐子墨久久没有回话,韩烟柔转过身摆摆手。
“好了,我要回去睡觉啦。”
这天气总是反复无常,原本已经停下来的雨再次有了倾盆的预兆。
不知是雨在无声的落,还是有声的雨盖住了无声的泪。
转身的那一刻,泪如雨一般,都在倾盆。
“你明天走的时候不要叫醒我,就默默的走。
我要睡个懒觉,睡到下午,然后再睡一觉,睡到后天早上。
这几天太困了。”
韩烟柔一边朝房间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徐子墨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始终记着自己的目标,只是为了远古天庭而来。
没必要招惹太多事,甚至跟式血一族有所联系。
回到房间中,徐子墨静静的躺在床上。
他的感知很敏锐,哪怕没有用眼睛去看,但院子内的一切景象都映照在他的脑海中。
少女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去睡觉。
而是从房间走出来,坐在门前,这一夜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徐子墨熟睡的房间。
一直到天明,韩生啸的房间传来了动静,少女才连忙站起身,慌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小墨,起床收拾一下,商队要出发了,别耽误人家的时辰,”韩生啸的大喊声从院中传来。
徐子墨也从屋子走了出来,笑道:“我都收拾好了。”
“那就走吧,”韩生啸微微点点头。
徐子墨转过身,深深的看了那房间一眼,随即紧跟着韩生啸身后离开了。
…………
这商队的规模还算可,
有近百人,皆是身穿蓝色的长衫。
看上去很统一,每一个都是行脚的好手。
韩生啸跟商队的负责人简单交代了几句,对方便给了徐子墨一匹马,让其跟在商队的中间。
一大早,天色蒙蒙亮,商队便出发了。
天空还是下着毛毛细雨,但商队已经耽搁不得了。
沿着村庄前方的山路,浩浩荡荡的行向黑暗王国。
…………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徐子墨看向旁边的蓝衫男子,笑着问道。
“蓝七十三,”蓝衫男子回道。
似乎看出了徐子墨的疑惑,男子解释道:“我们都是蓝家自小收留的孤儿,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你们经常去往黑暗王国吗?”
“商队的交易所使,”蓝衫男子微微点点头。
“那你可曾知道,什么地方有血海?”徐子墨问道。
“不曾听说,”男子平淡的点点头。
徐子墨感觉对方不是个交谈的人,便也没有多问。
正在这时,突然见车队的前方停了下来。
前方传来一阵嘈乱。
“前面有人,”
“什么人?大家都小心点。”
徐子墨纵马朝路的边缘走了一下,随即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在山路的一旁,韩烟柔搭着雨伞,正身影单薄的站在那里张望着。
似在寻找某个身影。
“大家别慌,这是我朋友,”徐子墨连忙大喊了一声。
他跳下马,也顾不上其他,朝韩烟柔跑了过去。
跑至近前,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天色有些冷,她的身影在微微颤抖着,穿的不算多,小手和脸蛋都有些发青。
“你怎么来了?”徐子墨问道。
“爹爹让我来送送你,”韩烟柔笑道。
“冷吗?”徐子墨握住她的手,整个手都是冰凉的。
韩烟柔微微摇摇头,“刚才冷,现在不冷了。”
他看向韩烟柔,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我其实什么都懂,但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留在这里的。
我甚至不属于这里。”
“我知道,子墨哥哥跟我说过,你身来便背负着许多东西,只能义无反顾的朝前走。”
韩烟柔点头笑道:“爹爹说,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
你若是愿意,便让我就跟着你走。
若是不愿,我就站在这看着,看着你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就回去,好不好?”
听到韩烟柔的话,徐子墨苦笑了一声。
“韩大哥这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韩烟柔看向徐子墨,她很想说,你不用为难的。
但她说不出口,她怕徐子墨真的不为难了,真的就这么离开了。
她会心死,会受不了的。
对于韩烟柔而言,她的前半生一直都是在别人的嘲笑和相貌的异常中度过的。
除了爹爹和大伯以外,基本上就没人愿意跟她说话。
徐子墨是第一个愿意跟她做朋友的陌生人,就仿佛在她内心点燃了第三把火焰。
除了爹爹和大伯以外的第三把火焰。
很多时候,我们做一些事是不需要理由的。
就好比她这只飞蛾,明知道那团火遥不可及,但依旧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徐子墨沉默了许久。
最终问道:“不管最终结果怎么样,你都不会后悔?”
“不会,”韩烟柔低下头,微微摇了摇头。
“先去黑暗王国吧,我要找的地方还没找到呢,”徐子墨笑道。
他主动拉起韩烟柔的手,朝骑着的马走去。
韩烟柔脸庞羞红,但还是抿着嘴唇乖乖的没有反抗。
“小兄弟,让你家小娘子坐轿子吧,她的身体状况看上去不是很好。”
商队旁边有名大汉开口说道。
徐子墨看对方,应该是这商队的负责人。
便道了一声谢,拉着韩烟柔走上马车。
“你睡一会吧,等醒来后差不多就到黑暗王国了,”徐子墨说道。
韩烟柔点点头。
徐子墨让她侧着身体,将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或许是受了风寒的原因,再加上昨夜一晚没睡,当徐子墨用灵气为她驱寒后,韩烟柔也在这股温热中沉沉睡去。
………
马车走到一半,前方又出现了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