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od1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帝國星穹討論-九、大宛良駒閲讀-9v3nr

帝國星穹
小說推薦帝國星穹
大宛也算得上是烈武帝时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其地西北可去康居,西南紧邻大月氏,东北经过已经分裂成十余势力的乌孙可至北疆,而东南则经过休循国鸟飞谷可至疏勒、莎车,直至于阗。
在这些年中,大宛国不断扩张,乌孙分裂的势力给他吞并了一半,康居被其压制得只剩余三分之二国土,大月氏为其所迫不得不南下至犍陀罗——总而言之,大宛利用大秦退出西域而犬戎全力西向之机,居然乘势坐大,俨然已经成为西域一大国了。
只不过随着金策单于收网,大宛原形毕露,不仅国家一分为三,周围原本受其压制的诸国和部族也纷纷乘机侵夺其土地、人口。使得葱岭地区,因此再度动荡起来。
如今一分为三的三方势力都以大宛正统自居,彼此争斗一番之后,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只能便宜周边势力,故此虽然还是嘴仗不断,但实际上的战争却暂停下来。于是粟特人的商队可以左右逢源,顺利往来于大宛诸城之间。
“大宛原本一共七十余城邑,人口八十余万,但这几十年中,其不断扩张,故此如今有城邑一百一十卒,口近二百万,哪怕一分为三,在葱岭一带依旧是不小的势力。”
在通往大宛王城贵山城的一条商道之上,一个沉目隆鼻的粟特人带着笑,向自己身边的一个秦人说道。
这个秦人,正是赵和。
当初初定北州,他确实不方便离开,因此没有随伊苏斯、昧彻一起前往大宛。如今大半年时间过去,北州安定下来,赵和也终于可以暂时离开。
虽是如此,他还是将诸葛明与李弼都留在北州。诸葛明辅助段实秀处理政务,李弼则是与郭英一起处置军务。随他一起自南疆至北州尚未战死的诸随从中,也只有樊令与阿图二人跟他一起加入这支大宛商队。
这支商队的首领叫白努尔,他只知道赵和是北州来的一位小吏,并不知道赵和的真正身份——选择这支与北州关系并不是太亲密的商队为掩护,也是为了避开犬戎人的耳目,须知虽然粟特人给北州带来了大量的物资,但在这同时,也夹杂着不知多少犬戎人的细作同。
而这种半熟半不熟的商队,犬戎人绝对不会想到,北州的重要人物会与他们一起离开赶往大宛。
“贵山城如今在谁手中?”赵和笑吟吟问道。
事实上这消息他早就知道了,之所以问,无非是要在这个白努尔面前扮演一个并不是非常谙熟事务的年轻文吏罢了。
“如今贵山城掌握在原先的三王子勿离手中,这位三王子倒是个人物,与前王年轻时相类。”白努尔道。
“哦,为何这样说?”
“前王年轻之时励精图治,所以才能寻着机会摆脱犬戎人的控制,甚至威压康居诸国,这位三王子自立之后,没有急冲冲去攻打大哥勿兀鲁,也没有去收拾侄儿勿申,而是对内先安稳周边,扫平贵山城中异已之辈,对外结好犬戎,派使者向犬戎金策单于称臣进贡……”
白努尔有意结好这位北州文吏,因此说得极细,甚至连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也被他说了出来。在他口中,这位三王子勿离也是一时英杰,不过赵和听了之后,却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是小国枭雄罢了,所有的伎俩在大国碾压的实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一个这样有野心且比较稳重的大宛国君,并不符合大秦的利益。
“看,贵人,前方就是贵山城!”谈话之间,他们的目的地贵山城已经到了。
如同西域别的城市一般,贵山城之所以能够立城,关键在于其旁边流经的苦盏河。与赵和见过的黄河相比,这苦盏河源自于天山,西向流入赵和来时的这片谷地,贵山城便是其流出谷地的最后一座城邑。
“此城规模不小啊。”遥遥眺望了一番之后,赵和说道。
“自然不小,全城五万人口,在葱岭以西是了不起的大城。”白努尔颇为骄傲地道:“我们白家在此久居多年,当初此城初立之际,我们便搬迁来了。”
“有多长时间?”赵和对此颇感兴趣。
“总得有六百年吧。”白努尔道。
见赵和神情颇为古怪,白努尔补充道:“我们粟特人虽无史书,但波斯人却有——如今的安息人从波斯人那里继承了不少好东西,就包括史书,我曾经去安息跑商过,有幸得聆听学者所言贵山城来历,才知道我们白家彼时便随波斯大帝居鲁士一起来此……”
“在我们大秦,如今还称安息为波斯,如今安息情形如何呢?”赵和又问道。
白努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骊轩人将安息打得已经失去了大半疆域,如今的安息,情形不好,据闻骊轩已经准备东征,彼时安息必然首当其冲,我觉得危险!”
赵和点了点头。
此后白努尔大约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故此闭嘴不语。他们远眺贵山城时还相距有十余里,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商队才来到贵山城城门处。
比起南疆那些倚靠绿洲而成的小城,贵山城的规模确实要大得多,白努尔说这里常住人口超过五万,赵和以城市规模来判断,觉得恐怕不只此数。
城市由围墙所保护,这围墙的风格与大秦完全不同,墙由巨大的不规模石块堆垒而城,在城墙各处,还有突出来的马面,沿着城墙,还有双重的塔楼,可以看得到有军士在上巡视往来。
赵和眯着眼睛看了看城,正待说话,突然间,他的注意力被城外的一阵骚乱所吸引。
只见城外河畔,一群骏马被牧民驱赶而来,数量足有五百余匹。这些骏马一个个身高体壮,极为雄健,其中最多者是枣红色的马。
在这些骏马之首,却是一匹大黑马,赵和望见它时,原本向前奔行的它双足突然立定,向着赵和直直望来,然后嘶鸣了一声,径直奔向赵和。
赵和神情一动,静立原地,那大黑马奔到赵和身前,用头颈擦了擦他,赵和伸手去抚摸它的脖子,它垂下头来,安静地让赵和抚摸,一双大大的眼睛出奇的温柔。
那些牧马人此时都呆住了,他们用奇怪的语言呼喊起来,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而白努尔也是脸色微变,直愣愣看着赵和。
“看来它挺喜欢我的。”赵和笑着道。
他心里也极是欢喜,这匹马高大雄健,在他所见过的马中绝无仅有。
“呼嗬嗬!”
一个牧马人上前来,将马鞭抽得暴响,不停地呼喝着。赵和不明其意,而那大黑马则是理都不理那个牧马人。
那牧马人叽哩咕噜说起话来,赵和见他是对着自己说,但自己却听不明白他说什么,当即望向白努尔。
白努尔苦笑起来:“他在问你用了何种法术,竟然能让大黑马在你面前这么顺从。”
赵和摊了摊手,轻轻拍了拍大黑马的脖子,那大黑马似乎明白他的心意,恋恋不舍地从他身边移开。
赵和心里也极是喜欢这匹大黑马,但他此次隐瞒身份来此,实在不能惹事,故此只能将这马先打发走来。见马离开了赵和,那个牧马人又叽哩呱啦说了两句,仍然是赵和从未听过的语言,直到末了,他才用粟特人的语言说了一句:“有赏!”
赵和莫名其妙。
待牧马人将马群赶入城中之后,白努尔才对赵和道:“郎君可知方才那个大食人说什么?”
“大食人?”赵和看着那牧马人的背影,确实,此人的衣着打扮与别的粟特人或者大宛人都不一样。
赵和在咸阳城中也见到过自称大食人的商人,这些人乃是海商,其人入乡随俗,无论是衣着还言语都尽可能模仿秦人,因此大食人的服饰与语言,他今天还是第一次遇到。
“大食人怎么会在此处?”赵和问道。
“说起来这又有大宛老王有关了。”白努尔压低声道:“你们秦人只道我大宛出良马,但大宛汗血马虽好,却也有缺点。”
“不耐负重。”赵和道。
他在北州石河关中得到了一匹好马,便有大宛马的血统,彼时他也专门问过有关大宛汗血宝马的消息,这才知道,虽然汗血宝马在大秦名声很大,此马也确实能奔擅跑,但是,它也有一个弱点,就是负重不多。故此真正的重甲骑士,根本不可能乘汗血马奔驰冲杀,所以北州的那批马,都是经过混血改良之后的。
“呵呵,正是如此,故此老王初登位之时……这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他便向西方大食求购马种,历经不少风波,得了大食马,再与汗血马杂交,四十年间不断,才得了这一批四百匹左右的好马。”
赵和顿时明白,原来他用来冲阵杀死霍峻的那些良马,竟然就是白努尔所贩,其血统也与这大黑马相近。
“那倒还真是有缘。”他在心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