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aat精彩言情小說 首富楊飛 txt-第2369章 謀殺案?推薦-zn3z0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耗子眼里放出亮光!
这家伙,唯恐世界不乱呢!
现在飞少想搞事,想想都能笑出声来!
“飞少,要怎么做?请吩咐!”
杨飞眼神一厉,沉声道:“我是过江龙,本不想惹事,奈何他们一定要纠缠我!真以为我好欺负!哼!耗子,接下来,我们这么做……”
等候在一楼大厅,除了记者,还有和韩秀慧之事有关的若干人等。
十几双大眼睛,紧紧盯着酒店的电梯间,也有人偶尔将目光投向楼梯间。
总而言之,不管杨飞从哪里下来,都会立刻被人发现。
就在众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清洁工大步跑向前台,连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在我们酒店跳楼自杀了!”
中午时分,酒店大堂的人本来就少,这声音如此刺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经理沉声问道:“谁自杀了?”
“经理,你看,这是遗书啊!这上面写的什么字?你看看!”清洁工将手里的一张纸递了过去。
经理接过纸,看了一遍,大惊失色道:“真的有人跳楼!一个叫韩秀慧的女人,留下了遗书,从我们酒店顶楼跳楼自杀了!”
酒店大堂,顿时乱成一团,有人往楼上跑,有人往门外跑,还有人慌忙抓起电话报警。
这边等待的众人,无不骇然。
“韩秀慧?”
“他刚才说的是韩秀慧吗?是我们要找的韩秀慧吗?”
“韩秀慧自杀了吗?”
“她不是在杨飞的房间吗?”
“对啊!她怎么会跑到天台上去自杀?”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快去找韩秀慧的尸体!快!快!快!”
“这边!”
“这边!”
大堂里更乱了。
十几分钟后,几路人马又跑回到了大堂。
“没有尸体啊!”
“后面也没有尸体!”
“到处都不见尸体!”
“韩秀慧!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所有人的质询,都对准了那个发现韩秀慧遗书的清洁工。
“你在哪里找到遗书的?”
“韩秀慧在哪里死的?”
“她在哪里跳楼的?”
“快说!你个混蛋!”
清洁工一脸无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惊骇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有人喊了一句:“遗书在哪里?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遗书在经理手上,他拿了出来,递给喊话之人。
“天哪!天哪!这不是真的!”那个男子拿着遗书,一边看,一边疯笑。
“不是真的?假的遗书?”大家问道。
拿着遗书的男子,笑着笑着却哭了起来:“我是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遗书是真的!遗书是真的!这真的是韩秀慧的笔迹!这是她写的!”
“你说的是真的?”有人问。
“我是她的经纪人,我当然知道这是真的了!”经纪人手握着脸,泣不成声,“我的韩秀慧,你怎么真的死了呢?”
“可是,她死在哪里呢?她的遗体在哪里呢?”
“是啊,韩秀慧死在哪里?”经纪人急得跺脚,双手不停的挥舞。
门口的保安,喊了一声:“警察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酒店大门。
几个韩国警察走了过来,问道:“谁报的警?出什么事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听了半天,警察总算听明白了。
“有人跳楼?留了遗书,但是没有找到尸体?就是说,人没有死?那这警,我们出不了。”
“不对,警察先生,我怀疑有人谋杀了韩秀慧小姐!”
“谁谋杀了谁?”
“是一个华人,杀了韩秀慧小姐!”
“华人?在哪里?”
“在楼上。”
“到底是自杀?还是被人谋杀?你们说清楚!一个一个来!你!你来说!”警察指了指经纪人。
经纪人道:“是这样的,我们最先发现了韩秀慧小姐的遗书,以为她是自杀,可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她的遗体,所以我们怀疑她是被人谋杀了!”
警察道:“嫌疑人在哪里?带我们去问问情况!”
经纪人说道:“我带路。请这边走。”
一群人,闹闹哄哄的往楼上去了。
这时,旁边不起眼的角落里,沙发上背对着这边,坐着几个人。
周少杰赫然在座。
“周总,警察上楼,去找杨飞了。”保镖陶军上前耳语道。
“那个女人,确定死了吗?”
“应该死了。”
“应该?我要准信!快去打听!”
“好的,周总。”陶军应声而退。
警察按响了杨飞房间的门铃。
耗子和马锋从对面房间出来,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我们找这住在这间房的人!”警察亮了亮身份,“是你们的朋友吗?叫他快点开门!”
耗子沉着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他嫌疑杀人!”
“呵呵,这不可能,我想,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有没有弄错,问过他就知道了!快点开门!”警察不耐烦的用手拍门。
耗子和马锋相视一眼,露出一抹冷笑。
过了一分多钟,门才被打开来。
杨飞穿着睡衣,打了个哈欠,站在门口,揉着眼睛,问道:“耗子,什么事?”
耗子笑道:“飞少,打扰了。有警察来问案,说你涉及到了一宗谋杀案!”
“谋杀?”杨飞这才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嗬,来这么多人?既然说我涉嫌谋杀,那就请到里面谈吧!我倒要看看,我杨飞杀了谁!”
来的两个警察,听到杨飞这个人名,似乎有些熟悉,但也没有多想,只是略微一怔,便走进杨飞房间。
警察先是四下打量,又仔细的察看每个角落,寻找可能的蛛丝马迹。
“头发!女人的头发!”经纪人眼尖,居然在床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立即大呼小叫起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杨飞淡淡的道:“这位也是警察吗?”
警察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戴上白手套,然后接过那根头发,然后问杨飞:“这是谁的?”
杨飞道:“我秘书的吧!”
警察经过仔细对比,然后皱眉说道:“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