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r04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線上看-第990章 奉陪到底(4更)相伴-o3u9b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众人看向长桌尽头,那平静而精致的五官,看不出一丝的悲喜。
她抬起头,看向前方,说道:“宁万顷在哪?”
“宁审判去了金莲调查白吾卫死亡事件,他说过他也会去一趟召南之地。”
“嗯……”
她的目光垂落在桌上,“无论如何带回英招的命格之心。有劳诸位。”
“是。”
她没有继续说话。
而是缓缓起身。
修长的身材和瀑布般的黑发,相辅相成。
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白塔高千丈……直插云端。
俯瞰大地,白茫茫的世界,宛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
转眼三天过去。
红莲召南之地,却依然灰蒙蒙的,终年不见天日,没人知道为什么。
陆州的太玄之力也已经蓄满。
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嗅觉真的变强了?”
陆州有点不太敢相信。
他走出了废旧小屋,循着香味,走了过去。
只瞧见几名黑吾卫正在围着篝火吃烧烤。
都说人对气味的记忆是永久的……稍稍一闻,便知那香味来自这这几名黑吾卫。
“陆兄。”萧云和从附近走了过来。
萧云和的气息……一种很酸腐的气息。
这是多久没洗澡了。
这就是第七神通的妙用?
本以为这个神通会是个超级鸡肋的神通,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修行界,许多人都会隐藏自身的气息,甚至通过易容的手段欺骗他人。气味却是很多人容易忽略的。
能闻到气味的话,那么能否分辨出修行气息?
这是没有使用神通的情况,只能闻到普通的气味。
总结下来,普通的气味,只有两种:香和臭。
陆州默念天书神通——
四方上下,异域绝境,香臭之气,闻如面前。
他能感觉到像是吃了薄荷一样的凉意,直冲上颚。
一股冷冽的清酒味道从萧云和的身上飘来……
这是修行的气息味?
哲学上而言,世上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修行也是。
哪怕两个人跟着同样的老师一起修行,同样的功法和修行方法,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依然不同。
“陆兄?”萧云和见陆州陷入思考。
陆州思绪拉回,说道:“萧云和,你是前任塔主?”
萧云和微怔。
终于记得问这问题了!
他面色傲然地点了点头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也罢,那就不提了。”陆州负手转身,打算去看看于正海和虞上戎的气息。
毕竟人家毁了五命格,揭人伤疤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
萧云和露出尴尬之色。
……
陆州来到于正海和虞上戎所在的位置,足踏虚空,来到数米的空中,俯瞰二人。
看到虞上戎的法身正在汲取命格之心。
于是,再次默念天书神通。
他感觉到虞上戎的身上飘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气息……
“这是太虚的味道?”
陆州心中一动。
之前他都是通过天眼神通远距离观察徒弟,没有当过面使用过。
如果两种神通叠加,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再念天眼神通。
太玄之力附着眼中。
蓝瞳绽放,配以昏暗遮天的场景,颇具神秘诡异。
他看到了虞上戎和于正海的身上,有一股气息,非常相似,又略有不同。
虞上戎的气息流转速度,轻灵飘逸,宛若自然清风。
于正海的气息流转霸道,迅猛有力,如火山爆发。
两种气息都有一个共同点:气息环绕身躯,精气流动,充盈於天地之间,与四周融合恰当。
气息流转丹田气海的时候,很轻松就能和天地之间的元气沟通,形成桥梁……
“难怪这么多人想要得到太虚的气息。”
陆州收起神通。
暂时能想到用处,便是分辨能力和气味追踪。
这个神通消耗的太玄之力没有天眼神通那么夸张,可以保持更长的时间,也算是对自身能力的提升。
傍晚。
虞上戎向司无涯报了平安,让他门不要担心。
司无涯和魔天阁众人,继续留在关内……不过,明世因早已出发赶往召南之地,到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召南之地的平静终于被打破。
“陆兄,召南往西南百里处,有动静。”
萧云和与巫朝出现在陆州所在的废旧小屋之外。
这段时间,都是由巫朝暗中四处调查。
其他人则是留在这里修炼。
陆州闻言,走了出来……
“英招出现了?”
巫朝说道:“不确定是不是英招出现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黑塔和白塔,派了大量的修行者。还有……还有黑耀联盟,大圆王庭的的人也出现了。”
“你们黑莲还真是积极。”陆州说道。
“如果真是英招的话,各方势力出现,也属正常。”萧云和说道,“实不相瞒,我也很想得到这英招的命格之心,它能助我恢复一命格。”
你什么心思,老夫岂会不知?
陆州面色如常,道:“有如此奇效?”
“我还想着利用黑白之间的矛盾,坐收渔翁之利。现在看来……有些困难。陆兄,这命格之心,只怕与你我无缘。”萧云和说道。
“是与你无缘。”陆州点头。
“……”
说话间。
远处的天际掠过众多的修行者,一个接着一个,宛若飘雪,足有数千人。
“白屋寒门的人。”萧云和指了指天际的修行者。
“白屋寒门?”
“白莲不像黑莲,势力分割较多,内讧严重。白莲的修行者较为团结,除了白塔以外,白莲人数最多的势力便是白屋寒门。顾名思义,他们都是出身贫寒的修行者,有着相同的背景,使得白屋寒门非常团结。”萧云和说着叹息道,“只可惜,贫寒注定落后,人数多,精英少,都是一些八九十叶,少量的千界。黑塔称呼他们为‘乌合之众’。”
天际掠过的白色身影,渐渐消失,全部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还有哪些势力?最高修为多少?”陆州说道。
巫朝摇头道:“黑白塔的审判者肯定到了,少量的散修,也出现了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红莲修行者,被我给吓走了,真是瞎掺和,都是送死的份。至于最高的话……若是塔主出现,不会低于十二命格。”
陆州点了下头,看着西南的方向,说道:
“英招的命格之心,老夫志在必得。帝江。”
声音一沉。
嘎。
窝在屋内的帝江跑了出来。
压低翅膀,恭迎它的主人跳上去。
虞上戎和于正海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
“师父。”
陆州瞥了一眼于正海和虞上戎。
忽然发现虞上戎身上的气息,变强了很多。
“命格之心全用掉了?”陆州疑惑道。
虞上戎点了下头,刚要道歉,陆州又道:“无需如此,这命格之心本就是给你使用。”
萧云和惊讶看着虞上戎,问道:“你真能吸收那些命格之心?”
“运气罢了。”虞上戎说道。
“奇怪,这种方法我试过,并不能吸收。”萧云和疑惑不解。
“你命格数较多,通过吸收的方法很难弥补命宫。”于正海说道。
“也许吧。”
萧云和叹息一声。
陆州跃上帝江,看向西南方向,又扫过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