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rcy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第1417章 挑釁,唱《征服》!熱推-upg62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很快,安生的修为也终于从九级精神灵师积累达到了巅峰境界。
杨帆二话不说,熟练地为他灌顶传功,片刻之后,安生这小胖子也终于如愿所偿,成功晋级到了一级灵帝!
同时。
顾启封、顾南山、姬乐邦、姬锦慧、骆娇娇、骆幼荷、邬从安等一众王者境的弟子,实力也都突飞猛进,看样子,很希望在皇殒异象结束之前,成功达到巅峰王者境,破境成帝。
杨帆心中美滋滋。
巴里特殒落之后所形成的皇殒异象明显要比上次京华市的那次要强悍得多。
而且,因为是提前有了准备,杨帆通过拜师仪式,几乎将整个西北最天才最顶尖的一批武者全都招集到了戴星城。
不出意外的话,此次皇殒异象结束之后,这两千五百余新弟子之中,至少会多出一千王者,数百帝尊,哪怕刨去从联邦中心城过来的那数百人,整个西北镇守府的实力也会因此而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若大一个西北境域,竟然连一位本土的帝尊都木有,寒酸得不要不要的。
“时间都已经过了近半,怎么不见妖族那边有什么动静呢?”
杨帆忙中偷闲,放出神念四方扫视,并没有发现半分域外妖族活动的迹象,心中不由纳闷不已。
“难道是被杀怕了?还是有了京华市的教训,不敢现轻易靠近护城大阵了?”
杨帆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之前感应到龙蛟、熊韵它们五大圣地首脑的强烈杀心,还以为这些妖崽子马上就会动手呢。
结果,竟然是虎头蛇尾,真是让人扫兴啊。
“要不,再多给它们一些刺激?”
杨帆轻挑起了眉头,意念一动,直接指使着杨帆一号同学飞身而起,闪身出了护城大阵,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直接暴露在倾盆的血雨之下。
同时,法相神通骤起,杨帆一号分身的后面瞬时就多出了一道高约百丈的巨大法相,矗立而起,隔空远望。
“卧槽!这小子要干嘛?!”
“这个时候从护城大阵里面出来,找死吗?”
法相一出,相隔数万里之个的李妙才、姬思成,还有相隔十数万里这外的李良才、天蝉子,全都在瞬间有所感应,一个个地皆都惊诧抬头,全都被杨帆这突然间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同时。
一直呆在护城大阵之中专心领悟大道规则的诸葛信诚、田修竹与方圣宇这三位半皇大佬也从入定之中惊醒。
一抬头,看到矗立在外的杨帆还有他的巨型神通法相,亦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的小祖宗啊,能不能消停会儿!就算是要钓鱼找事儿,好歹也要等皇殒异象结束了呀!”
“真是活不了啊,摊上这第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贫道今年这个坎怕是难过啊!”
“……”
三人心中同时吐槽不止,正要起身出阵为其护道,以防万一,突然身前的阵法波动一闪,他们竟然全都被困在了原地,想出都出不去了。
“三位前辈且放安心,专心留在原地入定修行就好。”
杨帆的声音适时传入他们的耳边。
“外面的那个,只是晚辈的一具分身罢了,闲着没事儿,看看能不能钓来几只半皇大妖杀着玩儿!”
闻言。
诸葛信诚三人同时心中稍安,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免不了一阵莫名地心惊与震撼。
“只是一具分身就能施展如此规模的神通法相?这小子的分身术,已经强悍到这么离谱的地步了吗?”
“是啊,这跟真身还有什么区别?”
“同样的修为实力,同样的神通境界,这要不是杨帆自己说,谁敢相信这真的就是一具分身?”
诸葛信诚与田修竹同时感叹莫名,看着外面光芒万丈,已经吸引了太多目光的杨帆分身,一脸地羡慕嫉妒恨。
这么强大的分身术,他们也好想要啊。
“无量……那个天尊!”
方圣宇轻吟了一声道号,同时向二人传音道:“二位老兄,这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这小子刚刚说,他想要钓几只半皇大妖来杀着玩儿!”
“口气极大,杀心更是都快要包了天了啊!”
“你们也不想想办法出声劝劝,老老实实地呆在护城大阵之中好好地接收炼化这难得的皇殒机缘它难道还不够香吗?”
“这个时候把妖族的那些半皇给招了来,能不能杀得了且不去说,关键是它耽误功夫啊!”
“半皇之间的冲突一起,城内的居民武者必然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这么做,似乎有些得不偿失啊。”
诸葛信诚微微摇头:“劝个锤子,你们不知道这小子觉醒了北冥神通吗?”
“对于他来说,杀怪就等于是在修炼晋级,否则的话,你们以为他之前为何非要亲手挥手斩杀那些半皇大妖?”
“他最在意的就是亲手斩杀那些大妖的斩杀权,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第一时间汲取到那些半皇大妖体内的气血能量以强壮自身!”
“什么?北冥神通?!”
田修竹与方圣宇同时一愣,这个他们还真不知道,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诸葛先生不会是在说笑吧,北冥神通不是李良才他们那一脉才能觉醒的血脉神通吗,杨帆怎么会?”
诸葛信诚轻耸了耸肩:“这个老夫怎么会知道,不过老李头已经亲口承认,杨帆确实拥有可以汲取炼化妖兽气血灵力的能力,而且他的转化效率,甚至要比老李头大圆满境界的北冥神通还要强上几分!”
“你们自己说说,拥有这种开挂一般天赋神通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控制得住自己手中的刀剑?”
“就像是当年,你们能劝得动老李不去亲手斩杀那些妖族的大妖吗?”
田修竹与方圣宇同时果断摇头。
李良才当年的疯狂,他们这些同辈人直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想要阻止他去斩杀妖族,尤其是那些王级之上的大妖,那就跟要断了他的财路一样,那老小子绝对会跟他们翻脸。
“我就说,杨帆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嗜杀,而且每次杀妖还非要自己亲自操刀动手,闹了半天,原来是跟李老头一个毛病!”
田修竹一脸恍然,怪不得之前他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那些半步妖皇与半皇俘虏,明明都已经被控制或是被大狗给吞进了肚子里面,为何不干脆直接弄死了事,还非得让大黑再把它们给吐出,费力再杀一遍。
现在听到诸葛信诚的解释,可算是破了案了!
对于拥有北冥神通的武者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修炼方式就是不停地杀戮妖兽。
只要杀怪就能升级,只要杀怪就能变强。
与之相比,所谓的皇殒机缘,对于杨帆来说,吸引力确实一般,可能还没有随手斩杀几只半皇大妖来得实惠呢。
“无量……那个天尊!”
“贫道也明白了。”方圣宇轻抚胡须,微微点头:“怪不得杨帆小居士这么爱折腾,时刻都在想着钓鱼杀妖,原来这就是他自身的修行方式啊!”
一如当年的李良才。
逢战必为先锋,就算是闲着没事儿的时候,也会时候出城猎妖,或是主动到妖域挑衅。
拥有北冥神通的武者,骨子里面全都嗜血好杀,疯狂不已。
所幸,他们全都生在乱世,面前有数之不尽的妖族异类供他们宰杀宣泄,可以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变强,甚至还因此能够成为人族联邦的英雄大佬。
否则,若是生在和平时期,这些动不动就要给人放血的家伙,全都是不法暴徒,不是被枪毙就是被终身监禁,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如此,那就随他去吧!”
“反正也不过就是一具分身罢了,纵是被灭也不会有真正的危险!”
方圣宇此时也完全放弃了劝说杨帆的打算。
他知道,这样的杀胚根本就劝不动,反正只要杨帆的真身不出城就好。
随后。
三位半皇大佬全都分身二用,一心用来吸纳灵力,领悟补充大道规则,一心则用来监视外界发生的一切,以防万一。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杨帆的护道者,无论何时,他们都要确保杨帆的人身安全。
哪怕,现在他们全都被杨帆给困入阵中,根本就出不去,也是一样。
“龙蛟!熊韵!”
“你们不是要来杀我吗?怎么还不来啊,小爷等得花儿都快谢了!”
“看看,为了配合你们的刺杀,小爷现在都从护城大阵之中走出来了!你们倒是过来啊!”
“一群胆小鬼,你们该不会是被吓尿了吧?”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杨帆的神通法相,再次开启了直播模式,一首《征服》就这样伴随着这漫天的血雨与震荡不休的规则大道,响彻了整个本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