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bx2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天神聖典笔趣-第388章 愛神的煩惱看書-gabw2

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这场战争使万物凋敝,大地变成了干旱的焦土。
当诸神胜利后,雷声从巴尔的宫殿中轰鸣而出,云团从萨潘之顶向外扩散,为大地带来了温和的雨水。
人们欣喜地看到,干裂的土地渐渐被湿润,一个个鲜嫩的绿芽从土地的缝隙中冒出。
从死到生,一个新的生命周期开始了。
终于,世界重新进入了和谐的状态,树木与岩石低语,天空与大地交谈,海洋与星辰温柔地对话……
感受到世界的变化,人们振奋起精神,开始在土地上辛勤地劳作。
恩奇都观察着下界的一切,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即使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大地总会慢慢恢复元气,人间也会重新兴旺……
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这位无名英雄的存在。或者只有少数通灵的祭司知道,但他们无法改变宗教传统。
在普通大众的意识里,与莫特展开生死搏斗的英雄依然是巴尔。
史诗这样记载:巴尔和莫特打得不分上下,最后慑于伊尔的权威,莫特无奈退走。
但是死神心有不甘,七年之后,祂再度向巴尔挑战。
有时巴尔会失败,于是世界上的雨水消失,两海之间不再刮风。
然而到了下一个七年,巴尔获得胜利,又将丰饶重新带回人间。
就这样,巴尔和莫特维持着七年一次、势均力敌的战斗,象征着迦南地区周期性的丰产和贫瘠。
祂们的战斗甚至会波及埃及地区。在《圣经·创世纪》41节中,约瑟向埃及法老释梦时,就做了七个丰年、七个荒年的预言。
在埃及历史上,奇异的七年大旱出现过不止一次,这在当地的植被和地质学上都得到过论证,显示出神话与真实不可分割的一面。
史诗《巴尔的循环》中还特别凸显了阿娜特的作用——
她在伊尔目前竭力争取巴尔建造宫殿的权力;在巴尔死后,她背回尸体并悲哀地吊丧。
她坚定地站在巴尔一边,帮助祂对抗莫特。
当巴尔胜利后,阿娜特还化身复仇女神,血腥地讨伐反对巴尔的残余势力……
就像埃及的奥西里斯神话中特别凸显伊西斯的作用一样,《巴尔的循环》在叙事过程中人为痕迹明显,充分显示出阿娜特的“用心良苦”。
史诗会在人群中代代传唱,这是女神在人间博取支持和好感的惯用手法。
为了纪念丰饶之神巴尔不断复生、与死神抗争的过程,同时祈求大地复苏,祭司们会在每年春天的祭典上重现当年的战斗场面。
扮演巴尔的先知会跳一种神圣的、至刚至阳的回旋舞,以暴力运动、跳跃和旋转为特征,象征着巴尔神圣的大循环。
这种仪式性的回旋舞遍及古代的东方:
以色列的大卫王会全力以赴地在耶和华和诺亚方舟面前跳这种舞;
埃及纪念碑上刻有塞提一世和其他三个法老在神的面前舞蹈的习俗;
去阿拉伯地区旅游的人经常可以欣赏到阳刚奔放的回旋舞,这种舞蹈从远古一直流传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的湿婆神身兼杀魔者、杀梵者、舞蹈之神、节奏之神、毁灭之神等多重角色,祂的“毁灭之舞”与巴尔的舞蹈亦有着莫大的关联。
总之,经过一系列以性命相搏的明争暗斗之后,巴尔终于超过了其他竞争者,成了北部地区的统治者,萨潘山就是祂的神权中心。
然而以雪松山为界,西土的中、南部——用现代语表述就是“巴勒斯坦地区”,以耶路撒冷为中心,那里依然神明杂糅,也将是今后诸神角逐的主要舞台。
在明确了巴尔的地位后,神界将注意力转移到“伊什塔尔问题”上。
夜之峰神庭重开,她作为是这次灾难的始作俑者,被带到了众神面前。
依旧是50位大阿努纳的审判团,外加百位神明的陪审团,恩奇都也成了陪审团中的一员。
大殿上,伊什塔尔的辩护官慷慨激昂地陈述着:
“我们应当考虑到阿娜特一系列将功补过的行为!
在冥界的入口失败被俘后,她不畏强权、英勇反抗,宁死也不向敌人妥协……”
伊什塔尔听得额冒青筋,捏着拳想:能不能不提我“被俘”的事啊?
战场上人人都看到我被五花大绑的样子了,再加上你这绘声绘色的描述,搞得大家浮想联翩,还以为我在冥界……彻底沦陷了呢!
抬头一看,果然,高台上的男神个个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伊什塔尔的心头顿时万马奔腾……
当然,气归气,她也得为免除自己的罪责辩护一下。
于是伊什塔尔当庭说了一系列悔过的话,包括放弃她在阿卡德王国的权力,以及对阿卡德的保护。
最后,法庭剥夺了伊什塔尔的一系列特权,然后宣布她可以将功折罪、无罪释放……
努力了多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实在够倒霉的。
但是,“神界拼姐”是不会气馁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肯努力,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只是……在处理与恩奇都的恋爱关系上,伊什塔尔有点头大。
谁都知道,她以前风光的时候,是靠各种关系上位的。
现在她没落了,就不得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尤其是巴尔的眼光。
她还得靠维系过去的感情,来获取一些上升的机会……
但是,她又对恩奇都心有所属、难以自拔,恨不得天天和他粘在一起、向世界宣布他们的恋人关系。
恩奇都也知道她的纠结——一个人想要得太多,就不会到那种奋不顾身的地步。
所以他也是态度淡淡,搞得每次私会都得伊什塔尔主动提出,气得她牙痒痒的。
恩奇都甚至还会反问一句:你就不怕巴尔知道?
伊什塔尔只能咬牙切齿地微笑回答:讨厌,偷偷地才够刺激嘛~~
女神心里盘算着:要是恩奇都能像别人一样,疯狂地恋上她、主动示爱就好了。
那么她一切“雨露均沾”的行为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谁叫她是万人迷呢~?
为了达到这一效果,伊什塔尔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在万众瞩目的众神庆典上,女神主动献舞,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飘洒的白裙被金腰带束成无敌纤腰,雪白的藕臂、染红的指甲、瀑布般的金发……
她还未起舞就已经伤敌无数,一跳起来更使无数英雄竞折腰。
可是这波“魔力攻击”似乎对恩奇都收效甚微。
一计不成,伊什塔尔又生一计——看来得对他进行“私人定制”了。
一天晚上,恩奇都无意间推开卧室的窗,看到女神正轻盈地坐在月桂枝头,优雅地弹奏着竖琴。
皎洁的月光透过她薄如蝉翼的衣裙,将她曼妙的身形连同月桂是枝条一起,勾勒出令人心醉的银边。
头顶是皎洁的明月、远处是银装素裹的群山,和着动人的琴声,真是诗情画意、让人沉迷……
这次看似达到了一定效果,还得继续稳固、加强!
于是,恩奇都时不时都会收到一些飞来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