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iam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能把你變成NPC 起點-第532章 再戰菌族,地下黃湖!讀書-n1fq4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有了前两次的信任,这次张瑧为了轻装上阵,将白雪留在了青丘外面。
反正他之前留着白雪,只是为了防止青丘情况与它说的不一样。
经过先前那场与古族尸体的大战,已经证明白雪说的情况无误,那么现在就算白雪溜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独自进入青丘后,张瑧很快就发现,不过几天时间,不仅之前被大战清除过的地方重新长满了菌簇,更有不少植被让菌簇侵占。
这让张瑧感觉,上次他和古族尸体那场大战,可能都没伤到菌族本体。
‘菌族神级还真是难缠···这次必须把它灭掉!’
心里这么想,张瑧进入青丘后便操控风属超能,发出狂风,吹拂大地,将那些菌簇全都刮掉。
虽然这样别说治本,连治标都称不上,却是一种对菌族明明白白的挑衅。
张瑧不知道菌族是不是有和人类一样的情绪,但他只能通过这种手段,尽快逼菌族动手。
结果证明,这一招还真的管用。
当张瑧从南边向北深入青丘三十多里地后,周围的菌簇再次和上次一样,如浪潮般汹涌过来,并迅速在他周围凝聚出一个个跟他模样类似的乌金人形。
接着,这些菌球人就向他发起了冲锋。
不过张瑧这次却没和上次一样,不断的劈散这些菌球人,而是任由它们冲过来,包围住了他。
这些菌球人根本破不了张瑧的防,即使是全力冲击过来,也难以撼动张瑧分毫,更不会让张瑧五脏六腑受伤。
相反,如果是冲击力太大了,反而会让这些菌球人被反撞得崩散开来。
它们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黏到张瑧身上,令张瑧身上多处一层又一层菌簇,整个人变得越来越臃肿,越走越慢。
就这样,当张瑧深入青丘近八十里地时,从外面已经看不到他了。
只能看到一座正缓缓移动的菌球山丘!
这时又有许多的菌球人冲了过来,融合进这座菌球山丘中。
这好像成了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让菌球山丘不再动弹。
接着,这些菌球就开始不断的压缩,似乎是想将张瑧活生生的封在里面。
与此同时,在菌球山丘内部的张瑧感受也和之前有所不同。
那些菌球从一开始沾到他身上,就不断地想要破开乌金软甲的防御,侵入他的肉身。
然而乌金软甲太坚韧了,那些组成菌球的菌丝虽然能够分泌出特殊的溶液,却也溶不破乌金软甲。
当菌球山丘停止移动时,张瑧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周围的菌球都在疯狂地里面压缩,并探出一根根坚硬的菌丝,想要通过物理方法,钻开乌金软甲,侵入他的肉身。
同时那种特殊的溶液也分泌得更多了。
这是化学、物理两种手段双管齐下!
在这种情况下,张瑧似乎如同被关进了太上老君八卦炉里的猴子,只能等着被炼化。
但孙猴子并没有被炼化,反而打翻了八卦炉。
张瑧又怎么会坐以待毙,让这菌族施展手段磨破他的甲?
‘这么多的菌球压在我身上,总能让你受到一点损失吧?’
眼眸中闪过一抹森冷的光,张瑧便全力施展出洞玄天体的吸引力。
原本那些菌球就不断的向内挤压,这时突然遭受到洞玄天体的恐怖吸引力,顿时靠里面的不知多少菌球,全都直接被挤压得粉碎,当场崩解!
在外面看,却是菌球山丘周围空间隐隐扭曲,然后忽地变小了近一半还多!
接着,不待这些菌球有别的反应,张瑧周身温度就急剧升高。
不过几秒钟,周身就燃起了腾腾烈焰。
顿时,无数的菌球、无穷的菌丝,就都被烈焰烧成了焦灰!
这一下,可比张瑧上次利用超凡能力边走边清理菌簇强得多——费力少、效果好、声势大。
等到原本挤压着张瑧的菌球全都被烧成飞灰时,张瑧的身形终于漏了出来。
然后他便感觉到大地在震颤,咚咚咚的声音由远及近,速度相当快。
‘又是这招,套路就不能变化下吗?’
知道古族尸体正在赶来,张瑧不由暗暗吐槽了句。
但他并没有避开的想法。
上次和古族尸体大战,他不仅带着白雪,更是心有挂念,没能使出全力。
这一次,他要将古族尸体彻底打废,逼菌族本体现身!
因此,瞧见那古族尸体刚露头,张瑧就主动迎了过去。
在奔跑中,他的肉身不断变大,很快就变成了十五六丈高的乌金巨人。
同时他还多长出了两颗头颅、六条手臂,却是使出了八臂法身!
“吼!!”
与古族尸体隔着一两百丈时,张瑧先使了个狮子吼。
不知道是影响到了操控古族尸体的菌族,还是古族尸体本身,令其有了短暂的呆愣。
张瑧则以极快的速度,身形一闪就从原地消失。
接着八条手臂拎着八柄乌金大刀,就仿佛大蜈蚣一般,向古族尸体砍去!
锵锵锵···
火星溅射汹涌如浪,金铁交击声密集如雨。
古族尸体被砍得连连后退,不仅如此,张瑧这么多刀全都是砍在一个地方,那就是古族尸体的脖子!
先前,张瑧一刀只能看破古族尸体一层油皮,而今这么多刀下来,却是终于破开了古族尸体的皮肉,斩到了其骨头上。
然而斩到骨头上的那一刀,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以他的力量,以及超凡兵刃的锋利,竟然损伤不到这古族尸体的骨头分毫!
惊骇之下,张瑧立马改了主意。
他先是猛地施展冰属超能,试图将古族尸体冻住。
但因为古族尸体蒸腾的气血,以及菌族的影响,终究没能成功。
然而就在下一瞬,张瑧又施展火属超能,以烈烈火焰,笼罩住古族尸体的肉身。
同时,他还不忘分出一小截乌金丝留在古族尸体内做个标记。
冰火两重天的待遇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这个古族尸体虽然感受不到冷热,但尸体仍受影响,热胀冷缩。
而尸体内部冷热失调,更使得潜藏在尸体内部菌丝奄奄一息,甚至如盐渍一样沁出来。
瞧见这一幕,张瑧先是暗想,菌族的本体会不会在这些沁出的菌丝中。
接着就想,管它在不在,先毁了这些菌丝,令菌族不能操控这局古族尸体再说。
结果他才准备动手,周围就有无数由菌簇所组成的所练飞射过来,瞬间将他捆了个结实。
等张瑧通过乌金软甲的变化,以及冰、火两个属系的超能迅速挣脱开来,古族尸体却已经被那些菌丝重新控制,飞步后撤。
‘这古族尸体果然对菌族很重要!’
心中有了这种明悟,张瑧拔腿就追。
谁知道又有许多的菌丝绳索射过来,缠裹他。
虽然并不能缠住他,但却耽搁了他的时间。
张瑧索性将火属超能全开,提前弄掉那些要缠过来的菌丝绳索,并全力追赶古族尸体。
他连跑过好几座大山,眼见开始拉近和古族尸体的距离。
一个奇怪的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响起,就好像无数的人在低沉絮语——
“找死!”
“古族后裔,再追你必死无疑!”
“我乃菌族神灵,莫要惹我现身与你一战!”
“···”
听到这一类的话,张瑧先是微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就是要你现身跟我一战!还神灵,不就是神级强者吗?当我怕你?来呀!”
张瑧故作嚣张、狂妄地大声挑衅,同时追击的速度更快了。
就算不为了逼这菌族本体出来,他也要追上那古族尸体,将其夺到手。
想一想,连他提升了四次品质的超凡兵刃都伤不了那古族骨头分毫,可见其坚韧超凡。
如果他弄洞悉其中的茂密,将自己的肉身也炼到那样的层次,实力不知道又会提升多少。
或许真的被激到,又或许是古族尸体太过重要,菌族本体竟似乎真的现身了。
只见在张瑧前方,一个菌球漂浮起来,顿时无数的菌球、菌丝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呼吸间就凝聚成一个菌族巨人!
这菌族巨人除了细看下纹理和张瑧不同,外表竟然和张瑧一模一样,也是三头八臂!
“来得好!我倒要看你有我几分本事!”
张瑧一声大叫,冲了上去,直接使出了他打伤阿索的那一斩。
不同的是,这次是八把乌金大刀同时使出,八个引力漩涡连成一圈,如同刀光金箍,猛地罩向那菌族巨人!
这一瞬间,菌族巨人八条手臂齐齐挥舞,顿时天地之间射出无穷无尽的绿色长丝。
乍一看,就仿佛大地变成了天空,向着蓝天“落了”一场绿色丝雨般!
这些绿丝极为坚韧,也不知道是哪个世界的特殊植物,活着别的什么东西,在菌族的操控下,虽然有无数根,却齐齐缠裹向张瑧以及其手中乌金大刀!
瞧见这一幕,张瑧双目绽放出凛冽的寒芒,精神力全面爆发,施展出所掌控的超能。
冰!
火!
雷!
空间!
洞玄天体——重力!
一刹那间,青丘中央整片天空都暗了下去!
方圆十数里,不知道多少石头、树木离地飞起,全都向张瑧、以及菌族巨人交手出激射而去!
就在这一瞬间,无穷无尽的绿丝都被八把乌金大刀组成的漩涡怪圈牵引着,反罩到菌族巨人身上!
顿时将天地一静,然后骤然大亮。
在昏暗后显得有些刺眼的光芒中,无数菌丝向四面八方激扬、飞射,而菌族巨人已然消失在原地。
‘特么又是这一招!神级了不起吗?!’
张瑧心中愤怒。
刚才硬刚明明是他赢了,偏偏这些神级肉身仿佛能量化了一样,可以转化为其所操控的超能,当场解体,让他追都不好追。
愤怒之下,张瑧全力施展开洞玄天体的吸引力,又配合风、空间两系超能,再次构建出当初对付食肉草的巨大引力漩涡,将那些激扬、飞射的菌丝全都吸了回来。
引力漩涡内部则是熊熊烈火,焚烧一切!
然而,当方圆近二十里的地方全都化作一片赤地后,张瑧依旧不敢确定是否烧到那菌族本体。
做完这些,张瑧凝目四望,然后就向古族尸体逃跑的方向飞奔去。
‘幸亏刚才我留了个心眼,必然这次还真跟上次一样一无所得。’
原来,就在之前斩断古族尸体脖子时,张瑧用超凡兵刃分出了一小截乌金丝留在古族尸体内。
凭借这一小节乌金丝,只要他到了附近,就能感应到。
否则,他之前可不会那么轻易停下来,和那个只是疑似菌族本体的巨人斗。
如果是普通灵级强者,哪怕是和张瑧一样,境界上接近神级的,也能在非常近的距离内感应到其超凡兵刃,无法用于追踪。
但张瑧不同。
而今他十三系超能掌控度全都达到了九重。
因此,他能通过风、水、土、木、空间乃至金属等,辅助探索信息。
在这些超能的加成下,哪怕那截金属丝在几里之外,他也能感应到。
这样一来,搜索起来就容易多了。
大约是没料到张瑧有这么强的搜索能力,那古族尸体竟然并没有绕弯,就在逃跑的方向停留下来。
因此,当张瑧赶到一片土地为赤红色的山谷中时,就停了下来。
他可以可定,他从超凡兵刃上分出的那一小截乌金丝就在这山谷下面。
所谓艺高人胆大,再加上刚才一战的胜利,张瑧并不怕下面有什么陷阱,立即施展土遁术,潜入地下。
在夹杂着山石的泥土中,张瑧表现得比鱼在水中还自在,行动也是十分迅速。
他不断地下潜,大约到了地下两三百丈的地方,忽地脚下一空,却是落入了水中。
张瑧凌空飞起,举目一看,不由双眼微眯。
只见这里是一处至少方圆七八里的地下湖泊!
以前张瑧只知道有地下河,可地下湖泊,尤其是这么大的,却是第一次见。
这湖泊不仅大,而且水也和一般的地下河水大有不同,不仅不清澈,反而一片昏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