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opn好看的玄幻小說 狗頭大軍師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縱馬欺人鑒賞-yyllj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好了,进寨吧!”
见李长丰的那名护卫已经把该说的消息说完,勾陈立即一挥手,又一马当先地率先往寨内行去。
旁边的李长丰与罗星对视了一眼后,也没什么异议,立即随后跟了上去。勾陈身后的苏云龙以及刘荣培、胡海坤等人,自然是更没异议,立即跟着行动。
东阳府的那几家武林势力并不是为了霸占整个黑风寨,所以虽然占了寨子中央的太极殿与原本大寨主居所的浮云居,却是并没有派人把守寨门,也没令人收起吊桥,甚至容许了苍梧派那名内门弟子孙胜兴与方觉所率领的那支万兽王人马进寨居住。也是为了显示出寨子内若真有宝物的话,大家各凭运气寻找,他们并没有闭门独霸的心思。
不管是真没这心思,还是假没有,至少要暂时表现出这个态度。以免宝物还没出现,就先成了寨外所有人的公敌,受到众人敌视。
东阳府的这几家武林势力做为本地的地头蛇,又是自府城而来,队伍中也各有内力境的高手坐镇,再加上几家合作一处,保持了暂时合作后,人数也是不少,明面上勉强可以算是最强的一支,但寨外的人数却是更多,一旦真惹起了众怒,被所有人敌视,他们几家联合也是吃不下来,自然也就不敢过分霸道行事。
更别说,眼下寨子里还有一名七大门派之一苍梧派的弟子,以及九大反王之一万兽王的一支人马。
有这两家在侧,他们也就更加硬气不起来。虽然孙胜兴与方觉率领的万兽王人马都对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表现的很客气,没有做出强龙力压地头蛇之举,但东阳府这几家势力却是也不敢真对孙胜兴与方觉等人当真不客气。
但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虽然没有让人看着寨门,不准其他人进来,却还是在寨墙上放了几个人观望寨外的情况,以便外面发生什么大的变化,可以随时向他们禀报。
勾陈眼下带着八十多人有些气势汹汹地进寨,自然绝对是大事,所以在勾陈进寨之前,寨墙上早就有人飞身下去前往禀报了。
等勾陈这时带人通过吊桥进寨后不久,就有一名人高马大的四十多岁壮汉带着六、七个人挡在了勾陈进寨的路上。
看到勾陈过来后,那大汉单手抬起,竖掌做出让勾陈停住之势。
但勾陈见状,嘴角微微一翘,却是并没有勒马停下,反而是双腿一夹马腹,又再次提高了马速,视若不见地直往那大汉策马撞去。
“好个无礼小辈,没长眼吗,给我停下!”大汉见状,不由面色一变,立即怒骂喝道。
“好狗不挡路,你让开便是,须知这路不是你家开的。”勾陈在马上回了一句,丝毫没停,反而又再次加快了马速。
“陈公子,那拦路的是东阳府于家家主于胜魁老爷子的次子于占堂,旁边跟着的还有神拳门掌门神拳太保贺归元的两名弟子,剩下的几个也都是东阳府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
眼见勾陈话都不搭地就直接纵马向于占堂冲去,后面的飞鱼帮帮主胡海坤立即不由面色大变地在后面提醒勾陈道。
胡海坤的飞鱼帮,也是东阳府的一家势力,不过并非像于家、神拳门一样,属于府城,而是东阳府下属的安邑县一家帮派。这安邑县是东阳府下面的一个大县,而且离府城要比长庆县近许多,道路也好走的多,并且还有水路通衡连结两地。
而胡海坤的飞鱼帮,正是在这条水路上讨生活的,不但在安邑县占据了一座码头,日常也做押船运送货物之事。从安邑县出货运的最多的,就是前往东阳府城。故而胡海坤平日经常来往东阳府,与府城的这些当地江湖帮派、武林世家等也颇有走动,自然也就对于家与神拳门这几家东阳府的江湖势力很熟悉。
他以往只是东阳府下面下属县城的一个小帮派首领,在面对府城的这些江湖势力时,自然是都觉得高高在上,招惹不起。所以这时他虽然也清楚勾陈的厉害与本事,但眼见勾陈丝毫没有接洽之意地就要直接起冲突,还是让他下意地不由立即十分惊慌担心。
府城的这几家江湖势力,可没有一个他能招惹的起的。就算是势力最小最弱的一家,也都比他的飞鱼帮强。灭掉他的飞鱼帮,着实不会费多大事。
但勾陈闻言之下,对胡海坤的话自是毫不理会,没等胡海坤说完,便立即打断地毫不在意道:“那又如何?”
“好个狂妄小辈,找死!”此时那于占堂自然也是听到了胡海坤在后面对勾陈的呼喊,提醒勾陈他们这些人。
本来勾陈若是不认识他们,那还勉强可以算不知者不罪,但眼下勾陈得了胡海坤提醒后,已明明知道他们的身份,竟还是照样没停下来地驱马撞来,并且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立即就让于占堂等人不由听的大怒。
这就是借助座骑冲撞的优势与威力,连人带马一起冲过来后,力量更大,完全不是人力可挡。骑兵在战场上,也向来都是举足轻重,并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军种。
此时勾陈虽然没拿任何武器,马速也没有完全提起来到最快的速度,可便是小跑着连人带马冲过来,也是颇有威势。若是换作普通人,绝对挡不下来,只有躲避的份儿。
但于占堂可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武者,并且还是一名踏入外力境九重的武者,身具九牛之力。即便是面对一名全副武装、人马皆着甲,并且速度还完全提起来的骑兵他也不怕,更别说勾陈眼下的只是小跑,还没着甲了。
面对勾陈策马冲来,他夷然不惧,大喝一声后,不退反进,立即大踏步向前地一步跨出,抬手就往勾陈策马奔来的马头按来,要以蛮力硬挡下这匹奔马。